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镇业做客《老友记》

事情发生后的两三年,汤镇业整个人都陷入抑郁而崩溃的地步。那段时间,他看了大量的佛书,学了很多人生道理,“从那段时间我就学了很多东西,做人不要太执着,什么事情都不要太极端,真的要把自己的心态要做好。我不是神仙,上天安排我走什么路就走什么路,后悔也没得重来了,也没有什么后不后悔。因为你总是要去面对,你要站起来走完你人生的路。你不仅要面对自己,面对父母兄弟让他们不要担心,还要面对很多人。”悟出了很多道理的汤镇业,如今常常教育自己的孩子们不要强求,“该你的就是你的,要做一个负责任的人,对感情也好,对社会也好,对自己也好,对家庭也好,一定不要亏欠人家。”

香港某杂志曾经出高价约请汤镇业回忆翁美玲“因情自杀”始末,但被他断然拒绝,因为他不想让这份回忆成为充满商业意味的“怀旧”。由于在香港发展不顺,而且身处TVB会触景伤情,汤镇业决定换个环境,前往台湾拍戏。然而,不管是去台湾还是后来再度返回香港,汤镇业始终未能东山再起。90年代,汤镇业结婚后北上内地做生意,渐渐淡出娱乐圈。对于自己演艺事业的低谷,汤镇业十分看得开,“反正年轻人嘛,有得做就做,当然是说可能没以前那么好,但是你还是要站起来。”他还笑言,如果自己仍然和刘德华一样继续做偶像,可能就无法像现在这样尽享天伦之乐。


汤镇业昔日旧照

与翁美玲十八个月的恋情,让自己的人生发生了转折。如果当时真的遭遇了误解,为何不选择向世人说明情况,何必让这桩娱乐圈的“冤假错案”影响自己几十年?面对这样的追问,原本情绪激动的汤镇业倒是慢慢恢复了平静。他觉得很多事情不必解释,而且有时候会越描越黑,“做人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天地,我要是不好,天也会把我灭掉的,如果我觉得自己不好的话,我肯定抬不起头做人,但是我觉得解释多了也没用,而且都过了那么多时间,我该死我已经死掉了,人生很快的,现在事情过去快三十年了,再过三十年我都不知道还在不在,不必太计较了。”

明年就是翁美玲去世三十周年,在她离世的这三十年里,全世界各地的影迷都始终惦念着“俏黄蓉”的一颦一笑。而翁美玲与汤镇业的那段维持了18个月的感情,也被影迷反反复复地提起。自己生命中的一段感情,被外界人定义得如此重要,对此,汤镇业说:“就让观众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让一个角色,一个演员,当做经典永远地留在那里还是挺好的。现在过了这么多年,翁美玲还是一个神话。如果她真的活到现在是五十多岁了,她可能就不是一个神话了。生活就是这个样子。”

1996年来到内地做生意后,汤镇业就鲜少拍戏,直到2007年他被媒体曝光担任广东省政协委员,才令大众重新开始关心他的近况。2011年,汤镇业复出幕前,在于正制作的那部红遍全国的电视剧《宫锁心玉》中出演“康熙”。2013年,汤镇业带着双胞胎儿子汤君慈和汤君耀登上综艺节目《我不是明星》。对于能否在娱乐圈再度翻红,汤镇业已然不介意,他笑言:“我都几十岁了,还红什么,就是一份工作而已。”汤镇业觉得现在很多年轻观众并不认识自己,不管是“五虎将”还是翁美玲,都并不是新一代观众的记忆,这倒是给了他们一个重新认识自己的契机。

昔日志在四方的翩翩美少年,如今已是六个孩子的父亲,时间这玩意儿真是一把锋利的刻刀。或许是从商从政的关系,汤镇业的眼神中很难再找到年轻时的傲气与狂狷,更多的是中年男人惯有的中庸与冷静。2007年12月,汤镇业被委任为广东省政协委员,并于2013年连任,常年生活在广州的他对于内地与香港的情况有着很多见解。他对内地如今翻天覆地地变化赞不绝口,“国内生活现在已经变化太大了,很多人常年在国外可能不了解。中国现在建得很豪华,现在我们的总书记,我对他抱有很大的希望。”

一聊起自己在内地的生活,汤镇业整个人都变得舒展了,言谈举止也恣意许多。他吐槽部分香港媒体只喜欢报道内地的“地沟油”和贪污腐败,报忧不报喜,“香港有很多人没有离开过香港,没有真正体验过内地的生活。你知道中国有多大吗,冬天可能在哈尔滨,我可以坐六个小时的飞机立刻到海南岛晒太阳,哪个国家能这样呢?很多香港人误解内地还是很封闭,但你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就会觉得,上海啊深圳啊,很多地方哪里比不起香港?你这边不欢迎游客,内地游客还可以选择去韩国日本新加坡,出行现在都很方便。现在全世界都要靠中国人去消费,你香港那么小的地方没有中国人去消费的话,你靠什么呢?”

