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娱乐 > 正文

专访|刘芸:姐姐们没撕也没打起来 让观众失望了

2020-06-19 15:27:10 来源: 娱乐FOCUS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核心提示
  • 01 逆流而上,不愧是姐姐!网易娱乐近期将上线中生代女艺人系列采访,本期我们一起感受刘芸的淡定和从容。
  • 02 “吃瓜群众想看到‘宫斗’情节可能要失望了,真的没有撕也没有打起来。”
  • 03 “(抱团)这个东西子虚乌有,你们后面看节目就知道了,我们七个人相处得有多好,我们都太爱许飞了,超爱她。”

对刘芸的采访才开始聊了两句,就听到Jagger(刘芸儿子)在一旁奶奶地喊,“妈妈,你总是Again and Again!”

这是刘芸在《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一期里面的一个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Jagger看到并记了下来,让刘芸哭笑不得。“我就不能遇到那种让我觉得特别上头的事,我只要一上头,我就AgainAgain不停地重复。”

最近让刘芸特别“上头”的,要数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了。

年前接到节目组邀请时,她以为就是十几个姐姐唱唱歌、跳跳舞,没想太多就答应了。“但是没有想到过了个春节以后,当我在进入节目组的时候,一下子盘子变得这么大了。”

打开印有30个姐姐名单的册子,刘芸着实吓了一跳。而接下来的节目体验,更是让她处于“懵”的状态,被推着往前走。“我们也没有台本,也不知道要干嘛,到那以后(我的)工作人员就被直接送到酒店了,跟我彻底隔离分开,然后我就拿着箱子,像练习生一样开始过集体生活了,从早到晚,想想也挺好玩的,真的是‘乘风破浪’去了。”


被堵住的舞者

刘芸从小学习艺术体操,11岁被特招进广州舞蹈学院学习民族舞,毕业后曾有七年的职业舞蹈演员生涯。对于舞蹈,她十分自信,舞台在心中也是一个抹不掉的情结。为了第一期节目的初舞台,刘芸提前一个月开始准备,每天魔鬼训练三小时恢复体能和软度,在台下练了能有两百遍,才最终站上舞台。

但让她意外的是,自己的初舞台并没有被完整地呈现,开头中间的一些地面动作和难度动作都被剪掉,评委对她的肯定性的点评也没有剪进去,完全没能体现出她专业舞者的实力。然后刘芸才意识到,“这归根结底还是一个综艺”。

“虽然有点匪夷所思,但综艺不就是这样嘛,要考虑时长、效果。节目组也没有错,你参加节目去重启你对舞台的热爱是你的初衷,但是节目组会不会采纳,是人家的事情,每个人立场不一样,这我还是能理解的。”刘芸说,姐姐们和节目组之间,互相都没有要求对方,既没有强制规则,也没有插手干涉,都是互相放飞。

所以她也很快就释然了自己在节目里看起来像个业余选手的事情,“现在观众好像也真的不是去看这些姐姐在台上唱歌多么专业、跳舞多么专业,好像大家更喜欢看我们台底下吃香蕉,坐在地上把高跟鞋脱了喝牛奶。”刘芸说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第一期节目连轴录了20多个小时,一直录制到第二天早上,这让习惯了安逸生活的姐姐们都有点近乎崩溃。刘芸现在回忆起那一晚还觉得特别逗,“大家有点像大型春游现场,就瘫在那里铺个布,然后吃葡萄的、喝牛奶的、吃饼干的,玩手机的……因为我们都演完了,到了后台以后就只想躺在那里了,那一趴真的是大家真实的状况。”

虽然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但身处在那么多女孩子的环境里,刘芸其实也有点懵。不可预知的节目流程、当头一棒的打分、稀里糊涂的分组……一系列应接不暇的考验和打击下来,刘芸有些无奈,“我其实有一种被堵住了感觉,没有完完全全地做自己,找不着最舒服的一个位置。”


