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小祖咒:我是真正的艺术家 独立音乐没救了(二)

2009-12-25 16:03:35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12月18日,左小祖咒发行了自己的新专辑《大事》。作为华语音乐圈中的“异类”,不走寻常路的左小祖咒这次的新专辑又给大家若干“惊喜”。

左小祖咒:我是真正的艺术家
左小祖咒:我是真正的艺术家 >>>>>更多美图

我是真正的艺术家

网易娱乐:您的工作当中现在可能还有一些身份,像什么诗人、小说家,导演什么的。所以您一直被称为跨界的艺术家。您怎么样看待这样的头衔?

左小祖咒:我确实是一个艺术家,因为艺术家必须要会很多的事情。有些人他们只是画画的,然后画又画不好,去脱裤子做行为艺术的。我也是确实是会唱歌的,把歌唱坏掉了。你没看到我这次把歌唱得很准吗?那完全是我骗人的。

我今天感谢他们听了我这么多年跑调的歌,我突然唱了这么多好听的歌,最后的时候我说还是给他们一点真实的礼物吧,唱了一个《北京画报》。因为我想上了这么多,八道菜,总得给他们上一点大菜吧,给他们尝一尝。

有很多的人只会“爬格子”,写写字,或者只能画点画,或者只能劈劈叉之类的。我跟他们确实是不同,我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

我是知道艺术根本不是像他们那么搞的,说卖了一点钱就不知道自己是咋回事的人。我认为艺术这玩意儿就是诈骗你知道。他们也不知道诈骗是怎么回事,然后还说自己多么学术,站在人类的高度在讲这些,背什么名人的格言,来糊弄众生。那真的只能骗那些没看过书的小姑娘。(笑)我在说什么呀。

网易娱乐:您刚才说,您平时的生活就是这种“闲云野鹤”式的生活。但是您的歌又是喜欢讲那种小人物的辛酸。您这个生活是从哪儿来的?

左小祖咒:我可是没讲什么小人物的辛酸,其实我讲的全是他妈大人物。什么路面坍塌,不在话下了。这全是那种不下降,翻跟头的都是。我讲的全是,都是很厉害的人,都不是那种小人物。像《我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都不是小人物,唱的都是“那杆枪被你扔了,我也没有说用不着那玩意,我需要它去杀某个人,然而我又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我写的都是这些事情。

但他们都认为我写的是小人物,他们见过这样的小人物吗?全是角色。《忧伤的老板》也是,忧伤的老板都是大人物。“对于这个世界你是一个麻烦”他们都是大人物,他们不是小人物,你说是不是?更多的他们是一些传奇,是生活里面不大可能出现的,这些任务赋予他们很多的对话,因为我是一个很好的戏剧作者,赋予他们很好的对话之后,这个人物就强调出来他的个性。

网易娱乐:您平时生活中会听什么样的音乐?

左小祖咒:我现在的生活里面听得更多的是一些没词的音乐,都是一些三次重奏,一些电影配乐的,或者说有什么听什么的。有什么听什么是没办法的,电台里面走到街上全是“呜哩哇啦”这种东西,难听无比的音乐,你没有办法的。它灌输给你的这些东西。

所以我们的生活是很乱的,是一个很龌龊的环境。有些东西他就给你了,就像你吃饭一样,你只能吃一样大米,没有别的选择。如果你有选择的话,它也是不可能的。

网易娱乐:有您欣赏的音乐人吗?

左小祖咒:我想,很多人,好多人老问这个问题。配乐大师有很多的,像埃尼奥·莫里康内,今年在人民大会堂演出,我特地赶回来看的一个80多岁的意大利作曲家。给《西西里美丽的传说》做过配乐的。

他是我今天唯一能够在这个高度上面,我能够向他“啊,大师”的,“太棒了”的。他是一个充满了善良的,是一个非常靠谱的作曲家。

网易娱乐:您会去台湾给陈升当演唱会嘉宾,有这样的事情吗?

