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版"西游"主创独家作客 陈德容版玉兔陷三角恋(三)

2009-12-17 17:48:32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浙江版《西游记》从开拍就争议不断,由于涉及到师徒感情戏、孙悟空白骨精做兄弟等大量改编而广受关注。16日,导演程力栋携主演陈司翰费振翔等人作客网易,澄清传闻,并表示,浙江版《西游记》将解开众多千古谜团。
浙江版《西游记》主演费振翔罗永娟作客网易。

浙江版《西游记》孙悟空扮演者费振翔。
浙江版《西游记》孙悟空扮演者费振翔。>>>高清图集

浙江版《西游记》哪吒扮演者罗永娟。
浙江版《西游记》哪吒扮演者罗永娟。>>>高清图集

费振翔曾扮演舞台版孙悟空

程力栋:我根本认不出他们俩在戏下的样子,卸妆后和角色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她(罗永娟)在戏里演一个男孩,戏里悟空也是都沾上了猴毛。

网易娱乐:孙悟空这个人物,可以说孙悟空成功了,《西游记》就成功了一半。

程力栋:对,所以我们在确定孙悟空这个角色的时候,压力挺大的,一直在考虑走哪个方向,走明星路线?找谢霆峰呢?还是找费振翔呢?一直在徘徊。

我们当时也有考虑请明星,找一个演猴戏的人来辅导他,帮他。我也请了一些朋友给我找演猴戏比较内行的人,他们给我介绍了费振翔,他是从5岁就开始演猴戏,一直在京剧界舞台上摸爬滚打,后来又去国外,法国的一个剧作……

费振翔:法国、英国、美国、德国四个国家联合制作的舞台剧。

程力栋:就叫《西游记》?

费振翔:应该叫《美猴王》,后来觉得《美猴王》比较窄,改成了《西游记》。

程力栋:他就在里面演孙悟空。

网易娱乐:等于您对这个角色,一直以来并不陌生?

费振翔:因为我从小学京剧,4岁就开始学习,第一次真正上台演孙悟空是在5岁,等于是这几十年就一直在演这个角色,当然,其他角色也演,但这个角色演得多一点,平均一年能演四百多场,跟猴戏有关系的。

音乐剧也是因为这个关系选中我去国外,一直在国外演音乐剧,回来也是,第一次见程导也是,因为我没觉得我会演《西游记》里的孙悟空,虽然是梦想,但没觉得我有机会。见到他也是因为朋友说有人要拍《西游记》,知道你猴儿演得不错,能不能聊聊你的想法。那次我刚从法国回来,第一次和他见面,没有抱任何心态,就想跟他说说我演《西游记》、演孙悟空的心得,因为光在中国演,观众对孙悟空的看法、你的反馈意见就是“孙悟空应该这么演。”等你到了国外感觉就是“啊,原来孙悟空还可以这么演。”有很多种演法,我一直跟他聊,这么演那么演。当时他也没有想找我演,没有露出这不错(的意思),就是聊的内容我很感兴趣,问我:小费,你有没有可能教我们的演员演猴?我说好啊,教(演员演孙悟空)也是对《西游记》的贡献,因为《西游记》是名著,能参与进来就很高兴。

事隔一段时间,我去美国演出,他又找我,我说等我回来吧,再跟你联系,教演员。后来再回来,他说不用教了,就你吧。

程力栋:让他试试妆,试妆过程也是很艰辛的,后来终于达到了相对满意(的程度),到了拍摄过程中,又慢慢磨合,到最后,我觉得非常出彩。包括后期制作,完整看下来,大家都觉得孙悟空非常成功,而且难得的是配音也是他自己配的,很多配音演员来给他配,都完不成,最后还是他自己,一配,大家都叫好。

费振翔崇拜六小龄童

网易娱乐:您是京剧演员出身,对于美猴王这个京剧舞台上的形象一定不陌生,这次搬到银幕上,感觉一定有很大的不同,自己是怎样调整的?

