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 封面

  • 导语

  • P1.“海派清口是中国最真的真人秀”

  • P2.“咖啡与大蒜”是趣味的比较

  • P3.喜剧界“半壁江山”有我一份

  • 往期回顾

导语

刚刚过去的一年,各大卫视真人秀节目层出不穷,东方卫视的《笑傲江湖》与《欢乐喜剧人》两档节目更是突出重围,在喜剧真人秀领域打出一方天地。但不少观众发现,在这样一个堪称喜剧界“华山论剑”的平台之上,周立波与他源自上海的的海派清口却缺席了。
日前,周立波带着自己全新脱口秀《唱时代的歌,说自己的笑话》重返上海滩,并接受了网易娱乐独家专访。采访中,问及是否算是喜剧界的“半壁江山”,周立波说:“我觉得,只要我在这个世界上,在喜剧界的半壁江山上有周立波的名字这是可以确定的。我不认为海派清口可以流芳百世,就是不求成为传奇,但是我一定坚信我能成为传说,因为我努力了。”

Part1“海派清口没剧本,是中国最真的真人秀”

周立波
周立波:我没抄过网络段子,“海派清口”是我的亲身经历。
当天的采访地点约在了位于上海老锦江饭店里的周立波工作室,酒店在闹中取静的市中心地段,里面的服务人员也早已习惯这样一个大明星常年在此居住与办公。工作室里,除了一柜子奖杯奖状、各式各样的模型以及一架钢琴,最瞩目的当属周立波夫人胡洁的大幅画像。稍作等候,周立波就与助理聊着天走进房间,安静的室内顿时活跃起来。依然是锃亮的尖头皮鞋,油光油光的小分头,一身黑色的小礼服,周立波和荧幕前的形象相差无异,坐在沙发上等候着接下来的采访。看到我们纠结机位架在何处,他立刻站起来提出两三个建议,未果之后又指向了自己夫人的画像,“我在我太太的画像前做采访吧,光线还不错。”在后来的采访中,周立波指着画像坦言:“我的太太是我的图腾,背后的女人。你们可以认为是作秀,但我可以说,每一次的出镜,太太都在我旁边,如果她不在我旁边,她一定在镜头的背后,这就是所谓的风雨同舟。”

在媒体圈一直流传着一个故事,曾有同行被周立波记住写过自己32次负面,有的时候他还可能当场给人难堪或请人出场。而这次的访谈是全程直播的,网易的网友也会随时在采访中发弹幕提问。如果有犀利的问题抛出,周立波会是什么态度?他真得会如坊间所说的一般“毒舌”么?坐到镜头前的周立波,先是问道:“你们希望我以什么方式打招呼,90后的方式吗?”然后他模仿出一种很嗲的腔调说:“大家好,我是周立波。喜欢我的人和不喜欢我的人,如果你们在看的话,都向你们问声好,我就是传说中的周立波本人。”那么,传说中的周立波是怎样的呢?

从2006年第一次在上海兰心大剧院推出“海派清口”的概念,再到2008年的《笑侃三十年》乃至2010年的《壹周立波秀》等,周立波以上海为中心点,将“海派清口”推广至中国的大江南北。随后,在真人秀在内地火热之初,周立波就站上了《中国达人秀》《出彩中国人》等高收视节目的舞台,甚至还加盟浙江卫视成为创意总监。这些年,以上海为中心点,周立波“海派清口”的足迹几乎踏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甚至到了地球的另一面。如今,他带着《唱时代的歌,说自己的笑话》重回上海滩,7月8日,他还将转战纽约传统古典音乐的“圣坛”卡内基表演。虽然如今网络上段子很多,但周立波直言“海派清口”的内容均出自自己的经历,“说别人的事情才是段子,但是我在台上所说的,基本都是我个人的经历。我是没有剧本的即兴表演,当然也会围绕一定的主题。如果说中国还有真人秀的话,我不觉得除了我以外,有比我更真的真人秀。”

