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距离观察俞飞鸿:我从不活在别人的期望里

2019-04-17 16:55:08 来源: 娱乐FOCUS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近距离观察俞飞鸿:我从不活在别人的期望里

出品|娱乐FOCUS

作者|老张阳汤

责编|金成武

推开专访间的门,空间比想象中逼仄了不少,左顾右盼,转了两下脑袋才发现,角落里,坐在一张黑色简椅上的俞飞鸿。

没有主动寒暄,也没有刻意地保持距离。但摄像大哥调试机器时,俞飞鸿还是谢绝了记者的帮忙,早早坐在镜头前帮助试光。因为,这是她的工作。

这和印象中的俞飞鸿,的确没有太大出入——不显山露水的低调,甚至透出几分高冷,却也总能让每个接触的人都感到恰如其分的舒适。

距离感、分寸感,一切都刚刚好。

坐定,正式采访前,记者半寒暄地问:应该很久没有这么密集地接受专访了吧?

俞飞鸿笑笑:是呀,上一次已经是十年前了。

十年前,她花费数年心力拍出的《爱有来生》上映。那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做导演。

在那之前和之后,她的作品产量向来不高,尤其是主演的作品,更是寥寥。

想来,这的确是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在新陈代谢极快、多数人往往红不过几年的演艺圈,1971年出生的俞飞鸿,八岁入行,几十年来,这么时断时续地出现在公众面前,露面也好,隐藏也罢,江湖上却始终曾未断了关于她的“传说”。

就仿佛出名与否的开关,牢牢地握在她的手中。只要轻轻一按,无论屏幕这边的网友,还是近在眼前的许知远,都会轻叹一声:她真的,好美啊。

近距离观察俞飞鸿:我从不活在别人的期望里

自我保护的私生活

为什么大众会如此沉醉于俞飞鸿的美貌与气质?口碑两极的明星那么多,为什么俞飞鸿会是多少人众口一词的“冻龄女神”?

我们很难通过直接的提问得到这些问题的答案,可随着采访的进行,记者渐渐找到了答案。

观察一:俞飞鸿对个人生活的自我保护,简直武装到了牙齿。

记者:现在接项目的具体标准是怎样的?

俞飞鸿:我不知道,只要看到我喜欢的就行。喜欢来自什么,我也不知道,没有看到,不知道。反正我现在选择,你能看到的,都是我喜欢的。

记者:出演一个职场成功的独立女性,对你来说有没有很强的代入感?

俞飞鸿:我去演了,她就是我了,我就是她了,所以没有所谓代入不代入。

记者:工作和生活中的你差别会很大吗?

俞飞鸿:那我也不知道,我没法跳出来看自己。

记者:不工作时都会喜欢做些什么?

俞飞鸿:想做什么,做什么;想不做什么,就完全不做。

记者:拍摄《在乎你》期间去过一次南极,和朋友一起吗?

俞飞鸿:太八卦了吧,我不告诉你。

简单地列举几个对答,一个自我保护意识极强的形象便呼之欲出了。

所有涉及到个人生活的问题,俞飞鸿都会快速地将之挡在门外,这当然很好理解,在电影的宣传期,重点自然应该多落在电影本身。

但这份对个人生活的保护,应该说贯穿了她的整个职业生涯。这大概源于她看待演员这份职业的角度,在她看来,演员是自己的工作,“一份并不简单的工作”,而生活和工作应该是完全分开的。

面对走红的压力,很多艺人选择将自己的生活毫无保留、甚至添油加醋地分享,从这个角度,这么多年来几乎没有一个实锤绯闻的俞飞鸿,的确显得太特别了。

这份特别,让俞飞鸿始终在大众面前,有着足够清晰的辨识度。那种一眼便知的标签,是多少明星求而不得的。

《在乎你》的导演毕国智眼中,俞飞鸿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质,他称之为“国际性气质”。

“有时候很快就能感觉出来一个人会不会很用力去讨好你,或者是耍宝,或者是要怎么样,她就没有。她也不是对你不礼貌,她就是很平常的,英文就是不会try too hard,好像很自然地就聊到一起了,那个感觉是最舒服的。”