左小祖咒:这个事情确实有,但是到现在为止还不能敲定。因为还有一个吉他手是因为护照、签证期到了,可能要续签,因为我也特别忙。我想我不应该不去,是吧。我尽量克服这个事情。

网易娱乐:您之前跟陈珊妮这样的台湾音乐人有过合作。这次跟陈升合作的话,您自己是什么样的感受?您对陈升有什么样的评价?

左小祖咒:我对陈升没有什么评价,因为陈升就是一个酒疯子。陈升在我的世界里面,我听过他什么“one night in beijing ”是吧,是这么一首歌吧,还有把悲伤留给自己。别的歌我也听了一点,印象最深的是这两首歌。

陈升是一个很好玩的人,他不是像一些音乐人那样很做作,他也是一个很随性,很奔放的一个人。他也是在主流音乐里面,不是很主流。在实验音乐里面跟实验也没什么关系。属于这么一个人。不像我这么怪,也不像我这么讨人烦的这么一个人。

因为我是一个比较奇怪,我是相当奇怪,我是知道别人是怎么看我的,我是清楚的。

陈升、陈珊妮我跟她合作过,跟她合作之前我也没见过面,这个歌唱完了之后我也没见过面,直到去年的时候我们才见了面。很多的事情不是像传统意义上的合作了,我还有很多的朋友,跟我待了10几,快20年了,他们说“你认识这个人吗?”我说“哦,是吗,那个人是谁呀?”其实我每隔三、两天就跟他在一块儿的。他们也不大相信这样的事情。

网易娱乐:所以跟陈升、陈珊妮什么的,其实也不是之前先私下里建立很好的关系,然后再谈到合作的,而是通过合作才有接触的?

左小祖咒:是,你看陈升是通过别人找到我;陈珊妮是我通过别人找到她,唱这首歌。因为陈珊妮的丈夫跟我的制作人、搭档方吴行(音)很熟。我们在选歌手的时候,如果没有陈珊妮,“张珊妮”也会出来。

就像这次我们唱歌,有一个姑娘跟我一起唱《竹林》一样,她一点名没有,她也唱得很好,我们可以让她唱,因为我是一个导演嘛,我可以根据她的情况让她来唱这首歌。

没有独特个性的音乐不能算独立音乐

网易娱乐:您在做独立音乐,您觉得作为独立音乐的歌手来说,最大的快乐来源于什么?

左小祖咒:独立音乐,其实现在我已经不是独立音乐了。因为我已经彻底不独立了。我准备把东西免费给别人听了。他们所谓的独立音乐,就是贴牌,就像LV一样,LV开始火了之后,别人找一个小商标往上一贴,我也是LV。

独立音乐的价值主要是以独特的世界观和方式,建立在音乐的基础上,表达自己一个对世界的认识。然后通过一种不同的方式,在今天的唱片市场要淘汰的前提下,苟延残喘的得到自己的一席之地,能够养活自己的一种形式。

在今天的这个世界里面,他们有很多人不知道独立音乐是怎么回事,自己往里拱,他就认为自己是独立音乐。同时他付出了昂贵的代价。就像鸡刚刚出来的时候,他们说鸡真好,后来他们也想当鸡,后来发现,当鸡要付出代价的,后来他们不想当鸡的时候,已经成为了鸡,其实他连一个“良种鸡”都不是。

网易娱乐:你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最快乐的是什么?

左小祖咒:我享受的音乐,主要是想瞎搞就瞎搞,想瞎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幸运的是,我瞎跑,他们就瞎跟着我走。经常还有人跑到我家跟我说“左大师,左小,你能帮我出出点子嘛,能把价钱卖高一点吗?你看我们的歌手该怎么定位呢?”我说第一个,他长得不够寒碜;第二个,他长得不够缺德;第三个,他还没到这个时代,这个时代就失去了他。他太可悲了。

然后他们没听懂我说什么,他们以为我说了一些坏话。其实他也不知道我说了什么。后来想想我也不知道我说了什么。实际上我想跟他说“你最好别干这行。”然后我转着圈子说什么呢?我说“哦,原来你也想贴牌呀,这个叫独立音乐是不是?”独立音乐在去年的时候,已经彻底完蛋了,已经毁掉了。不毁也没事儿,它也该到期了。从2010年开始,我们要做一些新的事情,就是欢送独立音乐倒闭了。

网易娱乐:您为什么觉得独立音乐已经走到尽头了?