没撕起来让观众失望了

《乘风破浪的姐姐》自曝出节目概念之后就在网上未播先火,网友们纷纷化身“野生制作人”,为节目选角、环节设置操碎了心。而节目开播后,更是在没有热搜、没有任何预热的情况下,截至目前(开播不到一周)累计播放量已经突破4.9亿,豆瓣评分高达8.4分,#乘风破浪的姐姐#话题阅读量也已经超过了94.5亿。

“吃瓜群众想看到的‘宫斗’情节可能要失望了,真的没有撕也没有打起来。”对于观众们对于节目期待的点,刘芸心里十分清楚,连她自己一开始都会有点发怵,这么多女生在一起,会是怎样的局面?但是一进到节目中,她就发现自己多虑了。

“总共录两三天,每天的舞蹈和唱歌的量那么大,一录就是十几个二十多个小时,到点就睡觉,累到你多一句话都不想说。就觉得大家必须合成一体才能把这个事情做下去。”

尽管如此,刘芸还是措不及防地陷入了一场舆论的风波。节目第一期分组环节,张雨绮和王丽坤没能选到舞蹈组,提出是否有人愿意换组,评委杜华单独cue了许飞,而刘芸和黄圣依则表示两人特别适合《艾瑞巴蒂》这首歌,最终朱婧汐主动让出了座位去了别的组。这一段情节被网友认为刘芸在跟黄圣依等人抱团“排挤”别人。一时间恶评和指责攻占了刘芸的评论区。

“这个(争议)点发生的时候我并不知道的,是发生了好几天以后(才知道),我问我工作人员你们怎么没一个人告诉我,工作人员说因为我们觉得太可笑了,都没有跟你说。”在刘芸记忆中的那个录制场面与观众们在节目中看到的是有区别的。她回忆当时现场非常热闹,姐姐们叽叽喳喳仿佛菜市场,所有常规的规则在姐姐们这里都成了摆设,每个人在选组的时候,其他人都在七嘴八舌给意见。

而她之所以会去到《艾瑞巴蒂》组,也是因为听了伊能静的建议,“她说你跳得那么好,你去跳舞那个组,我去唱歌那个组,我说好咧。丁当说我想去《兰花草》满了怎么办?萌萌姐就说那你就去《艾瑞巴蒂》呗。其实每一个人当时站起来的时候互相都给意见,我们就在旁边正常地闲聊给大家出主意。我看完节目以后,自己也没有觉得怎么样,我觉得特别正常,但你扛不住键盘侠会脑补,他自己会分析会脑补会幻想,然后脑子里会写一个剧本出来,写完剧本以后他们认为就是那样的,然后他们就开始骂。”

刘芸没有选择澄清和说明这件事,“我完全不理会,因为这个东西子虚乌有,你后面看节目就知道了,我们七个人相处得有多好,我们都太爱许飞了,超爱她。”

不久前,刘芸还在微博晒出与朱婧汐、钟丽缇、张萌等人聚会时一起跳舞的视频,“录了很多期了,我们真的关系很好,刚开始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吵架?是因为不熟,但如果这帮人再住三个月住三年肯定要吵起来了,因为人跟人的情感是有一个正常的逻辑的,网友有的时候脑补的关系都没有逻辑了,你们觉得我们会打起来,都不熟,怎么打?”刘芸也渐渐想开了,“我觉得外界喜欢去脑补这些剧本,也证明他们喜欢看我们的故事,也没什么不好的。”


不一样的女团玩法

“芸姐说话太直了。”采访完刘芸,她身边的工作人员都替她捏把汗,该说的不该说的都一股脑一吐为快。她没有像其他艺人那样严格审查提纲,回答起来也坦坦荡荡毫无禁忌。

这与她一路以来较为顺遂的经历不无关系。还是舞蹈演员时期的刘芸就曾拿奖无数;出道后又屡屡出演女一号;23岁登上《时代周刊》封面;在结婚的年纪遇到郑钧,嫁为人妻,相夫教子,日子过得无波无澜。

