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秀节目发展至今,已经全面占领各大卫视黄金时间。竞技、约会、旅行、亲子等真人秀形式不断被开发然后迅速被模仿和消耗。如何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突出重围?聪明的制作单位将视线投向了——“游戏”。

只玩游戏?太low!真人网游才是爆款选择

电视真人秀越来越像一场真人网游

在传统的综艺节目中,游戏的概念还只是节目中的环节,例如《快本》中的“萝卜蹲”“谁是卧底”等经典小游戏。而第一季《跑男》的热播拓展了游戏的想象力,让游戏脱离了演播室,呈现出花样百出的娱乐效果。“指压板”“弹射椅”“撕名牌”等游戏的设计让人惊呼原来还可以这么玩!而当观众对《跑男》单纯的游戏拼贴产生审美疲劳时,《极限挑战》的出现立即燃起观众兴趣:它把每一期节目都变成了一个大型角色扮演游戏!游戏不再只是节目的组成部分,而是拥有完整世界观和丰富故事线的体验式剧情。节目嘉宾变身游戏玩家,一步步深入剧情解锁任务完成游戏。紧接着《全员加速中》主打真人实景游戏的概念,上演了一场猎人和玩家之间的生存游戏。

有没有发现,目前大热的几档真人秀,都暗藏着大型网游的设计法则!第四季的《跑男》全面采用网游化的包装设计,每名成员都被塑造成一枚角色英雄,节目以关卡形式开启,胜利者则为当期MVP英雄。第二季《全员加速中》中加入的纯甄心生命和道具商店也无不暗示着这其实就是一场真人网游。

和普通的节目通告相比,剧情类游戏节目显然更能激发明星嘉宾的参与兴趣。明星不再是一切听从导演安排的参与嘉宾,而是掌握着主动权的游戏玩家。明星有了更多发挥空间,在录制中获得了乐趣,就更容易投入到节目中,想尽办法呈现出更精彩的表现。

只有增加观众的“参与感”,把观众从“围观者”变为“体验者”,才能提高收视黏性,达到追看效果。简单的游戏娱乐能让观众一时开怀大笑,却无法吸引观众置身其中。相反,如果节目剧情设计巧妙,观众就会跟随着玩家经历起起伏伏,紧张刺激的游戏体验。

真人秀借鉴网游有套路:组团闯关打boss

电视真人秀越来越像一场真人网游

1、构架一个世界观

很多大型网游都有自己的游戏世界观,阐述这个架空世界里的故事背景。游戏真人秀也借鉴了这一点,给节目设置了不同的故事情境。

无论是神秘的欧洲古堡继承者下落不明,还是古朴的清朝小镇里充满家族纷争,这些都是游戏剧情的引子,给故事一个合理的发展前提。同时,这个世界观的架构也决定着游戏主题、录制场地、服装风格等等。第四季《跑男》的“蓝琊榜比拼”和“世界公主争霸”,第二季《全员加速中》的“美人鱼魔咒”和“原始部落宝藏”都搭建了一个虚拟的游戏世界观,观众只有接受了这个世界观的设定,才能投入到游戏之中,获得观看乐趣。

2、提供一个终极目标

每一场游戏都相当于一场争夺胜利的战争。一个足够有吸引力的终极目标对于游戏来说至关重要。这个终极目标必须能够激发玩家的斗志,赋予玩家足够的使命感。终极目标的达成象征着游戏胜利的荣光,是对玩家努力付出的回报。

在剧情类真人秀当中,这个终极目标往往与当期节目的主题紧密相关。第四季《跑男》第一期的终极目标为“争夺蓝琊榜榜首之位”;第三期的终极目标“找到金勋章”。在剧情线更强的《极限挑战》中,游戏成员的目标则更为鲜明。第二季第一期中成员们为了争夺三国霸主地位而战,第二期的目标则是 用最少的步数取得飞往海南的机票。第二季《全员加速中》第一期玩家的终极任务目标是解除人鱼魔咒,第二期则是要找到丛林宝藏。一个清晰的终极目标,对于剧情类真人秀来说必不可少。

电视真人秀越来越像一场真人网游

3、设置多重关卡不断反转

在网络游戏中,玩家往往要推掉一座座高塔之后才能击破敌方水晶。在接近终极任务之前,往往要先通过一些小的关卡。这些关卡之间通常存在递进关系,通过一个关卡就能解锁一条线索或者获取一个优势。这些关卡的存在,给游戏剧情带来了更加丰富的可能性。接连胜利的玩家有可能因为最后一关的失误而前功尽弃;轮轮失败的玩家也可能因为某一次的好运气而华丽翻盘。

