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小祖咒:我是真正的艺术家 独立音乐没救了(全文)

2009-12-25 16:03:35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12月18日,左小祖咒发行了自己的新专辑《大事》。作为华语音乐圈中的“异类”,不走寻常路的左小祖咒这次的新专辑又给大家若干“惊喜”。

【独家对话左小祖咒:新专辑是文艺片 我是真正的艺术家】

【独家对话左小祖咒:独立音乐没救了】

左小祖咒谈新专辑
左小祖咒谈新专辑 >>>>>更多美图

网易娱乐12月25日报道 (采访/程冉子 整理/耳东 视频/武文琦) 12月18日,左小祖咒发行了自己的新专辑《大事》。作为华语音乐圈中的“异类”,不走寻常路的左小祖咒这次的新专辑又给大家若干“惊喜”。首先,新专辑里的左小祖咒不像以前那样跑调了;其次,这张专辑不像前两张唱片那样卖高价,而是上传到网上供歌迷免费下载。对于这样的转变,左小祖咒抱着怎样的想法呢?带着这样的问题,网易娱乐与左小祖咒进行了独家对话。由于对话内容太长,文中有删节,一切以视频为准。

新专辑《大事》是文艺片

网易娱乐:您先跟我们介绍一下您这张专辑吧。

左小祖咒:这个专辑是今年上半年录完的,是在12号的时候发布的。到现在,我们已经把所有的歌都上传到网络上了。到现在歌迷反映得还是不错,希望每天能听上50遍,或者听上几遍的。不管怎么样,这个唱片他们爱听是好的。因为这个唱片我确确实实希望他们去听。《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这张唱片我无所谓,因为我玩了一个高兴。《大事》这张唱片不是,这张唱片恰恰是我们唱了一些爱情的歌曲,还有一些社会的事情。

《大事》跟《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的表达方式不太一样。它属于一个文艺片的范畴。《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属于一个大片的范畴,因为我动用了80多人做了上一张唱片,这张唱片我们大概只有10几个人把它做下来,大概后期加起来也到不了20个人。

网易娱乐:这种网上和实体是同步的吗?

左小祖咒:我们希望他们能够听这些东西,让他们能够分享这些事情。因为现在有很多的年青人,他们跟我说,真的希望能够不要把唱片瞎卖高价,我说我也不是。《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的这个唱片实际上我是瞎搞的,他们说我卖得贵,后来我就卖得更贵。

我通常的唱片基本上都是在150块钱,其实我不是所有的唱片都是卖500块。因为我可以说靠这个挣钱是没有太大的意思的。

网易娱乐:上一张专辑也是玩了一个概念的这种,包括这张又走这种网上可以链接下载的形式,都是因为自己高兴?

左小祖咒:也不完全是。《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也是当天就上传了,我告诉他们说你们可以上传。主要是他们传的质量不好。其他的唱片都是免费给他们听,听他们愿意怎么样怎么样的。我想有很多乐迷他们买唱片,在网上留言,他们都是放在那里不听的,他们买回去也是传成MP3听的,因为现在的人没有CD机,他们想留在那里作为一个收藏也好,一个纪念也好,因为毕竟是厚厚的一本,我写了太多的歌词在里面。

网易娱乐:您《北京画报》这首歌长达15分钟,当时写的时候,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考虑,要做一个这么长的歌?因为很少有人写这么长的歌。

左小祖咒:在实验音乐里面,先锋音乐里面这么长的歌很多,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五个小时的都有。在流行音乐、摇滚音乐和民谣音乐里面,这样的歌没有。

7、8分钟,8、9分钟的歌我以前就有,像《方法论》、《尊敬》这些歌,我以前的歌也是比较长的。这次我把别的歌的时间都缩短了,为了让给它(《北京画报》)。有的歌只有3分多钟,我通常的歌都是在6分多钟,就是为了要把时间让出来。我想不要浪费别人的时间,可以出一个很长的唱片,为了长而长,没有意思。

《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我出了近100分钟的唱片,出了两张。因为那个是我确实写了12年,很长的时间。在一年多后,今年上半年我也出版了《走失的主人》的正式版本。明年我还有音乐会,我的个唱也要办。

网易娱乐:当时做的时候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考虑,要做这么长的一首歌?

