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海淘艺术
  • 封面

  • 导语

  • P1.“我没有特别热衷表演”

  • P2.“唯票房论让好演员没戏演”

  • P3.“徐峥应该有更好的作品”

  • P4.“没有任何夫妻是没有问题的”

  • 往期回顾

导语

陶虹的演员生涯是从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起步的,这部影史经典让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好电影应该是什么样”。此后她也不负众望,《黑眼睛》让她在26岁的时候就摘得多个影后桂冠,她成为人们眼中的实力派女演员,也是体坛转向影坛的成功典范。
而在电视剧《春光灿烂猪八戒》中,陶虹饰演的那个可爱伶俐的“小龙女”,更是深入人心,成为一代人的集体记忆。也正是这部电视剧,让陶虹和徐峥相识相恋,如今已携手走过十三载的婚姻生活,是娱乐圈的模范夫妻。
陶虹很爱笑,笑起来眼睛眯成两道月牙,极具亲和力,能一下让人觉得面前这个人绝对可以信任,善良、诚恳、无害,非常有感染力。陶虹又很理性,她逻辑清晰,言辞缜密,对世事颇具洞察力,不经意间展露的锋芒和智慧,会让你憬然有悟,坐拥近30亿票房的徐导,原来最重要的是有这样一个大智若愚的女人相持相守。

Part1“我没有特别热衷表演”

陶虹
陶虹:只是觉得这个行业很有趣。
在参演《阳光灿烂的日子》之前,身为花样游泳运动员的陶虹“想都没想过这辈子要做演员”。拍摄这部电影时,陶虹才21岁,刚获得全运会冠军,但这部电影对于陶虹的意义依然非同小可,“它带领我进入了影视圈,而且这部戏起点很高,一开始就让我知道了好电影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时隔23年,陶虹已经不愿再赘述那个被反复问及的话题——为什么会被姜文选中?“他们想选一个会游泳的演员,就这么简单。”虽然在影坛初试啼声就奉献了一部影史经典,但陶虹却“没有特别热衷表演”,“我只是觉得,这个行业很有趣,在那个时代。我并不是只对表演这件事很感兴趣。”

《阳光灿烂的日子》之后,对影视行业萌生兴趣的陶虹,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但一开始她想报的是导演系,“其实现在想想,就算报了,我也未必考得上啊,哈哈,不知道了。”中戏毕业后,陶虹进入国家话剧院,直到现在,她的正职其实还是一名话剧演员,“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完全没有犹豫的选择了话剧院,因为我觉得我的专业本身学的是戏剧,我特别希望有一天能够站在戏剧舞台上,完成我最初学的戏剧梦想的那些东西。但是因为我影视这边走得比较顺,所以很快的就走到了一定的高度。但是对于戏剧舞台我最初的这个想法,我其实一直没有停止过,或者一直没有说这事儿中断了。”

在影视圈走发展得风生水起,很难意料陶虹一直留恋的却是话剧舞台,“哪怕我那时候工作比较繁忙的时候,我都保证每年要上一次台,就是站在舞台上感受舞台。我不希望因为长期不站在舞台上,对舞台的不熟悉,造成你没有办法坚信舞台上的一切。”

最近她和导演林兆华合作的改编自易卜生的经典名剧《建筑大师》又要开始复排了,陶虹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饰演剧中的“希尔达”了,“N次复排,真的是N次了”,“其实原来演的时候,那时候年龄更相近,反倒更紧张。那个时候好像就拿捏不好这个角色她到底要表达什么,所以你心里有那种没底的东西。”即便复排多次,但陶虹对这部戏情有独钟,“要是一般的戏可能你在复排两次以后就是很机械性的复排,顶多再从人物上寻找寻找。但这个戏不是,我觉得我都演了十年了,可我每次去复排它的时候都会觉得,哦,原来还有这么一层意思在里头?就真的是一个蛮难懂的戏。”