谈及此前香港人讽刺内地游客为“蝗虫”,以及近日发生的香港“占中”事件,汤镇业表现出怒其不争的姿态。他说自己的很多亲戚在香港的生活备受困扰,“很多参加‘占中’的都不是学生,大部分学生都回家了,留下来的人是什么势力都不知道,有什么政治性的都不知道,学生都很冤。”对于那些参与“占中”的学生们,汤镇业表示表达意见不应该影响到他人生活,“不是说你一帮人出来,说是学生追求理想,但是不管再怎么反对也不应该影响整个社会的生活。你反映你们的请求,你要在不影响到人家生活之下你去做。”

对于那些参加“占中”的学生们,汤镇业觉得这是“井底之蛙”的表现,“很多激进的学生,根本没来过内地,我觉得他们可以多来看一看,在神州大地走一走,才能知道世界原来这么大,这么美好。”汤镇业认为如今很多香港的问题是因为人们活在以前的管制思想之下,对于内地并不是真正的了解,“真正来上海走走,去广州走走,你会觉得哇,原来那么漂亮。去高档酒店吃个河粉要120块人民币,比香港最贵的还贵,让他们觉得,这里真的还有奢侈的东西,还有更好的东西。从来没离开过香港,那是挺悲哀的,真的。”

此前汤镇业曾在微博上转发《时代周刊》刊登的一张香港“占中”运动学生领袖的照片,评价这是一张“汉奸脸”。对此,汤镇业解释道这是误会,“当时我在拍无线的《枭雄》,黎耀祥在戏里演汉奸,一直要攻击我的,拍戏时我的台词经常就是‘汉奸’什么的。那天我看人家发了一个《时代周刊》,我不知道他是谁,第一个反应是为什么要找这样一个态度不好的人,你找一个有正气的也好啊,所以我就直接从拍戏的角度说这个造型不好。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人是谁,就觉得《时代周刊》是丑化中国人的。它不是歌颂你说中国怎么样,没说学生的理想,就是拿一张态度非常不健康的照片上封面,你说这是不是开玩笑?”

日前有消息称黄秋生、杜汶泽等人因发表支持“占中”言论而遭遇广电总局封杀。面对艺人的这种遭遇,汤镇业透露在香港娱乐圈往往会有“站队”的现象,不能以个别艺人的观点代表整个香港娱乐圈的看法。汤镇业直言:“我在无线拍戏,很多同事都是讨厌‘占中’的,但是他们不敢说。所以我觉得香港的教育是有问题的,他们觉得我是香港人,你说我是中国人,他们会觉得不认同,这是很大的误差。”最近重回TVB拍摄新剧《枭雄》的汤镇业,在剧中与黄秋生将上演许多对手戏,他笑言黄秋生和杜汶泽都是有另类思想的人,“我觉得秋生哥不是那么偏激的人,大概有些人想利用他的名气吧。他也知道香港的不容易。”汤镇业透露香港的很多行业都很传统,不敢明确表达自己的建议,“他们不敢说,一说出来就给人骂,你说王晶也好,我也好,被香港很多人骂,骂得一塌糊涂。有时候我不是说怕什么,我只是说出我自己的想法而已。你有你的想法,我有我的想法,大家想法不一样,但是大家同一个目标都是说,希望要维持香港的社会要稳定,要繁荣。”

据说,翁美玲离世前曾深陷与汤镇业的感情而不得解脱,找相士替她解过签,相士批给她的是八个字:“情海无舟,缘尽十八。”她或许是不想看到这段缘分的消逝而选择匆匆离开人间,只留下影迷对她永远无法割舍的眷恋,以及一个男人心中永恒的位置。

采访中,汤镇业提及那段永远不会被尘封的往事时,淡然多过于无奈。他说,这段感情他对得起自己,也没有负了对方;翁美玲如果当真活到五十多岁,也未必还是一个神话。或许对于与翁美玲这段短暂的恋情,他心中无悔,只是遗憾当年太过年轻的自己,未能及时阻止悲剧的发生,“我觉得我也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因为事实就是这个样子,怎么重演也是这个样子。”

如今,眼前这个早已组织了家庭并拥有了六个孩子的中年男子,已与翁美玲爱得痴缠的那个翩翩少年判若两人。时光已逝,而往事确实也只能回味。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活,死去了再怎么回忆,也只能是个回忆,珍惜当下吧。

往期回顾

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