左小祖咒:我就是歌词写得太长了,那么长的歌词,它理想应该是在25分钟到30分钟左右最好。如果是40分钟的,它做一张专辑是最棒的。

我把中间的过门、间走全部省掉了。这首歌的速度,我也是在一个新的民间歌谣的这种方式来唱的,唱的速度我也尽量的加快了一点,同时又不能破坏他的韵味,你要再快就听不见你说什么了。你唱起来也不顺了,咬字的方式。

早期的时候,可能想用一种《平安大道》延伸的方式来做这首歌,我认为用一种很急促的方式,用一些正常的鼓在跑动、滚动这样的。后来我发现,这样尝试,可能时间久了,可能会让人很疲惫,后来我还是换了一种类似评弹和戏剧的一种混合的方式,表达了这个《北京画报》。

网易娱乐:这首歌的含义是什么?

左小祖咒:这首歌是中国近20年的一个人文和历史,好像是新闻也好,好像发生过的很多事的记录。我们从90年代,写到2010年,后奥运的时间,这20年中国发生的事件,基本上是70年代、80年代、90年代的人爱听的。可能也不是60年代的一些人能够感受到一些事情,我想更老的人都不能感受到这些事情。

讲一些人从外地到北京。其实北京也是一个宿愿,《北京画报》可能是一个中国梦,或者是中国地区的一个代名词,讲他们背井离乡,想出来做点事情,有很多妓女,还有一些打工的,还有一些唱歌的,还有一些知识分子,还有一些做广告的,IT人员、文艺工作者还有一些歌手等等的。

它更多的还是一个故事,从开头这样一个青年人,在十七八、岁或者十五、六岁的时候,爱上一个姑娘,情窦初开的时候,那种情怀,那种不安,然后他走上了社会,然后离开了故乡,看了很多的事情。

网易娱乐:感觉您的专辑一直在特别像讲故事的,每一首歌都是一个故事,然后这张专辑串起来就是一个整个的故事。那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您这个《钱歌》和《忧伤的老板》它背后有什么故事吗?

左小祖咒:《钱歌》是一个很正常的歌曲,就是人们对金钱的认识,在我这里把它写得是一个还钱的歌嘛。就是说一个人面对钱,你要去借钱,人家也会跟你借钱,我想这是任何人都会做的事。因为人是要跟钱打交道的,就是你不爱借钱的人,突然没带钱包的时候,说不定借10块,晚上还你。你都是会面临借钱的问题。

我想这首歌是最受欢迎的一首歌。这首歌在这个唱片里并不是很重要的一首歌。《忧伤的老板》不一样。《忧伤的老板》我是写在2007年还是2006年的时候,我记不大清了,这首歌我易稿好几次。它讲了经济危机的事情,金融危机,全球的事情。

网易娱乐:您开始做的时候也是有这方面的(想法)吗?

左小祖咒:是,我所有的艺术里面,一直有这样的东西在。有一些反讽、嘲笑。用今天他们的词可能叫恶搞也好,还有一些出其不意的典故。而且这些典故可能恰恰是有,或者是正在发生,或者以后要发生。还有一些典故是我自己瞎编编出来的,什么“此时此刻、可口可乐”、“一夜没睡,软卧白费”都是我以前写的,都是年青人在MSN上签名用的一些。

包括《我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其实这种深情的话,他们也包含着恶搞。可能我写的时候,都是有一种引申意义在里面的,可能也是我的音乐,我的东西到现在没有被他们完全接受,没想通的原因在哪里,因为它都有引申意义在里面。

每句话。就是“由于欧洲的天气转暖、候鸟已推迟南飞”如果这是一个歌曲的流行音乐的话,这句话是令人费解得无比透顶。后面上来就是另外一句话“我的心上人啊,你为什么…”后面一句话我自己都忘了,是什么来着?