对话剧舞台的投入,与陶虹近些年在电影、电视剧领域的产出相比,会让人以为陶虹已淡出公众视线,但在陶虹看来,无论是电影、电视剧还是话剧,都只是不同的艺术形式,对她来说,重要的是故事本身好看与否、角色本身是否具有魅力,“影视观众和戏剧观众完全是两拨人,他们之间有重叠的部分非常少。“在我看到的这些剧本里面,我有的时候会觉得,其实不是形式问题,说这个形式就比这个形式高级,那个形式就比这个形式优越,其实不是这样,什么东西都可以排得好。剧本也一样,剧本有好有坏,不是因为它是话剧剧本,再好都不是好东西,不是这个意思。或者说它是影视,是大众的,大众的就不好,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只有好看与不好看这件事,就是你排出来它到底好不好看。你可不可以驾驭它?这个角色我能不能真的让她有魅力,她打不打动我,我打不打动别人,其实无非是这个关系。所以我不是选择形式,我只是选择剧本和角色。”

Part2“唯票房论让好演员没戏演”

陶虹
陶虹:“小鲜肉时代”,真正的演员没戏演。
更年轻一些的时候,陶虹“特别害怕让人失望”,她把外界对她的期望形容为一种“巨大的恐惧”,“我就觉得人家对我期望越高,我越不敢去认识这个人。说有谁谁谁特别喜欢你,哎哟,你快别让我见到他,他看到我该失望了。”这种恐惧来源于她不允许自己在别人眼里有缺点,别人对自己的赞誉成为一种“不能承受之重”,她花了很长时间去矫正这种施诸己身的苛刻意识,“我就觉得得让人家满意,是因为他把你看成一个他虚幻中的人物,你是完美的,没有完美的人呀对不对。后来等我慢慢长大了以后,我就对这件事情慢慢的,因为你曾经对它有一个巨大的恐惧,所以你会不停地思考这件事。等你再慢慢长大以后,你会发现,哦,其实我也是想多了,哈哈,人家喜欢你这一点,不一定要喜欢你全部。人家喜欢你,看到你身上闪光的地方,你也不必要把自己真的活成一完人。”

就在今年3月份,陶虹参加了第七届“金扫帚奖”颁奖活动,这个针对年度糟糕影片进行评选的另类奖项,令很多电影人都“恨”而远之,但连续出席两届的陶虹,却完全不避讳,而对于这一颁奖典礼,她也有自己的见解,“我是觉得挺逗的,比如说最差电影、最差演员,其实它不是最差,你要仔细看看它说的是‘最令人失望’,那你要知道,你一定是因为得到了别人的期望,你才会让人失望,对不对?这是为什么呢?就是大家喜欢你才会对你有希望呀。你要知道多少那种,我们说的烂片,是没有机会入围的,你想做那个让人最失望的,被人提一下都想不起来呀。能被入选的,首先是已经很有影响力的影片,那么在这部影片中,你让大家失望了,那至少你会知道,这样的类型的戏不太适合我,或者说这样的角色,我当时给她定位不准确。其实是讲这个意思,就是不要大家一想到这个就觉得,哦,这是一个坏的一个名头,这个不好,其实这个从进步的角度讲,它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非常有意义的一个事情。”

“如果你被选为‘最令人失望女演员’,你会来领奖吗?” “我觉得OK呀,没问题。”陶虹毫不迟疑地答道。

但是现在人们已经很难在大银幕上看到陶虹的身影了,除了以客串的身份出现在丈夫徐峥的电影里,陶虹近几年的影视作品大幅减少,很多时候她更像一个局外人,但她并没有失去对中国当下整个影视行业的关注和体察,“现在其实可能大家都更加在乎的是票房啊、收视率呀、IP呀,大概想的都是这些东西。长期这么下去的话,其实是对我们整个的这些资源是一种伤害。”

