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娱乐 > 新《三国》 > 正文

于和伟:刘备爱哭是真性情 穿越台词不必在意(全文)

2010-05-20 22:50:19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刘备饰演者于和伟做客网易娱乐,表示他在新版中塑造的刘备并不像许多网友定位的“腹黑”,反而“爱哭”、“摔孩子”等都是其真性情的表现。此外,针对网上热议的新《三国》台词大量出现“穿越”的质疑,于和伟表示台词只要表意清晰即可,无需一一印证出处。


视频:刘备饰演者于和伟做客网易娱乐。

于和伟不认同刘备“腹黑”一说。
于和伟不认同刘备“腹黑”一说。

于和伟新《三国》中剧照。
于和伟新《三国》中剧照。

网易娱乐5月20日报道 (文/超人)电视剧新版《三国》自5月2日开播以来已播至超过三分之一的部分,近日剧中刘备饰演者于和伟做客网易娱乐,详尽地解读了他心中的刘备,表示他在新版中塑造的刘备并不像许多网友定位的“腹黑”,反而“爱哭”、“摔孩子”等都是其真性情的表现。此外,针对网上热议的新《三国》台词大量出现“穿越”的质疑,于和伟表示由于确定了半文半白的台词风格,所以只要表意清晰即可,无需一一印证台词的出处。

详解刘备性格特点:

要把“中庸”演得个性鲜明

于和伟表示之前也和普通观众一样,认为刘备性格中庸不好表现,但随着对人物的加深理解,他认为“中庸也可以演得个性鲜明”。以十八路诸侯会盟那场戏为例,于和伟认为要将刘备看似不动声色、实则内心暗潮汹涌的感觉通过简单的几句台词、几个眼神表现出来,证明刘备确有雄才大略,并且在一开始就构成了“性格悬念”,让人期待这个人物后面的表现。

刘备不“腹黑”

在谈到网友给新《三国》中的刘备冠以“腹黑”之名的时候,于和伟表示这其实是某种程度上的误读,并且有些简单化了。于和伟认为,说刘备有心计确实不假,但绝非仅限于“表里不一、暗藏阴险”这么简单。他表示刘备如果仅凭“腹黑”,是不可能招纳到卧龙凤雏这样的名士、以及五虎将这样的勇将打下江山基业的。而《三国》故事流传深远、民间演绎众多给了大家偏于表面化为人物定性的习惯,但熟读《三国》的人无一不认为刘备是英主的事实。

“爱哭”、“摔孩子”都是是真性情表现

关于刘备“哭出来的江山”和“摔孩子收买人心”这些为人熟知的说法,于和伟表示在新版《三国》中这些恰恰是刘备真性情的表现。而备一贯的理念就没变过,自己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匡扶汉室是他唯一的人生目标,所以在这个目标的前提下,孩子真的没有赵云重要。

解读刘备剧中重要关系

刘备对关、张兄弟——在心中与天下大业同等地位

于和伟认为从情感层面来说关、张两位兄弟,对他一生影响绝对胜过妻子,和整个大业是等同地位的。最后正是两位兄弟相继死去,才促使他不听诸葛亮的劝阻起兵伐吴,最终铸成大错的。

刘备对曹操——治天下理念的两种极端

关于刘备与敌手曹操之间的关系,于和伟认为“煮酒论英雄”这场戏很巧妙地表现了两人某种程度上的惺惺相惜,又代表了治天下理念的两种极端,“一个是大乱要大治,一个是天下之根源首先在于人心”

刘备对诸葛亮——用真诚打动 以策略试探

对于共创大业的军事诸葛亮,于和伟以白帝城托孤这段戏举例,证明刘备对诸葛亮既有出于对蜀国忧心而出发的试探,又表露了对孔明从始至终的尊敬与信任。最后,临终前,一字不差的背出诸葛亮的隆中对,让诸葛亮在刘备死了以后还死心塌地的辅佐幼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刘备对孙小妹——由政治联姻为开端的良缘