网易娱乐: 就在细微的曙光透过窗子的时候。

左小祖咒:对,就上来是这样的一个。它属于电影的剪接是非常快的,不像我们现在拍片,说我们现在要到厨房,这个机器一定要跟拍一样,可能我直接就到厨房里了,又回来,这个过程是没有的。

我想更多的主流音乐,主流的艺术是这么做的,主流的艺术是“絮叨”,耽误你功夫。是变成电视连续剧,要拉长,我们是要缩短,要有精度,然后你发一点水和和就可以变成一个别的事。你可能左小诅咒做的一首歌,可能他就是一个电影的概要。

为什么左小诅咒的唱片最便宜要卖150,最高能卖500?是因为左小诅咒的一个创意就能顶上好多,一个过门,我一个过门可以让他们发挥出很多的歌的主线出来。一句话,可以和在里面,它有一些技术含量和特殊性在里面。

这张唱片恰恰讨厌的是什么?我没怎么跑调,他们听起来是很怪,是什么呢?最后才发现,是我没跑调。你明白吗?以前我是跑调,他们觉得我跑调是很正常的,如果我不跑调才叫“大事”。

我想很多是因为跟风了嘛,我说过,如果大家都去搞怪的,那么我就搞主流的。我认为真正的先锋就是,你干这个,我就干别的,而不是任何的形式。在2005年我发行的唱片,今年都是独立音乐,是吧。实际上他们不理解独立音乐,以为自己卖就叫独立音乐,他们都是全搞乱了。

“我对音乐界的贡献很多人都不知道”

网易娱乐:有评论觉得您的一些歌曲堪比周杰伦,您对这个评价是怎么看的?

左小祖咒:小周他跟我唱歌不是一回事吧?我觉得他的音乐做得也不错,但是我们好像都是咬字不大清楚的那种主儿,我觉得他们没有把我比成蒋大为、李双江就挺好。就是他们真能瞎比我也挺高兴。这个嘴也不长在我身上,就像我的牙肯定是我的牙,说你们代我吃一顿饭吧,那是不可能的,对吧。

网易娱乐:还有人评价您说,您在中国独立音乐界的地位堪比周杰伦在流行乐坛的地位,对这个评价您是怎么看的?

左小祖咒:这好像有点低了吧?因为我在中国音乐界的贡献和等等的事情,他们还不知道,他们在瞎说。真正知道的话,应该是要比这个厉害的,就像“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一样。当知道这座庙里的和尚是一个什么人的时候,他们才知道,我曾经见过这个人,这个人不是那么回事,不像啊之类的。我可以说,在2005年我出了《我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这张唱片之后,我可以什么唱片都不出,他们也会知道我对中国的音乐做了什么事。

实际上在独立音乐里面,他们更多的还是认为音乐自己发行,刻个盘一卖叫独立音乐,实际上真的不是那么回事。

独立音乐是一个有独特人格魅力的人,以独特的思想和独特的表述方式,通过这些东西,能够呈现出来。不管你有多么困难,都要去做这件事情。甚至像我刚才说的,如果大家都去做流行音乐,我可能就做别的。大家都去做这种独立音乐,我就可以免费发行。我可以卖衣服,可以在衣服里放一个什么东西,送给你。都可以。我觉得人都是赖以生存的,可能都是想让别人知道你,实现自己的价值。有的人可能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吧,就觉得自己挺牛。

网易娱乐:您在做这张专辑的过程当中有没有遇到过什么样的困难?因为你毕竟走这种独立发行的道路?

左小祖咒:我这两年的困难比较少。我也不想去叫苦,因为对着大家说这个事的话,叫苦的话,可能会得来一些大家多买一些唱片,我不太喜欢看到这样的事情。他们还是可以不买我的唱片。无所谓。

最困难的时候是在我出《我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这张唱片的时候,也确实是感谢那些买我唱片的人。今天白拿我唱片的全是王八犊子(笑)。所以我故意愿意送他们的,哈哈。

他们那个时候确实也帮助了我。现在今天像我这个大灰狼一样的感谢他们。

网易娱乐:遇到了那些困难以后,有没有哪件事情可以影响到您的创作思路。就是这几年来看的话?