与赵本山、郭德纲不同,虽然都是喜剧界的代表人物,但周立波至今还未收过徒弟。问及此事,他说:“关于收徒这个问题从来没考虑过,以后应该也不会去考虑。因为就我本人而言,我从小进入上海人艺所属的上海曲艺剧团,好像整个滑稽戏界就我一个人没有拜过师,不是狂妄,是我认为所有的人都是我老师,但是我还没具体说是拜在哪一位老师的门下。如果说到我自己的话,我觉得我没有资格。我凭什么去把别人的未来作为自己的工作内容,我不觉得我有这个本事。我觉得我可以去以我自己的舞台经验,或者以我自己的社会认知,去帮助那些热爱快乐事业的人,这个我愿意,但是真的我不会去收徒弟。”至于是否有形单形只的感觉,他笑言:“全世界所有的鸡蛋联合起来,他们能够打败一块石头吗?可以的,除非它们是冰蛋。我是一个人一张嘴一台戏,我的同行们都是一群人、一群嘴、一群戏,我觉得这个不是一个等量级的比较,因为它不属于一个体系。”

Part2“咖啡与大蒜”是趣味的比较

周立波
“至少我有四个字伴随我渡过我的余生,就是问心无愧。”
随着周立波的走红,争议之声也一路相随。在微博公知云集的当口,他曾与方舟子、孔庆东、徐峥等名人均发生过言语冲突,甚至还曾在微博上以一敌百地逐条回击网友的负面评论,形成了一个与网民公开对峙的场面。他曾与郭德纲被媒体当成中国演艺圈“一南一北”两大笑匠,但是当年周立波的一句“喝咖啡的,和吃大蒜的怎么能一样呢?吃大蒜的只管自己吃得香,不管别人闻得臭;喝咖啡的却是把苦自己吞下,把芳香撒满人间”,一时间将包括郭德纲在内的一众北方笑星集体“得罪”。争议、负面、毒舌……有太多话题加诸在周立波身上。

回忆起当时的“咖啡与大蒜”之争,周立波坦言自己从未后悔说过这样的话,“我觉得这个说法是善意的比较,大家都是同行嘛,我相信应该懂。这没有任何出发于人格位置的一个什么贬低,没有,只是一个趣味的比较。本来这件事的发生就是一场很正常的表演当中的一次灵光乍现,我觉得如果我这个话不被成立的话,或者不被接受的话,那我想这个世界上不应该有漫画。”周立波认为,语言艺术指的是用语言在瞬间为大家勾勒一个立体的形象,从而达到一种彼此心有灵犀的一种快乐,他说:“我指的是幽默,和庸俗无关。所以我并不觉得这个事儿对我有什么任何影响。”

“犀利或者毒舌,我觉得这都是认知上的一种偏差。我从不犀利的,我是讲道理的一个人。”对于外界的种种评价,周立波认为自己是被妖魔化的,“我不喜欢炒作,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你去搜有关周立波的所有的话题,发起方一定不是我。在我的记忆当中,我从来未曾在网络上有任何主动发起的进攻,因为我没有这方面的爱好,我的许多话题的延伸都是老话题。”周立波有句话流传甚广,他用人民币打比方道,“我不是人民币,不可能人人都喜欢。虽然我不能做到每个人都喜欢我,但至少我有四个字伴随我渡过我的余生,就是问心无愧。”

周立波曾因看不惯网友的谩骂,就在微博上逐条回复与网友对骂。但如果现在翻看周立波的微博,会发现他早已关闭了评论功能,问及原因,他说:“我关过两次微博,第一次是暂时性关闭评论,我说我烦了。微博首先它是一个自媒体的新生态的东西,你在一个属于你自己的空间里面,有太多属于你不想看到,或者你不愿意听到,当你以极大的容忍和宽容去面对他,但是他还没有改变的话,你可以选择单方面的拒绝,对吗?也许你的关闭或者避让,让某些网友缺少了一个爱好,那么他可以去找其他人。至于后来我怎么开放,我寂寞了,仅此而已。后来是去年的一次到现在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关闭,这是为了我做人的一个准则,你可以骂我,这是你的权力,因为这是个公共传播,我又是公众人物,但是作为一个平台来说,你基本诚信要有,更何况是这么大的一个自媒体的一个平台。”

