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因为自己监制的电影接连在市场上活跃过,让人差点忘了,在《投名状》之后,导演陈可辛已经三年没拍过戏了,在新作上映之际,网易娱乐与陈可辛对谈《武侠》。

《武侠》被陈可辛称作任性的作品,充满彼此矛盾却能冲撞出新趣味的风格,组合这些矛盾的人自身也是一个奇异的矛盾体:他自认不是摇滚青年,却差点用了窦唯的《无地自容》给一部古装片收尾;他不看武侠小说,却想向武侠片致敬;看不惯香港电影只顾好看不讲逻辑,他也知道,有时候拍得好看还真不需要太有逻辑;他坦承"在艺术创作上有那么多颠覆的想法",却总是强调自己是个生意人,也因此在还没把片子卖去好莱坞的时候,他已经想好了怎么拍、怎么剪。

《武侠》的矛盾不是盲目地东拼西凑,它和《投名状》、《如果,爱》里用传统大片包装的反传统亦来自陈可辛被市场的限制和一个创作者求生欲望磨练出来的"精于计算":"我知道我年纪越大越有颠覆的想法,我更需要保障那个电影的生存,所以不遗余力地在商业上面妥协。"(文/3pinky 摄影、视频/663)

[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武侠》风格:我希望向过去致敬 又不能完全回到过去

"武侠片这十几、二十年的进化,已经变成所谓的新派武侠片,跟魔术、超级英雄的美国大片已经没什么分别。"
    "回到以前《新独臂刀》那个年代的电影。我们现在这个故事的架构已经起码拍过100遍了,一日入江湖,一辈子都在江湖,你跑不掉的,你的孽永远会回来找你,就是那么简单的故事,所以在这个层面上它像很多的武侠片。"
    "《武侠》毕竟是一个武侠片,在商业电影上也有一个分类,等于我们从宣传也好,戏名也好,包括用甄子丹也好,已经跟观众有了一个无形的契约:你用了甄子丹,这个戏不打,那观众就会跟你翻脸:我们再颠覆、改变也不能完全颠覆到一个程度。"
    "香港有很多武术指导或者武术导演有一句话,广东话叫‘靓就得啦’,就是‘好看就行了’,不需要合理。香港电影那么多年来都是靠两个字---‘偷鸡(偷懒),反正好看的话就没有人问问题,就不用讲逻辑。"
陈可辛希望《武侠》向过去致敬的同时又有新意。

网易娱乐:《武侠》前半部分说查案,后半部分讲复仇,重武打,整体上看似乎有两种类型片的思维在交错,你们当初是把它当一个武侠小说,还是当侦探小说来写?

陈可辛:其实我不知道什么叫武侠小说,因为对我来讲,我觉得《武侠》可能是在挑战一个很多人喜欢的类型,每个人都有他们的想法,每个人的意见都不一样。我是不看武侠小说的,不算是一个标准的武侠粉丝,我对武侠片的着迷是来自张彻导演六、七十年代的电影,从《独臂刀》到《新独臂刀》。甄子丹跟我是同一代的人,大家都是非常喜欢《独臂刀》,我们拍《武侠》的出发点就是要拍一个向那个年代致敬的电影。武侠片这十几、二十年的进化,已经变成所谓的新派武侠片,跟魔术、超级英雄的美国大片已经没什么分别。
    我觉得这个电影就是一个风格化的电影,也跟我以前的电影不太一样,没有那么多沉重的主题。既然是一个风格电影,我们就希望找到一个最简单的故事,那就是回到以前《新独臂刀》那个年代的电影。我们现在这个故事的架构已经起码拍过100遍了,一日入江湖,一辈子都在江湖,你跑不掉的,你的孽永远会回来找你,就是那么简单的故事,所以在这个层面上它像很多的武侠片。
    我希望我们回到六、七十年代武侠片的那种感觉,但是你又不能完全只回到那种风格、手法。所以我们才想到了用医学的、微观的《武侠》在风格上给观众一个新鲜感,我们看了那么多花拳绣腿,看了那么多飞来飞去,但是我们从来不知道力学的根据在哪里,也不知道他们一拳进去,点穴、穴道,在我们体内有什么变化,从那个起步点就变成了《武侠》这个电影。当然你在创作过程里面一定不安于只做那些,所以我们就加了很多我们觉得有趣的元素,加了查案(剧情),我们加了金城武这个角色,就必须赋予这个角色多一点生命,查案可能让这个原本的架构多了一点新鲜感和现代感。

