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娱乐 > 正文

高云翔无罪!听他的代理律师和澳洲律师怎么说

2020-03-19 14:19:59 来源: 新京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新京报3月19日报道   拉锯近两年的高云翔涉性侵一案终于出结果了!

据澳洲媒体3月19日报道,历时近两年的高云翔涉性侵案终于宣判。陪审团经过两日的讨论,认为高云翔性侵案里两位嫌疑人高云翔、王晶所有罪名不成立。

据悉,法官当庭宣判高云翔、王晶所有罪名不成立时,高云翔双手合十,放在胸前,二人深深向陪审团鞠了一躬。

网上曝光了一则高云翔出庭的视频,有人问高云翔对庭审结果怎么看,高云翔先是摇头,走远后回头面对记者采访喊出一句“bullshit”。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澳洲华人律师行AHL法律沈寒冰律师,律师透露:

高云翔并非澳大利亚公民,他的刑事审判签证在案件结束之后,也将不日过期,因此严格意义上,他应当尽快返回中国,或通过他国签证前往第三国。

据沈寒冰律师表示,高云翔是以“Criminal Justice visa”(刑事审判签证)在澳大利亚逗留。而该签证的延续期与案件审理期同步;在案件结束后,该签证便将不日过期。通常签证会规定持有人在合理时间必须离开澳大利亚。

就目前情况而言,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航班还没有关闭,且澳大利亚总理只是说澳洲公民不要离开本国。高云翔并非澳洲公民,且案件已经结束,因此理论上讲,他应该是立刻离境的。他唯一可以周旋的原因,也只是机票没有买到,行李还没有收拾好,能不能多待一段时间。但通常最多也就延长3-5天。

当地时间3月17日,高云翔现身澳洲法院。

【对话澳洲华人律师】

新京报:高云翔、王晶被判无罪释放,这个结果是预料当中吗?

沈寒冰:没有出乎意料,司空见惯。坦率地讲,澳大利亚的家庭法里,对女性的保护是比较凸显的;但是在性侵案件当中,特别是熟人性侵案里,受害人其实处于弱势。特别是在被告有资源请到优秀的大律师时,天平的倾斜更加变得明显,这一点我们不容置疑。高云翔、王晶的律师团级别非常高,其中一位是英皇御用的大律师,庭审经验非常丰富,能力也相当出色。就目前这个案件呈现的证据和证词而言,如果我坐在陪审团上,抛开一切,很公平的看这个案子,我这一票应该也会投无罪。

新京报:此前第一任陪审团在终审时焦灼地探讨了五天,都没有达成一致。第二任陪审团为何一天半就做出了一致判决?

沈寒冰:以我的经验,这次疫情对很多人都造成了一定压力,之前我们就预想到这次判决会非常快。由于整个大环境,大家已经都没有心思坐在法庭里认真看、认真听,或者更热烈的讨论了。

由于英美法系的诉讼特点,需要让陪审团成员来做决定,所以很多诉讼在某种程度而言,我们经常会说是“天意”。一些年纪比较大的资深澳洲律师,到了职业生涯的末尾,都会坦率承认这件事。所以当下这个案子结束如此之快,疫情肯定是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如果没有疫情,陪审团可能会商议的时间更长。

新京报:在最后一次法官总结梳理指控的庭审记录中,法官提出法律上规定为“蓄意触碰女当事人的胸部”,即便最轻的碰也构成蓄意触碰;以及关于女当事人“是否允许”,法官强调同意可以是口头上的,也可以是行为上的。女当事人不用表现出“咬人”或者“尖叫”等行为才证明其不同意等等。很多网友曾猜测主审法官或者案件结果会偏向女方。

沈寒冰:陪审团的决定是很难控制的。他们并没有专业法律知识只是普通平民,他们对这个案件的认知只能通过控辩双方的展示来做决定。所以澳洲的诉讼律师经常会说,诉讼结果非常难控制,因为陪审团12个人你永远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抑或他们是否存在偏见。

当地时间3月17日,高云翔案重审完结,其现身澳洲法院。

新京报:这个判决结果是否已是最终判决?检方是否有可能上诉?

