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作为赵宝刚导演继《奋斗》、《我的青春谁做主》之后,“青春三部曲”的终结篇《北京青年》近日正在北京、上海、浙江、天津四大卫视黄金档热播。近日,成功创造出多部话题剧的赵宝刚在接受网易娱乐专访时表示,现在很多话题剧,都是对社会现象的快速再现,不能走入内心。他希望现在的话题剧不要仅仅局限于社会惯性,应该更客观一点去研究当今社会的文化现象和人的思想意识。不要一味揭露社会的伤疤,而应该都给人一点动力、方向和启迪。

 

谈及《北京青年》的创作初衷,他说是在号召一种摆脱欲望、自我成长的意识。他表示,自己很愿意用年轻演员,但是现在年轻演员的号召力还是弱一些,因此需要“熟脸带新人”的搭配。而自己现在已经不与电视剧审查制度较劲了,作品对苦难的理想化处理,不是因为理想主义,而是不想拿苦难做情绪消费。(文/梅子笑 图/李道忠)[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北京青年》:不要被惯性和欲望所束缚

人们在青春期过早的为自己的一种欲望而奔波,成为欲望的奴隶——我认为青春期不应该这样做。应该去扩展自己的胸怀,开阔自己的眼界,锻炼自己的能力。

我们那个年代文化知识不多,但之所以现在能生存的不错,主要是靠能力。我个人觉得,光有文化而没有能力在这个社会上是不容易生存的。
    《北京青年》中,我在号召一种意识,就是人们要有摆脱欲望、自我成长的意识。我希望观众看到社会的惯性对你们的推动,然后停下来思考思考。

赵宝刚:现在很多年轻人从学习、成长、工作,容易从一种惯性到另外一种惯性,缺乏胸怀和眼界。但假设能够用青春这一段时光,不太在意眼前的这些利益和欲望的时候,稍微走一走、看一看,会发现心态是不一样的、工作能力是不一样的、方式也是不一样的。

网易娱乐:为什么会拍摄《北京青年》这样一部电视剧?

赵宝刚:自从实施独生子女政策以后,家庭组合开始发生了变化,大多数家长都特别重视文化的培养,甚至是打压、逼迫式让他们学习特长或技能,大学也非常重视学分。但是这些人走入社会之后,显得有些无助,主要原因就是过于重视文化的培养,而忽略了在社会上生存能力的培养。比如说交友能力、扩充人脉资源的能力、对于生活把握的能力、以及面对生活各种技能的能力,其实都是缺乏的。他们固有在一个环境,一个城市、一个圈子里面,使他们的心胸和眼界都不够开阔,当我看到这一点的时候,特别想通过一部作品把这些东西都反映出来,基于这个原因,拍的《北京青年》。《北京青年》就是想传递这样的想法:我们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北京青年?我个人认为,应该是既有文化,又有能力,又有心胸,这样的一个北京青年。

网易娱乐:《北京青年》是对当下教育的反思吗?

赵宝刚:严格来讲应该是对青春的反思,现在的孩子18岁之前都是在父母的教育和逼迫下成长起来的,然后工作、婚姻、家庭,一直背负着社会的责任,随着这个社会的惯性延续到退休。但实际上,真正属于我们的清醒着的青春时间不过为一两年。人们在青春期过早的为自己的一种欲望而奔波,成为欲望的奴隶——我认为青春期不应该这样做。应该去扩展自己的胸怀,开阔自己的眼界,锻炼自己的能力。《北京青年》真正讲的是这个。

 

网易娱乐:赵导的青春其实还是蛮丰富多彩的,又励志又精彩,对于你的青春,有没有想过重来一次?

赵宝刚:其实《北京青年》里面灌输的整体思想就是我从年轻时候到现在的一种思想意识或者叫生存方式。我们那个年代文化知识不多,但之所以现在能生存的不错,主要是靠能力。我个人觉得,光有文化而没有能力在这个社会上是不容易生存的。我们希望既有文化、又有能力的人出现,希望由更多这样的人支撑着我们整个社会。现在很多年轻人从学习、成长、工作,容易从一种惯性到另外一种惯性,缺乏胸怀和眼界。但假设能够用青春这一段时光,不太在意眼前的这些利益和欲望的时候,稍微走一走、看一看,会发现心态是不一样的、工作能力是不一样的、方式也是不一样的。 《北京青年》反映了三方面的内容。第一方面的内容有我个人的影子。我年轻的时候,不是非常重视利益和欲望,只注重改变,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青春。第二个是社会,现在的社会太物质,太讲物质人们会在青春期的这个阶段就成为了物质的奴隶了,我觉得这不是青春期应该做的事情。第三个方面就是现在的年轻人重视文化,但缺乏生存能力。

 