网易娱乐:相比《十月围城》,《武侠》概念可能比故事更重要。甄子丹设计动作的时候会不会有局限,就是说我必须要按照你的概念做一些东西?

陈可辛:其实没有,我跟他这次的合作是很愉快的。我拍动作片其实经验不多,有很大的障碍,因为我永远希望是实的,我非常不喜欢……(吊威亚?)吊威亚不是问题,但不能吊威亚吊得像吊威亚。香港有很多武术指导或者武术导演有一句话,广东话叫"靓就得啦",就是"好看就行了",不需要合理。香港电影那么多年来都是靠两个字---"偷鸡"(偷懒),反正好看的话就没有人问问题,就不用讲逻辑。[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如何控制演员:演员多演随我剪 金城武又帅又可怜

"他们拍打戏的时候就像刘翔在跑,其实教练是插不了嘴的,我那时候还开玩笑说一拍动作的时候我就像拿着照相机来探班的游客。"
    "我的方法就是多拍,尊重演员的意见多拍,因为其实他给你越多的选择越好……碰到一些演员是特别跟你较劲的,他必须要演一个你根本觉得百分之百不可能用的,你就给他演吧,演完了之后回来你可以再剪嘛。"
    "金城武在帅后面还包含了很多故事,很多很脆弱,很不安,很可怜的感觉,其实帅通常都不会可怜的,但是他又帅又可怜,所以你就会觉得那个人很有味道。"
    "第一,金城武要求高,第二,他可能就是因为很多人都讲他好话,他非常不相信,所以不管怎么样,你说"好"他都会反问五次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个过程其实挺痛苦。"
陈可辛导演,甄子丹、金城武和汤唯主演的电影《武侠》已于7月4日正式上映。

陈可辛眼中的金城武是"又帅又可怜",很有味道的一个人。

网易娱乐:在设计动作的时候,你会给甄子丹预设一些画面和特效上必须达到的效果的前提吗?

陈可辛:我们有讨论,我们拍戏还是有很多执行的问题,很多东西都是想到再做,比如在戏里面甄子丹自己砍掉手臂也是临时决定的,反正王羽大哥都在,真的"独臂刀"都在了,你跟他对戏不如砍了手吧。这个戏真的是概念先行、风格先行,不是故事先行,所有故事都是服务风格,所以在拍的时候很多时候、很多动作都是现场想的。包括武术进入体内是怎么样的,也有特技团队跟大家一路商量,商量之后如果拍了不行,可能做出来不行,我们还可以回去补镜头,反正就是很互动的方法,也没有很多限制。
    我觉得拍动作戏,体力跟情绪都是很要命的,所以他们拍打戏的时候就像刘翔在跑,其实教练是插不了嘴的,我那时候还开玩笑说一拍动作的时候我就像拿着照相机来探班的游客,因为整个动作团队在状态里面,其实很难动的,我们很多时候晚上回来剪片才聊。在拍的时候我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结果出来的片段更好。

网易娱乐:不管文戏、武戏,演员会有自己的意见,当你觉得按照你的逻辑思维它应该是这样走的,但演员又站在各自立场上有想法,你怎么控制?

