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黄建新

《建党伟业》终于在6月15日登陆全国银幕,因为是中国共产党建立90周年的献礼电影,因为前作《建国大业》创下的明星主演记录和当年票房记录及其带来的后续效应,从开机至今,《建党伟业》身上的标签越来越多,甚至大多已和电影本身无关。


在政治作业和电影作品两者间,导演黄建新明确地倾向了后者,"第一部我来得晚,还有点作业的性质,而第二部实际我已经完全准备把它变成一个电影作品。"赶在建党周年庆之际上映,无疑会为电影带来最大化的收益,但他自信,这个片子"不在这个点放也行"。《建国大业》时,导演们压力巨大,"咱们两个人下了那么大的劲,一个号称是制片人协会的头,一个是导演协会的头,动用你们两个的资源来,拍了一个赔了,这事太难看了。


在这次对话中,黄建新细数明星策略的进化、主题与方法的确定,以《建党伟业》为例,示范主旋律大片艺术、商业自由度的双赢,"从建构的初期,它跟那一部的着眼点不一样,方法不一样,因为这个电影从原点开始的时候,我们认为这是可以在任何档期演的电影的时候,我就是在一个正常的工业生产的过程完成,完全没遇到过你们说的问题,大家总是觉得主旋律电影可能遇到这个那个问题,这个电影是在一个主流电影市场的运作范围内生产的,跟那些假设都没关系。"(文/3pinky 责编/宋卡) [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主旋律大片的进化论--《建党》和《建国》选演员的方法不一样 更年轻化

《建国大业》的明星策略让"数星星"的趣味盖过了普通观众对主旋律电影挑三拣四的习性,一个国有单位拍国史、党史,同时亦要遵循市场规律、争做票房大片,戏里戏外必有很多说不明白也不便多说的内容,但用演员的表演说话是最不冒犯也最亲近人的方法,《建党伟业》照搬前作方法、打好明星牌似乎易如反掌,导演黄建新从头谈起这一策略,从《建国》开拍之初只有十来个大牌到百位明星加盟,导演们在欲迎合观众的前提下大胆扩张阵容、最终形成话题和敦促剧组精耕细作的动力;《建党伟业》的发展与变化在他看来,也是基于同样的目的,但视野更开阔,目标也更大。
《建党伟业》拍摄片场黄建新导演正在给冯远征讲戏。

网易娱乐:您在发布会上说过《建党伟业》比《建国大业》更好,不容易让大家光顾着数明星。组成演员阵容的操作有什么不同吗?

黄建新:《建国》的时候 起初是我们自己联系彼此熟悉的演员,把我们的想法跟大家谈。那时候那个剧本拿给大家看是很困难的,就是得靠导演去阐述想象。所以很多演员是没有看过剧本,是靠我们电话里拿嘴说,"你要拍这个怎样怎样"。

等我们有了30多个一线演员的时候,突然这事变得不用打电话了,大家都会来一个电话,"有我合适的吗?"这个事很快就印证了我们那个方法,很快就变成一个话题,一直从开始被关注到影片上映。至少从产品推销的意义上讲,它是最高层面的一个方法。于是这个电影就受到空前的注意。以前我跟三个导演算过一笔帐,我们认为我们拿到六千万或者七千万票房就应该是很漂亮的东西交出来,但由于有了巨大的媒体推动力,后来一拍完我和韩导就觉得应该是过亿了。所以那时候网上传一个笑话韩导演说一亿八他要裸奔。那时候是一个梦想,后来到全片完成在北京做了试映以后,院线就很高兴,因为那天放了大家鼓了掌,后来觉得能过两亿,但仅此而已。

网易娱乐:扩大视野广邀巨星加盟,是不是有点要有意吸引年轻人的意思?

黄建新:对。 其实应该选择观众熟悉或者喜爱的那个对象作为他的交流对象。我也可以选我们认为合适的人,但跟年轻人有距离,除非他把我征服掉,演员有两个意义:一个是他的演技高超,我通过观赏征服你;一个是我特别喜欢他,他的缺点我都可以原谅,(年轻演员)就属于那种,那种亲近感是先天多一点。这是我们这部戏的一个方法。我们其实应该把目标、视野放得更大,要让现在年轻观众更亲近,他们容易为他们去看。 [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被删戏的说我欠了很多——媒体给我起名“剪刀手”感觉我是在剪人

“我是剪片子不是剪人” 导演要服从电影规律因为明星众多篇幅有限,谁抢戏谁删戏也成了片子的话题之一。在《建国大业》里镜头一个不留的吴宇森也曾玩笑地委屈过,影片每出一次预告片,记者们莫不是暗自数着人头,从初剪版三个小时到目前两个多小时的公映版,一共要剪掉十几个人的戏,这十几号消失的神秘明星让黄建新落了个“剪刀手”的外号,说来他也觉得有些不公平:“服从电影的基本规律,导演最后是忍痛割爱,咬牙做呗!”作为导演,不能让枝桠的精彩对戏的整体产生歧义,那些“亏欠”的人,他说,可能会在鸣谢中感谢他们的支持,好事的我们也许只有这样再去数数那些消失的人了。

《建党伟业》“中共一大代表合影”版海报。

网易娱乐:《建党伟业》中被完全删戏的十几个人是因为什么样的缘故被删的呢?