左小祖咒:说来可能他们不太相信,我是在90年代的10几年,我写了太多的作品,一直没有发表。我有很多的作品没有发表,我可以每天睡大觉,想什么时候出唱片就出唱片。我也可能什么时候一张都出都有可能。因为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什么非要比音乐重要的。我可以不做音乐,我可以吹牛,都可以。晒晒太阳,无所谓的。你知道我可以随时不干了,然后连宣布都不带宣布的。因为没有人在乎这些事,你以为你是谁呢?什么“复出歌坛”有时候我也在瞎掰,我说我又宣布我进入歌坛了,其实我有时候瞎说的。

但是公开场合,有时候不会说这些事,都是私下里说,私下里说,有人把我的话传出去。没有必要。音乐在这个世界上面,一直是一个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做,然后有人喜欢了,就喜欢了。

更多的人出来是经过商业包装的,我们做一些事情全是为性情而做。我可以瞎写的,其实我的歌全是瞎写的,我根本不是正常人他们说的。今天他们喜欢听的时候,其实他们是正常的,就是说我是正常的。以前他们觉得我不正常。

因为他们每天在说假话,可是当我唱的“说假话怎么会让我活下来”的时候,你觉得我是一个说假话的人吗?我的歌词里面。因为整天说假话的们,他就不能说真话了,他不能质问自己“我怎么每天说假话呢?”

因为说假话说多了,就很习惯了。

左小祖咒:我是真正的艺术家
左小祖咒:我是真正的艺术家 >>>>>更多美图

我是真正的艺术家

网易娱乐:您的工作当中现在可能还有一些身份,像什么诗人、小说家,导演什么的。所以您一直被称为跨界的艺术家。您怎么样看待这样的头衔?

左小祖咒:我确实是一个艺术家,因为艺术家必须要会很多的事情。有些人他们只是画画的,然后画又画不好,去脱裤子做行为艺术的。我也是确实是会唱歌的,把歌唱坏掉了。你没看到我这次把歌唱得很准吗?那完全是我骗人的。

我今天感谢他们听了我这么多年跑调的歌,我突然唱了这么多好听的歌,最后的时候我说还是给他们一点真实的礼物吧,唱了一个《北京画报》。因为我想上了这么多,八道菜,总得给他们上一点大菜吧,给他们尝一尝。

有很多的人只会“爬格子”,写写字,或者只能画点画,或者只能劈劈叉之类的。我跟他们确实是不同,我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

我是知道艺术根本不是像他们那么搞的,说卖了一点钱就不知道自己是咋回事的人。我认为艺术这玩意儿就是诈骗你知道。他们也不知道诈骗是怎么回事,然后还说自己多么学术,站在人类的高度在讲这些,背什么名人的格言,来糊弄众生。那真的只能骗那些没看过书的小姑娘。(笑)我在说什么呀。

网易娱乐:您刚才说,您平时的生活就是这种“闲云野鹤”式的生活。但是您的歌又是喜欢讲那种小人物的辛酸。您这个生活是从哪儿来的?

左小祖咒:我可是没讲什么小人物的辛酸,其实我讲的全是他妈大人物。什么路面坍塌,不在话下了。这全是那种不下降,翻跟头的都是。我讲的全是,都是很厉害的人,都不是那种小人物。像《我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都不是小人物,唱的都是“那杆枪被你扔了,我也没有说用不着那玩意,我需要它去杀某个人,然而我又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我写的都是这些事情。

但他们都认为我写的是小人物,他们见过这样的小人物吗?全是角色。《忧伤的老板》也是,忧伤的老板都是大人物。“对于这个世界你是一个麻烦”他们都是大人物,他们不是小人物,你说是不是?更多的他们是一些传奇,是生活里面不大可能出现的,这些任务赋予他们很多的对话,因为我是一个很好的戏剧作者,赋予他们很好的对话之后,这个人物就强调出来他的个性。

网易娱乐:您平时生活中会听什么样的音乐?

左小祖咒:我现在的生活里面听得更多的是一些没词的音乐,都是一些三次重奏,一些电影配乐的,或者说有什么听什么的。有什么听什么是没办法的,电台里面走到街上全是“呜哩哇啦”这种东西,难听无比的音乐,你没有办法的。它灌输给你的这些东西。

所以我们的生活是很乱的,是一个很龌龊的环境。有些东西他就给你了,就像你吃饭一样,你只能吃一样大米,没有别的选择。如果你有选择的话,它也是不可能的。

网易娱乐:有您欣赏的音乐人吗?

