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 封面

  • 导语

  • P1.“我是信佛的人 应该让赎罪的人有门”

  • P2.“幽默是演出来的 现实中揪心事太多”

  • P3.“小鲜肉当道与独生子女政策有关”

  • 往期回顾

导语

“又是直播呀,好吓人啊,我最近怎么老参与这种直播呢?”采访开始前,张国立得知要同步直播后,发出了一阵吐槽。他不知道的是,在那次采访后的短短时间内,他又经历了很多次大大小小五花八门的直播。瞬息万变的潮流正一刻不停地卷着所有人向前走。
61岁的张国立被迫融入到这个被年轻人占据的世界。新剧《爱的追踪》发布会上,他会模仿最流行的口气喊闫妮“闫宝宝”,还会在大家说他和闫妮般配的时候,起哄让大家叫自己“姐夫”;他会在采访开始的时候调侃记者设备差,兴起时还抢过直播机器来反拍记者……
就在你以为他已经修炼成“老顽童”,心态年轻似小孩的时候,他却在采访中猝不及防地吐露了一句让所有人意外的真心话:“尽管我有的时候在一些场合上,有意识做得很幽默,很玩笑,但是我觉得那都是我演出来的,我生活中越来越不会这么轻松地玩笑了。”
听到这里,再回头去看那些玩笑与幽默,突然间都显得刻意而用力。为什么觉得不快乐?生活中有什么揪心的事儿?接下来的采访,我们迫切想要从他的口中知道答案。
但是张国立含着笑,用他不怒自威的眼睛死死盯着你,看得人虚心不已。
“现实中太多的事儿让我揪心了,真要说吗?”

Part1“我是一个信佛的人 应该让赎罪的人有门”

张国立
《爱的追踪》剧照。
自从朋友给张国立推荐了吕铮的小说《赎罪无门》后,张国立就被这本小说深深地吸引,一心想改编成电视剧。吸引他的点很多,首先是题材,经济警察在之前的影视剧中从未呈现过,是一个全新的警种,一直关注公安题材的张国立觉得这里面大有可表现的;其次,书里面的情节十分吸引他。讲述了经侦队长的哥哥引领下海经商的弟弟(后改编成妹妹,由闫妮饰演)走向赎罪之门的故事,“又有亲情、又有爱情,又有追踪、悬疑、案件,既是公安题材的戏,又是一个生活戏,我觉得它是一个很丰满的一个剧情。”小说中的两个人物,哥哥和弟弟,也是打动他的部分。“一个是一辈子都在追,一个是一辈子都在赎罪。一辈子追的这个人追了一个他最不想看到的一个结果;一辈子赎罪的人,最后是用亲情救赎了自己。”

作者吕铮是一个公安人员,站在他的角度,他将这本书命名为《赎罪无门》,为了提醒所有人,不要犯罪,因为赎罪是无门的。但是张国立买下版权开始着手影视改编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这部剧改了一个名字。“我是一个信佛的人,我觉得赎罪应该有门,只要他意识到他的犯罪。因为有些人他意识到犯罪的时候,真的是没有勇气去认这个罪,伏这个法。实际上认罪和伏法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解脱。所以我就把它改成一个叫《赎罪门》。这一个无门和一个门,就给了他一个出口,就让他心理上有一个救赎。”

从“无”到“有”,其中夹杂着张国立的很多人生思考。在他看来,赎罪的意义在于解脱。“因为有些人带着这种罪孽深重的感觉,其实他每天都不快乐。一个犯罪的人,你只有把所有的罪都承担起来,让你所犯的罪得到一个惩罚,我觉得这样心里才算是安定了。”然而在安徽卫视开播时,这部剧的名字又被改为了《爱的追踪》,虽然与张国立所希望的寓意相去甚远,但他亦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安徽卫视改成《爱的追踪》,我觉得是把这个名字改得最贴切的了,实际上它就是一个爱,爱有亲情,也有爱情。”

Part2“幽默是我演出来的 现实中揪心的事太多”

张国立
“我生活中越来越不会这么轻松的玩笑了。”
当导演时候的张国立是出了名的严厉。先前在执导真人秀《咱们穿越吧》的时候,他对嘉宾们的严厉就颇受争议。真人秀通过镜头呈现,明明可以做做表面效果糊弄过关,可是张国立硬是让嘉宾住山洞、吃生肉、光脚走山路、搬真正的大石头……对此他有自己的一套看法:“我觉得真实真诚比设计好了的那种综艺的快乐更珍贵。”

