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汪海林

汪海林是多部热播剧的编剧,如《地下地上》、《一起来看流星雨》、《铁齿铜牙纪晓岚》等;他也是国内首家编剧公司喜多瑞的董事长。2011年,他因为在微博上公开声讨浙江影视集团对其担任编剧的《中国1921》拖欠稿费并存在恶意欺骗行为,被形容为“维权斗士”。近期,投资2.4亿的古装大剧《楚汉传奇》播出,引发媒体关注的首先却是编剧之一汪海林对于合作方不遵守合同、导演胡乱“二度创作”的声讨;汪海林也被指“太重视名利”、“爱炒作”。

向合作导演开炮、在网络上张贴剧本,汪海林表示,这些都是得到编剧芦苇的启示,“这个圈子里,大家都爱‘和稀泥’,不爱较真,不喜欢分出是非黑白。在电视剧市场成熟的国家,编剧团队重要性更大,工作也更有延续性。在强调故事的电视剧行业,导演中心制是个怪胎。”(文/小易)[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楚汉传奇》:导演随意修改剧作导致漏洞太多

《楚汉传奇》的问题出现在哪里,剧本的好坏我们自己做评论不合适;但是开播后很明显能看出来,呈现出来的《楚汉传奇》跟我们原来的剧本差别比较大——而且很多都是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修改的。

晨曦公主的戏份,完全不是我们写的。演员是投资方的关系,最初导演告诉我们,我们表示秦朝胡亥上位后杀掉了所有兄弟姐妹,所以公主的戏份也会很少,建议改成公主的家庭教师。但是演员表示除了公主其他的角色都不愿意演,然后剧组在没有告知我们的情况下,增加了晨曦公主这条线。

《楚汉传奇》硬伤
面对观众对《楚汉传奇》文戏拖沓、台词雷人的争议,汪海林迅速在网络上张贴剧本,理清责任,称由于导演高希希随意修改剧本,才导致大量漏洞出现。(图为《楚汉传奇》历史硬伤截图)

网易娱乐:《楚汉传奇》播出一半了,目前大家的评价以失望居多。对于《楚汉传奇》播出效果不好,观众和业内也都各执一词,有些人认为错漏应该归于导演漫不经心,有些人认为错漏应该归于编剧功力不够。你怎么看待这种有分歧的观点呢?

汪海林:我个人对《楚汉传奇》的评价是还行,在道具、场景、特技方面做得还是相当不错的。至于《楚汉传奇》的问题出现在哪里,剧本的好坏我们自己做评论不合适;但是从开播后,很明显能看出来,呈现出来的《楚汉传奇》跟我们原来的剧本差别比较大——而且很多都是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修改的。倘若按照剧本拍摄出现问题,被指责人物扁平、故事不精彩,当然可以要求编剧负责;问题是现在《楚汉传奇》的很多内容与剧本不相符,如何让编剧承担责任。

网易娱乐:《楚汉传奇》不是出于你们之手的剧情多吗?

汪海林:现在各方对《楚汉传奇》的评价比较一致的是,刘邦的部分还不错,项羽的部分太儿戏,秦朝的戏份很莫名其妙,是注水最严重的部分。七年前,陈道明老师找到了我和阎刚,请我们创作《刘邦》电视剧,但是后来种种原因没能拍摄。后来高希希要拍《楚汉传奇》,邀请到陈道明老师演刘邦,陈道明老师推荐了我们的剧本。我们写的《楚汉传奇》,秦朝基本上都是背景戏,但是成片中秦朝的戏非常重,成了重要的组成部分,这也让我们非常惊。很多人反映《楚汉传奇》的故事变成了“秦楚汉的故事”,这和我们剧本的本意非常不相符。项羽的部分是想突出“少年英雄”的浪漫感,但是和虞姬没有那么多琼瑶化的台词与剧情。所以外界的评论恰好印证了,《楚汉传奇》变成这种样子,不是我们的责任。

网易娱乐:高希希导演表示,所有的责任他自己负担。你怎么看?