Part3喜剧界“半壁江山”有我一份

周立波
周立波:我和传统曲艺的区别就是我不是讲笑话的代名词
2014年是中国喜剧真人秀的元年,而2015年东方卫视的《笑傲江湖》与《欢乐喜剧人》则刷新了观众对喜剧的认识,甚至有网友称,这比春晚的小品都要好看。因为一档《欢乐喜剧人》,郭德纲以及德云社将他们多年来沉淀的精华统统展现给了观众,甚至连岳云鹏、郭麒麟、孙越等相声演员都大大提高了知名度。然而在这个喜剧节目发力的当口,周立波却突然“沉寂”了下去。虽然不在节目中出现,但“江湖”中却一直有他的传说。在《笑傲江湖》开播之前就有传闻称,周立波最终与节目无缘,疑似因不想与郭德纲同台。

问及缺席这两档节目的原因,周立波用了“缘分未到”四个字,“这个节目我非常关注,至少我觉得在整个大众化的议题上,它起到了一个很积极的作用。包括它的出品人董朝晖先生,我们也是比较熟悉,他确实来请过好几次,而且非常诚恳。我看到了这个节目在整个传统曲艺类上面的一个积极的作用,我觉得非常好,甚至在创作格调上有大踏步飞跃,作为一个同行我觉得非常欣慰的。至于我未能参加,我觉得可能是缘分未到。我同意目前它可以代表中国喜剧作品很高的一个规格,看到了它对社会的意义,看到许多美好。”

周立波透露,自己在这档节目中看到了一个很美好的未来,“我很喜欢宋小宝的一句话,‘搞笑我们是认真的’。很好,这句话如果真的他是这么理解的话,我非常开心,因为我看到了他们在创作上的认真,在整个以二人转为基础的一个传统表演形式上,向现代表演方式的一种递进。 比如说像开心麻花,像宋小宝,像小沈阳,我真的是非常恭贺他们,从心里面为他们感到高兴,因为不说你们涅磐吧,至少你们升腾了,也许我比他们长一辈,我觉得很开心。”面对镜头,周立波一连串地说出很多次“开心”,也表达了自己始终关注这档节目的态度。当然,他也有一些自己的担忧,“我其实也是希望作为制造快乐的同行们,能够更有一种情怀,要有格调。但是现在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的许多平台,它们并没有起到这个作用,它们起到的并非是引领,而是迎合。我觉得迎合对整个社会大众来说是个比较可怕的,它会对公民的意识产生一种负面的增长,这是我们大家要关注的。”