黄建新:你看,如果一个角色呈现在完整的电影中,它因为前后的关联关系,情节关系,情景关系,你可能觉得这场戏很精彩,但如果你把只把某一场戏单独出去,放在公众的地方被作为评价对象,这个就是不公平,因为你没看到那个前后关系。所以我想,有些喜还是别放了,不要产生歧义,本来你是要表达一个敬意,结果产生歧义就不好了。我可能会在鸣谢里感谢这些人对我们的帮助支持,但是不会署角色名。

网易娱乐:请演员来的时候,大家有沟通过,说不管最后删不删都还是要来演的吗?

黄建新:我们谈的大部分我们都请来了。有些演员还特殊,在别的戏正演,问我的意见我说我特别希望他来,我们制片组就跟人家剧组商量,人家还腾出时间给我们拍的,最后还给人剪了。也有这种事。其实我很感动,我们出过一次重大的失误,我们全片先拍的南湖的和一大的戏,我拍了十个工作日,结果居然没有想到我们的设备,新进的两个德国镜头有问题,全是虚的全都需要重拍。但是你看这一大里的代表在各个电影剧组里都是男一号。只能跟各个剧组打电话给我挤出三天补拍,全国大概有11个组为我们停拍了一天到三天。陆川都快神经了被我搞的,一会儿刘烨回来补一句词,一会儿刘烨回来补一场戏。刘烨一跑,陆川没得拍了。

网易娱乐:大家都在议论被删戏的人,你会不会有压力?

黄建新:其实也没什么压力,我在这个故事的长短里总要有一个选择,就是服从电影的基本规律。你想我第一次剪吴宇森导演,那是多难的事,那是我的偶像。剪还是不剪。犹豫了两天。先打个电话,对不起导演,你被剪掉了。导演笑了,说黄建新你不用跟我解释,我是导演我知道,这我理解,弄得我们俩很感动。 [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大家总认为主旋律电影可能遇到很问题——其实完全没人管 就这么拍完了

《建党伟业》的关注度有多大,争议性就有多大。但尽管伴随着外界的争议,它本身依然是一部遵循着电影艺术创作规则和市场规律生产的作品,作为商业产物放在货架上值得购买,创作手法也有可推敲品评之处。在黄建新看来“《建国大业》还有点作业的性质,而《建党》已经完全准备把它变成一个电影作品”,“从原点开始的时候,我就是按在一个正常的工业生产的过程完成...大家总是觉得主旋律电影可能遇到这个那个问题。没有!完全没人管,就这么拍完了。它在另一条路上走着呢!”

黄建新导演与网易玩偶合影。

网易娱乐:你曾经说过拍《建国》跟《建党》受到的压力是不一样,拍《建党》受到的压力会比较小?

黄建新:是这个意思。拍《建国》的时候是未知数,一直都认为很难收回成本,那个时候就压力大,咱们两个人下了那么大的劲,一个号称是制片人协会的头,一个是导演协会的头,动用你们两个的资源来,拍了一个赔了,这事太难看了。其实那些想法都是从这来的,咱不能赔,咱得让它赚钱。那怎么办呢?就是演员多,咱们要都用一些明星,利用我们俩的资源咱们去跟他们谈,把他们说服,于是压力就很大。这一回没这个障碍了,八千万投资,票房多少能赚回来,给一些市场发行行家分析,完了反馈说赔不了。那没事了,来吧,拍吧!时间也拉长了,费用也增高了,搭景也敢搭那么多了。导演就有点跩每天在基地里住着,最好的团队给你配合,把你担心的细节都给你弥补上。最终导演压力是你真的拍好拍不好。

网易娱乐:我们想象中“建党”这么个敏感、政治性浓厚的题材,你们在创作时会是自由的吗?

黄建新:看片子你们就知道了,我一直说拍摄的过程中一直没有遇到很大的问题,剧本一开始送审,史实核对,这个不合历史,别人提出来,‘时间弄错了,地点弄错了,这个人的这句话不是这么说的,这几个不是地区代表,这就是自由度。’我为什么说这部电影比上部电影好,就是从建构的初期,跟《建国》的着眼点不一样,方法不一样,昨天还有人在中影堵我,说主旋律电影怎么怎么样,其实我一直没有遇到你们所说的问题,我们认为这是可以在任何档期演的电影,大家总是觉得主旋律电影可能遇到这个那个问题。没有!完全没人管,就这么拍完了。它在另一条路上走着呢! [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责任编辑:宋卡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