这种伤害在陶虹来看,对演员自身会带来极大的隐忧,“很多有才华的演员,但他可能在成长期还没有票房,就没有机会去演,哪怕再合适的角色,可能都没有人用他,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演员在演的角色未必就是他合适的。只能说,哦,他现在很有票房,所以大家在用他。”这种商业化和资本的倾斜,会过度捧杀一些人,也会埋没更多人,陶虹对此深有体会,“其实现在我们电影市场就有点唯票房论,这个会很伤害,比如很多,刚才我说到的,很多演员,你就会发现全是偶像。我不是说小鲜肉没有机会成为一个艺术家,而是他们没有机会学习,就已经捧红了,他们就等于失去了再成长的机会,也不是说他们不努力,但是他们真的是,就是相比之下,他们的机会变得被压窄了。其实对他们也是伤害,而更对那些真正会热爱表演,而且会表演的有天赋的人来说,他们出头的机会更少了,更难了。”

这种现状让陶虹在挑选剧本时更为严苛,因此作品产量会极度压缩,而直到目前,陶虹坦言还没有看到令自己心动的剧本,“我觉得我也不着急,反正从来也没着急过,所以到了这会儿就更不着急了,有合适的再演吧。”但这也不代表陶虹就排斥商业气息浓重的电影,而更多地倾向于选择文艺片,“我不排斥,我也没有偏见,我们自己公司也拍商业电影,没有说因为它是商业电影就是坏电影,因为它是文艺电影就高级,没有这样的,文艺电影也有很垃圾的东西,伪文艺电影,商业电影也有拍到你入心入肺的,这个跟形式真的是没有关系。我是觉得就是做事的态度吧。”

Part3“徐峥应该有更好的作品”

陶虹
“在谁都不认识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有才华。”
这几年,丈夫徐峥凭借叫好又叫座的“囧”系列电影《泰囧》《港囧》,释放出丰沛的喜剧才华,也逐渐成长为颇具票房号召力的成熟导演。在《泰囧》中,陶虹客串片中徐峥的妻子,到了《港囧》,原本让人以为这对夫妻还会继续搭档,但陶虹只是作为彩蛋性质,出现在电影结尾。在被问及为何没有演赵薇那个妻子角色时,陶虹笑笑,简单答道,“赵薇合适”。

从《泰囧》到《港囧》,虽然都未和老公一起挑大梁担纲主要角色,但陶虹作为徐峥“背后的女人”,却是唯一一个从里到外全程见证导演徐峥变化的人。采访中问她从这两部电影看到徐峥什么变化,陶虹幽默地说,“就是觉得他变胖了呗,哈哈哈哈。他被气吹起来了呗。”

玩笑之外,认真起来的陶虹觉得,她已经不需要靠什么作品去发现跟自己共同生活了十几年的人的变化,“在所有人都还不认识他是谁的时候,我也是刚认识他的时候,我就觉得他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所以才会有更深入的交往,甚至跟他结了婚。所以我其实不需要到现在才了解他,看到他有什么样的才华。他就是能有这样的作品,其实我觉得是一个正常的状态,他就应该有这样的作品。他应该有更好的作品。”

而当被问到《泰囧》和《港囧》更喜欢哪一部时,陶虹并未直接回答,但一番话已经反映出她作为妻子的高明和智慧之处,她说,“每一部都反映出每个人的阶段和状态。其实所谓的好坏是个人的一个,就是你的世界带给你的一个观赏角度,其实是完全不同的。有的人说,我其实还喜欢《人在囧途》,有的人说我更喜欢《泰囧》,其实是他们站的角度不同,他们的身份不同,他看世界的范围不同。”

当年,两人因《春光灿烂猪八戒》结缘并相恋时,陶虹已是金鸡影后,而徐峥尚籍籍无名。如今,徐峥的电影事业愈发壮大,风头已是今非昔比,而结婚生女后的陶虹,慢慢减产回归家庭,公众对她的认知也逐渐变为徐导的“贤内助”,她的名字前面多了一个标识性的前缀——徐峥妻子,但陶虹对这一切并不在乎,“其实我不被人认识了,我更有机会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的自由。”