陈可辛:其实这是永恒的问题,做导演最难的就是怎么平衡每一个艺术家的心态。不只是演员,还有摄影师,还有其他部门,因为每一个部门都有非常厉害的艺术家。导演要做什么?导演不是全能的创造者,老实讲在拍的时候我也不是百分之百知道应该是怎么样。我的方法就是多拍,尊重演员的意见多拍,因为其实他给你越多的选择越好,现在剪片那么简单,都是用电脑,不像以前胶片剪了又乱了;剪刀在我手,你要演就多演几个,碰到一些演员是特别跟你较劲的,他必须要演一个你根本觉得百分之百不可能用的,你就给他演吧,演完了之后回来你可以再剪嘛。

网易娱乐:金城武已经有好久没有出来演戏了,上次跟你合作是《投名状》的时候。这两个角色都不像大家期待中金城武的样子,你怎么在他身上看到这两个角色呢?

陈可辛:其实我任何角色都能在他身上看到,我就是喜欢跟他拍戏,也喜欢他的形象,你说男人帅的也不少,但是他是我见过最帅的,而且帅起来没有侵略感的一个男人,所以就这样开始想和他合作;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在帅后面还包含了很多故事,很多很脆弱,很不安,很可怜的感觉,其实帅通常都不会可怜的,但是他又帅又可怜,所以你就会觉得那个人很有味道。

网易娱乐:为什么会觉得他可怜呢?他一直都很受大家欢迎,事业也顺利。

陈可辛:你想想看,我们在这个世界上都是受到不同的待遇,你到成功的时候就会有很多人追捧,很多人说你爱听的话,但是我们可能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达到这个别人说你爱听的话给你听的时候。演员本身都听不到什么真话,何况一个像他那么帅的人,全世界从他出生之后就没讲过一句他不想听的话,要么他就很笨,觉得都是真话,要么他是一个聪明的人,你说他有多痛苦呢?每一个人跟他讲的话他可能都会想谁是真的,谁是骗我的?你说他会有多不相信身边的人呢?

网易娱乐:你找他演徐百九这么个理性的角色,其实是不是跟他的自我反省有关?

陈可辛:因为他自我反省非常多,我原来也讲过很多次,可能你在别的报道也看过,他是一个非常纠缠,非常多问题,非常麻烦的演员,每一部电影他不停地会挑战你的剧本,你的角色、导演、编剧等等,包括他演戏的对手。第一,他要求高,第二,他可能就是因为很多人都讲他好话,他非常不相信,所以不管怎么样,你说"好"他都会反问五次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个过程其实挺痛苦。不过大家也合作了几部戏了,也知道他的麻烦在哪里,每次他反复要求,反复对剧本的挑战,都是在他的角色的逻辑里。[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监制导演双重身份:我是个很精于计算的人

"不是哈维难搞,所有北美(公司)都难搞,因为那个市场竞争性大,人家发一个片要花的钱可能比我拍的钱更贵。"
    "既然我本身在艺术创作上有那么多颠覆的想法,我更需要保障那个电影的生存,我就要用很大的商业包装去解决自己的不足。"
    "我觉得这个片种什么都是包装,进来的时候你还是看人物、故事,人物、故事我还是回到自己喜欢的东西。"
    "最近有一些(制片人和导演发生争执)风波,我说这些东西今天在大陆还能拿来做新闻,就已经证明这个地方还不错,因为你在美国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每天都有导演给人开,每天都发生,根本已经不是新闻了。"
    "美国工业越成熟,就越这样,大家永远都说;"不是啊,美国的那些制片人是懂电影的"。懂个屁!他们也不懂,我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人比导演本身更懂自己的电影。"
有着监制导演双重身份的陈可辛表示自己是个很精于计算的人

