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八·一声一世》导演聿馨:考虑票房就不拍了

2019-06-20 14:55:05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尺八·一声一世》导演聿馨:考虑票房就不拍了

《尺八·一声一世》导演聿馨:考虑票房就不拍了

网易娱乐专稿6月20日报道 (文/Rong)上映21天,仅收获220万票房,然而在豆瓣、猫眼等口碑网站的评分中,却收获了8.1和9.5的高分,这部名为《尺八·一声一世》的音乐纪录片在好莱坞大片夹击的环境下,以近乎佛系的姿态在影院中等待着与自己不期而遇的观众们。

导演聿馨说:“如果我要考虑票房的话,我当时就绝对不会做这件事情了。但是我现在会觉得票房等于有多少人去看了,有多少人了解这个事情了。所以多一个人看,我都很高兴。因为说明这个声音又让多一个人知道了。”

尺八是什么?为什么要拍这样一部电影?在与导演聿馨长谈的下午,在她滔滔不绝的讲述中,一个辛苦却并不辛酸的梦想故事被悠悠道出。

离开职场十年后 被尺八的音乐触动泪流不止

如果你在网上搜索关于聿馨的资料,你会看到一串非常华丽的描述:优酷创始人,天人品牌创始人。青年时期留学英国,毕业于英国诺丁汉大学、英国拉夫堡大学,主修金融。曾任职于美国道琼斯公司,后任美国道琼斯通讯社中国区总经理。2005年在纽约大学学习影视制片管理时与先生古永锵产生了建立视频网站的想法,2006年与先生一起创办优酷并担任法人、董事。

《尺八·一声一世》是聿馨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自己拍摄的影视作品,一切的经验都是从零开始。但好在她曾经的履历和资源,让她此次摸索的过程并不艰难,只是有些曲折而已。

为了家庭和孩子,聿馨在十多年前就放弃了工作,离开职场的这些年,她除了在家相夫教子外,也利用空闲投身了了书画和传统文化的学习。和很多全职妈妈一样,聿馨渴望回归职场打拼一番事业,但又纠结于自己与社会脱节多年能否适应。直到有一次,她收到了一个朋友送的佐藤康夫的尺八专辑《宙》,感觉灵魂受到触动,不停的落泪,于是开始了解关于尺八的一切。

尺八是一种竹制吹管乐器,以管长一尺八寸得名。其音色苍凉辽阔,又能表现空灵、恬静的意境。尺八在1300多年前从中国东传日本,虽然在日本也属于小众乐器,但是在不少日剧、动漫和游戏中,都能听到其独特的配乐声音。

“当时其实一开始很简单的想法,我就想用视频做一个简短的纪录片,然后去拍摄一下尺八这个乐器,它是源于中国的,具体是怎么样的。”但是聿馨和团队对于尺八越了解越迷茫,因为每个人口中的尺八“历史”似乎都不尽相同,“我也不是一个考古学家,所以我觉得其实这条路这样拍是不对的。”于是她开始去采访吹尺八的人,佐藤康夫是她第一个想到的。此后又采访了中外很多尺八演奏家。“到最后我们感觉,并不是尺八的过去感动到了我,而是这些尺八人过得并不怎么样,但是他们一辈子就是在做一件事情。所以片名改成《一声一世》,就是他们为了那一声,一世在(坚持)。” 聿馨说道。

有钱任性?一场注定无法回本的拍摄

《尺八·一声一世》拍摄耗时三年,投入超过1600万,用聿馨的话说“亏得一塌糊涂”。但这是从一开始就预见的一场冒险。

2016年决定拍摄这部片子以后,聿馨马上就成立了天人慧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着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融钱。这对于学金融出身的她其实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脱离职场十年后,她发现大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除了问我尺八是什么,到底是什么乐器,你到底要准备做什么。然后他们就觉得这个事情太小众了,就说你对你的收视率有预估吗?然后有什么商业模式吗?之后你的衍生产品准备做系列吗?反正问了很多这方面的问题。一问,我都傻掉了。”

这些精确的盘问与她本身单纯的只想拍一部关于尺八的纪录片的想法南辕北辙,让她陷入迷茫。关键时候,老公古永锵的一席话让她豁然开朗,他问她:“你做这个是为了挣钱吗?你初心是准备做什么?”