对于剧中刘备和孙小妹的感情戏,于和伟表示这是一场由政治联姻为开端、最终英雄美人产生爱情的良缘。虽然两人绝不能用“一见钟情”来形容,但接下来东吴提亲、孙小妹吹箫救刘备、洞房花烛夜醉酒比剑一连串巧妙的安排非常有看头。

回应“穿越台词”争议:

准确表情达意即可,无需逐一验证出处


针对网上热议的新《三国》台词大量出现“穿越”的质疑,于和伟表示由于确定了半文半白的台词风格,所以只要表意清晰即可,无需一一印证台词的出处。于和伟称:“关于“穿越”的问题,我倒觉得(要看它)准确不准确,用现代一些词汇,用最简单的一些词汇,我觉得反倒是准确的。”对于网友提出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种较明显的“穿越”台词,于和伟一笑置之:“关键是这句话太有名了。”

下一页:访谈完整文字实录

网易娱乐:各位网易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网易《超级面对面》,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请到了现在正在热播的一部大型电视连续剧,新版《三国》的主演,饰演刘备的于和伟老师,于老师你好。

于和伟:大家好,我是新版《三国》刘备的扮演者于和伟。

网易娱乐:现在《三国》已经播到了三十多集,快四十集,大家的讨论也越来越热烈,于老师平时自己会上网看一下网友的评论吗?

于和伟:最近会看,《三国》,大家太关注了,我自己也会关注,毕竟是名著,拍十个月,九十多集的长度,自己也会去关注,去看看大家的反应,看看反馈是什么。

网易娱乐:从您这儿收到的反馈是正面的声音多一些还是批评的声音多一些?

于和伟:现在都是正面的比较多,刚出来的时候被板砖拍了好多下,但我觉得正常,不评论,没有探讨,就不关注了,它出来之后可以说是比较崭新的状态,忠于原著的……因为原著对中国人影响太深了,甚至不允许在结构上有一些变化,但我觉得我们打破了章回体的结构,从戏剧结构上来讲应该是这样的,所以一定会(引起)讨论,先是板砖,我觉得这挺正常的。

到现在,包括我看新《三国》的百度贴吧,还有一些评论,包括网易上的,对刘备是绝对认可的,这点我很欣慰,毕竟我付出了很多,也挺高兴的,刚开始也挺诚惶诚恐的,现在还可以。

网易娱乐:就说说刘备这个人物,一开始您接到任务要饰演刘备时,不知道在您演艺生涯中有没有想到有一天会饰演这样一个影响历史的人?

于和伟:没想过会演刘备,但想过会演历史人物,因为在中国历史人物中我有很多喜欢的,刘备……

网易娱乐:是其中之一?

于和伟:刚开始不是其中之一,一样,就像很多(人),对《三国》故事没有研究,停留在民俗《三国演义》的基础上,我最初也是这个状态,觉得刘备中庸,哭来的江山,好象很软弱,总之,他的英雄气没有吸引我,男孩子嘛,从小就喜欢英雄,所以刚开始对我没有构成太大的吸引力,其它一些媒体也曝过,高导力荐我演,曾经给我打过三次电话,我在其它一些场合也说过,到最后的结果来看,要感谢高希希导演,因为他给了我信心,刚开始你不想演,说白了就是信心不足,怕没有个性,怕不讨好,但实际上高导还是很坚定的说可以,“和伟你来演这个角色我放心。”当时答应之后做了功课,这个功课做完了就完全改变了。

网易娱乐:您提到了刘备中庸的性格特征,我们知道大奸大忠大是大非的相对好演,中庸的怎么演?

于和伟:中庸的不好演,中庸就是没个性,没个性就是没生命力,作为戏剧人物就是这样的,但最后塑造角色完成,我觉得中庸也可以演,到现在的刘备,你也不能说他不是中庸的,他也是,只是我们把他从中庸的大概念里抛开了,他的是非观念是什么,到底更靠向哪一面,还是在中庸这样一个大的概念下做到个性鲜明。现在很多网友的评价,一些观众看完之后对刘备的形象还是认可的,他是鲜明的。

