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12月8日,一段名为“看《大笑江湖》为什么给《赵氏孤儿》票”的视频在网络流传,根据这段在石家庄太平洋影城偷拍到的视频显示,一名观众购票看《大笑江湖》,但票根却是《赵氏孤儿》的,售票员表示没关系,可以看。此事随即再次引起业界关于偷、挪票房行为的讨论。
     就在片方博纳影业方面表示就此事收集材料上报广电、《赵氏孤儿》片方星美影业也发声明要彻查后不久,网上又出现类似的偷拍视频,而地点则是徐州。
     《大笑江湖》的遭遇不是首例,偷瞒票房事件在业内也时有传闻,而对高喊着冲破100亿票房的中国电影来说,这些从内部破坏产业道德和利益的做法到底有多猖獗?中国电影票房繁荣的背后又有多少水分?网易娱乐采访多名发行人员、院线经理,继续追踪、一探究竟。 (文/三格格 阿花)
【偷、挪票房手法解析】

手法一:票根搬砖法


视频:观众要看《大笑》 票根却是《赵孤》。
    买一部电影票,却出另一部电影的票根,本该算在一部电影账面的钱却挪给了另一家,业内称之为“搬砖”。从视频来看,该影院使的正是这招。这也是偷票房的手段中最为简单的一种。

     曾经担任监票员的李德(化名)分析视频说,这种行为早就是玩剩的手段,很可能是个偶然现象,“这样出票,能偷多少票房?!又费劲儿而且还会留下证据,早就被大家淘汰了。”

     北京某影院经理王英(化名)也表示“一般如果票房好,片方会奖励多少个点,这次比较敏感,因为星美(《赵氏孤儿》出品方)本身也有院线,会不会里面有猫腻也不得知。但影院要做也要得隐秘一点,没必要让观众看出来。这件事真假不好说,但应该做得更高明一些。”

手法二:瞒天过海法


媒体曝光被贴了胶纸的电影票。2006年网友想在
广州某家影院观看引进大片《金刚》,结果影院
给了他《野蛮秘籍》的电影票根。不过上海联合
院线副总吴鹤沪认为出假票根算不上偷票房,只
是“偶然的工作差错”。
    上海联合院线副总吴鹤沪却认为出假票根的方法还算不上偷票房:“这是偶然的工作差错,这种差错需要弥补,要重新退票进电脑,再重新出票,售票员觉得麻烦了,个别情况就将错就错,不想麻烦留有错误记录,不能算偷票的。偷票房是不出票、团体包场、完全不给人家票或者另外印票代替电影票,因为一旦出了国家电影局、院线会有记录。”

     这就是行业内目前更流行的潜规则。

     “比如兑换券”李德举例说:“不用直接出电脑票,到底演了什么不得而知。”而通过包场和流动放映也能混淆视听:“比如十个拷贝在院线,三个拷贝没有排,其实流窜到别的地方,这几个拷贝就是干赚钱;再有比如一个影院要一个拷贝,一周之后去哪儿也不知道,放了多少也不得而知。”

     王英表示几乎所有电影都会有包场,但比较受关注的电影更多一点,价格也更高一些,这种时候在票房上动手脚更容易:“包场要么是招待客户、要么是自己家员工来看,这种更容易,就不要票,直接进,那这一场谁的片都不重要。谁都不知道多少钱包场。”据他所知,片方能分到的票款,和实际票房会有有10%至15的差距。

手法三:篡改数据法

pic
《大笑江湖》《赵氏孤儿》引发偷票房争论。
    这种方法更简单,就是在电脑系统上直接修改。李德告诉记者:“因为虽然影院终端与售票器是连着的,但是汇总之后报给院线,是一张影片日报表,文件格式就是excel表格,很容易就能改了。”
【票房偷、挪来都干嘛?】

去向一:影院中饱私囊


这几年中影华夏都在打击偷漏瞒报票房,出了问
题最吃亏是他们。图为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
    李德表示,偷一部电影给其他影片的情况其实不常见,更多的是影院把一些票房据为己有,不肯拿出来分成。

     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票房分红制度的利益诱惑。王英告诉记者,一部电影的总票房总体扣除了8.3%文化税后,剩下48%归院线-院线再与发行方分-剩下的52%归影院。

     “电影体制改革其实就是放水养鱼,院线制就是要把钱发出去,让大家都能有的赚。这几年中影华夏都在打击透漏瞒报,毕竟这种状况出现,最吃亏的还是他们这些票房大户,而不是民营公司。”李德对此说道。

    吴鹤沪称这种做法等同贪污:“偷票房是作为收入的没作为收入,与贪污挪用一样的性质,这个是犯罪问题,总是极个别的。像这种置法制于不顾的,以前可能很少发生,但现在电影院由多种经济组成,有的是个体的,有的是民营的,想法不一样,就可能出现了这种情况。”

去向二:完成既定任务


2009年国产片《孔子》被指挪用《阿凡达》票房,
这种挪用票房的做法是为了完成既定任务。
    国产大片贴补主旋律小片、进口大片贴补国产大片……业内早有关于票房挪移去向的猜测。去年《孔子》上映后先被指虚报,后又有传言称《阿凡达》票房被挪来填补这部国产大片。上海联和院线副总经理吴鹤沪表示,这两种叫做移花接木,他也很少听说过。

     李德觉得这种作为“有些时候也会有些‘不可抗力’,例如去年五月上映的某部主旋律电影最后为什么能演2000万票房,当时电影局把所院线老总叫道北京领任务,最后必须要那么多,还有去年十一档期某群星云集的大片要四亿,放不到自然就要拿别的片子来补。”