美国韦恩斯坦公司在戛纳电影节开幕之前就买下了《武侠》除亚洲及法国之外的全球版权。

网易娱乐:《武侠》在戛纳曝出最大的新闻,就是它的北美版权卖出去了。你怎么去跟韦恩斯坦公司谈的?我们都知道,它的老板哈维是个很难搞的人。

陈可辛:其实不是哈维难搞,所有北美(公司)都难搞,因为那个市场竞争性大,人家发一个片要花的钱可能比我拍的钱更贵,比如《武侠》发到我们希望的那个数字,要用两、三千万美金,我们拍都不用两、三千万美金,所以你要明白人家要用那么大的资源发你的戏其实是非常难的,今年因为也是发行费高涨,宣传费高涨,这一次我们也不敢奢望。

我知道《武侠》是风格先行,有可能会吸引到外国观众。在洛杉矶的美国电影市场上,我们就剪了强盗打劫那场戏,再加上金城武带甄子丹回到案发现场再重演一次--这两场戏我觉得是电影最大的卖点--只是把这两场戏剪完就给欧美的发行商看,反映非常好,但是大家知道无论怎样,我都要看全片,而且看了全片我都要计算好,我能不能发行一个中文电影,才能下这个赌注(去买版权)。

结果我们成片之后去戛纳之前就跑了一趟美国,其实我们只给两家最会做华语片的发行公司看,结果两家公司(反馈)回来的反应,就(韦恩斯坦公司)哈维的反馈最强。我看到他很认真的去做,跟我每天通电话、电邮、每天半夜两点打来,叫我戛纳一定要怎么剪、怎么剪,所以我觉得这次可能时机对了,所以就跟哈维达成协议,本来是先给了北美跟英国的版权给他,因为他很需要北美跟英国,要是他要用奥斯卡造势的话,那里是美国演艺学院会员最多的地方。他做了这两个地方之后,到戛纳之前一个礼拜,我们本来准备在戛纳卖片,把欧洲别的地方都卖了,结果他就打个电话来说他全世界都要了。根据他给我的所有的计划,这个戏是会今年年底在美国上片。

网易娱乐:你已经将监制、导演双重身份集于一身,但具备这种能力的人,内地市面上其实还蛮少的。去年《十月围城》采访时你也说过,内地最好还是实行制片人中心制。但实际上你觉得这个市场已经成熟到可以推行这个东西了吗?在很多人看来,好多做制片的人还不如导演懂电影。

陈可辛:这个在商业电影市场就是这样,没办法的。最近有一些(制片人和导演发生争执)风波,我说这些东西今天在大陆还能拿来做新闻,就已经证明这个地方还不错,因为你在美国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每天都有导演给人开,每天都发生,根本已经不是新闻了。

美国工业越成熟,就越这样,大家永远都说;"不是啊,美国的那些制片人是懂电影的"。懂个屁!他们也不懂,我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人比导演本身更懂自己的电影,其实很多导演跟我说"你帮我看看我的片,帮我给一些意见看看怎么剪";其实别人的片我当然也不懂,每部电影就是你自己最懂,为什么我自己又做导演又做制片人,我对自己纯做制片人都开始有点犹豫了,前几年我很想做制片人,少做一点导演(工作),因为我对做导演的题材、热情越来越少,就觉得不如用自己的专业,不用我的艺术判断,只用我的商业判断,结果出来的就是《十月围城》,但是我也觉得很累,也觉得不容易。

我们这批导演转制片人也很懂市场,也很会跟市场妥协,并做一些比较好的妥协,徐克导演绝对是第一人,他做制片人的时候大家都把他看成导演。他监制的《新龙门客栈》或者《倩女幽魂》碰到的问题就跟我在《十月围城》碰到的问题很像,尽管它不一定是我们的喜好,但是我们也是用了我们的专业,做了一部分导演的工作,但是我觉得这个累,也伤感情,所以对我来讲,反正这几年有足够的剧本在我的仓库里,我还能拍几年,然后可能会尝试做那种真的只是市场上的监制,他怎么拍我不管的监制。[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文/3pinky 摄影、视频/663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