网易娱乐:就我个人来看,刘备这个角色很难得的是,虽然这个人比较低调,情绪不大起大落,但感觉他的个性非常多层次,就拿一开场来说,其实开场刘备的戏并不多,大家还在讨论三结义为什么一带而过,感觉人一下就立住了,在十八路诸侯的时候,您能不能回忆一下开场那个戏的力度。

于和伟:好,我回应你一下,关于这个,其实刚开场争议也很大,刘备为什么总低着头,扮酷?装狠?还是装有思想?对比了老版,关于斩华雄之后刘备是起身笑脸相迎,而新版是坐在那里动都不动,这两个选择方法其实挺有代表性的,在我理解是成熟的,因为在那样的状态下,他笑脸相迎,表现的状态是成熟的,还有一个是性情的,如果让我来选择刘备的成熟和性情,在最初阶段我会选择他的性情。他的性情就是会不满,就是会对十八路诸侯不满,但他不敢说,换句话说,他不是不敢说,只是他刚开始还不屑于说,因为他知道自己卑微,只有三个人,骑兵关羽,步兵张飞,但他说了一段话“缴贼,救国,岂在人多?”我这一份心就够了。所以到最后斩不了华雄的时候关羽起来请命,刘备站起来说“如果我二弟不胜,愿取我三兄弟的人头”,他这份自信本身就会有性格悬念。

因为我在拍摄之前做功课,可以说各种方案都考虑过……

网易娱乐:想过不同的演法?

于和伟:对,首先他的原初状态还是以剧本为主,剧本上本身就给了这样的设定,我觉得这种设定很好,就像网友评价,刘备的出场,客观让我来看,我觉得有性格悬念,下面想知道他要干什么,我觉得这还是比较客观的,我看了也很欣慰。这一点,作为塑造人物上来讲,我应该是做了。

还有一个,刘备的出场,实际上这戏不就是曹操和刘备两种人格力量的对抗吗?是最主要的一对矛盾。一开场就……以我们来说是表现中庸、成熟,或是所谓做人上的不露痕迹,对曹操的反馈没有了,新版《三国》最主要是做这一对矛盾,刚出场就要鲜明,就要让曹操意识到这个人物怎么会这样,所以其实是有备而来,并不是随便的我就低垂着眼睛或是怎么样。

刘备不“腹黑”

网易娱乐:有网友在点评刘备的表现时还用到了“腹黑”这个词,您知道腹黑是什么意思吧?

于和伟:(笑)“腹黑”我知道,刚开始(播)《三国》时我就比较关注,最初是产生于江苏卫视在做《三国》时的评语,但是我觉得这个评语有一些笑谈,说到“曹操装哲学家,刘备腹黑”,没有太严肃,就像我们随便寻找一个词拿出来说,但后来却演变成了对刘备的争议。

腹黑,在三国那个年代,先不论它是褒义还是贬义,我们来看吧,有更腹黑的,如果是“起身笑脸相迎”,还是刚才我说的意思,“二弟,你建功了。”一个是一动都不动,可能别人会看出来,哪个更腹黑?

反过来我再说,不能用“腹黑”这个词来评价刘备,因为我觉得这里面有误读的东西,刘备为什么是腹黑的?我们只是先把一个定义给他。我似乎觉得很多人看《三国演义》会喜欢这种外延的演绎,我小时候听说过诸葛亮去吊孝看周瑜,发现周瑜是假死,他已经算到了,因为棺材上全是孔,诸葛亮就带了很多黄豆,过去一个个把孔堵死,最后把(周瑜)憋死在里面,这也是我小时候听到的,广泛流传,各种演绎都有。但似乎更生动一些、更有人物特质,愿意记住这些事情,因为刘备最典型的就是这件事情,哭、摔阿斗,我们似乎找不到更有合理的说法,那么民俗演绎、《三国演义》出来之后我们就加了后缀,收买人心,哭出来的江山,无能。其实不对。

我始终在说,熟读《三国》的人没有一个会认为刘备不是英主,如果他是英主,他怎么会只能靠哭、靠这些来收服五虎上将或卧龙、凤雏?不可能。

“爱哭”、“摔孩子”都是是真性情表现

网易娱乐:细想这些,表面化的东西是不太成立的,如果只是这么简单。您刚才说到哭和摔孩子,正好本周三刚刚播出了长坂坡的这一段。

于和伟:我正好没看。

网易娱乐:之前大家都非常期待,您在摔孩子的当下会怎么演,这段您还记得吗?