费振翔:咱们不光说京剧,就说戏曲,戏曲的孙悟空也好,任何角色也好,都有一个程式化的东西固定你、束缚你,比如我们上台第一次亮相,一定要把观众的眼球吸引过来,我们应该用什么动作、用什么规定的模式表演,包括这出戏的所有动作,拿杯子、喝酒、吃东西、跟人打、凶人家……所有的一切都有程式动作来规定你,传承下来的一些戏曲艺术,各门各派有各门各派的风格,我们从小就是学这些固定的(程式)。

但影视剧完全要把京剧程式化的东西卸下来,如果还是按照演戏曲的表演方式,就会觉得很像戏曲。可以这么说,要按照现在的审美已经不能这么演了,以前可以。你看以前的四大名著,所有的表演都是戏曲表演,是夸张的戏曲表演,不光《西游记》,《红楼梦》也是,因为《红楼梦》里的这些演员在拍戏之前已经受训了很长时间,有专门的戏曲老师训练他们,因为正常人是不会穿着古装衣服走路的,站、坐都没有样子,都需要训练。包括《三国》、《水浒》,都是按照戏曲(模式)来表演。但现在观众审美(改变了),如果还按照以前的(模式)来演就不对了,已经不搭了。

我特别崇拜六小龄童,儿时的偶像,当时程总说我可以演孙悟空时,我一直企图按照他的路子,因为出不去那个模式,都会觉得他的一站、一动、看人也好,指东西也好,都对。但你照着镜子演,演下来就会觉得不是现在的审美所要求的。包括演京剧也是,我按照自己京剧的方式演,都不对,怎么都找不到角色的感觉,直到拿到外国设计师们给我设计出来的造型,突然就发现:孙悟空还可以这么演?有很多种别的感觉。掌握这些感觉之后再来演……反正我看着挺舒服的。

程力栋:对,他吸收了传统的、现代的,甚至是国际的诸多元素在里面,但最终还是以传统为基础的东西。没有这个基础,一切都是空的。

费振翔:根儿得在这儿。

程力栋:所以从这点上,我觉得小费这版的孙悟空会是一个里程碑,不会让大家失望。我们看片子,包括一些专家审片子的时候普遍有这样一个说法:看你们这版《西游记》,没有觉得比原来那版差。看你们这师徒几人时没觉得不如原来的。至少没有这样的想法。

网易娱乐:其实这是很高的评价了。

程力栋:这样我们就非常高兴了,因为毕竟任何东西都是先入为主,人家(老版)确实也是非常好,再加上时间的积淀,大家根深蒂固的(印象),我们新进来,一定会有一种排斥心理。大家看起来没有觉得“不如(以前)”,我觉得这样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费振翔:剩下的就是观众。我觉得孙悟空这个角色有戏曲根基在底下托着就不会出大错儿。包括在上海电视节,我跟程导和主创们碰到了六小龄童老师《吴承恩与西游记》的组,当时马德华老师和六小龄童老师都说“你是戏曲演员吗?”我说我是戏曲演员。(他们说)只有戏曲演员可以演孙悟空。可能这也是他们对我的变相的认可吧。当然,这句话说得比较绝对,但我后来理解了一下,这句话的意思是,在有戏曲基础的情况下,有杂底,就不会犯错。因为你不用去研究孙悟空该怎么站,不用在现场研究孙悟空的眼睛和身体应该是那种动态,不用出这个,因为戏曲已经有两百年历史了,研究他怎么坐、怎么站,怎么说话、怎么走路、怎么跟人交谈……你只要升华就行了,他说这话可能也是这个意思。

程力栋:他们交流起来有共同语言。

新版增加情节以让人物合理化,孙悟空哪吒成兄弟

网易娱乐:除了演法上的钻研,小费对于孙悟空这个人物,有没有全新的、自己的解读?