“我就是很想拍一个很简单的东西,就是尺八。他说那你就做吧,那就我们自己投钱。所以最后是我自己花钱的,没有找任何投资,所以就是完全做成一个自己想要的东西。”聿馨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觉得自己十分幸运,因为自己具备独自筹拍的实力,不用像其他纪录片导演为钱而发愁,但她同时认为,“不是每个太太或者每个有钱人都会做这样的事情。我觉得我走出了这一步还是挺好的。因为我觉得一个人一辈子可以为一个情怀去做一件事情,没有计较利益,我当时也根本没有想过有什么回报或者怎么样,就是觉得我特别想做这件事,然后先做再说吧,就不要考虑之后的很多东西。就是比较任性,但是有钱。”聿馨笑道。

为了拍摄《尺八·一声一世》,聿馨和团队三年间去了日本30多次。与日本尺八演奏家的交流一开始也并不如想象中顺利,一开始,日本人都非常礼貌而有距离感地回答采访问题,几乎问不到什么出彩的答案。直到有一次,聿馨请他们去吃饭,在酒桌上,大家才终于将自己打开,整个过程妙语连珠。而亲身听了音乐家们的演奏会后,聿馨更是深受震撼,主动要求帮尺八演奏家小凑和佐藤办演奏会。

“每一场演奏会只可以满足几百个人,顶多一千个人。所以我就觉得,我还想让更多的人听到。然后我就跟团队讲,要不 ,我们把这个影片弄到院线去。因为院线、电影院这个声音是跟手机视频是不一样的,还是有同样的一种声效。所以后来我们才最后申请龙标,然后再做院线的。”而如何发行和上院线的过程,聿馨和制片人都没有多聊,她们现在都只是云淡风轻地笑道:“花钱买了很多教训。”

未来:关于尺八的一切皆有可能

在《尺八·一声一世》上映后,尺八这一事物终于得以在小范围内被知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什么是尺八,尺八的世界是怎样的。但对于聿馨来说,关于尺八的事业其实才刚刚开始。目前,她的工作室专注于做推广尺八的各种工作,以期将其带向更广阔的舞台。

因为拍摄,聿馨与日本尺八演奏家小凑昭尚跟佐藤康夫结下良好的情谊,对方也十分信任她们团队的能力,于是放心大胆地提议让聿馨帮忙打理在中国的演艺事业。

“其实我一开始,我都没有想过。我没有想过去做演奏会,也没有想过要签任何人。这就是又回到海山那句话,当你对你喜欢的事情很热爱,很多美好的事情会随之而来。”聿馨对记者说。

除了纪录片之外,聿馨继续不计成本地在为音乐家们办演奏会,为了的就是让更多人走进现场,近距离聆听尺八的魅力。今年7月5号到7月14号,尺八演奏家佐藤康夫将带着他的火影乐队在上海、深圳、广州、武汉、重庆五个城市展开巡演。

“你就想这个十个人的乐队,我们还要有翻译,他们的机票、酒店,还有场租费,我们还有设备,还有视听,还有VJ,还要做舞台、音响、舞美。全部算下来,你的票卖完,(成本)都回不来。但是我就是特别喜欢一种成就感,就是当看演奏的时候,这个音乐打动人,然后让很多观众们沸腾,这种感觉,我觉得一辈子可以和大家一块去欣赏尺八音乐,就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聿馨说道。

接下来,她们还希望通过更多的途径去推广尺八,“我觉得最好的方法是植入到影视音乐创作,还有游戏的音乐。我觉得只有用到年轻人的音乐当中,他们才可以知道(尺八的魅力),这样才可以真正地传承。如果你是很孤单地去听这个音乐,听“呜呜呜”这样吹,很难传承下去。我觉得一定要与时俱进,跟流行音乐(结合)。”

而这次看起来“赔得一塌糊涂”的纪录片《尺八·一声一世》,却让聿馨感受到了一种无法用金钱衡量的幸福感。“我们当时路演的时候,一天一个城市,我们每天早上四五点起床赶飞机,到一个城市,下午跟晚上就是排练。忙到最后,我们每天起床还在想今天在哪个城市。但是只要晚上看到观众们这样哭着流泪,抱着我们,然后谢谢我们做这个片子,感觉一切都够了。”

韩冲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韩冲_NBJ1134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输错Excel公式,半个月工资没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