于和伟:我看了评论,我觉得评论挺有意思的,剪出来的戏我也没看。评论上是这样说的“哦,这个孩子摔轻了。”这是一个评论,我在回想,还有一个单贴出来的“刘备这个孩子摔的太重了。”有两篇这样的评论。

网易娱乐:说什么的都有。

于和伟:于是我就觉得,如果有人说这个孩子摔轻了,有人说这个孩子摔重了,那么我想我摔的正好,现在撇开到底是摔轻还是摔重不说,我们来讲电视剧怎么发展到摔孩子这一情节点上,所以这一点很重要,如果大家延续地看下来,到这儿来它只是一个情节,很多是评价刘备摔孩子,我们只听到刘备摔孩子的这句话,这是断章取义,因为之前长坂坡赵云失散,有谋臣过来,其实《三国演义》里讲的是谋臣,但这里面是糜芳,说“主公,子龙判敌了”。刘备二话没说,牵起马就走,行军接着走,好象没听见。(糜芳)又问,“主公,赵云降曹了。”刘备还是像没听见一样。糜芳又接着说“我亲眼看见的”。怎么怎么的。刘备大怒,“胡说!子龙跟我肝胆相照,怎么会投敌?”理都没理,转身就走。

网易娱乐:第一次听到刘备的音量这么高。

于和伟:对,这么信任,而且在那个时候他首先选择信任,他如果不选择信任可能他会不那么急,因为世事难料,但他还是不相信,在走过山坳到那边的时候,七进七出,

最后是杀出来,浑身是血,遍身是伤,怀里抱着阿斗,刘备站起来了,看到了,过去了。我想此时的刘备眼睛一定是盯着赵云的,看到他身上的血和伤。

网易娱乐:看的不是阿斗。

于和伟:对,看的不是阿斗。而阿斗到怀里,刘备再去看阿斗的时候是什么?他作为一个英主,一个主公,这时候他去看孩子到底伤在哪儿了,我倒觉得不对,而是看到我的爱将赵云把我的孩子保护得竟然(在)酣睡,我觉得这是反常规的。拿过来这一摔,表面上看真的是接过来,“砰”就扔了,眼底还盯着赵云,“为了一个孺子几乎损我一员大将。”故事情节如果顺着看到这儿来,不会单论他这孩子是摔重还是摔轻了,也许这一下很重,也许这一下很轻,没必要。

网易娱乐:是不是说按照这个情节的逻辑走下来,他是不是根本没想到要在三军面前(收买人心)?

于和伟:对,怎么可能。如果刘备有这个,是他一贯的理念使然,刘备一贯的理念就没变过,自己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匡扶汉室是他唯一的人生目标,所以在这个目标的前提下,孩子真的没有赵云重要。

网易娱乐:所以您认为在这方面,刘备完全是真性情?

于和伟:当然是,我刚才已经说了,如果要选择最初状态,你选择刘备的成熟还是选择刘备的性情?我一定会选择刘备的性情。在一个95集的长戏里,人物一定要成长,没有成长就不好看了,最后刘备的中庸也好、成熟也好,甚至在成熟里有一些谋略,是他逐渐随着他的位置成长了,面临的情况越来越复杂而特有的,刚开始他就有很成熟的思想或是没有性情,那才真正是腹黑。

网易娱乐:您刚才提到刘备,现在回想长坂坡这一段,其实它承载的东西有很多,我突然在想,对于刘备这个人物来说,您去理解一下,如果把天下、三个兄弟、(刘备的)夫人,和公孙小妹之间的感情、孩子来排一个序,您认为刘备这个人物会怎么排?