费振翔:这版《西游记》,包括唐僧和德容,还有一会儿要进来的两位,每个角色都有非常大的发挥空间。我这版的孙悟空也是,首先我们有一个绝对尊重原著(的基调),不能出格太远,但这版《西游记》里还会出来一些新的东西,原来老版的孙悟空,以我长大后对他的理解,是一个面具式的人物,不能有其他东西,很那个。

但这版《西游记》,包括我和小黑演的哪吒,我们俩在这戏里是朋友,加入了很多孙悟空人性化的东西,不是只会闹。

程力栋:把人物合理性了,因为当时他在天庭里,我们就考虑怎样让大家从视觉上感觉更好看一点。因为孙悟空到了天庭,一堆“胡子”正襟危坐,只有哪吒在里面比较出跳,而且哪吒的性格和孙悟空差不多,当年闹海什么的,都有那个经历和故事。而到了小说里,哪吒这个人物的性格和我们曾经认知的哪吒对不上号了,所以我们还是顺着观众的传统认知来把他们两人的关系在天庭里延伸了,他们俩变成了朋友。

费振翔:变成了兄弟。

程力栋:对,非常好玩,俩人经常玩儿在一起,这也很合理,到后来大脑天宫他俩打起来,既有兄弟情,又是敌人。

网易娱乐:我想知道孙悟空是怎么和哪吒成为朋友,后来又是亦敌亦友的关系。

罗永娟:在我们(天庭)赛马以后……

费振翔:对,赛马之后就有戏出来了,刚进天庭时她不服我,觉得你是谁啊?我也不服他,我比你大500岁,你是小屁孩儿。都不服,于是就互相赛马,这些情节很可爱,让人看着特别轻松、愉快,不会觉得特别紧。赛马那场戏我也觉得特别生动,咱俩跑,他不服我我不服他,我俩在天宫跑着,他爸爸,托塔天王和太白金星,俩人在那儿溜达。我进天庭,托塔天王是最烦我的,我当时骑着马从他身边呼啦就过去了,他说“哪儿来的人啊?怎么这么不懂事?”然后他也过去了,太白金星说“后面那人怎么那么面熟?”托塔天王一看,好象是我儿子,然后不说话了。

罗永娟:好象是我打翻了药炉,你帮我扛下了这件事,咱们就成朋友了。

网易娱乐:罗永娟一开始是歌手身份,怎么会过来演哪吒?而且还是演小男孩。

罗永娟:第一次就演名著,而且还是反串角色,我没有想到我会演哪吒。

网易娱乐:你这版哪吒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罗永娟:我觉得挺符合我的性格的,比较男孩子(气),哪吒本来就是一个很俊俏的男孩子,我觉得让我去演也挺好的,我觉得我的形象也挺俊俏的,当时试镜时不知道程导怎么选中我的,本来我没有抱任何希望,就是一个姐姐带我去,当时去了很多人,没想到一去,程总就选中了我。

程力栋:她们当时是试几个其他的女性角色,后来看到她觉得她可以试哪吒。因为她当时戴着头巾,黑黑的,我也没看过她的(歌唱)比赛,觉得她有一种男孩的气质,又跟现在的男孩不太一样,现在都市里的男孩都有点粉,娇生惯养,矫情的东西比较多。因为她是少数民族,云南,佤族,所以她有一种来自大山的气息,很清楚,非常质朴,是那个年代的男孩(的感觉)。所以我就说,给她试一下哪吒。当时大家都愣了“哪吒?”

网易娱乐:哪吒在戏里的造型,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套?