而这次与张国立合作的年轻演员们,也都表示张国立做导演很严格,不敢不认真。搭档闫妮谈起他在片场的状态的时候称:“不知道为什么,他总给人一种身上担子很重的感觉。”张国立说,自己在片场的时候的确很严格,以前年轻的时候生气了还骂过人,但是现在已经很少了。“因为导演是一个要时刻保持客观的这么一个角色,可是我因为演了一辈子戏,又时时刻刻会被感情给感动了,有的时候看着演戏的时候,自己都会流泪的那种感觉。”

戏里很多情节都让身为导演的他倍感揪心。“比如说他这个妹妹。每一次演到她梦境中和那个被她害死的那个人对话的时候,她和那个人在那讲,我已经把你家你老婆也给你安排好了,把你儿子也给安排好了,你还要来找我干什么的时候,我也觉得挺纠结的。我看着,哎哟喂,这一个人一辈子,犯了这么一个罪,本来是一个过失的,但是你隐瞒来隐瞒去,把这个罪过越弄越大的时候,你说你这辈子得受多大的纠结的折磨呀?”

也许是情感都在戏里被释放完全了,回归到现实生活的张国立却似乎失去了感知的能力和欲望。他有时候自己想想都会觉得奇怪,“我生活中怎么现在越来越变得无趣了呢?”采访中,他一个不经意间终于吐露了实情:那个在台上插科打诨,跟年轻人嬉笑玩闹的张国立,在生活中几乎是不存在的。“尽管我有的时候在一些场合上,有意识做得很幽默,很玩笑,但是我觉得那都是我演出来的,我生活中越来越不会这么轻松的玩笑了。”

一番话让现场的人都倍感诧异,张国立似乎自己也自知失言,心里私家珍藏那么久的小秘密就被这么抖落出来,自然希望听者赶紧忘掉。但偏偏遇到了一群好奇之人,禁不住问他:“为什么?”“不知道,不知道,可能因为事儿太多了。”张国立这样搪塞过去。

刚刚还轻松的氛围变得有点紧张,一不小心就容易触及雷区。当听到“现实生活中有什么事儿让您特别揪心”的问题,张国立的笑意还挂在嘴边,但却似乎在心里已经关上了某扇窗。他死死盯住你的眼睛,回道:“现实中太多的事儿让我揪心了,真要说吗?”

如炬的目光照得人不免心虚,一些心照不宣的答案涌上心间,终究不忍心再继续。最终还是张国立主动转换回柔和的频道,他解释道:“我的开心和不开心,跟现实中没有太大的关系。我觉得这是一个性格的转变吧,毕竟岁数大了,岁数大了各位,尊重老人哦。”

虽然这样说着,调侃着自己,但张国立还远不想过着老人一样的退休生活。“我还是想忙忙叨叨的,喜欢工作挺多的感觉。可能我精神上还没有老。”

Part3“小鲜肉当道与独生子女政策有关”

张国立
张国立:“现实生活中让我揪心的事太多了,真的要说吗?
近年来,张国立投拍、参演的多是现实题材电视剧,包括这次的《爱的追踪》也是一样,直面生活的现实和人性百态。电视剧播出后,虽然口碑很好,但收视却一直徘徊在《翻译官》、《柠檬初上》、《那年青春我们正好》这样的青春偶像剧之后。时代在变,观众的口味在变,在这股潮流变迁中,老一辈创作者们有的迅速适应、摒弃旧思路调转风向跟随;有的则批判鞭笞,一副不愿与之为伍的清高姿态。张国立和两者都不同。他既没有盲目地跟随,抓住一个热门IP就开始搭班子;也不会盲目排斥,“我不拒绝好的作品,我不刻意去(迎合年轻人的喜好),如果有这样好的作品来找我的话,我是不拒绝的,我一定会去拍。因为我不光是一个导演,我可能不演,但我还是个投资人,所以我不拒绝。”

在张国立看来,那些刻意迎合年轻人市场所拍的偶像剧、穿越剧也并没什么原罪。“我是觉得,别人做的事儿,能做好了都不容易,你要想做就跟着去做,你要不想做就别掺和,但是话咱不用说那么多,就这样。”