Part4“没有任何夫妻是没有问题的”

陶虹
没有任何一对夫妻是没有问题的。
看起来,如今的陶虹,生活重心更多的转移到了对家庭的操持上,然而这恰是她曾经的“人生理想”,“我在很小,刚出道的时候,人家问我说你的理想是什么?我说我的理想是做个家庭妇女。然后就一直没机会,一直在工作。所以我说,由于工作时间太久了,到我真正有机会去做家庭妇女的时候才发现,哎呀,这事儿已经有点不胜任了,从头学起还挺难。万事都需要你用心,特别地去热爱它,要克服各种各样的困难,你才能掌握好的,家庭妇女也一样。”陶虹现在认为自己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家庭妇女,“但是我觉得我过得还挺津津有味的。”

除了间或接拍一些自己心仪的电影、电视剧,以及排演话剧,陶虹更看重生活本身带来的体验,“生活本身如果被我们忽略掉的话,其实创作这些东西也没多大意思。”所以,公众视线之外的陶虹,也有着充足而纷繁的日常,“早上会送孩子上学,跟她一起起床,然后我会坚持一些我习惯性的早课,就是健身方面的东西,然后会看一些书,也会关心一下公司的事儿。当然影视方面的事情也会不停地会有想法,只是看看怎么建立。”

然而在很多人眼里,陶虹是为了徐峥才淡出,为了解决丈夫的后顾之忧才牺牲事业,将家庭放在第一位,但陶虹在采访中却澄清,“每个人都是站在自己的视角去看世界的,我也没有办法站在别人的视角,满足别人的愿望。在我看来,每个人干的所有的事情都应该是自己的选择,如果说我做这件事和做那件事都是为了牺牲,那我觉得这件事大可不做。”

陶虹一点也不觉得自己作品少了就是为家庭牺牲,更不感到委屈,她对这一切都有着清晰的判断和拿捏,她对现在的状态的“挺享受的”,“(这件事)总得有人去做,那你愿不愿意去做,如果你觉得很委屈的话,那可以说出来,大家看看谁做更合适,对不对?”“我是觉得我在适当的年龄,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这个是非常珍贵的。我不希望如果我一拍戏拍戏,可能会不停地接到好戏,但是我可能就错过了生儿育女、享受家庭生活的机会了。所以我并不觉得放下一些,然后重新迎接一些新的生活是一个很可怕的事儿,我觉得,我恰恰因为这个原因觉得,比别人更加幸运,有机会可以像普通人一样的,整天在家里面跟孩子,跟柴米油盐这样的生活,我觉得挺好的,真的挺享受的。”

在徐峥“囧”系列电影中,贯穿其中的总是有一个面临中年困境的家庭,丈夫和妻子的婚姻出现危机,而陶虹在2014年主演的电影《忘了去懂你》,也是聚焦一对婚姻遭受七年之痒的夫妻,陶虹和徐峥,似乎都热衷于对这一话题的探索和揭示。现实生活中,陶虹也并不隐讳自己的困惑,“我觉得人在成长过程中不停地是有困惑的,而正是这些困惑让人成长,如果这人整天傻呵呵的啥也不想,这可能也很难成长。你的年龄长了,身体长了,心灵不成长的话,这就变成内心和外表不般配了。我觉得人都是在各种各样的疑惑中,不停地询问,你有了问,可能就会有答,有的可能能找到正确的答案,有的可能是没有正确答案的。但是正是这不停地问、不停地去寻找答案的过程中,让你能够看到很多你以前看不到的事情。”