沈寒冰:检方是可以上诉的。但现在检方想要上诉会面临两个问题,第一是检方必须认真考虑这类案件是否值得上诉。高云翔案从第一任陪审团解散到现在,相当于已经打了两次了,才得到了一致的判决结果。第二是,检方如果要上诉的话,这里面还有一个技术问题,就是他们要说服法庭出一个命令,让高云翔在境内等待上诉。

从我的经验判断,目前检方拿到这个命令的可能性非常低。我预测估计1-2个星期,高云翔会结束这边的租房,把行李准备好,然后回到中国或者去第三国家。所以如果我是这个案件的检察官,我会建议不抗诉。这个案件都打了两次了,即便再打第三次,翻案的可能性也很小。

新京报:这个案件持续了近两年,高云翔无论是国内的事业、经济、名誉都受到了极大的损失。如今无罪释放,他是否有可能,或者有必要去起诉女方诽谤,追偿经济损失?

沈寒冰:第一,从法律上来讲,高云翔没有被定罪,跟他有没有跟女方发生性关系,是两件事。高云翔案自始至终对于发生性关系,双方都没有否认,口交也属于性关系范畴。大家争议的点只是在于,女方是否同意发生。而这个案件中最复杂的在于,女方只是刑事案件中的证人,原告是检控方。高云翔想要起诉,除非证明检方是恶意起诉。我们律师行经营了26年,期间只有两次类似案例是成功让检方给我们的客户赔偿律师费的,是女当事人明确说,我不想起诉他,我是同意发生性关系的,但检察官依然坚持起诉。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被告从第三人那边拿到证词,证明女受害人曾经跟别人说,自己是愿意发生性关系的,也跟检方说不应该起诉,但检方却执意继续打。

第二,高云翔绝不可能去起诉女方诽谤。因为澳洲法律有相关规定,如果女受害人去警察局报案称被强奸,即便讲的全是假话,但只要没有在报上或者媒体上公开放照片说自己被某某强奸,就无法定性为诽谤。

高云翔此前现身澳洲庭审

【对话高云翔代理律师】

该案历时近两年,对高云翔的事业、经济、名誉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对于高云翔是否会起诉女方诽谤或诬陷,高云翔案件代理人,蓝朋事务所律师张起淮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还没有考虑这个问题,“还自己的清白,恢复名声,这是最重要的。其它的还没有考虑。”

自高云翔深陷性侵风波后,由他出演的唐德影视公司投资的两部电视剧也受到影响,其中《巴清传》至今尚未播出。2019年4月4日,唐德影视以演出合同纠纷起诉高云翔和董璇的公司。同年10月9日,唐德影视起诉高云翔一案在京开庭,庭审过程中,唐德方承认高云翔完成了拍片工作,但以高云翔在澳洲无法完成配音,以及性侵、离婚等负面影响,广电“四个绝不用”等理由,要求高云翔退回一切因他而产生的费用,包括损失费、合同违约金、相关利息和诉讼费,约6000万元人民币。

如今,高云翔案以无罪释放尘埃落定,该结果对于唐德诉讼案是否有影响?张起淮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巴清传》无法播出,当时给出的原因是高云翔违反了“四个绝不用”,“我们当时便强调,高云翔不属于‘四个绝不用’,广电总局也没有对高云翔做出任何结论,所以法院把案件中止了。现在事实证明,广电是正确的。”

-----【高云翔涉性侵案时间线梳理】-----

2018年3月29日,惊爆在澳洲拍戏的高云翔因涉性侵案被逮捕。据当时的澳洲媒体报道,报案的被性侵者口述称当地时间周一,自己和高云翔、以及一位名叫王晶(音译Jing Wang)的男子住进位于The Rocks的香格里拉酒店,遭受俩人袭击性侵。

随后,就是漫长的拉锯战。

从2018年3月29日曝出新闻开始,网上就充斥着各方信息,高云翔的代理律师朱晓磊曾告诉新京报记者,在事件发生以后,网上的虚假信息太多。针对网上充斥的虚假信息,律师受托一直在做取证、致送删撤函及备诉的工作。

2018年4月5日,高云翔和另一位被告王晶(音译)视频出席开庭。随后,高云翔工作室发布声明称,“今天是首次提交保释申请,检方需要更多时间阅读保释申请资料,4月10日会就保释申请事项再次开庭。”

2018年4月10日,高云翔涉性侵案在澳大利亚再次开庭。高云翔通过视频出庭,董璇在一群保镖的保护下进入法庭。法庭上,高云翔强烈否认任何指控,但经历多次休庭和长达2个多小时的审理后,法官拒绝了其与王晶(音译)的保释请求,原因之一是澳大利亚和中国没有引渡条款,一旦高云翔和王晶被保释回到中国,将很难被引渡。