“假如现在让你在台上说一些与屎、粪、屁、尿、别人爹妈、他人老婆、别人情人这种伦理纲常的东西的话,你还能说一句完整的话吗?如果你能说出来,好吧,你合格了,但并不代表你优秀。我觉得这是做喜剧的人最起码的一个价值观的社会准则,以及文化自觉。”或许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纷争,即便追问这份担忧指的是谁,周立波也并未将矛头指向特定的一个人。“我就是想分享一个理念,有观众并不代表一定有意义,但是有意义的一定会有观众,这是我所坚信的。我还是愿意去相信未来会更美好,然后我们带来快乐的方式,能够更丰富,但是千万不要以你的家人和朋友的家人作为你搞笑的基础,这些很可怜,至少我看了会难过。”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喜剧江湖里,周立波是怎么定位自己的呢?听到“半壁江山”这个词的时候,周立波笑了一声,“喜剧界的半壁江山里有我,但我不会狂妄到去说我是半壁江山。一个人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但是一个人绝对要把自己当回事。我宁愿把它视为一种幽默。我觉得,只要我在这个世界上,在喜剧界的半壁江山上有周立波的名字这是可以确定的。我不认为海派清口可以流芳百世,就是不求成为传奇,但是我一定坚信我能成为传说,因为我努力了。”在他的眼里,谁是那个值得一提的对手呢?周立波意味深长地说道:“在中国所谓的喜剧界当中,我周立波算是一个角色吧,这个不夸张。我引以为豪的不是我是角色,而是我成为的这个角色可以坚持到今天,我认为这个是我自豪的。现在有没有对手,其实我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对海派清口来说意义不大。因为一个人准备把全世界的戏唱完,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还是愿意去相信未来会更美好,然后我们带来快乐的方式,能够更丰富,但是千万不要以你的家人和朋友的家人作为你搞笑的基础,这些很可怜,至少我看了会难过。”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你觉得海派清口这门艺术它最大的魅力是什么?
  • 周立波:它作为一个表演形式吧,至少它是为大家带来快乐的一种新的方式,它也应该一直在成长,在自我梳理,在自我完善。我觉得从2006年我创立海派清口至今,它的舞台实践应该说还是令本人比较满意的,因为有足够的空间让我去做适时调整。作为一种艺术表达形式,我当然希望自己创立的这种形式能够源远流长,甚至在未来的今天,说远古向我们走来。我觉得它形式究竟怎么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是不是能够接受,是不是能够喜欢,至于它能不能流传,能不能发展下去,我想这不是我说了算的。
  • 网易娱乐:您会收一点徒弟或者是传承人这样的吗?
  • 周立波:关于收徒这个问题从来没考虑过,以后应该也不会去考虑。因为就我本人而言,我从小进入上海人艺所属的上海曲艺剧团,后来成为了现代滑稽剧团,好像整个滑稽界就我一个人没有拜过师,不是狂妄,是我认为所有的人都是我老师,我同学都有师父,但是我和他们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师父都是我师父,但是我还没具体说是拜在哪一位老师的门下,没有。如果说到我自己的话,我觉得我没有资格。我凭什么去把别人的未来作为自己的工作内容,我不觉得我有这个本事。我觉得我可以去以我自己的舞台经验,或者以我自己的社会认知,去帮助那些热爱快乐事业的人,这个我愿意,但是真的我不会去收徒弟,不会。
  • 网易娱乐:你一个人一个门派,会不会有形单影只的感觉呢?
  • 周立波:是,这又出来一个新的问题,说你觉得全世界所有的鸡蛋联合起来,他们能够打败一块石头吗?可以的,除非它们是冰蛋。其实我觉得这不是一种力量的比拼,这是社会的先进、文明,并不在于它的人多势众,而在于它的工作细化和细分。每个人找到合适自己的一个点,每个人找到合适自己的对象,都会有一席之地的,数量比较从来不是个问题。而且我不建议,我也不觉得这种比较有什么意义。比方说波波你和这个比,和那个比,你觉得到底哪个好?其实我们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在于中庸,无须去非黑即白。更何况我这个形式应该比较特殊,没办法比,怎么去比?我是一个人一张嘴一台戏,大家伙儿,我的同行们都是一群人、一群嘴、一群戏,我觉得这个不是一个等量级的比较,因为它不属于一个体系。再说这样比较也不公平,我指的不公平是对别人不公平。