左小祖咒:我想,很多人,好多人老问这个问题。配乐大师有很多的,像埃尼奥·莫里康内,今年在人民大会堂演出,我特地赶回来看的一个80多岁的意大利作曲家。给《西西里美丽的传说》做过配乐的。

他是我今天唯一能够在这个高度上面,我能够向他“啊,大师”的,“太棒了”的。他是一个充满了善良的,是一个非常靠谱的作曲家。

网易娱乐:您会去台湾给陈升当演唱会嘉宾,有这样的事情吗?

左小祖咒:这个事情确实有,但是到现在为止还不能敲定。因为还有一个吉他手是因为护照、签证期到了,可能要续签,因为我也特别忙。我想我不应该不去,是吧。我尽量克服这个事情。

网易娱乐:您之前跟陈珊妮这样的台湾音乐人有过合作。这次跟陈升合作的话,您自己是什么样的感受?您对陈升有什么样的评价?

左小祖咒:我对陈升没有什么评价,因为陈升就是一个酒疯子。陈升在我的世界里面,我听过他什么“one night in beijing ”是吧,是这么一首歌吧,还有把悲伤留给自己。别的歌我也听了一点,印象最深的是这两首歌。

陈升是一个很好玩的人,他不是像一些音乐人那样很做作,他也是一个很随性,很奔放的一个人。他也是在主流音乐里面,不是很主流。在实验音乐里面跟实验也没什么关系。属于这么一个人。不像我这么怪,也不像我这么讨人烦的这么一个人。

因为我是一个比较奇怪,我是相当奇怪,我是知道别人是怎么看我的,我是清楚的。

陈升、陈珊妮我跟她合作过,跟她合作之前我也没见过面,这个歌唱完了之后我也没见过面,直到去年的时候我们才见了面。很多的事情不是像传统意义上的合作了,我还有很多的朋友,跟我待了10几,快20年了,他们说“你认识这个人吗?”我说“哦,是吗,那个人是谁呀?”其实我每隔三、两天就跟他在一块儿的。他们也不大相信这样的事情。

网易娱乐:所以跟陈升、陈珊妮什么的,其实也不是之前先私下里建立很好的关系,然后再谈到合作的,而是通过合作才有接触的?

左小祖咒:是,你看陈升是通过别人找到我;陈珊妮是我通过别人找到她,唱这首歌。因为陈珊妮的丈夫跟我的制作人、搭档方吴行(音)很熟。我们在选歌手的时候,如果没有陈珊妮,“张珊妮”也会出来。

就像这次我们唱歌,有一个姑娘跟我一起唱《竹林》一样,她一点名没有,她也唱得很好,我们可以让她唱,因为我是一个导演嘛,我可以根据她的情况让她来唱这首歌。

没有独特个性的音乐不能算独立音乐

网易娱乐:您在做独立音乐,您觉得作为独立音乐的歌手来说,最大的快乐来源于什么?

左小祖咒:独立音乐,其实现在我已经不是独立音乐了。因为我已经彻底不独立了。我准备把东西免费给别人听了。他们所谓的独立音乐,就是贴牌,就像LV一样,LV开始火了之后,别人找一个小商标往上一贴,我也是LV。

独立音乐的价值主要是以独特的世界观和方式,建立在音乐的基础上,表达自己一个对世界的认识。然后通过一种不同的方式,在今天的唱片市场要淘汰的前提下,苟延残喘的得到自己的一席之地,能够养活自己的一种形式。

在今天的这个世界里面,他们有很多人不知道独立音乐是怎么回事,自己往里拱,他就认为自己是独立音乐。同时他付出了昂贵的代价。就像鸡刚刚出来的时候,他们说鸡真好,后来他们也想当鸡,后来发现,当鸡要付出代价的,后来他们不想当鸡的时候,已经成为了鸡,其实他连一个“良种鸡”都不是。

网易娱乐:你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最快乐的是什么?