毕国智描述的这种感觉,正是分寸感。

小到为人处事,大到打点规划自己的人生,恰到好处的分寸感,既不给旁人压力,更不会给自己压力,这样的一身轻松,让俞飞鸿超越了演员这个职业,成为多少人心中的生活榜样。

“你就看她说话的声音不是很大,就是很规矩的,其实她里面有很强的一个性格。”关于俞飞鸿,毕国智确实看得很准。

近距离观察俞飞鸿:我从不活在别人的期望里

好戏难求的演员之路

当话题聊到电影时,俞飞鸿的话明显开始多起来。这边引入记者的下一个观察。

观察二:减弱的冲劲儿,不妨碍俞飞鸿持续打磨表演。

电影《在乎你》中,她扮演一个功成名就的时装设计师袁元,一天某个年轻的日本女孩找到她,逐渐揭开了袁元不为人知的前半生。

毕国智最初对俞飞鸿并不熟悉,因为制片人浮乐莲的推荐,2016年专程从香港飞来北京三个小时,只为了见俞飞鸿一面。

只这一面,毕国智便确定了,袁元这个角色,是俞飞鸿的。

而说到自己当时为何接下《在乎你》,俞飞鸿的回答则要明确得多,“它是一个完全以女性角度出发去讲述一个女性的经历、心路历程、内心救赎的故事。这个是我喜欢的。”

从国产电影市场出发,这样大女主的作品,非常之少,于是,它对俞飞鸿的诱惑力,也就好理解了。

但她也不忘补上一句,“当然我也有私心,我很想去看看冬天的北海道(笑)。确实是不虚此行。”

应该说,这个角色虽然有着设计师的身份,但在影片中,更多时候强调的,是一个处在矛盾与纠葛之间的女人形象。

俞飞鸿清楚这一点,但接下角色后,她还是为这个设计师的职业,做了很多功课,“其实这个戏并不是主要表现袁元在事业上、工作上的一些细节,更多是表现她在情感上的一些东西。但是她的身份毕竟是一个时装设计师,但是我对这个职业毫无了解。所以我之前也专门去跟我的好朋友吕燕,我去跟她工作好几天……虽然这个戏并不是主要表现她在事业上、工作上,但是我也需要对她这个职业、这个身份的人日常工作是什么样的,有一个了解。哪怕电影里不表现她做的那些工作,但是你站出来,你就有这个信心,我是这个设计师。你不能站在办公室,你只是站在那。虽然她没表现东西,但是你要知道你的工作氛围和工作程序是怎么样的。”

关于演技,向来都是一个见仁见智的抽象话题,俞飞鸿也说,这需要观众靠自己的感受去判断。

她曾在此前的采访中说过,如今对职业生涯,已没有多大的冲劲儿,“我所说的冲劲是我没有什么欲望非要找一个戏,我特别想演一个什么角色,我要去寻找,寻找这样的题材和角色。我只做选择题,给到我手中的时候,我有选择做和不做的权利。”

但这被冲淡的欲望,并不影响她打磨技术的耐心。

每部戏结束,俞飞鸿都会做一个总结,“总结是,你是会看结果,看整个效果出来以后。因为你演戏的时候,其实每一部都是在试验和实验。表演很微妙的地方就是它没有一个定论,你哭大声多少个分贝或者哭小声多少分贝就是最好的效果,或者是你这个表情多一点少一点,哪一个是最好的,一定要你自己去感悟的。没有一个秤来量这个是几斤几两(笑),或者几斤几两就是对的,没有对错。只有你演出来的感受,到时候观众在看的时候,他有没有感知到。那也不是完全你表演就可以做到一切,需要导演、摄影等所有的一切配合。那所有的配合在不在一点上,那真的是缘分了(笑)。”

俞飞鸿从来都不是个高产的演员,她自己也说,好的作品本来就难求。

1993年,22岁的俞飞鸿大学未毕业便前往美国,出演了王颖导演的《喜福会》。时至今日,这部电影还是很多观众眼中常看常新的经典。

在俞飞鸿眼中,后来的二十几年,再少有这样的作品出现,自己并不遗憾,作为演员,她无法决定的东西有很多,她只能做好自己的份内之事。

“所以在表演上,我会尽到我自己的力,我会去琢磨和寻找那个最佳表现状态和最好的时刻,或者你当时的感觉。那你这个感觉准不准,也不一定,你要看呈现出来的效果。那所谓总结,就会去调整,我原来觉得可能这样演的时候会怎么样,出来的效果好像不是你想的。但是有时候你无意中的一个动作或表情,但是出来的效果很好。那你就会保留你好的地方,去改进你可能不够的地方。”

近距离观察俞飞鸿:我从不活在别人的期望里

紧紧握住主动权的人生

“我从不活在别人的期望里。”