罗永娟:我从头到尾就是一套衣服啊,莲花瓣的那个。

网易娱乐:还有乾坤圈。

罗永娟:很大的圈。

费振翔:虽然这个衣服很精致、很漂亮,但让她受了很多罪。

罗永娟:有点太重了,道具也太多了。

费振翔:主要是冷。

罗永娟:是,我们拍戏的时候是冬天,就是这个时候。

费振翔:小黑真的让我……第一,她是女孩,但她的毅力你真的想象不到,我们在银川拍戏,零下二十多度,沙漠上,八级风,你离火堆这么近都不会感觉热,因为风都吹过去了,我们每个人下来后都觉得(冻麻木了),我觉得我穿的是最少的了,师父里面还可以穿三饱暖,因为盖着看不见,猴儿如果穿得那么肿,那跟八戒就没什么区别了。我觉得我穿得很少了,每个人下车都特别不情愿,实在太冷了,不行了。后面有人拍我肩膀“猴哥,你已经比我幸福多了。”我一回头看是她,T恤,短裤。女孩儿啊,在那里一站站十几个小时,最后我发现她冻得已经不会说话了,一点儿不夸张,台词已经背不下来了,你不能要求她把台词背下来,在八级风,零下二十多度的情况下,因为那场戏是她从天上下来救我,还要拿鼓风机吹她,她还得装嫩。导演说“咔!”“导演我没念”。“啊?没念?”(笑)。太棒了。

网易娱乐:现在回想起来呢?

罗永娟:我觉得挺好的,当时觉得这么冷还让我来演,但过后我还是觉得挺好的。

费振翔:在现场没听她叫苦。

程力栋:这就是山里少数民族出来孩子(的特质),特别能吃苦,绝对是都市下一代要学习的,真的是很难想象,如果换一个娇生惯养的北京女孩出来演,肯定是不可能按照的任务。

费振翔:肯定是特别娇媚,这不行那不行,后来我们因为这个戏成了特别好的兄弟,台上是兄弟,私下也是“兄弟”。

孙悟空猴毛从印度进口

程力栋:以前我们没有提到过,给大家透露一下,孙悟空的造型,包括水帘洞里的造型,那么多猴子,也都是下了很大的功夫,之前我们看了很多版本的《西游记》,(猴子的)毛发感都很硬,我们在这点上下了很大的功夫。

费振翔:花了很多钱的,粘在自己脸上乱七八糟的,但出来(的效果)非常漂亮,你会觉得没有出咱们中国人对孙悟空的概念,但在原有基础上让它非常精致、非常亮丽,感觉非常舒服,从小猴儿开始,就是毛茸茸的,想摸它。最后它大了,(毛发感)都有变化,小时候的毛发是什么颜色,长大后毛发慢慢重了,包括闹天宫的时候毛都炸起来,压在五行山,各种草什么的,出来以后慢慢顺了,然后一路到西天,毛发都有变化。

刚出来时孙悟空(的毛发)是炸着的,当然不像贝克汉姆,也有那点儿意思,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哪儿都不怕的小混猴儿,后来慢慢慢慢变化。

网易娱乐:造型也跟剧情变化有关。

程力栋:对,他用的猴毛是最多的,别人就是一套,连下来就可以,他是最费毛的。

费振翔:我们的化妆师天天都在化妆间里勾头套,因为我的头套经常会坏,如果头套的毛发不蓬松、饱满,我们就不用了。

程力栋:他们的毛发都是真人毛发,但不是中国人的,因为中国人的毛发太硬,所以我们这个是进口的印度人的毛发。

费振翔:我说怎么刚开始有一股咖喱味儿呢。

程力栋:因为印度人吃咖喱,头发比较软,贴上以后动物的感觉比较强。

费振翔:这次孙悟空的造型,程总也是和造型师想破头了,我觉得特别满意的是没有整个脸都不见,还能认出我。我觉得一个戏最重要的四个灵魂人物,唐僧不说、沙僧不说,就是我跟猪八戒,这是两个能给整个戏带来生力的(角色),是很活泼,能搞气氛的演员,如果把他们的脸都封住,请问看戏看在哪儿?一个演员最重要的眼睛都盖住了,表情都没有了,那看什么?