于和伟:在志向上他应该是(把)天下(排在第一),在情感上我觉得是关、张二弟,两位兄弟,对他一生(影响很大),真的,胜过妻子。因为刘备是一个中国传统的承继,严格尊重中国传统,那个年代就是男尊女卑嘛,所以他会有那样的话“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对此网友也有评论,但我觉得还是要看是什么情况,当时张飞要自杀啊,实际上那句话是救人,而且给张飞在最短时间内的宽慰,就是这句话,张飞手中的剑马上就停下来了,所以要看他的出发点,不能断章取义地来理解。首先他心里的大志是天下,在妻子和兄弟中肯定是兄弟,关羽和张飞也是跟他一起创业的左膀右臂,所以这些纠结在一起了,到最后老年的时候,往后看,我认为还有几个比较精彩的片断,就是关羽之死和张飞之死,一定是催人泪下的,他对这两个弟弟的感情,可以说在个人情感上没有人超过他们俩,恰恰他心里又装着大业,如果非要从兄弟和大业中来做取舍,刘备一定是理想主义,不可能失大业,因为这是我的终身目标,但你让我失掉二弟和三弟也绝不可能,但恰恰关羽死了,张飞也死了,所以最后刘备是为了关羽,表面上的理由,有一句话承继大位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颁布天子第一昭,举兵伐魏。“我不为我二弟报仇,纵有万乘之尊又有何用?”

兄弟情深。他的心里始终装着大业,所以我希望最后刘备白帝城托孤的时候,他的心里会有一片桃花,一处桃园。

与曹操——治天下理论的两种极端

网易娱乐:除了跟两个弟弟的兄弟情,刘备这个人物在《三国》中还有很多对儿不同的感情,在剧中和孙小妹的男女之情,和曹操的敌对和英雄惜英雄的感情,包括他跟军师诸葛亮一起创业的感情,您能分别解读一下吗?

于和伟:我觉得在跟曹操相惜这一点上,其实还不够明显,唯独有一场就是煮酒论英雄。

网易娱乐:这段的改编也比较大。

于和伟:叙述方式不同,刚开始曹操就看出来刘备是个英雄,所以到煮酒论英雄时的着眼点不是“天下英雄唯操与兄尔”,如果这样解释的话,说明曹操之前根本就没有认识到,在这个阶段才说这个话,我觉得没意思,我们看到十八路诸侯会盟时给曹操的一些镜头,已经知道他意识到了,包括之后十八路诸侯会盟之后跟他一番对话,两种理念的碰撞,一个是大乱要大治,一个是天下之根源首先在于人心,其实那时候就已经知道刘备是英雄了。为什么这样的讲述到最后,煮酒论英雄时实际上是刘备最料到的时候,曹操是很有优势的时候,你已经在我的菜园子里种菜了,我来跟你喝喝酒,谈一谈,完全的高姿态,“别说了,小刘,天下英雄就你和我嘛”,他没有太在意,有一些朋友会说,如果他当时露出马脚的话曹操会杀他,错,现在我不是那么理解,那样的两个人反倒太弱智了,我直言不讳地讲,不对,曹操早就清楚,而这时候曹操不杀他的一个原因是“我干嘛还杀你啊?你都种菜了。”你是英雄不假,但你无用武之地,英雄多了。不是另外一个概念,在新的煮酒论英雄里,曹操说出了另外一个说法,这时刘备才敬他,刘备手里使的是双把剑,一把是仁义之剑,另外一把是策略之剑,曹操的台词我记不太清楚了,你的双股剑实际上是双刃,同时也说明你的野心,把这个说出来,真的是内心一惊,一个惊雷掉了,随后的台词也很有意义,“迅雷乃天意,有谁不觉?”真的,实际上是一种神聊。真的,煮酒论英雄是一种神聊,原来那个反倒单一了,如果曹操早就想杀刘备的话,不用再煮酒论英雄之后再杀,看这个雷响不响,看看你害怕不害怕,来试探你,用不着。可能不用摆这壶酒,刘备还种菜呢,不用留他,杀了他,我睡午觉,睡醒之前必须杀了他,曹操可以做出来,所以从这一点来说,曹操是有惜英雄的地方,我觉得跟(曹操的关系)是这样。