汪海林:我认为权责到个体是很好的做法。一般情况下,电视剧不好看了,观众首先骂的是编剧。所以网友一旦指责哪部分戏我就张贴哪部分剧本,希望“冤有头,债有主”。实际上,现在网友指出的漏洞,我基本上都已经做出过解答。很多漏洞的原因确实不在剧本,而在拍摄或者后期。很多人说看《楚汉传奇》完全看晕了,我断断续续看了几集,也觉得相当崩溃,因为很多重要戏份漏掉了,导致情节不连贯;部分剧情的顺序完全是颠倒的;根据播出的戏份,晨曦公主甚至不能做出判断,到底是扶苏的女儿,还是秦始皇的女儿……这些人物、时空、情节错乱的属于极大的硬伤,让编剧负责,有点说不过去。

网易娱乐: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汪海林:《楚汉传奇》的拍摄情况比较复杂。这部戏有三个拍摄组,前期统筹和现场场记非常重要。但是后来场记标号搞混乱了,80集的戏份导演重新看带子、编辑,很容易混乱。晨曦公主的戏份,完全不是我们写的。演员是投资方的关系,最初导演告诉我们,我们表示秦朝胡亥上位后杀掉了所有兄弟姐妹,所以公主的戏份也会很少,建议改成公主的家庭教师。但是演员表示除了公主其他的角色都不愿意演,然后剧组在没有告知我们的情况下,增加了晨曦公主这条线。我们是一直在2012年5月份看到台词本时候才发现有这样一个重要角色——这些错漏确实不应该出现,希望导演能够在第二轮发行的时候做出修补。[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公开维权:不愿意和稀泥 法律约定效力最大

也许我们最终还是会跟《楚汉传奇》上法庭,但法庭对抗的原因可能还是因为片酬,目前因为怕影响电视剧的播出和发行,暂缓而已。不管是上法庭还是公开辩论,我们的依据都是双方签订的合同——影视行业随意性太大,法律的裁决最具备公正性,我也希望行业中的各方都具备更清晰的法律意识。

目前我已经四十了,我希望自己能像16岁那样活着,是非黑白分得清楚,而且勇于指出陋习和弊病,而不是大家一团和气地藏污纳垢。

汪海林
影视制作是多工种相互协调的行业,相互碰撞常有发生。对于经常出现的侵权行为,更多圈内人碍于情面选择忍气吞声或私下解决;汪海林则屡屡把维权变成高调的公开行为,也因此被认为有炒作嫌疑。对此,汪海林表示,影视行业的不规范就是因为太多人不喜欢是非黑白分明,而是喜欢“和稀泥”;倘若一个行业要健康发展,必须“依法维权”。

网易娱乐:对于你在网上晒剧本的做法,其实有不少人表示不认同。

汪海林:我在网上晒《楚汉传奇》剧本,不是因为跟导演有矛盾。实际上,在电视剧播出前,我跟导演关系一直挺好,实际上现在还有下一部戏的合作呢。现在晒剧本也不是戏不好就推卸责任,我觉得戏整体还是不错的。我和闫刚晒剧本的行为是在重申《著作权法》中很重要的一条,保持作品完整权。“著作权人有权禁止他人未经同意而对作品随意进行修改、删节、补充,保护其作品不被歪曲和篡改。”

网易娱乐:但是高希希导演也说了,导演有“二度创作”的权利。倘若你不允许改动剧作,应该在拍摄之前就有所标注。

汪海林:影视作品确实是大家合力的结果,导演也确实有“二度创作”的权利,但“二次创作”肯定是应该让剧作更好而不是更差吧?现在编剧签订的合同中基本上都有一条,“修改到甲方满意为止。”实际上,高希希导演完全可以提出修改的要求,让编剧来完成修改,但实际上我们之间是缺乏这种沟通的。这一次《楚汉传奇》,陈道明也希望区别于既往的表演模式,创作表演更生活化,所以很多剧情也都在现场做了调整,但都是他提出意见我们协商后更改的剧本——大家工种不同,倘若剧本不需要编剧来写,直接导演二度创作,那导演直接可以身兼二职了。我觉得,影视制作行业分工越明确越专业,修改剧本就是编剧应该做的。

