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沙溢:受感情戏诱惑弃演赵云 孙策之死震撼(二)

2010-04-15 16:53:59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由高希希执导的新版《三国》即将于5月2日在重庆卫视、江苏卫视、安徽卫视和河南卫视同时进行首轮播出。近日,网易娱乐专访了在剧中出演孙策的沙溢。回忆起拍摄时的情形,沙溢至今难忘最热的夏天拍戏时一天狂灌40瓶冷饮的痛苦,同时也对新版《三国》宏大的视觉效果充满期待。

 

娱乐:在《三国》里面演孙策,先给我们解读一下这个角色吧。

沙溢:原来《三国演义》里孙策可能大家觉得这个角色武的比较多,因为他是属于有勇无谋的那种,最后被许贡的家奴所刺杀,但是我们这一版的《三国》孙策除了他的勇之外,可能还加了一些他的爱情戏,篇幅还不小,所以可能展现了孙策的柔情一面,和以往的《三国演义》不大一样。

娱乐:怕不怕现在别人看到你的时候有点想乐,因为之前的形象?

沙溢:想乐?这个可能不会,因为《三国》我也来配音了,自己也非常客观的去看了我所扮演的孙策的角色,我相信大家会跳出来我以前扮演的白展堂给大家的那种搞笑、诙谐的感觉,我有这个信心。

娱乐:你现在回头看之前的片段,有没有觉得印象特别深刻的,或者是看了以后感觉特别震撼的戏?

沙溢:有,就是最后我在病榻之上,快奄奄一息之时,把兵权交给了我弟弟孙权的那一场戏。因为本身台词的篇幅很长,是很大的一场戏,我也做了充分的功课。我们这个《三国》,当时拍的时候是同期声,但是古装戏受到环境的干扰很严重,比方说有一些外面的杂音,车声、喇叭声,这都是不符合要求的,在这种声音不是很好的情况下,导演。剪辑和后期导演都一致认为,我当时现场表演的台词都特别好,只是仅仅做了一些局部的个别词、个别字的一些重新修饰,最后那场戏的大部分都保留了。所以说其实那场戏现在看起来当时的状态也好,表演也好,都是非常好的。

娱乐:有没有印象特别深刻的台词,给我们表演一下?

沙溢:有一场戏的剧情是我被箭射穿了面颊,整个把脸射透了,最后那场戏我基本上是全身用纱布缠着,只露了一双眼睛。那段词我特别喜欢,有虚弱地说的,也有特别悲伤的叙述,分了好几个层次和段落。我最满意的一句话就是:“我把江山托付给了弟弟孙权”,孙权当时只有10几岁,跪在地上流着泪说:“哥,我现在还只是个孩子,不能够接受如此重任”。我前面都是特别淡特别淡,特别虚弱的说,然后我告诉他说:“权弟,你不要忘记,他们是臣,你是主。”当时我一说完了之后,当时现场其实人很多,挺嘈杂的,乱七八糟的,突然间我一说,就感觉没有声了,所有的人都没有声了,我又说:“以后江东的江山就托付给你了。”就所有的处理的每个段落都特别好,现在后期配音其实我都已经找不着那种感觉了,还好那段同期声的杂音不是特别严重,都保留下来了。

娱乐:您印象当中拍《三国》的时候,最艰苦的是什么?是化妆还是别的什么?

沙溢:我印象里面拍《三国》最艰苦的,是拍三泾渡那段打戏,最热的8月份在横店,那天的地面温度据说在42度左右,我是一身铠甲。据说《三国》剧组的铠甲是所有古装戏当中铠甲最沉的一个,因为我们的铠甲基本上都是用的那种新材料,而且都是比较结实的,都特别特别厚,特别特别沉,密不透风,就穿到身上以后一点风都感觉不到。40多度,然后我整整打了一天,我就说现在刚30岁,还能活过来,我要是已经50多了,那一天我在现场基本就“交代了”。你知道热到什么程度吗?就是咱们那种冰红茶和冰绿茶,冰的,我基本上是3分钟一瓶,3分钟就要喝一瓶。我说我知道为什么热天狗为什么要张着嘴了,一点都不夸张,散热啊。我就蹲在地上倒气儿,太热了、太热了,皮肤已经透不出去汗了,你必须要张着嘴,感觉张着嘴能吸一点凉气。3分钟一瓶,一瓶一口就干了“咚咚咚咚”没了,然后拍,“咔咔咔”打,打几个镜头“哈…哈…哈…”“咚咚咚咚”那一天我喝了有30多瓶,30、40瓶冰红茶,都是冰的,早晨我是走着去的,最后是被两个人拖着扔到车上回去的。一点都不夸张,就是扶着,然后说“沙哥,走”“一、二、三,上”扔到车上,整个都动不了了,第二天早上起来浑身疼啊…