网易娱乐:《北京青年》中融入了你对人生的体验和智慧。

赵宝刚:《北京青年》中,我在号召一种意识,就是人们要有摆脱欲望、自我成长的意识。如果我不在作品里面说,你们会想这个问题吗?今天我通过作品提出来了这个问题,观众才会去想,其实这就是一个问题的价值——我希望观众看到社会的惯性对你们的推动,然后停下来思考思考,这才是《北京青年》的价值。[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话题剧:不要总是揭露伤疤 尽量给一些方向性的指示

我现在年岁大了,对自己年轻时候所走过的路有所感悟,就特别想把这种想法和寄托通过作品传达给现在的年轻人。
    现在很多话题剧,都是对社会现象的快速再现,不能走入内心。

我希望现在的话题剧不要仅仅局限于社会惯性,希望更客观一点去研究一下当今社会的文化现象和人的思想意识。

赵宝刚:话题剧不要一味揭露社会的伤疤,而应该都给人一点动力、方向和启迪。

网易娱乐:这三部青春剧做下来的话,对于青春剧有一些什么样的经验或反思呢?

赵宝刚:我拍青年题材,就是因为我也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到现在年岁大了,可能对社会有一些感悟,对自己年轻时候所走过的路也有所感悟,就特别想把我的这种想法和寄托通过作品传达给现在的年轻人。我觉得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可能这是一个自身的责任所在。如果说只是娱乐,我觉得拍影视也没什么意义,它还是讲一点文化导向,讲一点思想性,在娱乐和观赏的同时,还要给人一点文化启迪,主要拍这些是这个目的。

网易娱乐:话题剧的概念,是从《奋斗》开始的,现在话题剧比较普遍了,很多电视剧动不动概念先行,像裸婚、闪婚等等。现在的这些话题剧,你觉得有没有比较成功的?

赵宝刚:话题剧,只是一种说法,就是电视剧实际上在找一个主题。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现在的导演做这一类的戏还是少了一点。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通过作品对当代的青年人制造一些精神上的影响。现在很多话题剧,都是对社会现象的快速再现,不能走入内心,这是因为文艺作品会有一种惯性,很多作品跟随着社会惯性,就容易陷在其中。这类完全不能抽离的题材现在太多了一些。我希望现在的话题剧不要仅仅局限于社会惯性,希望更客观一点去研究一下当今社会的文化现象和人的思想意识。当然,这几年的有些话题剧很不错,但就我个人而言,希望指出当今社会存在的问题的同时,最好给一点方向,甚至哪怕给一点尝试呢?

我希望我们的作品不要一味揭露社会的伤疤,而应该都给人一点动力、方向和启迪,我觉得这样的作品可能对年轻人来讲应该是深入人心的。[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演员阵容搭配:年轻演员现在缺乏号召力 不为角色欠演员人情

我肯定愿意用年轻演员,但是现在年轻演员的号召力还是弱一些。
    我不会为一个角色,用自己的交情去邀请一个不合适的演员。
    我是比较有自知之明的,假设找的这个演员,我认为他会跟我开高价的时候,我肯定不会找他了。
赵宝刚的《北京青年》用一批“准一线”的明星如姚笛、马苏等带领着一批“脸熟”的演员,搭配出“性价比”超高的演员阵容。

网易娱乐:您早期的电视剧,包括《奋斗》那些,都是用新人,然后他们往往一炮走红;《婚姻保卫战》时候则是豪华的明星阵容,而《北京青年》用一批“准一线”的明星如杜淳、马苏等带领着一批“脸熟”的演员,搭配出“性价比”超高的演员阵容。是怎么挑选到这些演员的?

赵宝刚:现在选用这些演员,是因为大的一线演员年岁都偏大,在这部戏里不太合适;这拨儿演员的年龄刚好合适,而且它是个群戏;这部戏是个群戏,演员都是过去都表示愿意合作的演员。

 

网易娱乐:这部戏拍摄时候恰好是演员片酬涨得最厉害的时候。现在这个演员班底,感觉有实力但是还没到一线,是不是感觉性价比比较好?

赵宝刚:演员有市场价值和我心里的价值,有些市场觉得它值这么多钱,我认为它不值这么多钱。片酬是个谈判的过程,如果角色和导演很有魅力,人家演员也非常明白,他会有未来价值的体现,他们都很清楚,谁都不傻。我们这回的演员过程当中就是五个主演的价钱是一模一样的,谁愿意来就来。给的价格就是我认为目前就值这个钱。我的戏也有不愿意来的演员;也有过去跟我合作过的,然后又拒绝你的演员,我觉得都很正常。不会为一个角色,用自己的交情去邀请一个不合适的演员。我不欠这情。

 

网易娱乐:现在一方面是大演员撑起一部剧;也有像您这样的有名导演搭配年轻演员,也很ok。这部戏为什么选择了一批半生不熟的演员呢?