当问她现在的困惑是什么时,陶虹笑称“一时半会说不完”。对于普天之下的婚姻生活,她也深有所悟地说到,“没有任何一对夫妻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觉得有问题是一个非常好的事儿,如果我们永远看不到我们自己的问题,麻烦了,真出事儿就一定是个大事儿。”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近几年无论是大银幕还是电视剧里面很少能看到您的身影了,比较多的是您对话剧舞台的一个投入。所以您自身会留恋那种大众平台的传播媒介吗?您更多的倾注于话剧舞台,是一个什么样的考量?
  • 陶虹: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完全没有犹豫的选择了话剧院,因为我觉得我的专业本身学的是戏剧,我特别希望有一天能够站在戏剧舞台上,完成我最初学的那个戏剧梦想的那些东西。但是因为我影视这边走得比较顺,所以很快的就走到了一定的高度。但是对于戏剧舞台我最初的这个想法,我其实一直没有停止过,或者一直没有说这事儿中断了。哪怕我那时候工作比较繁忙的时候,我都保证每年要上一次台,就是站在舞台上感受舞台。我不希望因为长期不站在舞台上,对舞台的不熟悉,造成没有办法坚信舞台上的一切。所以就是那么多年,我觉得到了这个年龄,重新回到舞台上,就真的发现自己成熟了,不再像以前那么紧张、完全是忐忑站在台上演。现在会更加自信,更加踏实的站在台上,展现角色的时候也就会更加投入。
  • 网易娱乐:更多的去演话剧的话,电影跟电视剧就比较少了,所以你会对,因为大家认识你是通过电视剧和电影,所以你对那个平台会更留恋吗?
  • 陶虹:的确如此,影视观众和戏剧观众完全是两拨人,他们之间有重叠的部分非常少。是这样,我觉得对于演员来讲,当然可能有人会觉得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可能我是有一些机会可以选择了,很幸运的一件事情。所以在我看到的这些剧本里面,我有的时候会觉得,其实不是形式问题,说这个形式就比这个形式高级,那个形式就比这个形式优越,其实不是这样,什么东西都可以排得好。剧本也一样,剧本有好有坏,不是因为它是话剧剧本,再好都不是好东西,不是这个意思。或者说它是影视,是大众的,大众的就不好,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只有好看与不好看这件事,就是你排出来它到底好不好看。你可不可以驾驭它?这个角色我能不能真的让她有魅力,她打不打动我,我打不打动别人,其实无非是这个关系。所以我不是选择形式,我只是选择剧本和角色。
  • 网易娱乐:其实现在没有特别好的电影剧本或者电视剧剧本打动你?
  • 陶虹:现在影视其实可能大家都更加在乎的是票房啊、收视率呀、IP呀,大概想的都是这些东西。其实有时候这也是一方面的。长期这么下去的话,其实是会对我们整个的什么合理的这些资源的,其实是一种伤害。很多有才华的演员,但是他可能在成长期还没有票房,就没有机会去演,哪怕再合适的角色,可能都没有人用他,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演员在演的角色未必就是他合适的。只能说哦,他现在很有票房,所以大家在用他。从这个角度讲,我觉得我也不着急,反正从来也没着急过,所以到了这会儿就更不着急了,有合适的再演吧。
  • 网易娱乐:我看您近几年也会演一些偏基本上是文艺电影,比如说《忘了去懂你》这种类型。所以您本身对刚才提到的那些比如说IP,热门,各种大投资的商业大片,因为国产片,包括中国整个电影市场已经在膨胀,还有各种唯票房论这种论调。所以您本人对商业电影的态度是有一些比较排斥的吗?