和诸葛亮,也是严格按照《三国演义》的故事基础来讲的,只是戏剧结构上发生了一些变化,三顾茅庐请出来,绝不是刘备把(打仗)交给孔明之后就喝茶看报纸,他在看窗外的时候一定是在听军师排兵布阵,一定是这样,他怎么可以放下?他在用贤嘛,刘备不是没本事,首先是他的本事太多,文不过诸葛亮,武不过五虎上将,刘备最有名的理念是不是我不强,而是有比我强的我为什么不用?他把事儿看得很重要,把这个团体看得很重要,这个团体就是蜀国,所以三顾茅庐,也看到了后和曹操对恃以后自己兵败,所以三顾茅庐请出诸葛亮,但他一定还是要关注的。这段也是在戏当中刘备最不好把握的地方,放,抢了诸葛的风头,诸葛亮那么鲜明,那么鲜艳的人物性格,刘备在他旁边用什么样的状态和行事方式来确定他的位置?退、隐,但不是真退真隐,而是要看、要关心,看到好要微笑,看到不好要质疑,要问,慢慢的,一步一步确立去分析评判诸葛亮真的是帮他,从而建立友情,从而信任,各方面都在这段戏里完成,他跟诸葛亮的关系是这样的关系。

到最后实际上所谓的功高过主什么的,这也是猜测,但在当时那个礼教非常严谨的年代,如果有这样的思想,刘备有的话,不为过,但他并没有表现太多,伐东吴跟诸葛亮在战略战术上有一些分歧是因为首先他自己的二弟三弟都因东吴而死,个人仇恨、个人情感占了主要的原因,他要伐吴,诸葛亮不同意,他先是忍下来了,最后还是要干,直到张飞死,一个爆发点,要去做。

另外隐着的一条线是战略思想上的不同,刘备始终认为孙弱曹强,他(想)先灭了东吴再去打曹操,而诸葛亮未出茅庐三分天下,隆中的时候就跟刘备说,一定要按照我的策略走,但刘备当时(因为)诸多原因,觉得自己强大了,还有一个(原因),献帝驾崩,曹丕称帝,真的,他有危机感,如果这时候他不继位,他继位也犹豫,如果不尽快完成这个使命,再往后拖延(是不行的),他着急了,再加上二弟三弟死了,毅然决然伐吴,也铸成了他一生的大错。

网易娱乐:刘备在称帝后和诸葛亮的关系有微妙的变化。

于和伟:直到最后白帝城托孤,有人说是试探,有人说是真的托孤,我觉得不能一概而论,如果在拍摄过程中把他拍成试探了,错,拍成丝毫没有试探,也错。在刘备那样一个人生高度的情况下绝不是那么简单的,最重要的是找他的内心核,忧心,他要死了,他不放心,托孤也好,辅佐阿斗也好,他都是不放心的,他未完成啊,在不放心的时候他会有各种忧虑,这种忧虑再把它从大的角度来归纳,怕乱,怕蜀国乱。他临终前讲几句话,有那么严重吗?没有那么严重,没有那么工于心计,不是我们经常想的那样。

网易娱乐:听完您这一大串解读,感觉是不管什么事儿在刘备心里都要绕好几个弯然后表现出来。

于和伟:对,他必须要心思缜密,作为一个领袖他要考虑到协调各种关系,在诸葛、关羽和张飞的协调关系中,新版刘备也做了很大的努力,他会极力地协调,最后他跟诸葛亮还是很真诚的,包括最后临终前,一字不差的把诸葛的隆中赋背出来了,临死前,诸葛亮潸然泪下,所以他最后才会“鞠躬尽瘁”,六出祁山,因为先主对他不差。所以如果仅仅把两个人的矛盾放大、情谊放窄,我觉得就不对了,为什么诸葛亮在刘备死了以后还死心塌地的六出祁山?明明知道扶不起阿斗还要扶?都是一份情谊在里面。

网易娱乐:就像出茅庐那样。

于和伟:对,始终不改初衷。

网易娱乐:还差一个,这个相对轻松一点,孙小妹。

于和伟:孙小妹是一段奇缘,在《三国演义》没有太多展开,在我们的新版故事里也没有过多展开,但我觉得点到了,而且恰到好处,里面的几个情节点设置的非常棒,在其它一些场合我也说过,英雄的感情戏、爱情戏大家还是比较关注的。