赵宝刚:现在的这个阵容基本上也找不到,要按照我的观点,我肯定愿意用年轻演员,但是现在年轻演员的号召力还是弱一些。其实以前不是这样,你看《像雾像雨又像风》,黄磊无意中在电视台看了,他就惊叫,问拍这个电视剧得多少钱?他们算了一下,说现在要拍《像雾像雨又像风》这一堆演员,这个成本,要多少钱,你就拍不下来了……但是现在只能是有一些相对知名的演员,然后搭一些相对不知名的演员,一点一点的做一个轮回;然后不知名的人慢慢慢慢变成知名的,他们再带一些不知名的……这么一点一点循环。我们公司的几个演员现在都是这么慢慢带起来的,一点一点的——确实你一上来就让他们挑梁也会有一些问题。

网易娱乐:这方面市场方面的反应怎么样,电视台方面怎么看,就是在接触的过程当中?

赵宝刚:我们现在一般搭演员都会跟电视台商量,比如说这个卡司够不够啊,还会跟他们商量一下。电视台还是比较重视演员的知名度,毕竟在老百姓的心目当中,明星对收视还是有一定作用的,不然的话他凭什么要这么高价。 [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审查:不较劲 不拿苦难做情绪消费

在苦难里找一些乐趣,这不是理想主义,这是一种境界,你能达到这个境界,才能面对苦难,所以遇到苦难你也不觉得苦,而且在这个苦难当中你还能找到快乐。
    自娱自乐、自嘲的这种心态,都属于北京精神里面的,这种精神在现在看来也是非常适用的。
    改了几句话无伤大雅,不影响这个戏,改就改呗。我原来会较劲,现在一点儿也不较劲了。
谈及《北京青年》的创作初衷,赵宝刚说是在号召一种摆脱欲望、自我成长的意识。而作品中对苦难的理想化处理,不是因为理想主义,而是不想拿苦难做情绪消费。

网易娱乐:你的作品当中有一点常常被大家提到,就是最后总会用美好和柔和化解掉苦难,可以说是有一种理想化的色彩。但现实生活中,实际是没有办法解决这些问题的,你怎么看待你的剧中这种理想化的美好?

赵宝刚:说你很苦,然后你就天天说,哇,我怎么那么苦啊,怎么那么倒霉呀,难道这个苦就解决了吗?解决不了吧?在苦难里找一些乐趣,这不是理想主义,这是一种境界,你能达到这个境界,才能面对苦难,所以遇到苦难你也不觉得苦,而且在这个苦难当中你还能找到快乐,因为你沉浸在苦难当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并不能减轻你的苦难,而我说这个方法是可以减轻你的苦难的,它不是个理想主义,它是非常现实的一种方式,但是你要具备这种意和能力。人最难的一点就是控制自己的情绪,你怎么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呢?说今天我面对苦难,我想哭泣,你想控制他不哭,你控制得住吗?你控制不住,那你就哭好了,你哭完了再去想一想,难道我天天哭吗?其实我说的这个东西是有北京精神在里面,比如说北京人实际上是有自娱自乐的东西,因为他原来在皇朝嘛,原来在二环路里面是城墙,里面是城内,大多数人是生在城外的,城外的人因为生活无聊、苦闷、痛苦,他去过不上这个等于是城墙内的生活,于是他就会在民间自娱自乐,所以北京有自嘲的这种心态,其实这些都属于北京精神里面的,这种精神在现在看来也是非常适用的。

 

网易娱乐:电视剧审查有时候也很别扭。《给我一支烟》因为审查搁置了很久,你怎么理解主管部门的这些审查意见?

赵宝刚:《北京青年》这回也提了,有一些我也不同意,但是他们说因为我的戏影响大,要搁别的戏可以过,搁你的戏是不能过的,这个理论我很爱听,所以我就给它改了。

 

网易娱乐:有哪些细节会是这样的?举个例子吧。

赵宝刚:“一见钟情是一夜情的另一种说法”,这句台词就被否决了。用一夜情来否定一见钟情是不对的,但实际上它是一个有这种思想的人说出来的台词,是个性台词。但审查认为这种话不妥应该改掉。但他的台词是由个性决定的,把这种台词抹煞掉之后,就把他的个性抹煞掉了,最后就改成了“我就不相信有一见钟情。”

 

网易娱乐:那这个话的传播性就差远了。

赵宝刚:但是人家提出来了,我就改呀,我不较劲。因为改了几句话无伤大雅,不影响这个戏,改就改呗,只不过我费点事呗。你要是说哎呀,怎么又改呀?你看我这个心态就,苦啊,较劲啊,干吗呀?改就改嘛。我就这个心态,我原来会较劲,现在一点儿也不较劲,根本不较劲。[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编辑/雯婕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