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直播-视频-健康-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彩票-更多| rss
关于本期嘉宾

     他是一个荧屏熟脸,看到他你更容易叫出他角色的名字。他是《闯关东》里的朱传武,是《远去的飞鹰》里的高志航,是《我的娜塔莎》里的庞天德。有人给了他“荧屏硬汉”的标签,有人形容他是“绯闻绝缘体”。

     北京电影学院毕业之后,在演艺路上,朱亚文困惑的永远只有怎么塑造角色,他和女演员保持距离,防止避免绯闻炒作。对于宣传,朱亚文绝对是一个刺头的角色,他理解电视剧的商业考量,接受创作上的分歧,但是对于作品完成的满意度他一直保留自己的看法,言语之间好与不好立场分明,让习惯了“枪口一致保持赞扬”的宣传口径的我们总是又惊又喜。

     他自嘲对于卖弄自己没有自信,却能自信地卖弄角色。他在乎执着的似乎就只有演戏创作:“让我站在角色的前面去彰显自己,这不是我想做的事情。”戏红人不红只是外界给予朱亚文想象的尴尬,作为演员而非艺人的朱亚文是成功的。

 
朱亚文:《娜塔莎》打动我的是高满堂郭靖宇这两个人
 
我相信真实的爱情是残缺、参差不齐和刮蹭的

朱亚文的新作《我的娜塔莎》讲诉了一段跨越50年的异国恋。有人说这是部纯爱剧,朱亚文坦言“相隔50年的这种爱情形态,我身边没有人见到过,就是没有谁会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但是文艺作品嘛,都是要创造一些给人有希望的东西,所以说咬着牙也得把这50年的爱情给它演完。”

其实在我个人来看的话,我更相信爱情是有残缺,是参差不齐是有刮蹭和伤害的,经历过这样的打磨之后的一个形态才是爱情的一个真实的形态。我比较接地气,我能够接受参差不齐,能够接受刮蹭,能够接受残缺。[详细全文]

你所不知道的另一面

   这个荧屏硬汉似乎在戏里戏外都给人一种执着的孤独感。他不是不苟言笑,也并非冷漠孤僻,只是这个认真的演员有自己的生活准则和生活世界。即使是在公关套话的剧集宣传时,他也小心严谨地措词,保证每个从自己嘴里说出的话的真诚。好与不好,你能在他的言语中感受到鲜明的立场。

  他说“必须要和女演员保持距离”,却又遗憾《娜塔莎》“床戏”有点冷;对于演戏他有太多自己的想法,有原则的他在演戏前没了原则:“只要是认真地创作,在我这儿没有不可以的事情。”朱亚文自嘲在卖弄自己这方面没有自信,但是他却能骄傲地告诉你他能卖弄角色:“在凸显角色方面,我会想很多招儿。”“对于角色而言,我是一个可靠的演员。”

 
真实的就不叫绯闻,在卖弄自己方面没自信

(绯闻)这个东西有意思吗?如果真实发生的事情,那不叫绯闻,没有的事情你硬往我身上栽,凭什么,对吧,凭什么?如果真的有绯闻出来,我希望能够及时地制止喽,通过一些合理的手段及时制止。我觉得这个不是说等问题来了,发生了以后才去制止,应该在之前就得防备,避着点小人,避着点就是居心叵测的人,避着点那些,不用什么绝招,不用什么绝招,当这个人有这个意图的时候,你作为演员,这点本事还是有的,就是第一时间能感觉出来,就跟这个人就敬而远之。

我相信好演员不是靠绯闻活着。如果大家都爱看绯闻的话,就去看香港的娱乐八卦就好了,不要看电视剧了,就不会有中国几十个亿的电视剧市场了。

我不认为我是一个极其有艺术涵养、艺术修养,不是一个极具文化气息的一个演员,所以说我没有那么多东西值得卖弄。在卖弄自己这方面我没有自信。但是说凸显角色上,我有很多招法,很多的招儿,很多的想法,所以这样那我不如把角色放在前面,我站在后面,我觉得这样好一些。[详细全文]

