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2010年,银河映像以《单身男女》高调加入北上淘金队伍,成绩斐然,鲜货也供应不断:《夺命金》2月3日公映,邀请郑秀文复出拍摄的《高海拔之恋Ⅱ》将在2月9日全国公映,去年年底又惊喜曝开拍警匪片《毒战》、公司的拿手好戏终于试水内地题材。

曾被戏称作银河心脏的韦家辉2009年回归团队后,携手杜琪峰完成《神探》,带回最初涉猎电影圈时的新鲜奇诡;二人亦一同隔岸观火、直到决定走出香港小圈子。从《单身男女》到《毒战》,韦家辉再挂上金牌编剧的招牌,谈到每个项目、甚至和杜琪峰培养徒弟的过程,他爱用“打仗”来形容工作状态,谋而后动也跃跃欲试。因为重视起内地市场,韦家辉称银河工作方式也开始转变:“现在多了很多合拍的元素,也多了审批的步骤,以前是打完一场仗再打下一场,两三年前对内地市场要开始看重,但同步也要开始其他的项目。”几部作品的新元素其实是积攒了三年的爆发。

《高海拔之恋Ⅱ》剔除二人过去都市喜剧的轻松,物质诱惑没有了,“只有大自然、雪、时间,回到人和人最根本的感情。”随后的《毒战》是在“重庆打黑”剧本被毙后的又一次不认输尝试,韦家辉认为要在内地拍警匪片就别怕被毙,他解释道“警匪始终是银河映像比较重要的一个片种,必然是要拍的。既然想拍这个题材,就不要自我审查太多了,我们唯一的方法就是写了剧本送审看行不行,宁愿有的功夫最后白费了。这个方法很笨,但也是最好的。”(文/3pinky 图/663)[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从都市走进雪山:《高海拔》这次想再简单一点 只跟爱情有关

我和杜琪峰拍过那么多都市爱情电影,这次想再简单一点,只跟爱情有关。
    只有大自然、雪、时间,回到人和人最根本的感情。我想工业革命之后,人类社会突飞猛进了,但过去的感情才更稳固、更细水长流。
    我们香港人拍戏都是一股傻劲,不管天气从早拍到晚的,但那个时候就不能掉以轻心。在大自然面前我们都是很卑微的存在,能做的事情其实很少很少。
韦家辉和杜琪峰这次想拍一段远离都市和物质的爱情,于是《高海拔之恋Ⅱ》的故事发生在美丽的香格里拉。
韦家辉认为极端的创作环境有助于创作,也有助于演员去体会故事,从而融入自己的角色

网易娱乐:你和杜琪峰过去拍的多是都市轻喜剧,这次为什么想把故事放在这么极端的地方?

韦家辉:就因为拍的太多都市浪漫,从《孤男寡女》到现在,反而到这个故事,其实这个剧本比《单身男女》还要稍微早一点,那时心里有个打算,一部是都市浪漫剧,一部是比较感人的,就是现在这部《高海拔之恋Ⅱ》,另一部可能是警匪片,想每个类型都有。我和杜琪峰拍过那么多都市爱情电影,这次想再简单一点,只跟爱情有关。

网易娱乐:《高海拔之恋Ⅱ》也会刻意和以前你们的爱情片作一种风格和方法上的区分吗?

韦家辉:会有这种想法,那时候脑子里已经有《单身男女》的雏形,那是个比较“女性的梦”,《高海拔之恋Ⅱ》没有那么糖衣,有意进入一个不太一样的世界,一个远离都市和物质的东西,比较感人。(煽情的尺度你怎么把握?)比如《单身男女》,你很清楚地看到一个女孩子遇到两个男的,他们为了追求到她各展所长,其实是用比较雄性的方法去争取一个雌性动物,背后也包含了争玛莎拉蒂和房子之类的(物质);但在《高海拔之恋Ⅱ》这些东西都没有了,只有大自然、雪、时间,回到人和人最根本的感情。我想工业革命之后,人类社会突飞猛进了,但过去的感情才更稳固、更细水长流。各有各的难写。现在回头看,《单身男女》更容易一些,其实动用了不同的脑部部位,那个有追女孩儿的感觉,这个要用更成熟、尊重女性的方法,就像用药来发酵酒一样,不能着急,就算像戏里面古天乐身为天王巨星也没用,你的情敌是个失踪的人,他不是很聪明、很牛、社会地位也不高,长得也不算很帅,可是他在那个女人心里的位置比你的星光更重,唱歌跳舞再厉害也没用,只能用心去等这个女人、感动她。

网易娱乐:在那种极端的环境里,才会相信角色的执念吗?