说老实话《三国》所有的职员,尤其是武戏组的这帮武师,动作演员,我真的是向他们敬礼,太不容易了,我这才只是几天,惨的是赶上了最热的那天打,他们是八、九个月,将近十个月天天如此。天冷的时候打、天热的时候打,这部戏最后呈现给观众后,大家能够看到我们幕后所有的这些人的努力。我们演员都还是站在幕前的,大家能看到,好与坏大家还能对我们有一个褒奖,我们觉得这对我们来说已经很欣慰了,但是真正幕后的这些动作人员和各种职员,他们真的是太辛苦了,这个戏拍得太不容易了。

娱乐:除了打戏,你刚才提到这版也加了很多感情戏,跟大乔有一些篇幅比较多的感情戏,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方面的表演吧。

沙溢:孙策当时虽然没有称帝,但是他已经是江东之主,所以毕竟还要有一种帝王的感觉,因为他不是臣,所以说即使我看到了心仪的大乔,也不能特别的表现出来。剧情是我和周瑜路过一片竹林,突然听见了天籁般的琴声,觉得非常优美,我就跟周瑜说“愿不愿意陪我去看一看是何人在弹奏?”周瑜说“周瑜愿陪”,然后我们俩就去了,去了之后发现弹琴的人已经走了。

正好有一个樵夫路过,我们就问,“老人家,刚才是何人弹奏?”他说,“是乔家乔老爷的两个女儿,大乔和小乔”,然后我们就说愿不愿意一块儿去看看,我们俩就去乔家拜访,然后说我们就想看一看刚才在竹林当中弹奏的是何人,乔公说是我的两个女儿“那能不能把你的两个女儿请出来,让我们看一看?”这是为了爱情嘛,然后乔公说当然,说“大乔、小乔,出来见过二位公子”,然后大乔、小乔翩翩而出,拍得很美。然后我哎,稍微有一点失态,但是说得很含蓄,不是很露骨。在这之后,然后我就跟周瑜商量,其实这个戏里面是我提出来的,因为我喜欢上大乔了嘛,我就说我搜集了天下所有的琴谱,都是特别好的琴谱,然后我就说“要拿这个琴谱作为聘礼给你我二人求婚,我娶大乔,你娶小乔为妻”,这是我规定的,我说我娶大乔,他娶小乔,其实在那一瞬间,我就已经看上大乔了,从此以后慢慢的故事就开始了。

其实这只是一个引,我和大乔真正大篇幅的感情戏,其实是在江东已经壮大了以后,我和大乔已经完婚了,我们俩加了很多的感情戏,这里包括她对我的这种照顾、呵护,包括我太过忙于事业,对她的一种愧疚。挺浪漫、挺唯美的。

娱乐:在戏里面跟大乔是这种感情,你觉得在现实生活中大乔这种女性是你喜欢的类型吗?

沙溢:是我喜欢的类型。她很包容,而且很聪慧,最重要的是她善解人意。所有女人的那种美德在大乔身上都有体现,因为孙策毕竟在传统意义上讲,他是相对有些鲁莽,有些头脑容易发热,做一些比较过激的行为,大乔会有一些善意的劝慰,有一些对理解和宽容,包括有的时候我意识到了,可能忙于事业,对爱情、对家庭这块有一些太不尽如人意了,照顾的时间太短,在这个时候大乔又以一颗很包容的心态面对这份感情。

娱乐:一开始定的是你演赵子龙,后来演了孙策,这两个人物有什么不同的理解呢?当时怎么会换角色呢?

沙溢: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时间,大家也知道,赵子龙是在《三国》里面活得时间最长的一个人,所以说牵扯到他的戏时间也相对比较长。还有一点老实说,可能这个戏5月份就要播出了,可能大家也能看到,因为在赵子龙这个角色当中他比较单一,他只有武的部分,恰恰缺少了文的部分,而孙策之所以吸引我,就是因为这个角色是文武兼备,他不但有武有文,而且还有很多的感情戏在里面,所以说我觉得孙策这个角色相对来说很立体,我在时间上出现问题了,就选择了孙策这个角色,现在我配完了音之后,我觉得自己当初选择饰演孙策是正确的。

娱乐:刘竞跟我们透露说,在拍的时候你经常会在现场耍宝逗大家笑?

沙溢:对,刘竞是属于那种笑点比较低的演员,随便开一句玩笑她都能笑半天的那种,因为我这人在现场拍戏比较喜欢热闹,创作嘛,一定要有一个轻松、愉悦的心态,所以我在现场特别受不了的就是现场死气沉沉的,大家都板着脸,完全一幅搞艺术的状态,其实在不放松的情况下,你演的戏也会不放松,带来的所有的东西都是拘谨、刻板的。

导演也是,高导也是一个特别爱开玩笑的人,他就是没导过喜剧,其实他要导喜剧也会特别好,他本人也特别爱开玩笑。你们有时候采访的时候稍微一引他,他就“抖包袱”,高导的戏也是这样,现场很轻松,可能我跟导演也比较熟悉,有些人跟导演不大熟也不敢,我跟他比较熟悉了,就在现场老逗,其实就跟咖啡的作用一样,兴奋了一下,然后你再投入当中的时候,会又有精气神了,我就是这样。所以有的时候拍到晚上大家都特别困,特别累的时候,我就喜欢开开玩笑,逗大家笑一笑,有一个更放松的心态再去拍戏。

娱乐:在你自己最早接触到《三国》的故事是什么时候?你最喜欢里面的哪个人物?

