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阵传得沸沸扬扬的“限娃令”(总局将严控未成年人上真人秀的数量,更明文禁止明星子女参与真人秀)终于在4月17日尘埃落定。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日前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上星综合频道节目管理的通知》,要求严格控制未成年人参与真人秀节目,不得借真人秀节目炒作包装明星,也不得在娱乐访谈、娱乐报道等节目中宣传炒作明星子女,防止包装造“星”、一夜成名。总局将从节目数量、节目内容、播出时间等方面对真人秀节目进行引导调控,原则上不允许再制作播出明星子女参与的真人秀节目。

电视台加急调整:取消制作or重新包装

网络播出或成为《爸爸4》的救命稻草

此次“限娃令”是继2015年7月下达的“限真令”之后的又一记“重锤”,其实早在官方消息出炉前,不少电视台内部就已经做出了相关的调整措施应对。网易娱乐独家采访了相关电视制作方及业内人士,多数人表示“限娃令”带来的行业震动首先体现在经济上。对于亲子类节目的未来,变成“素人秀”或者直接把平台搬上网络可能将是“亲子类真人秀”最后的救命稻草。

1、取消制作停止播出

湖南卫视预计7月播出的《爸爸去哪儿》第4季、浙江卫视5月播出的《爸爸回来了》第3季,都曾试图以改版、加入素人亲子等方式争取生存空间,但《通知》明定不能再制作由明星子女子参加的真人秀,两个节目被迫喊停,目前已经取消制作停止播出。浙江卫视《小鬼来当家》、江苏卫视《加油小当家》都传出取消录制。

2、转至网络平台播出

原定于接替《爸爸去哪儿》,讲述董洁、贾静雯、冉莹颖、梅婷4位明星妈妈20天的育儿经历的节目《妈妈是超人》已确定不会在湖南卫视播出,而改于网络平台(芒果TV)播出。

3、重新包装正常播出

北京卫视明星二胎节目《二胎时代》虽然在“正式通知”出台前已经上档,但由于之前对于“网传限娃令”的担心,对于正在播出中的节目也紧急进行了调整,从第七期节目开始,已经由原来的真人秀节目改成了专题节目,明星的比例大幅缩减,增加了街采环节以及素人比例,用的是北京卫视另一档节目《幼儿缘》中的素材,以此打造出有“纪实感”的专题节目,淡化“真人秀”色彩。

面对各大电视台纷纷出招应对“限娃令”的措施,有业内人士点评,其实无论出不出“限娃令”,全国的电视台都已经进入“传统媒体”的困难时期,“限娃令”只是其中影响电视台是否能够生存下去其中凤毛麟角的小问题。所谓的措施,报批技巧也好,节目的创作模式也好,并不能改变现在困难的局面,业内人士认为:这不是各台之间的较量,而是全行业内的较量,当然,这也包括新媒体领域。

“限娃令”带来行业震动:首先就是经济之殇

网络播出或成为《爸爸4》的救命稻草

据媒体报道称,《爸爸去哪儿》第一季的冠名费仅为2800万元,第二季独家冠名费达到3.12亿元,第三季冠名费高达5亿元,目前《爸爸去哪儿》第4季去年在湖南卫视招商会上,冠名权及广告费拍出15亿元天价;浙江卫视没有公布《爸爸回来了》第3季在招商会的表现,但比照第2季,广告费应不少于5亿元。除冠名及广告外,节目版权、衍生品等线上线下全產业链损失更高,2个节目停播,粗估蒸发50亿元。

其实无论是哪一种“限”,都必定会给业内带来一定的震动。针对“限娃令”,国内“带娃”的真人秀普遍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尤其是广告的收入,所以“限娃令”带来的内伤,首先就是经济的伤。而今年以来,全国卫视频道的广告收入一直就处于普遍下滑的状态。

未来亲子类节目该如何存在:纯素人或网播

网络播出或成为《爸爸4》的救命稻草

变“明星亲子秀”为“素人真人秀”