  • 网易娱乐:你会把网友的评论编成段子放进脱口秀里吗?
  • 周立波:段子是这样的,说别人的事情才是段子,或者你编的故事才是段子。但是我在台上所说的,基本都是我个人的经历,因为我经历比较丰富,还有我个人的感受,所以我没有段子。海派清口所表达的内容都是周立波亲身经历,抑或是亲眼目睹的,所以我是没有剧本的。我还真的是即兴表演,当然也会围绕一定的主题。如果说中国还有真人秀的话,我不觉得除了我以外,有比我更真的真人秀。这个我觉得很自豪得说出来。
  • 网易娱乐:您不怕刚才那句话又得罪一些人吗?
  • 周立波:刚才哪一句话?我有很多话可能得罪人。
  • 网易娱乐:最真的真人秀……
  • 周立波:我不会,不怕。因为不会有人应战的,他说我比你真,这不可能。正如莎士比亚所言,许多人与事的变迁,都孕育在时间的胚胎里,时间可以证明很多东西,对吧。
  • 网易娱乐:以前观众对你的印象是说话比较犀利,但现在您似乎收起了许多锋芒,是有心境的一个转化吗?
  • 周立波:犀利或者毒舌,我觉得这都是认知上的,当然我能够接受这一种偏差。我从不犀利的,我是讲道理的一个人。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我某种程度上是被妖魔化的。但是这对我个人而言,我不会太去想这方面的东西太多。因为我就觉得,我是一个很追求快乐的人,我追求的快乐是首先我自己快乐,然后别人也要快乐。但是我无法顾及到所有大众的感受,正如我说过一句话,你们喜欢我,我很开心;你们不喜欢我,我也觉得很正常。因为周立波不是人民币,不可能人人都喜欢。我不能做到每个人都喜欢我,但至少我有四个字伴随我渡过我的余生,就是问心无愧。
  • 网易娱乐:您现在回看过去的一些言论的时候,会不会后悔说过哪句话?
  • 周立波:后悔这个词,我这辈子至少到此时此刻,从没有这两个字从我嘴里面蹦出来。我觉得后悔在任何一个前提下,它都是一个不不负责任的代名词,所以本人从不后悔,我没有后悔过。这并不代表我从来没有过错误,但是我不会后悔。
  • 网易娱乐:您曾用“咖啡”与“大蒜”来区分海派清口和另一门喜剧艺术,这句话会不会给您造成了一些不太好的影响?
  • 周立波:没有任何影响。我觉得这个说法是善意的比较,大家都是同行嘛,我相信应该懂。这没有任何出发于人格位置的一个什么贬低,没有,只是一个趣味的比较。本来这件事的发生就是一场很正常的表演当中的一次灵光乍现,我觉得如果我这个话不被成立的话,或者不被接受的话,那我想这个世界上不应该有漫画。语言艺术指的是用语言在瞬间为大家勾勒一个立体的形象,从而达到一种彼此心有灵犀的一种快乐,我指的是幽默,和庸俗无关。我并不觉得这个事儿对我有什么任何影响。
  • 网易娱乐:从去年开始,东方卫视的《笑傲江湖》还有《欢乐喜剧人》受到很多观众的喜欢,但是我们却发现,作为海派文化的一个分支,海派清口却没有出现。不知道您当时是怎么样的一个选择?
  • 周立波:第一,你刚才说到的两个节目虽然都是现在大家比较关注的节目,但他们没有义务一定要来请周立波;第二,确实他们来请周立波了;第三周立波也不是有义务一定要参加。我觉得现在这些节目火热是好事,无论是网络还是现实电视机前的观众,他们对快乐都有渴望的。但是正是在这个前提下,我其实也是希望作为制造快乐的同行们,能够更有一种情怀。所谓的情怀,说大了是家国情怀,说小了是文艺情怀,要有格调。但是现在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的许多平台,它们并没有起到这个作用,它们起到的并非是引领,而是迎合。我觉得迎合对整个社会大众来说是个比较可怕的,它会对公民的意识产生一种负面的增长,这是我们大家要关注的。
  • 网易娱乐:其实像《欢乐喜剧人》这样的节目是很多人在华山论剑,你不来会不会有点像一大门派缺席了。
  • 周立波:是这样的,这个节目我非常关注,至少我觉得这个节目在整个大众化的议题上,它起到了一个很积极的作用。包括它的出品人董朝晖先生,我们也是比较熟悉,他确实来请过好几次,而且非常诚恳。我看到了这个节目在整个传统曲艺类上面的一个积极的作用,我觉得非常好,甚至我对董朝晖先生说,最令我感到匪夷所思的是在创作格调上的大踏步飞跃,作为一个同行我觉得非常欣慰的。至于我未能参加,我觉得可能是缘分未到。我同意《欢乐喜剧人》目前它可以代表中国很高的一个规格,看到了它对社会的意义,看到许多美好。