网易娱乐:网上也有人指责你没有担当,张贴剧本就是说那些不好的部分都不是自己写的,好的部分都是自己写的。你怎么看?

汪海林:还是回到导演所称的“二度创作”。对于文字工作者而言,一部作品上写上了你的名字,你就应该对这部作品负责,所谓“文责自负”。但是《楚汉传奇》剧本被大量修改,我对一部被严重修改的剧本怎么负责任?并不是说我们就写的多好,只是希望做到真正的文责自负。

网易娱乐:影视圈编剧被侵权的情况比较多,但大家都选择在私下解决。感觉你每次维权都是公开的。

汪海林:影视圈是这样的情况,大家都抹不开面子,都选择忍气吞声或者私下沟通,聪明的人似乎都是和稀泥、打太极拳的高手。但是我觉得一个成熟的行业不应该这样,应该有明确的规范,大家各自根据规定尽义务、享受权利,而不是面上你好我好,实际上满肚子的不愉快,做表面的君子,背后的小人——我不愿意和稀泥,更愿意大家都从法律的角度出发,以具备法律效力的合同约定为准则,直接掰扯清楚明白。

网易娱乐:《中国1921》最终你们是跟制片方走上了法庭;《楚汉传奇》目前还是处于网上辩论阶段。您认为法律和公开自辩,对于维权哪个意义更大?

汪海林:双方的性质不一样。《中国1921》制片方的侵权事实是他们没有遵守合约和承诺;《楚汉传奇》大家更多的争议在剧作本身,我从《著作权法》的角度看,导演随意修改剧本不合理;而导演则从行业规则的角度认为他这只是“二度创作”。实际上,也许我们最终还是会跟《楚汉传奇》上法庭,但法庭对抗的原因可能还是因为片酬,目前因为怕影响电视剧的播出和发行,暂缓而已。不管是上法庭还是公开辩论,我们的依据都是双方签订的合同——影视行业随意性太大,法律的裁决最具备公正性,我也希望行业中的各方都具备更清晰的法律意识。

网易娱乐:影视圈有不少维权,但少有像你这样高调地维权。有可能大家会觉得,你次次和合作方出现问题,本身也有一定的问题?不怕以后制片方和导演们联合封杀你吗?

汪海林:我们是来自于编剧公司,所以所有合同签订得相当细致,以法律为基准,不怕人家说我们高调。实际上,我受到编剧芦苇的启发特别大。目前我已经四十了,我希望自己能像16岁那样活着,是非黑白分得清楚,而且勇于指出陋习和弊病,而不是大家一团和气地藏污纳垢。至于说我们次次与合作方出现问题,那需要质疑者多了解下情况,这些侵权行为是不是我们无中生有?是不是我们故意碰瓷?是不是我们索求无度?简单地了解之后就知道我们的请求是合理和正当的。我们作为编剧公司、已经成名的编剧,还次次被合作方侵权,恰好说明这个行业的混乱。有些人宁愿忍气吞声,我们就做这个出头鸟好了。至于怕不怕导演和制片公司联合封杀,第一我们也在转型做制片人,其次我们自信自己的作品有市场。[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行业现状:导演权力过大对影视并非好事

现在很多作品动不动打上“XXX作品”,我就很纳闷了,如果从市场的角度而言,某个知名人士的作品容易发行我也能够理解。我们做过很多收视率很高的电视剧,国产剧最重要的是故事,而故事的创作核心当然是编剧——为什么作品呈现的时候,编剧就应当做隐形人呢?为什么导演主张权益是被支持的,编剧要求同等待遇就是不合理的呢?