随后高云翔工作室快速发布声明,称“对这一结果表示遗憾”,并强调高云翔自始自终强烈否认任何指控,已委托律师尽快向最高院提出保释申请。

悉尼时间2018年6月28日,高云翔案第二次保释上诉听证会开庭。据现场媒体透露,高云翔身穿墨绿色囚服通过视频出庭,庭上高云翔的律师提交了一份视频材料作为新证据,律师口述称该视频是3月26日杀青宴的录像,录像中王晶(音译)和受害人曾在KTV里有过多次亲吻、拥抱等亲密接触。董璇也携女儿“小酒窝”到场,并通过律师表示,愿意与女儿搬到澳洲居住,直到案件审理结束,希望可以通过此举,让法庭减轻对高云翔会回国的疑虑,为其争取成功保释。

北京时间2018年6月29日,高云翔涉嫌性侵一案在经过两次保释庭审之后,法官终于批准了高云翔的保释申请。据媒体透露,高云翔的保释金为300万澳元(约1465万元人民币)。此外,高云翔还需住在董璇所租的房子,每日向警局报到两次,同时还要交出自己、母亲和女儿的护照,不接近机场,不接触受害人,也需佩戴电子监控设备。

北京时间2018年9月20日,高云翔涉性侵案第七审在澳洲开庭。高云翔身着黑色西装到达法院,墨镜遮面一言不发。据现场媒体报道,两名被告高云翔、王晶(音译)均要求启动“初审”(committal hearing)程序程序,申请受害人出庭作证。此程序只适用于重罪审理,通常是在法官与陪审团面前出示证据,以确定被告是否必须接受审判。本次庭审过程约20分钟,但未提供更多证据。

澳大利亚当地时间2018年12月7日,高云翔身穿黑色西装,在律师陪同下进入法庭。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高云翔7项新的控罪被曝光,包括结伙严重猥亵、结伙严重性侵,剥夺受害者自由等。根据《新南威尔士刑法》,相关罪名最高量刑为7年或判罚无期徒刑。

澳大利亚当地时间12月7日,悉尼,演员高云翔身穿黑色西装跟随律师进入法庭。图/视觉中国

中国裁判文书网在2019年1月4日发布裁定书显示,唐德影视于2018年12月4日向法院请求对高云翔和北京艺璇文化经纪有限公司名下价值共计6382.4万元的财产采取保全措施。经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查,最终裁定查封、扣押或者冻结高云翔、北京艺璇名下价值6382.4万元的财产。

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裁定书。

北京时间2019年1月25日,高云翔涉性侵案在澳洲地区法院正式庭审。根据检方正式指控,高云翔涉及两项严重猥亵罪、五项伙同严重性侵、剥夺人身自由罪,最高刑期可达无期。庭上,高云翔、王晶面对所有罪名指控均不认罪。

2019年4月4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传公告,正式受理电视剧《巴清传》投资方唐德影视诉高云翔及他与董璇的公司北京艺璇文化的演出合同纠纷一案。随后,高云翔发博道歉:

2019年7月16日,新京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高云翔与妻子董璇已在法院完成离婚诉讼,男方并未出庭。

北京时间2019年10月21日,高云翔涉性侵案在悉尼再次开庭,这是高云翔与董璇离婚后首次现身。据悉法庭将遴选高云翔案的12人陪审团,无论判定高云翔是否有罪,都需要其中11人以上通过。随后,控辩双方将交叉质证,被害人也需作证。

据“今日澳洲”报道,高云翔涉性侵案2020年2月12日于悉尼地区法院举行重审准备听证会。高云翔与王晶二人均未到场,由其律师代理出庭。据到场媒体报道,检方已更换检控官,且向法庭提交新起诉书,去掉了高云翔严重限制人身自由指控。

悉尼时间2月24日上午,高云翔涉性侵案在唐宁地方法院重审开庭,高云翔和律师一起出席听证会。据知情人士透露,高云翔案新的陪审团成员已出炉,8名男性,4名女性(两名年纪偏大,两名年轻),其中男女陪审员中各有一个亚裔面孔。

当地时间2020年3月17日,据澳洲媒体报道,高云翔涉嫌性侵案正式进入陪审团裁决阶段。陪审团预计将于今日法官总结梳理指控之后,开始讨论最终结果。

2020年3月19日,高云翔涉性侵一案终判,高云翔、王晶二人无罪释放。

延伸阅读
胡梦瑶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胡梦瑶_NK565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这才是你想要的性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