观察三:俞飞鸿诠释了何为真正强大的内心力量。

俞飞鸿是杭州人,说话嗲嗲的,很是柔和,但语气又透着十足的稳健。当她说出上面那句话时,没有半点情绪,却不由得让你信服。

去年,网友自发地为俞飞鸿、陈数、曾黎和袁泉四位气质出众的中年女演员,设计了一出名为《淑女的品格》的大戏,甚至连每个人的人设都安排妥了。

俞飞鸿的部分介绍是这样的:她是一个学霸,然后是正经的读研究生毕业的设计师,平时是娇娇嗲嗲、一抬一眼,别人半条命都没了,但是跟客户讲生意的时候又是那种冷冰冰的状态。

这个人物简介的确是为俞飞鸿量身定制的。当记者问她如何看待网友的热情时,俞飞鸿的回答依然在自己的气场之内,“这个其实还只是一个概念,都还没到人物细节,不管接什么戏,我的原则都是还是看故事本身和看这个人物,人物丰不丰满,人物有没有挖掘的可能性。”

这就是俞飞鸿吧——她从来不会顺着别人安排好的路子走下去,对她而言,自己生活的主动权,永远要握在自己手中。

这或许也是在她演员之外,对于大众影响更为直接的第二个身份:生活榜样。

她47岁,依然单身(至少公开的信息是这样的)。外在的容颜不老,内在的气质和精神力量更是强大地令多少人羡慕。

此前她曾经说过,“在经历中,我慢慢觉得我们别把任何东西放在别人手中的人——命运已经有一半不在你手上,因为一半已经在上帝手中。我觉得另外一半就得是在自己手中,交给别人是特别遗憾的人生。我的人生无论好坏,都是我自己决定的。”

在许知远、窦文涛这样的文艺男中年眼中,俞飞鸿的魅力,是全方位的。

窦文涛少见地为她写了两句诗:你的眼睛一闪寒光,迷乱我的软弱心肠。

向来高冷的许知远用各种局促的微表情出卖了自己,最后索性在节目中前言不搭后语地说了句:你真的是很好看啊。

从容貌到气场,两位知识分子一反常态地,为俞飞鸿所倾倒。

当年在《锵锵三人行》,窦文涛与冯唐两大直男,目的明确地试图让俞飞鸿按照他们的剧本,试探一下独立的单身女性,到底有多大能量。

面对这些攻击性很强的问题,俞飞鸿都风轻云淡地见招拆招。

窦文涛问:你觉得老一个人呆着,精神有问题吗?

俞飞鸿的回答无懈可击:“我身边有很多精神丰富的(单身)朋友,但他们是男性。我是女性,为什么你觉得我精神不正常呢?”

窦文涛问:作为单身人士,你对性怎么看?

俞飞鸿:这就是和吃喝拉撒一样的一个必需品吧,但我觉得对女性来说,这更多的是和情感联系在一起。

末了还不忘挖苦一下两位直男,“可能对你们男性来说,性和情感是可以分离的。”

这样的感情观与生活态度,不敢说是超前的,但放在现在,也足以成为支撑很多年轻人选择自己生活的标杆之一。

“我自己不太喜欢把主动权交给别人,我也不期待男人带给我快乐,我的快乐我自己去寻找,我也不对爱情丧失信心,我觉得任何年龄都是可以享受爱情的,哪怕到60岁,我们为什么不能轻轻松松的,就是纯属感情和自然性情的那种交往?”

这样言论背后的逻辑,其实是非常清晰的:接受人生的真相——选择自己喜欢、舒适的生活——拥抱自己的脆弱——继而把握人生主动权——直至活出精彩。

落在俞飞鸿身上,她选择做演员,却也不给自己过多压力,抛开外界的标准,只在自己能选择的范围中,选择自己喜欢的。

同时,她明白在男权社会,女性更不应该给自己设限,这样才能在传统观念之外,赋予人生更多意义。

她的职业生涯,努力过,也失败过,她认清了自己性格中的弱点,在这个泥沙俱下的世界,她从不飞蛾扑火地对抗,而是心平气和地与之和解。

“我觉得人生来一趟就是感受,起点和终点大家都一样,中间怎么走是自己的选择,我不觉得我需要跟任何人交代。”

最后,记者问她,曾经年少时最想获得完全由自己支配的自由,现在的她,得到了吗?

俞飞鸿立刻笑了起来,她眨了眨眼睛,说:“我获得自由了。”

本文系网易娱乐原创深度栏目《娱乐FOCUS》(聚焦)出品,由主力记者和编辑共同打造,直击娱乐圈各种内幕,解读热点事件和人物。

金舒 本文来源:娱乐FOCUS 责任编辑:金舒_NBJ432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比情商更能拉开距离的,是逻辑力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