     王英则表示,像他管理的商业影院受到的政治任务压力较小,但院线就会比较大,“对院线来说,放映人数好办,但钱很难办,让观众给主旋律影片掏钱买票很不现实,这时候只能动下大片。”这种挪票房的做法,他也称大家都心里有数。
【中国偷、挪票房现象有多严重?】

现状一:不致命但仍是痼疾 票房近20%有水分


2009年动画片《阿童木》发行方虚报票房,惹来
广泛批评,电影局称会尽早建立公开、及时、权威
的票房统计平台。但至今这个平台依旧未建立。
    黄小姐表示中国电影行业偷、挪票房的问题在挺长时间里一直存在,偷和挪是两种情况,挪是总量不变,是遭挪的一方受损失:“我们过去用的最多是偷漏瞒报,其次是进口补国产多,因为它一定要有足够大的票房去挪,才挪的出来。如果只有100万挪多少?如果上3个亿,挪走2千万不太明显,一家影院挪的话就很厉害。票房越高的片子越容易出现,票房少确实没有头可捞。”

    尽管业内关于偷、挪票房传言很多,中国电影票房数据缺乏第三方监控,至今不是一笔了然的帐,吴鹤沪表示这些行为绝对是很罕见的现象,“应该是个别的,构不成比例。如果真的那么常见,现在事情发生了也不会引起那么大的震动,大家早就不痛不痒了。大家也就该停下来别拍电影,先好好上几课了。”

     曾经从事过监票工作的李德则表示:“以前监票培训,就会告诉我们,是让你们去拉动业务、联络感情,不是去查细枝末节的问题,目前也很少有业务人员去点人头,或者一个个厅看电脑售票。”而且就人数而言,一般一个人要监控好几家影院,具体点数字并不现实,监票更多时为了督促威慑,而不是为了追求一个更为明确的数字。

     具体每年偷多少,他不得而知。电影局不会公开终端数据的票房,具体一部电影赚了多少钱,没有人知道,有的片方关系好,也许能知道最终数字,但是也就是知道而已,影院报出来多少,就是多少了。

     一年有多少票房被偷走,又有多少电影的票房数字不实,业内人士也无从说起,但王英根据自己的经验估计,每年票房的水分大约有15%至20%,“每年都会有个差距,也会跟监察力度有关。基本是进口片挪大片、大片挪主旋律片,大家都心里有数的。”

现状二:二线城市是偷票房多发地


一线城市的电影市场受到比较正规密集的监管,
偷票房事件的高发地多在我国二、三线城市。
    王英看到网上那段视频时一直觉得这事情不可思议:“这事情要是发生在北京挺不可想象的,如果在北京和上海,天天都有人在监票,偶尔一个观众还能蒙混,第二、第三个还这样,观众都会去投诉”,他也透露在某些地区时有偷票房现象,“河南、河北比较严重。”

     吴鹤沪与李德在采访中也表示,偷票房事件高发地大多在二、三线城市,一线城市市场有赖受到比较正规、密集的监管,鲜有如此明目张胆的事情发生。“例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成都、杭州、南京,这样的票房大城市,都不存在偷票房的问题。”李德解释称,数字设备从技术上已经可以直接统计观影人数,造假是相当困难的。

     而曾供职于某著名电影公司发行部门的黄明(化名)则认为从数额上看,在一、二线城市发生的几率较高,“本身票房额也高,无论出于什么动机,在这样的地方做手脚比较有效果。在三线和农村没那么大的余地可去做。”
【如何破解偷、挪票房】

方法一:监察发现


华夏电影发行公司有监察部专门应对偷挪票房问题,图为华夏董事长谷国庆。
    前文也提及,在一线城市的影院会有片方派驻的监票人员;黄明告诉记者,这也是目前主要的监管方式:“华夏有监察部,中影有监察处。他们查过的问题可能更多。国产片、大片的发行方会请华夏参与监察。以前在华谊做的大片也都会请,常规的统计过程中也有一个核对环节。目前也就这个方式,没有别的什么办法。当时院线制,电脑票务系统已经解决了部分这个问题。”

     据了解,电影局也正酝酿成立一个票房监理公司,由国家提供资金,国家电影专项资金办公室(简称“专资办”)牵头负责组织。与此同时,更为专业化的监票设备辅助监票也在进行,包括售票系统技术的更新等等。

方法二:群众举报


群众举报也是应对行业偷挪票房问题的一大方法。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黄明的经历里遇到过很多“创造性”的反侦察手段:“现在买票的方式有很多,不是简单的花钱买一张票进去,还有卡,单位的团体票,各种的。像影院,包括持什么卡,等等促销方式背后,如果严格执行没纰漏。促销与正常零售价有差价,报给片方时,如果报促销价,把零售与差额满掉了,比如观众是透过买团体票还是10张零售票而来的。这是具有创造性和有智慧的一群人干的事”,“我碰到可能最有技术含量的就是进票务系统修改数据。当时,系统被做了修改,但是有观众举报了,说自己花多少钱买票的,但是体现在统计终端的不是这个金额。再去调查,就查出来了。”

方法三:片方抽样调查

pic
《大笑江湖》发行方称对"偷票房"彻查到底。
    尽管票房数据造假方式千变万化,但假账太复杂也会露出不合理的马脚。黄小姐也提及一种情况会促使片方主动调查最终的数据:“因为全国数据具备一定的关系,比较正常的构成比例关系,有些地方的票房数字表现很畸形,比如正常比例应该是占总票房的10%,实际数目很失常或超常,就会引起片方注意,这种情况下会进行一些调查。 ”
责任编辑:安藤蔡 撰文:三格格 阿花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