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痛仰|VOGUE 5跟新裤子一样值得被尊重

2019-07-21 11:11:48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专访痛仰|VOGUE 5跟新裤子一样值得被尊重

网易娱乐专稿7月21日报道 (文/石大壮 摄影/盛春)《乐队的夏天》这个节目在“搞事情”方面可以说是和《奇葩说》一脉相承。上期搞完了大张伟和盘尼西林小乐“互怼”,这期又留了一个“专业乐评人”对话痛仰的预告。

节目中某知名杂志主编对痛仰说:“因为你们的地位已经在那块了,特别希望这个节目能让新乐队能够真正走上去。”

这个问题之后镜头切到了高虎的脸上,他没立即回答什么。作为看客,莫名感觉此时视频画面里的高虎跟痛仰旗子上那个瞪着大眼睛的哪吒真的很像。

我觉得他这句话其实说得没有什么毛病。”接受网易娱乐采访时,高虎这样说。

“但是我们也没有作为一个拦路石,我们反而希望能通过我们这种折射,然后引起大家更多的关注,我觉得是一件好事情。我觉得大家也不要去攻击这些专业评委,我觉得重要的是他们说出他们想表达的东西,而不是说出一些违心的东西。我觉得这个其实更重要。多一些不同的观点、有一些探讨,我觉得这是一个良性的事。”

看过痛仰现场的歌迷对上面提到的哪吒一定并不陌生,痛仰的哪吒有三个版本,这三个哪吒大概也是痛仰对于音乐在不同阶段对于音乐的三种诠释。

最开始的哪吒怒目圆睁、拔剑自刎,那是痛仰最开始的样子:重型、硬核、和世界抗衡绝不妥协。就像是2006年《不》那张专辑封面上写着的那句话:“即便是苦痛——也无法阻止我们扬起的头颅!!!”

2008年,痛仰发行专辑《不要停止我的音乐》,这一年,痛仰“背叛”了重型,那个“怒目圆睁、拔刀自刎”的哪吒开始闭目静心、双手合十。但偏偏就是这张被歌迷认为“背叛”了精神内核的专辑让痛仰走出了贫瘠的树村,飙升为中国人气最鼎盛的乐队之一。但至今,在痛仰音乐个人主页上的前三名热门歌曲,都是出自于这张突然转变风格的专辑中。

2017年,哪吒的眼睛又睁开了。目光锋利,如烈火灼日,可手中的剑,不在了。《今日青年》这张专辑风格上更加偏向雷鬼,编曲和旋律相比之前的专辑也更加精致了,但尽管这样还是没能讨到歌迷的欢心,在那些执意认为只有重型才是痛仰精神内核的歌迷心中,痛仰已经变成了“不痛不痒”。

对于类似这样的讨论,高虎本人似乎从来不缺席,他曾在知乎一条“痛仰乐队的风格为什么转变得如此之大?”的提问下,亲自下场回答歌迷的疑惑:

“不大不足以平民愤。”

采访中高虎解释说,这样回答是在开玩笑。但对于乐队的风格,痛仰其实始终有自己的思考。

“因为当时在北京,我们做了新金属,一方面还是受国外的直接影响会更多一点,而且当时也是我们最早一波几个乐队去把这种新金属的风潮去带起来的乐队。后来就雨后春笋般出了很多相同类型的这种(乐队),就是它变成一个潮流了。”

对于后面接触到的新的音乐风格,痛仰也想要有新的尝试。当然在想要尝试之前,这四个“老男人”也有过纠结,但是高虎说:“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听从自己内心的那种召唤。”

“你要说像以前,要是全弄那种感觉的东西,我觉得肯定不会再去做了。因为我觉得现在这个年龄段,我觉得有更多的表达,我们内心想表达的那种方式。所以我觉得那样的风格,我们在曾经他最需要的时候,我们有过就OK了。”

改编赛中的《我愿意》也是他们想要表达的更多可能性中的一种。

《乐队的夏天》还有一档衍生节目叫《乐队我做东》,就是马东喊着臧鸿飞和乐队成员们边吃饭边聊天,节目中有一个保留环节是让乐队成员们说出自己输给谁会觉得丢人,新裤子主唱彭磊说的是痛仰。

而高虎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则是:“我觉得输给谁都不丢人。”

“如果要以丢人作为这个点去评价的话,那我觉得参加这个节目就是很丢人的东西了。在我们心目中,我觉得新裤子跟VOGUE 5都是一样的,我一样尊重。”

现在的痛仰应该是找到了最适合乐队的状态。他们不去追求愤怒的情绪,也不刻意营造出乱哄哄的现场,虽然不再手持宝剑,但心中那团摇滚的火焰却从不曾熄灭。

采访最后,高虎说乐队的夏天来没来,能持续多久他也不知道,但它至少不是冬天了。“虽然会有夏天的炎热,或者蚊虫、潮湿等等这些东西,但是夏天是最轻松、包袱最少的这么一个季节。我希望这个季节延伸得更久一些。”

金舒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金舒_NBJ432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零基础必收藏的PS快捷操作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