左小祖咒:我享受的音乐,主要是想瞎搞就瞎搞,想瞎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幸运的是,我瞎跑,他们就瞎跟着我走。经常还有人跑到我家跟我说“左大师,左小,你能帮我出出点子嘛,能把价钱卖高一点吗?你看我们的歌手该怎么定位呢?”我说第一个,他长得不够寒碜;第二个,他长得不够缺德;第三个,他还没到这个时代,这个时代就失去了他。他太可悲了。

然后他们没听懂我说什么,他们以为我说了一些坏话。其实他也不知道我说了什么。后来想想我也不知道我说了什么。实际上我想跟他说“你最好别干这行。”然后我转着圈子说什么呢?我说“哦,原来你也想贴牌呀,这个叫独立音乐是不是?”独立音乐在去年的时候,已经彻底完蛋了,已经毁掉了。不毁也没事儿,它也该到期了。从2010年开始,我们要做一些新的事情,就是欢送独立音乐倒闭了。

网易娱乐:您为什么觉得独立音乐已经走到尽头了?

左小祖咒:独立音乐里面好多那种什么甜甜的、假可爱的那种东西,这怎么叫独立音乐呢?甜甜的,假可爱的,装天真的东西,怎么是独立音乐呢?在西方独立音乐都是有文化背景的,都是真正的暴徒,有独特的思想出来的。而不是说甜甜的、美美的、可爱的那样的。或者说拿一个木吉他这么一弹,一唱。那其实还不如郭德纲呢。郭德纲就是没弹吉他而已,也都是没什么,就是讲个乐子。但是那帮人故装深沉,可怕的是故装深沉。难道故装深沉就是独立音乐吗?难道是那些假可爱,脸上搞得素面朝天的,或者说人模狗样的,像我这样,也叫独立音乐吗?

网易娱乐:您刚才说,独立音乐快走不下去了。是因为它有一些假的独立音乐。但是您觉得这种刚才您说的走可爱路线的,或者小清新路线的,这些都不叫独立音乐?

左小祖咒:因为可爱是很难得到的,可爱不是说你装可爱就可爱的。我们认为独立音乐这个东西为什么不存在了呢?因为音乐的需求没有那么大了,因为你反正没人买嘛,反正没人听。你自己来一个限量,那不是矫情嘛。真正的叫独立音乐是建立在自己独特的思想和方式上面,做自己的事情,而不仅仅局限于营销方面的,自己去卖就叫独立音乐,那不对的。

网易娱乐:所以您觉得现在国内的这些所谓的独立音乐的市场,是缺乏这样文化的东西?

左小祖咒:现在这10年、8年,好像真正有独特文化的歌手并不多,而是有一帮正在找文化,认为自己读了大学了,或者什么音乐学院出来了,会弹钢琴,弹得飞快的,他认为自己有文化了,这也是瞎掰。咱们远得不说,香港的“达明一派”他们都是很有文化的歌手,是很有文化的。

网易娱乐:有没有目前来看你自己比较看好的?

左小祖咒:我觉得你们不要逼我了,让我整天在我嘴里说出一些更厉害的,让我自命不凡的这种架子能够拉下来一点,实际上真的没有,真的没有。他们很可怜。为什么呢?没有强制的手段,没有真正的在今天有人说你不好,你要继续干下去。他们认为不好?“哦,我真的不好。”马上就开始调转方向,开始干这样的事情,干完了以后啥都不是。我觉得一切事情都是需要很长的时间,一个很重要的,就是说“管他的,你要玩下去才行的。”不是说今天别人说你两句,不认可你,你就不做这个事。

网易娱乐:但是现在独立音乐好像也慢慢的被主流的市场接受了,就像比如说您之前也接受过一个杂志颁的一个奖,您对这种情况怎么看?您觉得独立音乐会被主流市场接受吗?

左小祖咒:杂志颁奖这种东西它是一个宣传你知道吗,它没有什么特异的功能给你,大家都在兜售自己的东西。

网易娱乐:就是它看起来是一种主流的市场对独立音乐的一种认可。

左小祖咒:嗯,很多的市场还是受一些媒体的那种,说你好,就是那样好。更多的老百姓,我想现在电台打榜的也是这些。我想他们全部都要死掉了,因为他们扛不了多久了,因为电台里面也有一些低品质的音乐他不可能放的。而且年青人,他们对音乐,真正听音乐的这种途径,是很容易得到了。不像以前,我要从这个村,跑到那个村拷一个带子回来。我就可以不听你的,我可以听英语的,我可以听德语歌曲,法语歌曲,我干嘛要听你这种歌曲,是不是?我没有这种民族狭隘主义的音乐,我不非要听中国人的。

网易娱乐:您是怎么看待目前国内这种音乐的?

