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娱乐 > 正文

具荷拉哥哥发长文谴责生母:在妹妹葬礼偷偷录音

2020-04-05 07:59:35 来源: 网易娱乐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娱乐4月5日报道   具荷拉的亲哥哥具浩仁于2日通过网络平台上传了一篇长文,特别是文中公开了母亲在具荷拉葬礼上偷偷录音,以及向艺人要求合影的事实,给大众带来冲击。以下为具浩仁长文全文。

大家好。我是故具荷拉的亲哥哥具浩仁。

最近因为新冠肺炎,和n号房案件所以大家都很辛苦吧。很多人昨天看了《真相探测队》后给予我很多鼓励,所以想试着在平时就很喜欢看的pann上简单写一下我的心境。

当然可能也会有人觉得,我的故事是不是出现的太频繁了,还请大家能宽容理解。

我们兄妹被生母抛弃后经历了很艰难的成长过程。

现在成长为一名成年人,结了婚,也有了自己的孩子,让我最深有感触的一点就是,原生家庭环境真的很重要。小学毕业典礼,初中入学仪式,初中毕业典礼,别的朋友都会和家人一起度过愉快而珍贵的时光,但那时候生母已经离开我们,父亲也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参加,所以没有一张和家人的毕业/入学合影。上学的时候,因为担心被嘲笑,担心被孤立,所以也曾装作我是有“母亲”的。但越是这样做,“母亲”这一位置的空缺似乎越鲜明而巨大。对于别的孩子来说,母亲这样的存在是用来耍赖撒娇,缠着要求给买玩具的,但对于我们兄妹来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机会。

因为这样的状况,我开始在学校附近的加油站里寄宿,一边完成了学业。为了生存,我必须同时在超市,网吧,餐厅等做着各种各样的兼职。妹妹做着试穿模特的兼职,也没有放弃成为艺人的梦想。去首尔参加试镜,尝试了数十次的试镜后最终进入KARA,从此开始了作为爱豆的人生。在很多人的喜爱和支持中,渐渐有了名声,甚至在海外也有了名声。

成年以后其实也经常对母亲感到埋怨,同时又很想念。想着,如果我们也是被母亲爱着长大的,现在会是怎样?也曾和妹妹一起痛哭,一起交谈了很多,这样相互依靠着生活。

其实妹妹之前也有过几次做出极端选择,所有的事情并没有通过新闻报道公开过,每当发生这样的事,即使正在工作我也会放下手头上的事,前往首尔照顾妹妹。在公司的帮助下,不让事情被报道,将妹妹送到安保很严格的医院,每日看护直到她恢复平静,出院。然后会在妹妹的家里安慰她,陪伴她几天以后,再回到工作岗位,时常祈祷着妹妹可以一直保持平和的心态。

即使这样还是非常担心她,每次没办法集中工作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就会说:“哥我现在没事了,不要担心”。但只要出过一次这样的事,就永远没办法安心,所以每周六就会到首尔陪她,周日再回来,就这样每周往返。有时候出差,即使住的地方就在附近,也会因为担心她,为了不让她再做出极端的选择,而每天像上下班一样守在她家里。就这样直到去年秋天,发生了雪莉的事情,听到那个消息后就想说得更注意好好照顾妹妹了。所以更加频繁的联系她,更多的去看她,就在那时妹妹再次做出极端选择,听到消息后我像疯了一样。

荷拉是个尤其渴望和怀念爱的孩子。虽然也得到了很多朋友和粉丝们的喜爱,但心底里总有一个空缺,怎么填也填不满。所以希望她能遇到一个好男人,可以更幸福一点,因此也曾给她介绍过,支持她(恋爱),但始终没能遇到好的姻缘。就这样崔某的事件被曝光,我愤怒到了极点,但那时妹妹却对我说,她自己会想办法解决,让我不要担心她,再牵扯其中的话,只会让事态更严重。

如果妹妹也是在母亲的关爱中长大的话,是否还会发生这种事?妹妹离开我以后,我总是忍不住这样想,夜不能寐。就这样送别了妹妹离开人世后,听到我的孩子出生的消息时,就想到,一直那么想见到侄女出生的荷拉,如果能再早一点点让她知道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做出那样极端的选择,每当想到这些,就感到非常伤心。

其实,妹妹接受了很多次心理商谈和治疗,但均不见好转。经过心理医生的劝告,与母亲再见面可能会对妹妹的情况有所帮助,所以几番打听曾找到母亲。但事实上还不如不见。以为与母亲见面的那段时间,她心里的伤口哪怕只有一点的会有所愈合,但弥补不了的空虚反而让她更加感觉恍如梦一场。