他也不会像一些导演那样去愤愤不平地讨伐当下高颜值小鲜肉的天价片酬现象。“我觉得重颜值,重小鲜肉这事儿也不是说你们每一个年轻人都这样,我觉得也不一定。实际上这个事儿是我们平台造成的,电视台在这方面起了关键作用。”他认为,很多兢兢业业演戏的好演员得不到关注,不是因为观众不爱看,而是电视台都愿意买年轻人的戏。“这个哈年轻人的原因,是由来已久的,我觉得是跟我们这么多年来独生子女政策也有关系。因为我们一直家里都生一个,家里头宠着,社会上宠着,个人以个人为大,所以全都是,哎哟哟,年轻人,哦,年轻人喜欢,哦他怎么样她怎么样,于是就形成这样了,再过些年就好了。现在国家不是已经放开二胎了嘛,再过些年也许国家放三胎,等像我们那个时代放五胎的时候,看谁还注意年轻人,因为有的是。”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爱的追踪》这部剧是根据《赎罪无门》这本小说改编的,最早您是怎么关注到这个小说的?最打动你的地方是什么?
  • 张国立:说实话,我一直挺关注公安题材的东西的。吕铮的小说《赎罪无门》出来以后,我看了就很吸引。当然也是人家向我推荐的我才看的,我就特别想把这个题材改编成一个电视连续剧就好了。第一它是写了一个新的警种。随着咱们国家改革开放的深入,一些经济犯罪越来越多了。经济犯罪是一个新的案件的呈现,用什么样的量刑,用什么样的人来对付他们,于是公安部就根据这个又成立了一个新的警种,叫经济警察犯罪侦查。这个警种的戏过去从来没有写过。我们经常看到的都是一些刑警的戏,很少有经警的戏,实际上经警这些年,在整个的办案过程中,为国家和人民群众挽回的损失是巨大的。 第二点我觉得它里头人物关系写得好,又有亲情、又有爱情,又有追踪、悬疑、案件,既是公安题材的戏,又是一个生活戏,我觉得它是一个很丰满的一个剧情,所以我也喜欢。 还有就是它的人物。小说中写的是兄弟两个,一个是一辈子都在追,一个是一辈子都在赎罪。一辈子追的这个人追了一个他最不想看到的一个结果,一辈子赎罪的人,最后是用亲情救赎了自己,这就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一个情节,所以我就想把这个戏拍下来。 因为吕铮是一个公安人员,站在他的这个角度,他永远提醒人说,不要犯罪,因为赎罪是无门的。可是我呢,我是一个信佛的人,我觉得赎罪应该有门,只要他意识到他的犯罪。因为有些人他意识到犯罪的时候,真的是没有勇气去认这个罪,伏这个法。实际上认罪和伏法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解脱。所以我就把它改成一个叫《赎罪门》,这一个无门和一个门,就给了他一个出口,就让他心理上有一个救赎。 后来安徽卫视又把这个戏改成叫《爱的追踪》,我觉得把这个名字改的可能最贴切的了,实际上它就是一个爱,爱有亲情,有爱情。
  • 网易娱乐:您觉得这个赎罪的意义在什么?
  • 张国立:我觉得在于解脱。因为有些人带着这种罪孽深重的感觉,其实他每天都不快乐。你像文皓这个人,她做了大量的好事,实际上她是在赎罪,她内心并不快乐。她每天都几乎在做梦,梦见那个被她害死的人来跟她对话,她总是要到庙里头,去跟很多香火钱,觉得自己赎罪的这个事儿,和她的这种心灵,想得到一种安宁。实际上这些都是得不到安宁的。 一个犯罪的人,你只有把所有的罪都承担起来,让你所犯的罪得到一个惩罚,我觉得这样心里才算是安定了。
  • 网易娱乐:刑侦探案的外在的戏剧冲突,和情感的内在的戏剧冲突,更吸引您的是哪一部分?
  • 张国立:它其实吸引我的就是这种交织。它不是只说爱情的故事,爱情的故事现在这小鲜肉们演了很多了。这是一个情与理,情与法交织的戏,这个恰恰吸引我。 刚才他们问我一个问题,我说这个问题我真是难回答,因为怎么回答我都觉得不正确。他说如果你这个亲妹妹犯了罪,你是一个警察你应该怎么办?你说从理智上来讲,一个警察,肯定是以法为准的。可是你说你要说出来这样的话,又让人觉得,嘿,你这个人怎么是这样的?
  • 网易娱乐:为什么选择闫妮来演文皓这个角色?这跟她以前的角色反差特别大。
  • 张国立:不是我选择她,是她选择的文皓。因为原来文皓是一个男的,叫张文皓,后来她自己看了剧本以后,跟我提出来说,希望她来演文皓。我说这可怎么成呢,这文皓是个男的呀。她说咱们就让她成为兄妹关系,我说这个变动有点太大了,你得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想。 因为我作为导演,我得把所有的关节理顺了,要不然你过不去。所以我就开始一点一点的捋,我把它捋顺了,第二天给她打电话,我说可以,但是你得给我时间,我得修改一下剧本了。这一修改剧本的时候,她就大量的意见参与进来了。所以我觉得这个戏把文皓这个角色改成了一个女的来演,由闫妮来扮演,恰恰是这个戏的一个亮点。这一点要感谢闫妮。因为一个演员如果对一个角色感兴趣的话,她一定会拍的更好。
