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 封面

  • 导语

  • P1.忽然而至的黑粉和著名的“滚出娱乐圈”

  • P2.“还没强大到别人骂我还视而不见”

  • P3.忽然而至的洗白和随之而来的自信

  • 往期回顾

导语

在《所以……和黑粉结婚了》首映发布会的休息室内等候多时,姗姗来迟的袁姗姗,在大批人的簇拥下快步来到采访间。她看上去有些疲惫,但坐下的那刻,很快就给了我们一个灿烂的笑容。问她,“已经赶了几个通告了”,袁姗姗耸了耸鼻子做了个鬼脸,“我也不记得了”。
这大概就是现在公众对演员袁姗姗的基本印象:做主角不像前两年那么多了,一个人咬着牙挺过了“滚出娱乐圈”的那段黑暗时期后,“马甲线”和“A4腰”,以及那段《在网络暴力中捍卫自己》的TED-X演讲,又仿佛神奇的抹布一般,把那些此前气势汹汹的“黑粉”们,擦抹了个干干净净。
或许,一番风雨洗涤之后站在我们面前的袁姗姗,才是那个真正开始做自己的袁姗姗,而口才差的弱点又往往给人回答“太过官方”的错觉。
采访中我问她,“之前的你有过哪一个瞬间,觉得自己是真正红了吗?”她想了又想,还是回答,“每个人对红这个词可能定义不太一样。”
我继续追问:我们想听听你的定义。“我是觉得,我自己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说这话时,袁姗姗的回答依旧很“官方”——最难的那段路我已经走过来了,虽然没什么天赋,但我会义无返顾地走下去。

Part1忽然而至的招黑和著名的“滚出娱乐圈”

袁姗姗
那个表现一般却又总能拿到主角的袁姗姗,让观众心中积压许久的不满一股脑抛了出来。
采访中途,助理过来打断说,珊珊需要给某贴吧录一段问候粉丝的话。

这不禁让人想起,在新片上映前,袁姗姗原本打算和自己的“黑粉”们好好聊聊天。她为此在一个直播平台上实名开通了一档节目,名字就叫“黑粉会客室”。四期“黑粉会客室”,袁姗姗直播了一场电影发布会、一节健身课,还有两场公益活动。一开始,她在镜头前还会有些羞涩放不开,需要工作人员举着手机来和她一问一答,到第四期的时候,她已经可以自如地对着手机一个人滔滔不绝了。

你当然可以把这样的方式视为宣传电影的噱头,但事实上,几期下来,也的确没能看到什么“黑粉”出现。

越来越密集的直播轰炸下,与这种方式互利互惠的明星们,其实也在承担着与来不及过滤的弹幕正面对撞的压力。沟通成本愈来愈低的后果,也包括明星们愈发大条的神经。 但我们几乎可以猜测出,经过这几场“会客”直播后的袁姗姗,或许一下子,就比以前的自己,更自信了。

事实上,袁姗姗招黑的缘起,看起来也是个忽然而至的无预警事件。

2012年,杨幂和冯绍峰主演的《宫锁心玉》大火之后,第二部的女主角变成了袁姗姗,这让原本的剧粉有点坐不住了,随后,虽然粉丝依然憋着火,但于正继续把《笑傲江湖》的第一女主角任盈盈的角色给了袁姗姗。但从配角抢戏到自己确实演戏欠佳,袁姗姗的风头又总被别人盖过。(比如现在人们说起那部《笑傲江湖》,好像只记得霍建华和“东方不败”陈乔恩的爱情线,袁姗姗的存在感反而不高)

N部剧的先后或同时在荧屏上狂轰滥炸,那个表现一般却又总能拿到主角的袁姗姗,终于让观众心中积压许久的不满一股脑抛了出来。“演技差、长得丑、整容、品味糟糕……”一个演员最害怕听到的一切,袁姗姗统统都被指摘过。然后,就有了著名的“滚出娱乐圈”。

细究起来,尽管袁姗姗的演技一直被观众所诟病,但她对自己演艺工作的执着坚定与拍戏时的敬业态度向来为人称道,出生在一个湖北小城的她,从小被公务员父母灌输的思想,是找份稳定工作,过个安稳日子。儿时的她,偶像是当时红遍全国的范晓萱,小时候追星做过最疯狂的事,也不过是“我有一次看到她一个新专辑的海报是扎了一排耳洞,第二天我就去扎了一排耳洞。”