韦家辉:所以环境很能帮助我们创作。在那里只有一个大树林,进去了很容易找不到出去的路,剩下的就看自己的智慧了,已经跟你自己有多重要、在这个世界有多高的地位无关了。(你在山上工作会害怕吗?)会敬畏它,那种感觉还不是来自于这部电影,几年前我去过喜马拉雅山拍《喜马拉雅星》,拍戏的工作固然重要,但我们带着一帮人去了印度、上了雪山,到了那里才知道山上有太阳和没太阳简直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然后我会突然想,怎么一念之间把那么多人带来这样的地方,心里念念不忘的一件事也是走的时候人一个也不能少,我们去的不但有香港的工作人员,还有印度人,要有一个人落下了,他当晚肯定冷死;那时候才明白大自然的威力,我们真的见识过在喜马拉雅山上太阳一下山就气温骤降,而且阳光褪得特别快,我们机器刚架好就有阴影了,再跟着光的位置也不会比太阳走得快,才发觉自己根本没法跟大自然较劲,再开工就有同行会冻坏。那时同行的印度人也跟我们说,有外国人来这边拍戏,每天只能拍两个小时,就等午间阳光最足的时间;我们香港人拍戏都是一股傻劲,不管天气从早拍到晚的,但那个时候就不能掉以轻心。在大自然面前我们都是很卑微的存在,能做的事情其实很少很少。[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郑秀文的复出:她很快就明白执着的女生是什么样

《高海拔之恋Ⅱ》其实是个成熟的故事,它的世界不是很年轻、很普通的演员能明白的,反而是她,已经经历过不光是爱情、也是人生的起伏变化,她长大了。
    我们并不担心她的精神状况,其实在我们的接触里,她情绪是很稳定的,你要是访问过她,会发现她比很多人更稳定。
    她不是演技派,她的表演其实是代入式的,从第一天开拍,我发现她挺能进入角色的,她就是那个女孩,而且她很快就明白这个如此执着的女生到底是什么样的。
韦家辉发现从电影第一天开拍,郑秀文就能进入角色,她很明白故事中的执着女生到底是什么样的。

网易娱乐:郑秀文知道这个剧本是为她打造的吗?

韦家辉:一开始打造剧本的时候就想好了找她拍,她自己也知道,我们时不时一起吃饭也聊起过。拖到现在才动手和她没什么关系,只是当时手上同时有几个剧本在动,有的送审快一些,一通过就开始拍。《单身男女》前前后后送审弄了半年多,弄完了才开始筹备这个(《高海拔之恋Ⅱ》)。之前看新闻、或者跟她接触的时候也知道(她的状况),后来她皈依了上帝,一直旁观着她变化。《高海拔之恋Ⅱ》其实是个成熟的故事,它的世界不是很年轻、很普通的演员能明白的,反而是她,已经经历过不光是爱情、也是人生的起伏变化,她长大了。我们需要一些长大的演员来演。

网易娱乐:之前媒体对她抑郁症的一些报道还挺让人担心的,你们平时看到的她是怎么样的?她息影几年后的表演状态和过去有什么差别吗?

韦家辉:我们并不担心她的精神状况,其实在我们的接触里,她情绪是很稳定的,你要是访问过她,会发现她比很多人更稳定。跟《孤男寡女》的时候比也不是没变化,毕竟人长大了,而且戏种不太一样,我们好几年前拍的戏通常都有喜剧成分,像《孤男寡女》里那种,但这部戏是完全另一种人,也要用另一种方法去演。相比之下,《高海拔之恋Ⅱ》里的她就是把以前的喜剧感全部抽掉,扎扎实实去演感情戏,戏里面她是一个香港女孩,又一次去了香格里拉,认识了李光洁演的一个男人,就从此留下了。李光洁在森林里有个小旅馆,两个人结婚不久后,丈夫为了救一个小孩在树林里失踪了,但树林太大了、冬天也很冷,没人能在那里撑过一个冬天,失踪了七年,大家知道这个人肯定是死了,她为了等他老公只好留下来经营一家其实并不是很想经营的旅馆。

网易娱乐:对于这个角色的执念她有自己的疑问吗?

韦家辉:其实她对角色的问题并不多。一般我们拍完了才能把故事说出来,但最初没有这么详细,但每个阶段都尽量把我们所知道的跟她说清楚,而且她的表演方法跟一般的女演员不太一样。她不是演技派,她的表演其实是代入式的,从第一天开拍,我发现她挺能进入角色的,她就是那个女孩,而且她很快就明白这个如此执着的女生到底是什么样的。我想她也是很执着的,要是喜欢一个人会喜欢很久的那种。[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银河新人养成法:没能力的人跟我们干活很辛苦

我们都希望最后能把他们栽培成导演。我们很明白,如果你是厉害的导演,某个程度上你必须得先学会说故事,不懂创作就等于没了最有力的武器。
    我自己觉得培训新人最好的方法不是去教授一些理论性的东西,他们也并非白纸一张,都是在大学学电影的。最好的方法是带他们上战场。
    要是没能力跟着我们干活的人,坦白说他自己也会很辛苦,都不用我们去折磨他,他一定会感到很挫败、有的东西无法面对。
韦家辉认为带徒弟最好的方式就是带着他们“上战场”,在制作部门跟着老师拍戏。

网易娱乐:为什么这些想做导演的小孩要先跟着你做编剧?