左小祖咒:独立音乐里面好多那种什么甜甜的、假可爱的那种东西,这怎么叫独立音乐呢?甜甜的,假可爱的,装天真的东西,怎么是独立音乐呢?在西方独立音乐都是有文化背景的,都是真正的暴徒,有独特的思想出来的。而不是说甜甜的、美美的、可爱的那样的。或者说拿一个木吉他这么一弹,一唱。那其实还不如郭德纲呢。郭德纲就是没弹吉他而已,也都是没什么,就是讲个乐子。但是那帮人故装深沉,可怕的是故装深沉。难道故装深沉就是独立音乐吗?难道是那些假可爱,脸上搞得素面朝天的,或者说人模狗样的,像我这样,也叫独立音乐吗?

网易娱乐:您刚才说,独立音乐快走不下去了。是因为它有一些假的独立音乐。但是您觉得这种刚才您说的走可爱路线的,或者小清新路线的,这些都不叫独立音乐?

左小祖咒:因为可爱是很难得到的,可爱不是说你装可爱就可爱的。我们认为独立音乐这个东西为什么不存在了呢?因为音乐的需求没有那么大了,因为你反正没人买嘛,反正没人听。你自己来一个限量,那不是矫情嘛。真正的叫独立音乐是建立在自己独特的思想和方式上面,做自己的事情,而不仅仅局限于营销方面的,自己去卖就叫独立音乐,那不对的。

网易娱乐:所以您觉得现在国内的这些所谓的独立音乐的市场,是缺乏这样文化的东西?

左小祖咒:现在这10年、8年,好像真正有独特文化的歌手并不多,而是有一帮正在找文化,认为自己读了大学了,或者什么音乐学院出来了,会弹钢琴,弹得飞快的,他认为自己有文化了,这也是瞎掰。咱们远得不说,香港的“达明一派”他们都是很有文化的歌手,是很有文化的。

网易娱乐:有没有目前来看你自己比较看好的?

左小祖咒:我觉得你们不要逼我了,让我整天在我嘴里说出一些更厉害的,让我自命不凡的这种架子能够拉下来一点,实际上真的没有,真的没有。他们很可怜。为什么呢?没有强制的手段,没有真正的在今天有人说你不好,你要继续干下去。他们认为不好?“哦,我真的不好。”马上就开始调转方向,开始干这样的事情,干完了以后啥都不是。我觉得一切事情都是需要很长的时间,一个很重要的,就是说“管他的,你要玩下去才行的。”不是说今天别人说你两句,不认可你,你就不做这个事。

网易娱乐:但是现在独立音乐好像也慢慢的被主流的市场接受了,就像比如说您之前也接受过一个杂志颁的一个奖,您对这种情况怎么看?您觉得独立音乐会被主流市场接受吗?

左小祖咒:杂志颁奖这种东西它是一个宣传你知道吗,它没有什么特异的功能给你,大家都在兜售自己的东西。

网易娱乐:就是它看起来是一种主流的市场对独立音乐的一种认可。

左小祖咒:嗯,很多的市场还是受一些媒体的那种,说你好,就是那样好。更多的老百姓,我想现在电台打榜的也是这些。我想他们全部都要死掉了,因为他们扛不了多久了,因为电台里面也有一些低品质的音乐他不可能放的。而且年青人,他们对音乐,真正听音乐的这种途径,是很容易得到了。不像以前,我要从这个村,跑到那个村拷一个带子回来。我就可以不听你的,我可以听英语的,我可以听德语歌曲,法语歌曲,我干嘛要听你这种歌曲,是不是?我没有这种民族狭隘主义的音乐,我不非要听中国人的。

网易娱乐:您是怎么看待目前国内这种音乐的?