  • 陶虹:没有,我不排斥,我也没有偏见,我们自己公司也拍商业电影,而且我们是商业电影的领头羊对不对(笑)。其实我就是在说,没有说因为它是商业电影就是坏电影,因为它是文艺电影就高级,没有这样的,文艺电影也有很垃圾的东西,伪文艺电影,商业电影也有拍到你入心入肺的,这个跟形式真的是没有关系。我是觉得就是做事的态度吧,如果你真的是冲着那个票房才去拍一个戏的话,基本这个东西也是跟你的想法一样,是没魂儿的。如果你真的是为了一个有生命的东西在去表达的话,你拍出来以后,我们先不说它的机遇,因为每部戏可能有每部戏的机遇,但是从创作者本身来讲,他一定是受益的。
  • 网易娱乐:主要的精力在话剧上?
  • 陶虹:也不是,其实还有除了这以外的很多东西,就是生活,生活本身。生活本身如果被我们忽略掉的话,我们其实创作这些东西也没多大意思。
  • 网易娱乐:所以大家都很好奇,陶虹现在在干吗,您现在每天生活的内容都是怎样的,是很规律的,比如说早上送孩子上学?
  • 陶虹:会呀,早上会送孩子上学,跟她一起起床,然后我会坚持一些我习惯性的早课,就是健身方面的东西,然后会看一些书,也会关心一下公司的事儿。当然影视方面的事情也会不停地会有想法,只是看看怎么建立。
  • 网易娱乐:现在回想起来的话,您的第一部电影就是《阳光灿烂的日子》,这部电影的话,反正现在可能被反复提及了,您心里上会腻或者烦吗?它对您的演艺事业来说它是什么样的位置?
  • 陶虹:它让我,带领我进入了影视圈,如果不是因为它的话,我其实想都没有想过这辈子要做演员嘛,而且这部戏起点很高,一开始就让我知道了好电影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 网易娱乐:当时怎么会被姜文导演相中,因为您之前是一个体育健将。
  • 陶虹:这真的还要说吗?呵呵,这个才是说了太多遍的问题就是他们想选一个会游泳的演员,就这么简单。
  • 网易娱乐:所以于北蓓那个角色就是开启了您对表演的一个特别热衷的一个大门吗?
  • 陶虹:说真的,我没有特别热衷表演我只是觉得,这个整个行业很有趣,在那个时代。我并没有说只是对表演这件事很感兴趣。
  • 网易娱乐:您现在有做导演的这种想法吗?
  • 陶虹:原来是一直有的,就是看到底要做什么东西。因为我原来一直觉得,做导演是一个,就是你有所表达,需要表达,那个时候你才去做。因为你不是一个职业导演嘛,职业导演技术性的,应该说我都能驾驭,来什么样的剧本,我能为它做什么样的表达,这是职业导演。像很多本身别的行业转过来的,或者是做演员转过来的,他其实是有一个兴趣和表达在那,为先的。如果是我有一天去做导演的话,肯定也是表达为先。
  • 网易娱乐:刚才看到徐峥老师,因为第一部他的导演作品《泰囧》,您是饰演他的妻子,到《港囧》您为什么没有再演?但是我们都认为赵薇那个角色应该是您的。
  • 陶虹:没有,赵薇合适。
  • 网易娱乐:从《泰囧》到《港囧》,徐峥老师作为导演,您肯定也是亲身见证了这个过程,这两部作品之间,您看到他什么样的变化,就是他作为导演,看到什么样的变化?
  • 陶虹:就是觉得他变胖了呗,哈哈哈哈。他被气吹起来了呗。
  • 网易娱乐:徐峥老师在里面听着呢。
  • 陶虹:你以为我不敢说呀,哈哈哈哈。
  • 网易娱乐:比如说导演才华上,或者他对影片的把握?
  • 陶虹:在所有人都还不认识他是谁的时候,我也是刚认识他的时候,我就觉得他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所以才会有更深入的交往,甚至跟他结了婚。所以我其实不需要到现在才了解他,看到他有什么样的才华。他就是能有这样的作品,其实我觉得是一个正常的状态,他就应该有这样的作品。他应该有更好的作品。