首先是政治原因,绝不能排除,不能说刘备跟孙小妹一见钟情,这不可能,之前两个人就没见过,只是听说,不可能(成就)一段姻缘,但因为当时要抓刘备,把他掠过来作为人质,不管怎么样,掠过来扣住,那边就老实了,刘备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到底去还是不去?比他小20岁的女孩儿要嫁给他,刘备没有愚蠢到那种“哎哟!漂亮!”这个概念,而是想去不去,首先这边有诸葛亮,有那么多谋臣,刘备也不傻,一算就知道怎么回事,为什么刘备还要去?就是剧中有一个关键台词,跟关羽和张飞说的,临走前他说“二弟三弟,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去吗?我们到今天一直是挣扎求生存,我从来都不敢放过任何一次机会,如果我去的话,才有可能真正让孙刘联盟,只有孙刘联盟了才有可能共拒曹操”,这也是诸葛亮的理念,他们是统一的,所以刘备要去,而很多人是担忧的。

刘备这时候表现了自信,也表现了大义,虽然是一场感情戏,“怎么可能呢?主公,你想想,你比人大30岁,别去了”,他去还是要去的,我比她大30岁就看不上我吗?这不见得,只是“我不知道那个小妹长什么样”,到底我能不能看上她还不好说呢(笑),这份自信,他心里已经确定了,已经形成了,但他并没有跟所有人说,于是去东吴相亲,相亲之后小妹承载的历史使命就更有意思了,首先是吴国太,心疼自己的女儿,“委屈你了”,但为了江东大业,你看吧,行不行,我不为难你,让你在帘后看着刘备出场,如果你觉得他真的可以,看中了,相中了,有箫,你吹箫,如果看不中,你就不吹。恰恰这一声箫声救了刘备的命,在刘备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这声箫声救了他,他从不认识孙小妹到最后听了箫声,两人之间的情感勾连就有了,我觉得这场戏是好看的,直到洞房花烛两个人醉酒比剑,到最后三个镜头中有一个小妹下来替刘备挡了,政治联姻,然后两个人产生感情,我觉得非常好。

网易娱乐:有头有尾。本周很多精彩好戏都会陆续上演,刚刚结束了长坂坡,然后马上要舌战群儒,之后就是备受关注的赤壁大战了,您能不能给观众提前透露一下?您觉得赤壁大战最大的亮点在哪儿?

于和伟:会有很多。这一段,刘备主要还是旁观多一点,舌战群儒之后在江东发动了跟曹操的决战,这是一段非常经典的折子戏,从画面上讲一定非常漂亮,然后再说了曹操从鼎盛时期的变化,之后的是荆州之争,曹操败了之后荆州到底归谁,荆州这个城市在之后一直占据重要的位置和点,因为争荆州死了关羽,因为争荆州怎么怎么样,我觉得这里是最大的看点,首先是赤壁,然后是曹操从鼎盛时期的衰落,包括诸葛亮的草船借箭,这是诸葛亮跟周瑜、曹操比较精华的一段戏,我建议大家关注,而此时的刘备,从表面退到了后面旁观,实际上他也在时刻关注,这一阶段主要就是以这个为主。

回应“穿越台词”争议:

准确表情达意即可,无需逐一验证出处

网易娱乐:好戏陆续上演,但不断的争议声也一直没有停止过,您既然经常关注,大概总结起来无非也就是这么几点,一个是对原著的改编,一些是演员的表演跟大家心中固有形象的差异,还有就是台词方面出现的一些(bug),对这方面您怎么看?