从《通知》中可见,对于明星子女来说,所有形式的曝光,包括真人秀、娱乐访谈、报道都是被禁止的,是“不得”、“不允许”,但是对于未成年人参与真人秀这一点,却是“严格控制”,也就是说素人上节目是有操作的空间的。北京卫视的《二胎时代》所做的调整内容已初现征兆,大量加入的素人素材成为为节目保驾护航的工具,但据内部人士透露,加入“素人”也是暂时之策,《二胎时代》的下一季节目同样也是取消制作的命运。

因为“素人”节目本身的可看性和市场价值已经大打折扣了,更要命的是不能进入黄金档甚至次黄金档,如果放在其他时段,基本上就丧失了广告价值,赔钱的买卖谁做呢?进不了黄金档就意味着节目无法得到回报,对于投入动辄千万甚至上亿级别的真人秀来说几乎没有再操作的可能性,素人节目也一样,毕竟对于制作公司甚至是平台来讲,盈利和商业回收还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业内人士透露,其实素人真人秀一直无法成为现象级的节目,这更多的是因为素人本身是没有粉丝经济效应的,因此,为了“图方便”,电视台玩明星是最省力的做法,如果整个大环境都被迫改为“亲子素人”,广告商的投放肯定不可能达到明星节目投资量级,那自然而然的,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大家共同的问题了,还玩不玩“亲子类”,这才是电视台需要考量的。而且素人类的节目谁能保证不出问题呢?无论什么类型的节目,只要把控不好,都会出现任何无法预料的问题。

网络播出或成为《爸爸4》的救命稻草

网络播出可以成为救命稻草

现下网络综艺的制作播出还没有达到一个被“严控”的现状,较之刚刚遭遇严加管控的网剧来说,网络平台的综艺播出政策还是相对宽松的。董洁和贾静雯所参与的《妈妈是超人》就在“限娃令”风潮之下选择了转至网络播出。

目前,网络是一个大众发声、发布作品和社交的平台,但业内人士也透露未来肯定是需要管控的,但是会到哪一个量级,所有业内人士只能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机会主要是留给内容至上,观众喜欢和广告商买单的基础上。网台联动,其实一直是今年来的常态。联合播出、网络播出,不过是传播的一种形式而已,之前我们常说:网络是广电妈妈的亲儿子,电视台是后妈带来的……如此的话,估计在广电总局全面加强对网络内容信息的管控后,大家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如若哪一天网络综艺也面临着“电视台不能播出的,网络也不能播”这样的扼腕之策时,估计也免不了一片“哀鸿遍野”。

小结:亲子节目处于模仿阶段,需要原创

对于未来亲子类节目的走向,业内人士表示其实国内的亲子类节目还处于起步模仿阶段在国外,亲子类节目有对话访谈类、户外全纪录类、探险比拼类等等,鉴于国内的文化习惯的差异,国外的成熟模式也不一定可照搬,但是对于走向,我们需要原创,而不是模仿。

电视节目模式创新研发专家冷凇博士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也曾表示,亲子类节目早就面临一个升级。这类节目应该更多的回归到家庭类或者叫家庭社会关系类的真人秀,这是此类节目创新应有的定位。摆脱依赖,展现社群关系;回归棚内,混搭益智教育; 星素互动,少儿职业体验;跨国对比,展现理念差异等都是有益的创新方向。

此前大部分业内人士分析“限娃令”出现的原因,都谈及了节目类型资源开发过度的问题,认为在盲目跟风、萌娃扎堆的情况下,此类节目已接近饱和。然而,与国外亲子类节目相比,国内的明星亲子秀只是在同一个分支上越走越远,却没有通过强有力的创新去呈现更多有新意的节目。缺乏原创能力、急功近利、价值观偏颇依旧是横亘在国内综艺节目面前的难题,如何走出“电视式微”的阴霾,还待各方继续努力。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请下载网易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