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直男"已经成为一个贬义词的当今社会,直男癌更是一种流传广、隐藏深、难以治愈的世纪绝症。尽管现代社会资讯便捷,但仍旧没有做到科学普及直男癌发病症状,广大女性很难做到早识别早预防,直男癌患者也大多因此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期。然而《万物生长》这部电影的出现,为我国直男癌防治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影片通过对一位直男癌患者的跟踪拍摄,真实再现了直男癌早中晚期的不同症状,深入剖析了直男癌的致病成因,虽然最终没有提出相应的解决办法,但足以引起相关部门以及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从这个角度来说,《万物生长》就是直男癌防治史上的《穹顶之下》,意义重大。

什么是"直男癌":是网络流行趋势中诞生的新型词汇。是对活在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审美观里,时时向别人流露出对对方的不顺眼及不满,极度大男子主义者的一种调侃。主要症状是性别优越感爆棚,衣着品味低劣但是自我感觉良好的极度大男子主义者。通常以领袖自居。喜欢给人洗脑。苛责他人。不浪漫。认为女性天生是弱者,需要保护。自以为是的决定和女人的关系,想当然地认为女性深深的爱着他。是"暖男"的反义词。


以男主人公秋水为代表的患者们,考试作弊,夜不归宿,彻夜豪饮,还跟其他宿舍的学长们发生冲突。当发现老师给女同学过生日,抄起石头就砸了老师的玻璃;当前女友找了新男朋友,二话不说就跟人家约了一架

早期症状:无病呻吟狂躁总想挑战“父权”

《万物生长》的故事背景是一家著名的医学院,看似名校的门槛并不能阻挡青春期的直男癌早期患者们打着荷尔蒙的旗号为非作歹。以男主人公秋水为代表的患者们,考试作弊,夜不归宿,彻夜豪饮,还跟其他宿舍的学长们发生冲突。当发现老师给女同学过生日,抄起石头就砸了老师的玻璃;当前女友找了新男朋友,二话不说就跟人家约了一架;当所有这些症状都作完,恭喜你,你已经完成了直男癌早期进程。

分析:直男癌早期症状,其实说白了这就是一种自发的挑战权威夺取父权的行为。像秋水们考试作弊、彻夜酗酒都是在反抗社会规则,而与老师的冲突则是在挑战父权。基本上以男性为主要描写对象的青春片,都会出现与类似的情节。《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刘忆苦率领一帮男生骑自行车打群架,《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里柯景腾上课打飞机,《猜火车》里的苏格兰青年们的种种疯狂行径,虽然正常人看着都觉得无聊无趣无意义,但是对于直男癌早期患者来说,这真的只是他们发病的一种症状而已。

治疗方案:大部分直男在少年时期因为荷尔蒙分泌的问题都会或多或少的呈现出直男癌早期症状,但随着荷尔蒙水平的降低以及学业、工作压力的增大,许多患者的早期直男癌症状会逐步减轻直至消失,基本上不用介入治疗,多考几回托福,多找几次工作就能好。


转化为直男癌中期症状,主要表现为从反抗冲动转化为生殖冲动,妄想一切雌性动物都对其极度迷恋,人生唯一的苦恼就是到底选择谁好。而其直男癌中期症的妄想症状促使其在主观上艺术创作出了所有女人都爱上他的假象。从而满足在心理上了自己的生殖冲动。

中期症状:妄想周围所有雌性极度爱自己

秋水的初恋对象小满生要见他的人,死要他看见死人;校园女友白露明知其行为不端还不跟他分手,最后分手也要先说"我爱你";社会女神柳青车接车送好吃好喝还附赠春风一度,最后还撂下狠话要在秋水身上用尽自己的万种风情,明白是破釜沉舟不过了的节奏。反观秋水不过是一个五官还算端正,会写盗版小说的普通医学院学生。

分析:如果早期直男癌没有被托福和就业治好,那至少证明了两件事,第一是引发直男癌的罪魁祸首荷尔蒙病菌分泌依旧旺盛,第二就是患者除了打砸抢之外还有诸如想象力丰富等其他优点,在内外因的共同作用下,直男癌早期症状将转化为直男癌中期症状,主要表现为从反抗冲动转化为生殖冲动,妄想一切雌性动物都对其极度迷恋,人生唯一的苦恼就是到底选择谁好。而其直男癌中期症的妄想症状促使其在主观上艺术创作出了所有女人都爱上他的假象。从而满足在心理上了自己的生殖冲动。

就如同大部分男性青春片都会反社会一样,大部分男性青春片也总会树立出一个女神然后推到她。《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米兰也好,《那些年》里的沈佳宜也好,都会真真假假的和男主角发生一些拉扯,但这些故事里的拉扯也仅限于拉扯,马小军后来意识到自己对米兰只是一场误会,沈佳宜也没有嫁给柯景腾,唯独《万物生长》没有在直男癌中期悬崖勒马,而直接奔向了晚期。

治疗方案:月子里的病还得月子里治,治疗直男癌中期的方案就是被现实狠狠摔两记耳光,被绿茶婊妥妥的带几回绿帽子,当彻底意识到女人是老虎并对异性心怀敬畏之后,直男癌中期症状将会逐步痊愈。


当经历了反抗冲动和生殖冲动之后,再不要脸的直男癌患者其荷尔蒙病菌也将所剩无几,此时他们将会产生普遍产生成功焦虑,意识到体现自己直男属性的方式将不再是打砸抢或者泡妹子,金钱地位名声这些当年他们曾不屑一顾或者奋起反抗的社会枷锁,将最终成为衡量他们是否在直男癌界病入膏肓的唯一标准,

晚期症状:生殖冲动减弱开始迷恋成功

虽然和秋水谈恋爱的姑娘们都没落得什么好下场,但是秋水的狐朋狗友们却一个个混得风生水起。迷恋年长女性的辛夷成为了一代名医,砸老师玻璃的厚朴在收红包被医院开除之后去美国过上了资本主义幸福生活,其貌不扬的黄芪娶了胸大无脑的女友之后被岳父安排成为了公务员校领导,秋水则成了人模狗样的文化商人。

分析:当经历了反抗冲动和生殖冲动之后,再不要脸的直男癌患者其荷尔蒙病菌也将所剩无几,此时他们将会产生普遍产生成功焦虑,意识到体现自己直男属性的方式将不再是打砸抢或者泡妹子,金钱地位名声这些当年他们曾不屑一顾或者奋起反抗的社会枷锁,将最终成为衡量他们是否在直男癌界病入膏肓的唯一标准,于是直男癌晚期患者的表现就变成了不顾一切的追名逐利,不择手段的攫取成功,不惜代价的出人头地。

碍于篇幅,《万物生长》里没有直接体现几位直男癌晚期病发的全过程,但也呈现了他们最后的终极症状,也是中国男性青春片里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线,那就是"你最终变成了你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

治疗方案:一般直男癌进入晚期都是自己不懈努力的结果,到了这份儿上基本上早就放弃治疗了。但毕竟这仍旧是一个直男的世界,往往直男癌晚期患者等同于被社会认可的成功人士,既然病入膏肓还能活得不错,不治也就不治了吧。

(策划/好大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