从后来拒绝父亲去当兵的要求,自作主张考了北京电影学院,那时的袁姗姗已然有了“做自己”与“不认输”的强硬精神。那么多最终屈从于父母压力的年轻人,袁姗姗硬是用或硬或软的手段,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最终的故事,倒也和其他所有“虽不如愿但也只求子女过得幸福”的“可怜天下父母心”的故事一样,袁姗姗在演艺圈站稳了脚跟,父母选择了宽容与理解。

而在这段长达几年的“对抗父母之名”的“战斗”中的袁姗姗,某种程度上,又和后来那个“对抗黑粉们”的袁姗姗,何其相似。

Part2“我还没强大到别人骂我,还视而不见。”

袁姗姗
袁姗姗:“我不是一个强大到可以别人骂我,我可以视而不见的人。”
“在我的生活中,也许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当黑粉,这个电影就好像上天给了我一个礼物,让我有机会去体验一下,你对立面的那个角色。”

说到出演《所以……和黑粉结婚了》的原因,对面的袁姗姗从演员的优势角度,表达了可以体验现实生活中做不到的事情事的乐趣。片中的她,很多时候都素颜出镜,顶着一个爆炸头,做着各种让“偶像”出丑的招儿。

这个或许与现实中自己曾经的那些“黑粉”们并不完全相同的“黑粉”角色,袁姗姗也在用代入式的方法来揣摩如何表演,“在我被黑的那段时间,我会觉得黑粉,我好讨厌他们,我不喜欢,我很无奈,我很委屈,就可能有很多负能量的东西。”揣摩角色的结果是,袁姗姗更能接受过去的那些“黑粉”了,“后来我就发现,其实黑粉他们很简单,他只是不喜欢你了我要告诉你而已,我藏不住,我是直肠子,可能就是非常的感性,要告诉你我有多么的不喜欢你,可能是就比较情绪化和比较感性的一个群体吧。”袁姗姗这样告诉网易娱乐。

得出这样一个理性的结论,袁姗姗其实花的时间不算短,一开始被黑的日子里,她会经常想要骂回去,不过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招来更多的骂声。她对网易娱乐形容那时的自己“会比较敏感,但是我的很多东西需要自己一个人去承受。”后来,选择独自承担的袁姗姗不再回骂了,她开始换一种方式继续“抵抗”——那时候,她在微博发起“爱的骂骂”活动,网友骂她一句,她就捐五毛钱为患病的孤儿筹集手术资金,整个活动下来,她一共捐赠50693.5元,最终用来为4个天生畸形的孤儿做了手术。

甚至,她也会去认真地翻看那些“黑”她的评论,然后寻找不足,“那个时候,就是可能会看到大家对我的批评,然后自己再去思考,我这一点是不是真的不好,找出一些问题,然后再努力的去改变。”

我问她,为什么要去看那些让自己不开心的评论呢?袁姗姗的回答很真实,“我不是一个强大到可以别人骂我,我可以视而不见的人。”

“其实我以前不太明白,我只是觉得我被黑了,后来现在大家对我比较宽容了。当我演完这个电影之后我才明白,其实为什么大家以前那么黑我,可能是他们确实不太了解我,可能对我有一些误会。通过慢慢的了解我,慢慢的看到了我在进步,看到了我做的一些事情,他们就哦,姗姗原来是这样的,所以就不黑我了,对我更加的宽容了。所以我觉得黑转粉可能就是一个相互了解的过程。”袁姗姗愿意把公众对自己评价的好转,归结为看到了自己的进步。

这几年,袁姗姗在团队的安排下,开始更多地参与到公益活动中去。采访中,她始终没有正面回答“何时觉得自己红了”的问题,却忽然对记者讲述了一段“感受到了做演员很快乐”的瞬间,在那个瞬间,一个山区的小女孩,对着她行了一个古装剧里看来的古代礼。

“我觉得我现在已经很轻松了,因为之前被大家黑的那段时间我一直觉得说,我是一个披着盔甲往前爬行的一个人,每一步可能都是压着很沉重的担子,会走得很艰辛,但是现在我觉得我已经拆了盔甲,可以很轻松地上路了。”

在20多岁的年纪,袁姗姗或许真的就已经经历了自己在演艺圈的最困难的一段时间。拆了盔甲的袁姗姗,在成为一名真正的演员上,当然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至少,她的心情是轻松的。