  • 网易娱乐:刚才很多演员说,您在片场的时候挺严格的,会生气,会骂人吗?
  • 张国立:年轻的时候会,现在少了,严格还是严格。因为导演是一个要时刻保持客观的这么一个角色,可是我因为演了一辈子戏,又时时刻刻会被感情给感动了,有的时候看着演戏的时候,自己都会流泪的那种感觉。生活中本身我也特别奇怪,我生活中怎么现在越来越变得无趣了呢?我也不会太多的玩笑,尽管我有的时候在一些场合上,有意识做得很幽默,很玩笑,但是我觉得那都是我演出来的,我生活中越来越不会这么轻松的玩笑了。
  • 网易娱乐:为什么呢?
  • 张国立:不知道,不知道。因为可能事儿太多了。
  • 网易娱乐:戏里面是哪个地方让您觉得揪心?
  • 张国立:好多呀,比如说他这个妹妹。每一次演到她梦境中和那个被她害死的那个人对话的时候,她和那个人在那讲,我已经把你家你老婆也给你安排好了,把你儿子也给安排好了,你还要来找我干什么的时候,我也觉得挺纠结的。我看着,哎哟喂,这一个人一辈子,犯了这么一个罪,本来是一个过失的,但是你隐瞒来隐瞒去,把这个罪过越弄越大的时候,你说你这辈子得受多大的纠结的折磨呀。
  • 网易娱乐:现实生活中有什么事儿让您特别揪心的?
  • 张国立:现实中太多的事儿让我揪心了,真要说吗?
  • 网易娱乐:这会导致您最近好像不太开心?
  • 张国立:不是不是,我的开心和不开心,跟现实中没有太大的关系。我觉得这是一个性格的转变吧,毕竟岁数大了,岁数大了各位,尊重老人哦。
  • 网易娱乐:岁数大了,不是应该想着到处出去玩儿,放松放松,不要那么累吗?
  • 张国立:这一点我还真没有,那么说我岁数还不够大,呵呵,我还是想忙忙叨叨的,工作挺多的这样的感觉,我还是喜欢。可能我精神上还没有老。
  • 网易娱乐:戏中也有一些年轻演员,您在选演员的时候会注意颜值方面吗?现在还挺推崇高颜值的。
  • 张国立:对呀,连你们单位现在都注意颜值了。因为你们都在意颜值嘛,我干嘛要逆流而上呢?
  • 网易娱乐:现在一些高颜值的演员,片酬会比较高,您在当导演的时候会赞同这样吗?
  • 张国立:嗨,我是觉得我要做了,我就别说。我做了我再说,这有点不太有意思。我要做我就不说,我要说我就不做,我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到了我忍无可忍要说的时候,我绝对以后不再做这事了,现在我还没有说过这话吧,好像没说过。我觉得重颜值,重小鲜肉这事儿也不是说你们每一个年轻人都这样,我觉得也不一定。实际上这个事儿是我们平台造成的,电视台在这方面起了关键作用。
  • 网易娱乐:有些人也提到,说现在一些好演员没有戏拍。
  • 张国立:我觉得他说的不对,好演员都是有戏演的,但是好演员演的戏有的时候不太被关注。不是因为说我们的观众不喜欢看他们的戏,是我们的电视台,他们更愿意买的是那种年轻人的戏。这个哈年轻人的原因,是由来已久的,我觉得是跟我们这么多年来独生子女政策也有关系。因为我们一直家里都生一个,家里头宠着,社会上宠着,个人以个人为大,所以全都是,哎哟哟,年轻人,哦,年轻人喜欢,哦他怎么样她怎么样,于是就形成这样了,再过些年就好了。现在国家不是已经放开二胎了嘛,再过些年也许国家放三胎,等像我们那个时代放五胎的时候,看谁还注意年轻人,因为有的是。
  • 网易娱乐:您拍的很多剧都是现实题材的,您会不会也去附和一些年轻人的喜好?因为现在都流行什么偶像、古装、穿越?
  • 张国立:我不拒绝好的作品,我不刻意去做你刚才说的这些事,如果有这样好的作品来找我的话,我是不拒绝的,我一定会去拍。因为我不光是一个导演,我可能不演,但我还是个投资人,所以我不拒绝。我是觉得,别人做的事儿,能做好了都不容易,你要想做就跟着去做,你要不想做就别掺和,但是话咱不用说那么多,就这样。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伏蓉

责编 : 孙妮妮

视频拍摄 : 盛春

栏目统筹 : 孙妮妮

视频剪辑 : 张灵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