 
朱亚文:如果真的有绯闻出来,我希望能够及时地制止
  动人的感情都是与痛苦伴随的

风调雨顺的爱情就不会写到书里,但凡写成书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呀,罗密欧与朱莉叶呀,那都是生离死别的东西。就是爱情就是你,当这个爱情的阻力到不可改变的时候就是生命发生问题了,就是你开始考虑生死的问题了,这是最可怕的时候。其实我们这个戏(《娜塔莎》)里并没有说我们要为爱去死,而是要因为爱而坚持着好好的活着,就期盼爱情相守,互相能够拥有对方的一天,这个是这个故事说的,而不是说你要为爱去殉情。当然我们有这个篇章,有展现过一小段这个东西,但主体上我们不赞成这样。


 
  大家对俄罗斯女性的理解有误,他们并不是热情到彪悍的

我们对俄罗斯女性的一种想象力,局限于以前那些老电影啊,局限于一些书本啊,一说到(前)苏联女性,就是一个热情奔放。所以说可能会好像缺失了(前)苏联女性知性美的那一面,这一点是娜塔莎特别不认同的一点。有一些情节里面,比如说娜塔莎主动向我示爱,主动向我要求这个,要求那个的时候,伊莉莎会在现场很反感,她说为什么?为什么不是你主动的对我?我想了半天只能告诉她因为你演的是中国电视剧。最后用这个理由说服了她。她觉得大家对俄罗斯女性的理解是有误差的。她觉得其实他们也很知性,也很优雅和高贵,并不是你们想象中的,热情到彪悍的那种女性。

 
  对于角色而言我是一个很可靠的演员

我希望塑造的角色是性格独立,人性健全的一个角色。再有就是我想表达的是角色,通过角色说一些我想说的话,而不是说把角色拉到我的身后,让我站在角色的前面去彰显自己,这不是我想做的事情。我是要求很高,但是我还没有把这个要求细数到条令,没有说朱亚文活着这个天天是活在条令当中的,这个没有。具体来说,只要是认真地创作,一切都可以,在我这儿没有不可以的事情。但是当我感受到你不是出于纯粹的创作,而是出于比方说看热闹,捡漏子,或者说是就像你说的,希望挑起一些什么事端也好,绯闻也好,当你出现这个的时候,我会以我自身的能力去遏制这些。

 
你所不知道的生活圈

    作为“绯闻绝缘体”的朱亚文,他的朋友,他的生活也甚少暴露在公众面前,他出现在大众视野的契机除了作品还是作品。

    很多与他合作过的导演和演员评价他:“朱亚文能完成超出角色以外的东西。”对于演戏,他要求很高,对于朋友,他也会有自己的要求:“不用体贴,不用细腻,只要可靠。”

 
我对朋友要求要可靠,可靠是一种高级感觉。

“朋友在共事的时候,这个事情你做得很认真,就一定没问题。但你做这个事情的过程当中,你让我看到了其他的东西,你有分心,甚至说不是私心是脏心,那对不起,我必须采取一些手段遏制住这种行为的延伸。我对朋友的要求两个字:可靠,就是可靠。不是说什么他体贴人啊或者什么,没有,不是那么,不会那么细腻。可靠是一种感觉,是一种很高级的感觉,就是这个人可靠,我觉得现在交这样的朋友不多,所以我也不是随便交朋友的人。”[详细全文]

高满堂(合作编剧)

“写这个戏(《我的娜塔莎》)时,我就想到了朱亚文。朱亚文在《闯关东》时跟我合作得非常好,我始终觉得他有相当大的潜力。他(朱亚文)属于气质型的男演员,与抗联战士庞天德这样一个身份定位很吻合,而且朱亚文的长相也符合那个年代 。”

 
伊莉莎(合作演员)

“第一次看到他(朱亚文)时,我觉得他是一个礼貌的人,印象很好很帅,而且我觉得他是一个聪明的演员。 ”

 

朱亚文:我现在交朋友不多,也不是随便交朋友的人

往期回顾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