Part3忽然而至的洗白和随之而来的自信

袁姗姗
《煎饼侠》的成功,更多的是让袁姗姗有了自信,在表演上的自信。
翻看袁姗姗并不算长的作品年表,迄今为止的两部电影作品,她饰演的角色虽然身份性格不尽相同,但都与她本人有着或多或少的微妙联系,《所以……与黑粉结婚了》不提,去年的《煎饼侠》中那个演技浮夸、恶评如潮、性格单纯的女演员杜潇潇,又何尝不是和当时的袁姗姗似曾相识。但一个演技平平的演员,找到合适自己的角色,一样可以出彩。《煎饼侠》的大热让袁姗姗连带着收获了不少正面评价,现在的她也承认,这部电影就是自己演艺生涯的转折点。

但在一开始,她说自己在接到大鹏导演的邀约时,也是拒绝的,“因为其实在演《煎饼侠》之前,我没有接触过喜剧,所以大鹏导演来让我去演《煎饼侠》,一开始我很拒绝,因为我想我没有演过喜剧,我能不能演?你的第一部电影让我来演女一号,我会害了你,所以当时心情就非常的复杂。但是我演了《煎饼侠》之后,我特别感谢他,他挖掘了我的一部分喜剧的自己身体上的一个,怎么说,表演的一个素质吧,就是喜剧的一方面。”

发现喜剧素质是一方面,《煎饼侠》的成功,更多的是让袁姗姗有了自信,在表演上的自信。现在再去回头看去年的那段属于袁珊珊的“洗粉”时间,她先是在此之前骄傲地秀出了自己的“马甲线”,圈了一大票喜欢看脸看身材的“视觉粉儿”,而在电影上映之前,她做了题为《在网络暴力中捍卫自己》的TED-X演讲,这段红遍大陆社交网络的不卑不亢的演讲,将个人境遇融入“网络暴力”的公共议题,又成功地圈来无数更强调内在美的“深度粉儿”——里外通吃的袁姗姗,就是在这样的一片大好形势下,又迎来了《煎饼侠》的口碑全线飘红……

采访中,说起自己的演技,袁姗姗告诉网易娱乐,“我曾经在我的演讲中也讲过,我不认为自己是那种天生就会演戏的一个好演员,当然我也相信,大部分的演员都和我一样,是在不断地磨炼和经验中,让你的演技慢慢的提高。但是我不觉得这就不好,这样同样也是挺好的。”

给自己现在的演技打多少分?我问她。这一刻,袁姗姗脸上还是露出了些许不自信的神情,“60分吧。”