韦家辉:我们都希望最后能把他们栽培成导演。我们很明白,如果你是厉害的导演,某个程度上你必须得先学会说故事,不懂创作就等于没了最有力的武器,所以我们的默契是:新人先跟我几年,成才了再送去他那边跟拍戏。最后会给机会他们自己拍戏。我们有一套小成本的电影,会让其中一个编剧去跟其他年轻的孩子拍其中一部,练练手。

网易娱乐:现在以发掘新人为由头的比赛很多,也有不少前辈也说在提拔、物色新导演,但出头或者有作品的还很少。你怎么看带新人这件事?你和杜琪峰对培养新人有什么目标吗?

韦家辉:我自己觉得培训新人最好的方法不是去教授一些理论性的东西,他们也并非白纸一张,都是在大学学电影的。最好的方法是带他们上战场,下个礼拜要开机,就一起投入到前线干活。杜先生好多徒弟都是这样的,在制作部门跟着他拍戏,打完仗就自然能成才,我们以前在TVB也是这样,现在还在TVB做编审或者创作上占比较重要位置的人,每年要拍那么多电视剧,当年无非就是有剧就跟着大家去干。

网易娱乐:你喜欢带什么样的徒弟?

韦家辉:我对各种人都不抗拒,最重要能刺激我。我并不需要看他们以前的作品,有项目就跟着做,能干就留下,干不了就拜拜。要是没能力跟着我们干活的人,坦白说他自己也会很辛苦,都不用我们去折磨他,他一定会感到很挫败、有的东西无法面对。拍电影是很复杂的,他不是只要面对我们两个人,比如创作是核心,其他部门的人有事都会来找创作组,大家都不知道该准备什么,导演组、美术组的问题你要是回答不了,压力是非常大的。最后的压力一定是在我身上的,但其他组的人不敢直接来找最后把关的人,他们总会被问到的;而且我是不应该帮他们挡的,成长就是要经过,现在干得最多的是游乃海,他会尽量回答大家的问题,这样才能成长起来。[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毒战》入内地:既然想拍这个题材 就不要太多自我审查

警匪始终是银河映像比较重要的一个片种,你也知道银河映像的粉丝是多喜欢这批电影,所以必然是要拍的。
    我其实一直想拍一部关于国内贩毒的电影。我也不想因为审批的缘故过分退让,反而既然想拍这个题材,就不要自我审查太多了。

并不是从第一天开始就在谋划要怎么去讨好内地的观众,只是换了个世界,我们并不熟悉,所以考虑得也相对更多,到底公安是怎么抓毒贩的。

《毒战》的剧本目前已经通过审查,本片由韦家辉和杜琪峰联合编剧,主演则是古天乐和孙红雷。

网易娱乐:是什么触动你们去试这种比较敏感的类型?

韦家辉:警匪始终是银河映像比较重要的一个片种,你也知道银河映像的粉丝是多喜欢这批电影,所以必然是要拍的。但问题是,时装片和警匪片一结合,送审就不是容易的事。可我们必须得去做。其实两三年前,在《毒战》之前我们同步也有其他警匪片的剧本就通过不了审查,那时想过拍“重庆打黑”,但不太顺利。然后《毒战》开始慢慢摸到个中的窍门。

网易娱乐:写《毒战》的时候你会有意地揣摩审查的尺度?

韦家辉:我其实一直想拍一部关于国内贩毒的电影。我也不想因为审批的缘故过分退让,反而既然想拍这个题材,就不要自我审查太多了,到底这部电影能拍出多少内容,写出来再说,然后送审。以前写了送上去,有的内容过了,有的就被毙。(会因为这些经历抓得住过审的诀窍吗)有时我也不知道,唯一的办法就是送审,坦白说这几年有两、三个剧本都是没通过的,警匪题材就试过两个,就这个通过了。

网易娱乐:银河的警匪片其实已经有很强的粉丝基础了,你们对市场还有没有压力?

韦家辉:我们的思维是拍一部国内背景的警匪片,因为我们没拍过,至于怎么拍我们还在想,然后用我们最相信的方法去做。成与败就等市场告诉我们。但并不是从第一天开始就在谋划要怎么去讨好内地的观众,只是换了个世界,我们并不熟悉,所以考虑得也相对更多,到底公安是怎么抓毒贩的。我觉得银河映像的粉丝喜欢我们的电影,都不是我们一开始能预测出来的当时观众喜欢看的,好几次都是拍了观众当时并不接受的片子,也是事后才有一批观众发现银河映像的片子有些特别。[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文/3pinky 图/663 编辑/龙笑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