于和伟:首先半文半白是没有错的,全本(文言文)也太晦涩了,需要注汉语拼音,需要普及,不是观众怎么样,最好拿一本新华字典去看,所以我觉得半文半白首先没有错,主要就是一个分寸感的问题,拿捏它,要有韵味,我偶尔也看一下,一些演员在处理上,虽然是半文半白,但还是很有韵味的,要把这个韵味说出来,我们总要观众听得懂嘛。

还有一些关于“穿越”的问题,我倒觉得(要看它)准确不准确,用现代一些词汇,用最简单的一些词汇,我觉得反倒是准确的,说实话我看朱老师的剧本,有一些一下就让我(理解了),非常准确,虽然看似有些“穿越”,但实际上真的是准确,这里面有演员的二度创作,我们看看怎样取舍,还有就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收,这么大的作品,从大的方向来说,在台词处理上我觉得没有问题,但它毕竟是一个很大的作品,观众有不满,觉得不合适,我觉得都太正常了,因为影视剧本来就是遗憾的艺术,不可能做到尽善尽美,但至少我觉得在这一版上,创作者,作为主创之一,我觉得我们是严肃的、是负责任的、是认真的。

网易娱乐:比如刘备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人家说这算“硬伤”。

于和伟:好,我来回应一下,关键是这句话太有名了,既然半文半白,如果它没那么有名,那我们也可以去用,比方说“老当益壮”,我们去追查典故,也不一定是在三国时期,可能在三国之前,但也可能是在三国之后,但我们会不说吗?如果我们去研究语言“你吃饭了吗?”这句话可能是现在在产生的说法,但《三国》里有,汉代也有,我们不能再去找汉代说“你吃饭了吗”是怎么说的,只是这句话太有名了,所以把它找出来,我们没有考虑到这点,至少我觉得我没有考虑到这点。

网易娱乐:既然选择了半文半白的台词风格……

于和伟:对,其实我觉得是可以接受的,不知道刚才我阐述清楚了没有,因为很多中国的语言,古汉语都有出处,如果我们把《三国》里所有的古汉语都找出来……

网易娱乐:这个工作量也太大了。

于和伟:只是(这句话)太有名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但反过来看,刘备说这样的话是不是准确?在情感上是不是准确?如果是准确的话,我觉得应该去理解这样的处理方法,我基本上解释清楚了吧?

网易娱乐:关于演员表演方面的,现在看来陈建斌老师饰演的曹操争议点比较多,因为一开始俨然就是以男一号的姿态出现,您跟他的对手戏也比较多,您怎么看待关于陈建斌老师的争议?

于和伟:我觉得建斌演出了一个很有特质的曹操,似乎就把曹操刺董作为开篇,一下就把曹操这个人物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也成为了大家议论和评论的焦点,其实我觉得不必这样,只是从新版《三国》的戏剧结构上来讲,它是从这儿开始的,往后,看完刺董之后,连环计之中我觉得王允是男一号,孙策死了之后,主角是孙权,因为三国是群英会,我不介意谁是男一号谁是男二号,只是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男一号,救阿斗的时候长坂坡(的主角)是赵云,辕门射戬(的主角)是吕布,每个人物都有他精彩的点,不能这么说,它既是统一的,但同时也是独立的,在戏曲里,《三国演义》的故事会分很多折子戏,《空城计》里有诸葛亮和司马懿,到舌战群儒那绝对是诸葛亮,所以我觉得不应该这么看。

网易娱乐:如果整体来看90多集的《三国》,刘备这个人物最华彩的章节是在哪一段?

于和伟:最华彩的章节……我觉得就是他的失去,如果从情感最强烈的片断和情节来说,就是关羽的阵亡和张飞的阵亡,两兄弟死掉,使他的情感和内心发生了变化,还有去益州,打西川,庞统之死落凤坡,乃至最后的白帝城托孤,都是,如果要推荐,我分不出高下,我觉得都可以,在创作过程中,我会想起来,就故事的可看性来说,精彩程度都很好。

网易娱乐:最后这个问题,您能不能用简单的一句话来解读一下您心中的《三国》?

于和伟:我心中的《三国》我觉得是一个没有丢失掉原著精神、充满戏剧张力的好戏。

网易娱乐:已经足够了,非常感谢于和伟老师今天做客网易,经过您的解读,相信大家看过之后一定能对《三国》和刘备这个人物有更深的认同感,希望网友多多支持精彩大戏新《三国》以及于和伟老师接下来的新作品,谢谢您。

于和伟:谢谢。

网易娱乐:也谢谢网友,下期再见。

黄星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想重塑知识体系,这套书足矣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