程力栋:他的眼睛、嘴都是自己的,但又不是他原来的,就是做一下加工。

费振翔:反正他就是不喜欢我原来的,老说我原来的不怎么样,但化成猴他就说真漂亮。

网易娱乐:但是熟悉你的人能看出来是你。

程力栋:他是对孙悟空的灵魂掌握得特别好,因为他的脸大嘛,不像六小龄童老师是瓜子脸,很尖,很容易做。在他(原来的脸)的基础上做成猴的样子,确实要下很大功夫,我们在这上面做了很多努力,应该说出来的效果大家都非常满意。

费振翔:而且自己演的自己配也是一件好事儿,一开始其实我挺没自信的,因为隔行如隔山,当然,我的声音条件有一定基础,但从来没配过音,但这位一直鼓励我,“你试试,应该可以。”结果我就配,心里也挺虚的,因为配音真的挺累的,和完全演一遍没什么区别,而且拍了这么多题材、这么多集,很多我都忘了,想不起来,但慢慢配着配顺了,也有他鼓励,他亲自去棚里监制,哪个音应该下走、哪个音应该上扬,给我修理,反正非常好。

费振翔现场还原孙悟空

网易娱乐:反正我在现场听着,想象不出用您原来的声音配猴儿的声音是什么样的,能不能让我们简单感受一两句?

费振翔:好,鼓掌。说一句很简单的,一般孙悟空走在最前面嘛,“师父,八戒,快点儿,快点儿。”

(现场还原孙悟空配音)

程力栋:现场空间太小了,要不然可以让他翻几个跟头,耍几下金箍棒。

网易娱乐:您真不心疼演员(笑)。

费振翔:他真不心疼我。

程力栋:主要是要让观众看到,让观众感动。

费振翔:有一次,你可以问八戒,粘的,脸上平均四五个小口子,每个口子撕开里面都是血,老刷老刷的,后来里面的鲜肉就变成死肉了,他(程导)就给我送了一瓶芦荟,他有这个心,真是特别感动。他让制作助理敲门,程总很心疼你,特意拿份芦荟让你用。我就特别感动,说替我谢谢程总。(助理说),赶紧抹,抹完去化妆(笑)。

程力栋:有段时间,他在洞里……

费振翔:地下室里,“我家”,花果山。

程力栋:不是,是云南石林那边的一个溶洞,那个地方特别远,我们下车后还要再走一小时,到那个洞口,下去半小时,再进去拍戏。而且人家白天要旅游嘛,我们只能晚上拍,去了那边我说要拍通宵,他在石林动作组已经打了一星期了,打的筋疲力尽,一下洞,晚上有阴气……

费振翔:沼气,硫黄。

程力栋:病倒了,起不来,但我们赶新进度,必须去银川拍。真的是,他们受了很大的苦,每天制片主任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把他从床上拽起来,晚上回去出一身虚汗,真的是挺心疼的,身体都到极限了。

费振翔:他带我去看中医,老中医特逗,摸了摸,说不用看了。我说我怎么了?(中医说)回去休息吧。吓我一跳,什么叫“不用看了?”我以为我挂了呢。

网易娱乐:演员的辛苦带来好戏,也是值得的。

费振翔:导演,因为我配了音,整个都看了,我真的特别感动,所有演员都很辛苦,每次宣传就因为能跟演员们聚会,大家见面都格外亲切,因为一块儿吃了这么多苦,去了这么多地方拍摄。

程力栋:真正是经历了一次新的西游记。

网易娱乐:感谢两位演员的分享。


费振翔:谢谢。

第一页:导演谈《西游记》 既尊重原著又合理想象

第二页:陈司翰为演唐僧进庙体验生活 与陈德容没有感情戏

第三页:费振翔曾演舞台版孙悟空 新版与哪吒成兄弟

第四页:谢宁成猪八戒转世 沙僧戏份大幅增加

小丑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写得一手好字才能走遍天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