  • 网易娱乐:您更喜欢他哪一部?就是他导演的作品。
  • 陶虹:每一部都反映出每个人的阶段和状态。其实所谓的好坏是个人的一个,就是你的世界带给你的一个观赏角度,其实是完全不同的。有的人说,我其实还喜欢《人在囧途》,有的人说我更喜欢《泰囧》,其实是他们站的角度不同,他们的身份不同,他看世界的范围不同。
  • 网易娱乐:在赢得高票房之后,回到家之后您会夸赞他吗?
  • 陶虹:但是其实我们都在觉得,这个唯票房论也不是什么好事,如果每个戏都以票房论英雄的话,我们的价值观,我们对很多事情的态度就会被扭曲。其实真正要表达一个对这个社会,对整个这个人类有推动的东西的时候,它不一定是拿票房做唯一标准的,它可以成为标准之一,但不能成为唯一标准。其实现在我们电影市场就有点唯票房论,这个会很伤害,比如很多,刚才我说到的,很多演员,你就会发现全是偶像。
  • 网易娱乐:对,鲜肉。
  • 陶虹:我不是说小鲜肉没有机会成为一个艺术家,而是他们没有机会学习,就已经捧红了,他们就等于失去了再成长的机会,也不是说他们不努力,但是他们真的是,就是相比之下,他们的机会变得被压窄了。其实对他们也是伤害,而更对那些真正会热爱表演,而且会表演的有天赋的人来说,他们出头的机会更少了,更难了。
  • 网易娱乐:比如他去试探一个角色类型之后,发现不成功,或者没有商业价值,他就会半途而废,而不是说一直钻下去。
  • 陶虹:我还是挺相信这个市场会越来越好的。在之前中国电影市场最不好的时候,我也觉得,我觉得什么东西当它坏到底的时候,就是它重生的机会。现在这个只是过于单一。我倒不是说现在市场不好,现在中国电影市场很好,只是品种单一,就是呼唤更加类型化,更加丰富,让我们全民更加,吃到更加有机的和丰富多样性的食物,精神食物。
  • 网易娱乐:所以现在对您来说,家庭、事业还有话剧,您是怎么平衡整个的关系的?很多人说陶虹可能为了徐峥,或者为了孩子、家庭转投幕后了。
  • 陶虹:是这样,每个人都是站在自己的视角去看世界的,我也没有办法站在别人的视角,满足别人的愿望。在我看来,每个人干的所有的事情都应该是自己的选择,如果说我做这件事和做那件事都是为了牺牲,那我觉得这件事大可不做。最好能够真心的对待自己的想法,真心的去过自己的生命。
  • 网易娱乐:但这件事总得有人去做。
  • 陶虹:总得有人去做,那你愿不愿意去做,如果你觉得很委屈的话,那可以说出来,大家看看谁做更合适,对不对?我是觉得我在适当的年龄,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这个是非常珍贵的。我不希望如果我一拍戏拍戏,可能会不停地接到好戏,但是我可能就错过了生儿育女、享受家庭生活的机会了。所以我并不觉得放下一些,然后重新迎接一些新的生活是一个很可怕的事儿,我觉得,我恰恰因为这个原因觉得,比别人更加幸运,有机会可以像普通人一样的,整天在家里面跟孩子,跟柴米油盐这样的生活,我觉得挺好的,真的挺享受的。
  • 网易娱乐:对家庭的操持是您刚刚提到的,您想得到的东西。
  • 陶虹:嗯。
  • 网易娱乐:在您大概什么年龄段您想我可以减少拍戏的量,把整个家庭操持好?
  • 陶虹:因为你们都比较年轻,我在很小,刚出道的时候,人家问我说你的理想是什么?我说我的理想是做个家庭妇女,呵呵。然后就一直没机会,一直在工作,工作工作工作。所以我说,由于工作时间太久了,到我真正有机会去做家庭妇女的时候才发现,哎呀,这事儿已经有点不胜任了,从头学起还挺难。万事都需要你用心,特别的去热爱它,要克服各种各样的困难,你才能掌握好的,家庭妇女也一样。
  • 网易娱乐:你觉得现在自己是一个合格的家庭妇女吗?