但母亲却在觊觎着妹妹的遗产。

实在太愤怒了。放弃了亲权和抚养权,但继承权却是另算的。

葬礼上,母亲要穿丧主服,我说绝对不行而拒绝了。在小小的年纪时就将我们抛弃,离开了我们的母亲突然摆出丧主的架势,说自己是荷拉的妈妈而事事要站在前面,这件事本身让我感到非常厌恶和毛骨悚然。有一次和母亲在灵堂说话时,突然发现手机露出一道光,思考着是什么的时候,向她问到,是不是在录音,结果母亲回答,是。当时我十分生气,当场让她删掉了所有录音文件,并把她赶了出去。但母亲却用手指指着我喊道:“具浩仁你别让自己做后悔的事!”说完离开了。后来后来才听说,在自己女儿的葬礼上要求想和明星们合影的人,非常痛心的不是别人,就是我们的母亲。

出完殡两天后,还发生了与买卖房产相关的事情。妹妹有一处生前便变卖了的房产,买方需要交付尾款后,才能入住,但因为妹妹的突然去世,所以事情变成了左右为难的情况。房产中介向我问母亲的联络方式,我让房产中间等一下,然后给母亲打了电话,但是母亲并没有接电话,所以我直接把母亲的联络方式给了房产中间,中介和母亲取得了联系。母亲向房产中介发送了自己律师的名片,表示所有事情都委托给律师了,让中介联系律师。之后买方为了交付尾款,买方和母亲的律师一起与我见了面,但对于对法律一无所知的我,他们却对我说,我和母亲以5:5的比例先把钱收下,之后在重新整理。这突然让我意识到,如果我什么都不做,母亲会拿走妹妹一大半的遗产,让我感到十分愤怒。

到底,从来都没有给过我们爱的,在我们经历艰难的成长时期,将我们抛弃的人,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妹妹已经这样了,还为了拿走妹妹遗产的一半而突然出现在葬礼上,给妹妹再次带来的只有伤害,让我感到愤怒至极,也非常委屈。

虽然我不懂法,但我觉得这样的法律是错的。不管是天安舰事件的时候,还是世越号事件的时候,这样的案例层出不穷,为什么经过了这么长的岁月,法律还是没有改善,为什么同样的情况还会反复发生在我和妹妹身上,我不明白,也感到很郁闷。

令人遗憾的事件只有在出现时才能成为一时的热点,之后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回归日常,发生在我们身上的这样的事才会一直反复出现。所以希望我们能成为这类事件的终点,希望这样的事不要再重复发生,也因此发起了请愿。并且我还参与了多家媒体的采访和放送。不管怎么说母亲对我来说也是这世上唯一的母亲,所以以母亲为对象做出的这些应对,我的心情也非常沉重。每当做采访的时候,那些我想要抹掉的过去,要一件,两件的去回忆起来,对我来说就像做了一场又一场的噩梦一样。偶尔会看到这样的恶评,说我是不是太无聊了,还是想要独吞遗产啊,每每看到这些字眼就觉得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其实我知道,即使法律有了改善,或者建立了新的法律,也无法应用到我和妹妹的事情上。但即使这样也没关系。即使无法适用于我们,我也希望能杜绝这种,放弃了抚养权抛弃了孩子的父母们突然出现,说自己有继承权的情况。

并且我希望这样的法律是以妹妹的名字命名的。我认为这是妹妹离开人世时留下的最后的课题。我希望这个社会可以因为我妹妹而变得更美好一点,这是我这个做哥哥的希望为妹妹留下的故事。

这是国会请愿的链接。参与者需要本人的身份验证,但每一位的同意,都可以在未来杜绝像我和妹妹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在新的国会中,我希望《具荷拉法》一定要通过,这是我个人恳切的愿望。

希望新冠肺炎疫情也可以尽快得到缓解。

长文...感谢大家的关心并读完这篇长文。

每一位的同意汇聚在一起,达成了10万人,我真的很开心。

说实话,我一开始以为很快就会达到10万人。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2万人的时候,我开始想,也有可能很难达成,这样的想法在心的角落里,但还是不停的参与了许多采访,直到有机会接受了电视节目《真相探测队》的采访。

对于相信我,并将我和妹妹的事情很好的通过节目播放出来的《真相探测队》相关工作人员们,真的非常感谢。还有加入会员,进行本人身份认证,的每一位请愿同意者,真的非常感谢大家。

昨天已经向辖管委员会提交了,正在等待希望能有好的决定。

为了事情可以向更好的方向发展,日后也会一直苦恼和加油。

真心感谢大家。

胡梦瑶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 责任编辑:胡梦瑶_NK565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