从市场成熟的美国、日本、韩国、香港来看,没有一个国家执行的是“导演中心制”,编剧团队重要性更大,工作也更有延续性。在强调故事的电视剧行业,导演中心制是个怪胎。

《楚汉传奇》海报
目前,越来越多的导演在电视剧前面打上自己的名字,形成“大导演作品”。汪海林是最早对电视剧成为“大导演作品”提出批评的人。在他看来,导演权力过大对影视发展并不是好事,是没有工业化、水平无法保证的“作坊式手工生产模式”,更好的做法是形成项目负责制。(图为《楚汉传奇》海报)

网易娱乐:《楚汉传奇》最初你们发难是因为海报上没有编剧的名字,宣传活动没有邀请编剧参加,电视剧上编剧不是单屏显示……很多人觉得这些都是小事,觉得你们太小题大做,是太重名利的表现。

汪海林:我觉得这种说法很可笑。影视圈是公认的名利场,所有人都在追名逐利。有些人,哪怕吃相再难看也是天经地义的,但好像编剧是个例外,当编剧开始计较稿费计较署名位置的时候,一些人说:你们怎么这么计较名利啊?对这些人,我真心想说脏话。为什么韩寒代笔的事情会在2012年闹出轩然大波?对文字工作者而言,署名权是第一需要主张的权利;现在很多作品动不动打上“XXX作品”,我就很纳闷了,如果从市场的角度而言,某个知名人士的作品容易发行我也能够理解?我们做过很多收视率很高的电视剧,国产剧最重要的是故事,而故事的创作核心当然是编剧——为什么作品呈现的时候,编剧就应当做隐形人呢?为什么导演主张权益是被支持的,编剧要求同等待遇就是不合理的呢?相对于导演,编剧更像是一部作品的“大脑”。

网易娱乐:今年的电视剧导演工作委员会年会上,很多导演联合再提出应该实行“导演中心制”,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汪海林:从市场成熟的美国、日本、韩国、香港来看,没有一个国家执行的是“导演中心制”;在美剧和港剧里,导演都只是一个技术工种,提供的都是行活儿,一部戏可以有好几个导演,可以今天你导明天他导,有点类似于电视节目里的导播;相比之下,编剧团队重要性更大,工作也更有延续性。在强调故事的电视剧行业,导演中心制是个怪胎。

网易娱乐:现在也有各种制片人中心制、编剧中心制、明星中心制的说法,你觉得哪种更合适呢?

汪海林:香港的情况就很好,是监制中心制,监制类似于项目负责人。一部电视剧的故事由编剧负责、画面呈现由导演负责,编剧和导演对监制负责,监制对项目负责——各司其职是最好的方式。每个工作都是专业的熟练工,这样可以保证成品是可预测的、水平不至于太参差不齐的。电视剧成品是必须流通的商品,实现盈利是第一位的,现在电视剧动不动强调导演中心制,而导演又常常充满了自我表达欲望,导致作品商业性欠缺,作品的水准也参不齐,是手工作坊式的生产方式。导演中心制可以说是电视剧行业的怪胎,是很糟糕的行业现状。目前的情况看来,谁能拢聚最多的商业资源——吸纳资金、发行渠道、召齐主创,谁就应该是一部作品的核心。所有像高希希这样的大导演,以他为中心是没错的。但是这种大导演一般都会忙于事务性的工作,根本没有办法进行实际拍摄,一旦执行的人缺乏向心力、水平不整齐,就会出现《楚汉传奇》这样错漏百出的情况——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楚汉传奇》所有不好确实应该他负担。导演中心制不是不可以,但我觉得应该多样化,编剧中心制和制片人中心制共存,美剧和韩剧的成功应该给我们更多启示。[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编辑:小易 采访:小易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