左小祖咒:国内有什么发展状况?内地还不如台湾呢。台湾的音乐现在是一塌糊涂的,都不如80年代,90年代。90年代还有齐秦、80年代还有罗大佑,还有周华健这些,最起码会唱歌,会写这些东西的,还有李宗盛,现在都是狗屁呀。香港那帮王八蛋也不行了,都没有。

大陆还是在学这种小台湾,台湾这么大个地儿,然后搞什么搞?你大陆还有什么新鲜的你说?没有什么新鲜的,这么多年还在盯着一个小台湾在学这些东西。那些人还在听什么“哎呀哎呀小亲亲,乖乖妈妈吃好了”之类的,烦死人了。

网易娱乐:除了这些您说的这些装可爱,小清新,其实内地还是有一些真正在做音乐的艺人。

左小祖咒:我相信这些年青人里面肯定有很厉害的音乐家,他们正在摸索,在自己成功的道路上还在探险,我想他们迟早是要出来的。

网易娱乐:对于他们来说,如果想要成长、发展的话,您会给出什么样的建议?

左小祖咒:我给他们的建议,就别理那些人说什么,你想干嘛就干嘛。不用理他们。他们算个屁。他们活不了太久了,什么破榜,这榜那榜,马上就快没了。

网易娱乐:您觉得这种所谓的独立音乐和主流音乐有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左小祖咒:没什么区别。实际上大陆这里面也出来一个误区,都认为自己的摇滚乐牛,其实也是个狗屁。大陆的摇滚乐有什么牛的?其实没有什么,都一样,都是一种音乐。大陆这帮小娃娃现在也陷入一个误区,当然,我也是大陆人了,他们认为“老子吵,老喊独立,骂人”他就认为自己是摇滚乐了。他也没写出什么东西出来。其实摇滚乐也不是这么回事,被他们搞坏了。

我听台湾的那个什么黄立行,音乐挺吵,挺燥的,都是新金属的,你能说人家不是摇滚乐吗?但恰恰他就不是摇滚乐。因为他没有写出更好的,有人文性的,对这个社会有攻击性,包含了思想和情怀,让你欲哭无泪的这些歌词出来,他没有,他就不是。

大陆这帮做摇滚乐的,根本就不知道,也不听人家黄立行的这些东西,然后他自认为自己写了一些什么大陆的俚语,反抗啊,又压迫啦,这就是摇滚乐了,瞎掰,全是脑子缺根筋。所以局面才搞得这么乱,上面的那帮全是音乐行业在贪污,拿人家钱在作秀,把这个钱怎么分掉,胡搞的这个事。

其实我反而认为,选秀是牛的,他们说选秀是不靠谱的,其实选秀在今天社会里面恰恰是对的。你想,全国那么多人,在电视里你要秀出来,成一个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第一名是不大可能了,这就很不容易了。你即使找人给你投票,它也是很难的。这比你十年前的“中国青年通俗歌手大奖赛”强多了。

网易娱乐:您觉得如果国内目前的这种独立音乐如果想发展下去的话,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条件?

左小祖咒:最后只能够活几个人,剩下的全是自取灭亡。勇敢的、独特的、魅力的,有文化的。这些人生存下去,只有这样的,没有人能够扛下去的,这是很简单的。我是另外一套套路,你看我不会狗刨我还会弄猪,我不会弄猪我还会弄驴,对不对。我还可以找人给我生产雕塑之类的,我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是难以模仿的。当我卖500块,他们想突破我的时候,我的唱片开始送人了,我根本是一个没谱的人,有什么可以值得模仿的?你说你要模仿我跑调,他也不知道实际上跑调的人太多了,能跑成我这样,但是他需要去研究了,等他研究完了之后,世界又不是这样了,世界可能又流行小白脸了。所有的都是在这个时间段里干的事情,没有人能够笑到最后,其他的都是吹牛。

CXJ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高级感满满的演讲是怎样炼成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