左小祖咒:国内有什么发展状况?内地还不如台湾呢。台湾的音乐现在是一塌糊涂的,都不如80年代,90年代。90年代还有齐秦、80年代还有罗大佑,还有周华健这些,最起码会唱歌,会写这些东西的,还有李宗盛,现在都是狗屁呀。香港那帮王八蛋也不行了,都没有。

大陆还是在学这种小台湾,台湾这么大个地儿,然后搞什么搞?你大陆还有什么新鲜的你说?没有什么新鲜的,这么多年还在盯着一个小台湾在学这些东西。那些人还在听什么“哎呀哎呀小亲亲,乖乖妈妈吃好了”之类的,烦死人了。

网易娱乐:除了这些您说的这些装可爱,小清新,其实内地还是有一些真正在做音乐的艺人。

左小祖咒:我相信这些年青人里面肯定有很厉害的音乐家,他们正在摸索,在自己成功的道路上还在探险,我想他们迟早是要出来的。

网易娱乐:对于他们来说,如果想要成长、发展的话,您会给出什么样的建议?

左小祖咒:我给他们的建议,就别理那些人说什么,你想干嘛就干嘛。不用理他们。他们算个屁。他们活不了太久了,什么破榜,这榜那榜,马上就快没了。

网易娱乐:您觉得这种所谓的独立音乐和主流音乐有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左小祖咒:没什么区别。实际上大陆这里面也出来一个误区,都认为自己的摇滚乐牛,其实也是个狗屁。大陆的摇滚乐有什么牛的?其实没有什么,都一样,都是一种音乐。大陆这帮小娃娃现在也陷入一个误区,当然,我也是大陆人了,他们认为“老子吵,老喊独立,骂人”他就认为自己是摇滚乐了。他也没写出什么东西出来。其实摇滚乐也不是这么回事,被他们搞坏了。

我听台湾的那个什么黄立行,音乐挺吵,挺燥的,都是新金属的,你能说人家不是摇滚乐吗?但恰恰他就不是摇滚乐。因为他没有写出更好的,有人文性的,对这个社会有攻击性,包含了思想和情怀,让你欲哭无泪的这些歌词出来,他没有,他就不是。

大陆这帮做摇滚乐的,根本就不知道,也不听人家黄立行的这些东西,然后他自认为自己写了一些什么大陆的俚语,反抗啊,又压迫啦,这就是摇滚乐了,瞎掰,全是脑子缺根筋。所以局面才搞得这么乱,上面的那帮全是音乐行业在贪污,拿人家钱在作秀,把这个钱怎么分掉,胡搞的这个事。

其实我反而认为,选秀是牛的,他们说选秀是不靠谱的,其实选秀在今天社会里面恰恰是对的。你想,全国那么多人,在电视里你要秀出来,成一个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第一名是不大可能了,这就很不容易了。你即使找人给你投票,它也是很难的。这比你十年前的“中国青年通俗歌手大奖赛”强多了。

网易娱乐:您觉得如果国内目前的这种独立音乐如果想发展下去的话,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条件?

左小祖咒:最后只能够活几个人,剩下的全是自取灭亡。勇敢的、独特的、魅力的,有文化的。这些人生存下去,只有这样的,没有人能够扛下去的,这是很简单的。我是另外一套套路,你看我不会狗刨我还会弄猪,我不会弄猪我还会弄驴,对不对。我还可以找人给我生产雕塑之类的,我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是难以模仿的。当我卖500块,他们想突破我的时候,我的唱片开始送人了,我根本是一个没谱的人,有什么可以值得模仿的?你说你要模仿我跑调,他也不知道实际上跑调的人太多了,能跑成我这样,但是他需要去研究了,等他研究完了之后,世界又不是这样了,世界可能又流行小白脸了。所有的都是在这个时间段里干的事情,没有人能够笑到最后,其他的都是吹牛。

CXJ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高级感满满的演讲是怎样炼成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