“刚刚及格,就是说还有很多进步空间?”“对。”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先想知道你选择出演这部片子,是不是也觉得剧本可能看完了之后,觉得跟自己个人的经历有一些相似的地方,当时觉得可能自己来出演这个电影?
  • 袁姗姗:其实在听说我要演《黑粉》的时候,我已经兴奋的不得了了。因为当时觉得,我要演《黑粉》是一个非常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因为我还是有挺多黑粉的,曾经,也许将来。但是当我,我觉得后来觉得一个特别有很多黑粉的一个人要去饰演一个黑粉,其实在我的生活中,也许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当黑粉,这个电影就好像上天给了我一个礼物,让我有机会去体验一下,你对立面的那个角色。就像你们这些正常人可能只能在自己的想象中体验,但是我可以在戏里体验。所以我觉得是一个非常非常有意思的事情。而且当我去看到这个剧本之后,我也觉得它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故事,所以就觉得太好玩了。
  • 网易娱乐:这个角色她是那种性格特别,优缺点特别鲜明的那种角色吗?
  • 袁姗姗:对,因为其实在我可能被黑的那段时间,我会觉得黑粉,我好讨厌他们,我不喜欢,我很无奈,我很委屈,就可能有很多负能量的东西。但是当我听说我要演《黑粉》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我要喜欢黑粉。因为只有我喜欢了黑粉,我演出的这个角色观众们才会喜欢,所以就会去想,如何把这个角色找到她的一些优点,然后把她形象化,变得更可爱。后来我就发现,其实黑粉他们很简单,他只是不喜欢你了我要告诉你而已,我藏不住,我是直肠子,可能就是非常的感性,要告诉你我有多么的不喜欢你,可能是就比较情绪化和比较感性的一个群体吧。
  • 网易娱乐:看到这部电影里面你也是在里面挑大梁演出,去年也是演了一部大热的喜剧片,今年又是一个爱情类的,也是偏向喜剧类,自己会有压力吗,去年那么成功,今年演这个,对它的前景会不会觉得有压力?
  • 袁姗姗:我没有压力,首先作品都是自己的,压力不能自己给自己。然后这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角色,有的人看过我的《煎饼侠》,也看了一下《黑粉》的粗剪,才发现这两个角色天壤之别,但是都是我演的。我只是希望能把自己很多面可以饰演的角色展现给大家看,我就已经觉得还挺满足了。因为《煎饼侠》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我只是《煎饼侠》中的一分子,我也特别荣幸能加入到《煎饼侠》中,也沾了一点这些荣誉的光一样。《黑粉》是我自己有一个…
  • 网易娱乐:去年你演《煎饼侠》,你自己会不会把这部电影当做自己演艺生涯的一个转折点?
  • 袁姗姗:我觉得是,因为其实在演《煎饼侠》之前,我没有接触过喜剧,所以大鹏导演来让我去演《煎饼侠》,一开始我很拒绝,因为我想我没有演过喜剧,我能不能演?你的第一部电影让我来演女一号,我会害了你,所以当时心情就非常的复杂。但是我演了《煎饼侠》之后,我特别感谢他,他挖掘了我的一部分喜剧的自己身体上的一个,怎么说,表演的一个素质吧,就是喜剧的一方面。
  • 网易娱乐:对,这个电影它讲的可能是黑粉,又从黑转粉的这么一个故事,可能一开始很多大家都是因为误解,就是不了解,然后产生了这种黑粉。你觉得现实中也是因为,大多数的黑粉都是这样而产生的吗?可能就是这些黑粉,都跟电影里的一样吗?
  • 袁姗姗:其实我以前不太明白,我只是觉得我被黑了,后来现在大家对我比较宽容了。当我演完这个电影之后我才明白,其实为什么大家以前那么黑我,可能是他们确实不太了解我,可能对我有一些误会。通过慢慢的了解我,慢慢的看到了我在进步,看到了我做的一些事情,他们就哦,姗姗原来是这样的,所以就不黑我了,对我更加的宽容了。所以我觉得黑转粉可能就是一个相互了解的过程,跟我们这个电影里面是一样的。
  • 网易娱乐:可能现在慢慢黑粉少了,也跟你应对他们的,你这边的应对也比较得体,可能也是一个原因吧。想知道你有没有特别感到很不爽,或者想要骂回去的那种时候?
  • 袁姗姗:以前经常会有,现在已经变得很轻松了。
  • 网易娱乐:你大概是从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真正红了,是个明星了?那种时刻你从什么时候意识到的?你有没有想过这个?不管是说是一件什么事情,还是哪个作品,或者说是一个什么事儿让你觉得?
  • 袁姗姗:对于红,每个人对红这个词可能定义不太一样。
  • 网易娱乐:对,我们想听听你的定义。
  • 袁姗姗:我是觉得我自己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 网易娱乐:再讲回喜剧,可能以前演电视剧,喜剧是比较难拍的吗,比之前的感觉?
  • 袁姗姗:也没有,我最大的感受是觉得演喜剧的时候,现场很欢乐。因为导演他们会给我们制造现场比较轻松、欢乐的一个气氛,这样可能才会让我们更加轻松的来演喜剧。如果说你在现场都是很紧张,很盯着的那样,可能喜剧就出不来太好的喜剧效果。所以我觉得在演喜剧,从拍摄的现场来说我是非常非常开心的。当大家走到影院去看喜剧的时候,也是非常非常开心的。所以我还挺喜欢喜剧的。
  • 网易娱乐:你觉得自己出道以来,自己的演技是一直都在提高的吗?
  • 袁姗姗:我曾经在我的演讲中也讲过,我不认为自己是那种天生就会演戏的一个好演员,当然我也相信,大部分的演员都和我一样,是在不断地磨炼和经验中,让你的演技慢慢的提高。但是我不觉得这就不好,这样同样也是挺好的。
  • 网易娱乐:你给现在的自己的演技能打多少分?
  • 袁姗姗:60分。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老张阳汤

责编 : 孙妮妮

视频拍摄 : 赵伟

栏目统筹 : 孙妮妮

视频剪辑 : 张灵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