游戏最迷人的地方就在于“变数”,“变数”就是你永远猜不到结局。一档剧情类真人秀要好看,就要制造观众无法预知的剧情,甚至是能让人瞠目结舌的大反转。在通往终极目标的过程中,一个个的小任务就承担着“制造变数”的功能。

在《极限挑战》第二季第一期的三国主题节目中,队员们的前两个任务关卡分为别:通过完成任务获得主公线索;捏爆敌国主公的气球。游戏至此,罗志祥率领的队伍接连失利,衰到不行,以至于嘉宾薛之谦捶地哭喊出场时间太短。眼看着他们团队濒临失败的边缘,节目组“三顾茅庐”的任务一出,剧情瞬间反转。原本处于绝对劣势的小猪队第三个到达任务点,反而阴错阳差得到了诸葛亮的“神器”——巨型葡萄气球。神器一拿到手,小猪立刻翻身笑傲群雄。然而帅不过三秒,笑不到一局,下一个任务时又不知道会谁输谁赢。剧情类真人秀,就是依靠巧妙得当的关卡设计,让节目充满着变幻莫测的“变数”。重重的关卡,构建起了起起伏伏的剧情,也顺理成章地撑起了节目的节奏。

电视真人秀越来越像一场真人网游

4、组团作战更有对抗性

游戏对抗中存在两种模式:单人对抗和团体对抗。这两种游戏模式各有优劣,要根据具体情况选择。一般来说,团体对抗是网络游戏尤其是电子竞技中的标准配置。经典的团体战斗通常为3V3或者5V5。在游戏人数较多的情况下,采用团体战能够迅速理清规则,进入游戏。和单人战相比,团体战更容易出彩。一来团队任务通常比单人任务更复杂包容性更强;二来团队战斗能够考察成员的配合度和凝聚力,玩家之间更容易出现火花。

真人秀节目的一大看点在于人物之间的关系。团队的组合和对抗,就是催生人物关系的利器。团队组建成功之后,就将所有参与成员自动分配成为“合作”或者“竞争”关系。队友关系就要配合照顾,敌我关系自然就要小心警惕,甚至挖坑设计。湖南卫视《全员加速中》在第一季刚开播时采用单人战,每个嘉宾只需要保住自己的命就行。这就导致一期结束很多嘉宾之间根本看不到任何交集,人物性格无法凸显。吸取了第一季的教训之后,第二季节目中明显能看到节目组有意让加速成员进行团队组合,展开团队竞争。

电视真人秀越来越像一场真人网游

5、成员特色鲜明互补

在网络游戏中,玩家可以选择不同的英雄参与团队战斗。每一次的团战游戏都会匹配不同的英雄。这些英雄的生命血值、攻击技能、伤害输出各不相同。属性的不同意味着他们在游戏中担当着不同的功能。同样,一档真人秀节目里的人物也要各有担当,种类丰富。这些“英雄们”各有弱点和长处,才能在团体展露个性,发挥作用。

《跑男》里“大黑牛”李晨力量值满分,然而智商值不足;“小猎豹”郑恺是团队的速度担当,可常在美女面前掉以轻心。Angelababy缺乏力量和速度,可她作为女性角色的撒娇技能,是对付很多男嘉宾的必杀技。团队角色更加鲜明有力的当属“极限男人帮”。《极限挑战》中的这六个男人,英雄属性十分鲜明。极限三傻,傻的各有特色;极限三精,精的也各不相同。“神算子”黄磊作为团队的智慧担当,相当于“法师”角色,擅长从思想上控制他人。“国民坏叔叔”黄渤一肚子歪点子,总是能出奇招。他们和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孙红雷,天真的小绵羊张艺兴,搞怪技能傍身的罗志祥,脑子实诚一根筋的王迅一起构成了极限男人帮这个多姿多彩的团队组合。

英雄属性分为颜值、智商值、体力值、速度值、搞笑值等等。不同人物具备不同的属性,担当不同的角色。英雄配置是否合理,影响着团队作战的结果,也是一档剧情类真人秀好看与否的关键。

结语:今时今日的综艺要有网游属性

竞争激烈的电视真人秀正在不断探索更多的可能。而网游概念的引入无疑是一次大胆的尝试。角色扮演、剧情线索类游戏大大拓展了电视创作者的想象力。天马行空的游戏背景、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曲折起伏的情节发展,这些都在不断刷新观众的视听体验。网络游戏和电视真人秀,必将碰撞出更精彩的火花。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请下载网易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