  • 陶虹:我觉得我是一个不够合格的,但是我觉得我过得还挺津津有味的。
  • 网易娱乐:还有一个问题是想问,因为你之前出了《忘了去懂你》,在那里面跟郭晓冬老师演的是一个经受七年之痒的一对夫妻,徐峥老师拍的这种囧系列的电影,其实主题也是,比如说一个男子的中年危机这种元素,对您来说现实生活中有这种危机感吗?
  • 陶虹:我觉得人在成长过程中不停的是有困惑的,而正是这些困惑让人成长,如果这人整天傻呵呵的啥也不想,这可能也很难成长。你的年龄长了,身体长了,心灵不成长的话,这就变成内心和外表不般配了。我觉得人都是在各种各样的疑惑中,不停地询问,你有了问,可能就会有答,有的可能能找到正确的答案,有的可能是没有正确答案的。但是正是这不停地问、不停地去寻找答案的过程中,让你能够看到很多你以前看不到的事情。 没有任何一对夫妻是没有问题的,我想这个观点可能你是认同的,但是我觉得有问题是一个非常好的事儿,如果我们永远看不到我们自己的问题,麻烦了,真出事儿就一定是个大事儿。
  • 网易娱乐:如果是颁给您最差的您会去吗?
  • 陶虹:哎,我是觉得挺逗的,比如说最差电影、最差演员,其实它不是最差,你要仔细看看它说的是“最令人失望”,那你要知道,你一定是因为得到了别人的期望,你才会让人失望,对不对?这是为什么呢?就是大家喜欢你才会对你有希望呀。你要知道多少那种,我们说的烂片,是没有机会入围的,你想做那个让人最失望的,被人提一下都想不起来呀,就能被入选的,首先是已经很有影响力的影片,那么在这部影片中,你让大家失望了,那至少你会知道,这样的类型的戏不太适合我,或者说这样的角色,我当时给她定位不准确。其实是讲这个意思,就是不要大家一想到这个就觉得,哦,这是一个坏的一个名头,这个不好,其实这个从进步的角度讲,它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非常有意义的一个事情。
  • 网易娱乐:你害怕让人失望吗?比如说您演…
  • 陶虹:我小的时候特别害怕让人失望,我就觉得人家对我期望越高,我越不敢去认识这个人。说有谁谁谁特别喜欢你,哎哟,你快别让我见到他,他看到我该失望了。我就觉得让人家满意,是因为他把你看成一个他虚幻中的人物,你是完美的,没有完美的人呀对不对。后来等我慢慢长大了以后,我就对这件事情慢慢的,因为你曾经对它有一个巨大的恐惧,所以你会不停地思考这件事。等你再慢慢长大以后,你会发现,哦,其实我也是想多了,哈哈,人家喜欢你这一点,不一定要喜欢你全部。人家喜欢你,看到你身上闪光的地方,你也不必要把自己真的活成一完人,呵呵。
  • 网易娱乐:如果陶虹出场的时候,大家介绍您前面会带一个前缀,说这是徐峥的妻子,您会介意这个吗?就是大家忘记您是一个很有实力的演员。
  • 陶虹:也没关系呀,忘记才有新人出来嘛。其实最好就是让更加有实力的,更加有能力的人大量的涌现,当你再拍戏的时候你就会说,哎呀,有那么多演员让我挑,不会说的,啊,怎么没有演员呀,没的演员用啊,这个演员被他用,那个演员也被他用了,不够使啊。这个不是也不好嘛,万事都有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其实我不被人认识了,我更有机会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的自由。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乔克德

责编 : 孙妮妮

视频拍摄 : 赵伟

栏目统筹 : 孙妮妮

视频剪辑 : 张灵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