  • 网易娱乐:我注意到您刚才说到这档节目的意义,您是觉得意义大于内容的呈现吗?
  • 周立波:我很讲究意义,我越来越希望做有意义的事情,说有意义的话。就像搞笑,我很喜欢宋小宝的一句话,“搞笑我们是认真的”。很好,这句话如果真的他是这么理解的话,我非常开心,我觉得我看到了一个很美好的未来,搞笑真的很认真,不要以搞笑之名去庸俗。这就是我在看《欢乐喜剧人》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就是在创作上的认真,在角色演绎上的认真,在整个以二人转为基础的一个传统表演形式上,向现代表演方式的一种递进。 比如说像开心麻花,像宋小宝,像小沈阳,我真的是非常恭贺他们,从心里面为他们感到高兴,因为不说你们涅磐吧,至少你们升腾了,也许我比他们长一辈,我觉得很开心。
  • 网易娱乐:有没有觉得什么事情是可以改进的呢?
  • 周立波:会有担忧,有的快乐经不起推敲。假如现在让你在台上说一些与屎、粪、屁、尿、别人爹妈、他人老婆、别人情人这种伦理纲常的东西的话,你还能说一句完整的话吗?如果你能说出来,好吧,你合格了,但并不代表你优秀。我觉得这是一个最起码的一个价值观的社会准则,以及文化自觉。我相信你可以更优秀的,有观众并不代表一定有意义,但是有意义的一定会有观众,这是我所坚信的。我是传统曲艺出身,但是其实作为曾经的传统曲艺的一个从业人员,我觉得“他是唱滑稽的”这句话让我觉得自己的人格被轻慢了。但是我一看,我们这个行业确实是有问题,确实会有庸俗、低俗的东西。所以人家会说波波,你和传统曲艺有什么区别?我说没什么区别,都为大家带来快乐,唯一的区别就是海派清口不是说笑话的代名词。
  • 网易娱乐:您觉得您是喜剧界的半壁江山吗?
  • 周立波:不,喜剧界的半壁江山里有我,应该这样说,我不会狂妄到我是半壁江山。一个人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但是一个人绝对要把自己当回事。它很辩证,我想半壁江山之说,一定太夸张,而且不负责任。我宁愿把它视为一种幽默。但我觉得,只要我在这个世界上,在喜剧界的半壁江山上有周立波的名字这是可以确定的。我不认为海派清口可以流芳百世,因为第一我没有这方面的奢求和渴望,但是我坚信,如果一百年前没有人知道有一个叫周立波的创立一个海派清口,我相信一百年以后,一定会有人知道说,有一个叫周立波的曾经来过,这其实就是我对自己还是比较现实的一个诉求吧。就是不求成为传奇,但是我一定坚信我能成为传说,因为我努力了。
  • 网易娱乐:那您觉得在喜剧界,谁会成为你的对手呢?
  • 周立波:我觉得是这样,在中国所谓的喜剧界当中,我周立波算是一个角色吧,这个不夸张。我引以为豪的不是我是角色,我引以为豪的是我成为的这个角色可以坚持到今天,我认为这个是我自豪的。至于我是不是有对手,我倒是希望我有对手,因为让你成功的,永远不可能是你的助手,一定是你的对手才会让你成功。现在有没有对手,其实我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对海派清口来说意义不大。因为一个人准备把全世界的戏唱完,那是不可能的。你这个人唱了一辈子戏,居然没有一个人喜欢你,这也是不可能的。但我觉得我们再回归到一个喜剧的大概念来说,喜剧当然有高低之分,高低之分我觉得也很容易去分解,所谓高就是观众和你一起笑,这叫高,是有感受的笑,有默契的,叫幽默;所谓低级的,我所不屑的就是观众看着你笑,你真可笑。还有更可怜的是,你如果要用你的祖宗十八代,用你的同事的父母、老婆,以这个东西去达成一种笑的目的的话,那我觉得看的人无聊,说的人可怜,是这样的。所以我还是愿意去相信未来会更美好,然后我们带来快乐的方式,能够更丰富,但是千万不要以你的家人和朋友的家人作为你搞笑的基础,这些很可怜,至少我看了会难过。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郑丽珠

责编 : 孙妮妮

视频拍摄 : 叶一阳

栏目统筹 : 孙妮妮

视频剪辑 : 张灵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