沙溢:最早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老版,也就是鲍国安那一版《三国》,那时候我还在上学,当时就挺喜欢《三国》的,后来看了《三国》的书,但是看也是走马观花,看得不是很细。再次接触就是这次拍戏之前,看书,了解了一些。

娱乐:你看的时候,最开始接触到《三国》的时候,最喜欢是哪个人物?

沙溢:鲍国安老师演的曹操。因为那个太深入人心了,而且鲍国安老师演的也确实是特别特别的好。那个时候就觉得有一些纪录片介绍,包括我们有一些《百家讲坛》出现那种动画的曹操,我说这个曹操哪是这样的啊?在我印象里面就是鲍国安老师就是曹操。

娱乐:这次演完了之后,会不会脑子里的曹操都是陈建斌的形象?会不会改变?

沙溢:我相信会有一些的,因为建斌哥我们都很熟悉,他为这个角色和这个戏也投入了很多精力,也确实做了很多功课,但是老实说,我跟他也没有对手戏,不知道现场的感觉,我只是在最后看剪接的时候偶尔看到一些片花,我觉得他还是把握到了曹操很多特有的东西,我相信这个戏播出以后,也会让大家有一个耳目一新的感觉。

娱乐:老版《三国》里面你对孙策的印象深吗?自己在表演的时候会不会去模仿?

沙溢:是濮老师演的吧?因为老版我也没有全看,《三国》里面孙策的篇幅不是很多,所以我偶尔有一点印象,就是曾经的印象我觉得好像是濮老师演的,后来有一次见到濮哥我还跟他说“咱俩真有缘,我还演过你弟弟。”因为在《男人底限》当中我演他亲弟弟,他演我哥,在《三国》里面你演孙策,这回我又演孙策,阴差阳错,其实我最初是想演赵云的,咱哥儿俩还挺有缘,你《三国》的这杆大旗我又接过来了。

娱乐:会有压力吗?

沙溢:老实说,之前要是知道的话,可能就会有点压力,因为我对最早的那版印象不深了,当时也不大清楚,是后来拍的过程当中听说,是濮老师演的,我是拍完了之后看了一些,因为老版中央11晚上有重播,有一次我看到了,我觉得我们哥儿俩演得还不太一样,我现在也卖一个关子,大家看看吧。

娱乐:你的扮相应该也会比较帅。

沙溢:(笑)濮老师比较帅,是“师奶杀手”,我有一次逗濮哥,可有意思了,我说“濮哥,你知道吗,在外头你有一个江湖外号”然后他看我一眼“是师奶杀手吗?”我说你怎么知道?(笑)

娱乐:除了感情戏和一些角色上的差异,新版的《三国》最出彩的地方在哪里?

沙溢:可视。视觉很震撼,包括大场面,包括动作戏,因为我现在能回答的也只是这些最直观的,我没有看全篇,要是胡乱说的话那是不负责任,但是从可视上来讲,我觉得是很大很大的一次进步和提高,视觉上的冲击力特别强,非常好看。

娱乐:场面大,有些人可能会觉得说只有场面,会不会其他的戏份就会弱一点?

沙溢:从我拍的这个角色出发,因为我仅仅敢谈自己角色的这些文戏,我觉得孙策这个人物现在剖析得比以前还要深刻,其他的人物用这种推理法,应该也是这样的,因为从导演那方面,他当初我们在聊的时候他也说过,文的方面不能削弱,不能比老版的削弱,武的方面要更加发挥和加强,两条腿走路,缺一不可。

娱乐:你在片中的打戏哪一场最难,或者印象最深?

沙溢:最后一场打戏,就是我被许贡的家奴射穿面颊的那场戏最难。因为这个箭让我挺难的,那个箭拍的时候是没有的,我要自己做感觉,然后后期电脑制作特效,我是在马上正骑着呢,突然间一停,然后感觉不对,我一停之后一看,这个镜头就转过来了,然后我就得在这儿想像着有一支箭,射穿了。因为完全是凭想像,我们演戏都得是有真实的交流,真实的道具,都得是真实的,这个是完全的无实物,而且自己还要做出那种疼的感觉,最后这个箭我还要单手把它从脸上拔出来,其实也没有,什么都没有,还要这样把它拔出来,这就挺难的,其实真正去拍打的过程,这些都没什么,就是整个这一连锁的下来我觉得就够难的了,什么都没有。

娱乐:在您心中的《三国》最核心的灵魂是什么?比如说读懂了什么就读懂了《三国》?

沙溢:我觉得读懂了自己就读懂了《三国》。

黄星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有通关术,不再做考试的奴隶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