采访中为数不多地让她开启“复读机”模式,就是聊到了曾经的舞者生涯的时候。“我是职业跳舞的,我是舞蹈学院毕业的,我是专业的舞者,而且我在舞蹈上是有很成就的,曾经我是代表中国去日本,轰动全日本的那种,我小时候也去报名过桃李杯……”刘芸一次次提及,那些记忆中珍贵的舞蹈辉煌史。但在节目中,她的能力被评定在了74分,“这就很神奇,像谜一样。”

在刘芸看来,评委的打分着实有点“谜”。“跳得好的唱得好的打得很低,评价也不咋地。所以我觉得郑希怡说得挺对的。都到这个阶段了,还被一群不知道什么样的人在点评,也真是挺奇怪,我觉得郑希怡说得特别赞,说出了我们三十人的心声。”

但她也承认,评委对于女团的选拔标准,某种意义上也有一定的道理,女团要养眼,各方面能力也要平均。看完了第一期的节目,她得出一个结论,认为最后将选出的一定是一个完完全全是只属于30+独特女性魅力的女团。“肯定跟所有那些现在市面上女团区别开来,应该是一个比较独特的一支女团,不是那种常规性的女团了,肯定不是那种玩法了,这个游戏已经不是这么玩了。”

在现场看录制的时候,她就曾被其中一些姐姐震撼到。“我觉得阿朵给我印象很深,在现场那真的是厉害。李斯丹妮也挺燃挺炸的,我觉得团里面要配一个李斯丹妮这样的。”

谈到节目组选人,刘芸也不得不佩服,“全都挺奇葩的,也不知道是精挑细选还是就撞上了。”

总之,这群出于各种原因被选中,又怀揣各自目的来到节目中的三十位姐姐们,确实互相碰撞出了各种火花,让观众们也见识到了30+女性的独特魅力所在——那是不千篇一律的,不随波逐流的,不被随便定义的一种对自我价值的无限追求。

刘芸在参加完节目后,也对年纪和人生有了更多的思考。“我觉得到了30岁以后,更多的其实不是去争去抢去夺,更多的是从容。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任何公平可言,如果你把你眼前这个事情200%做到极致,命运依然还是不垂怜你,那就突破自己,尽人事听天命,要去跟命运抗争,但是不要跟命运较劲。”


刘芸的30+发言:

节目当时采访我的时候,问我你这一辈子的高光时刻是什么?其实当时我一闪而过,我就想说,23岁的时候上过美国《时代周刊》封面,说多少岁的时候演过什么女一号大项目……但是后来我觉得那都不是我的高光时刻,那都过去了,我就突然想到近几年来在我身边发生的最琐碎的事情,我说我装了两套房子,我把儿子照顾得很好,准备老公的演唱会巡演,还拍了4部戏……特别普通的一些事儿,我认为就是我现在的高光时刻,这就是心态(的变化)。

我觉得人一定要有拥抱现在、活在当下的心态,所以我不会去喊话,说什么我们(中年女演员)很便宜,快来用我拍戏吧。真的没必要,我想说的是我们很贵的好吗?

你便不便宜是别人定的吗?是你自己定的。

我曾经十七八岁到二十五六岁的时候,我也是演的那个年龄段该演的角色了,我现在成功过渡到我30+的时候,我就好好享受我30+该有的东西就完了。而且其实这一波的女演员我认为越从容、越淡定,越自尊越自爱,越不焦虑,那么可能传递出来的东西越好。

我特别相信吸引力法则、磁场法则,当这一波演员,包括这一波的导演和制片人,到了我这个阶段都是这么淡定和从容的时候,可能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总有一天(年龄焦虑)这个东西是会过渡掉的,我们其实就是一群承上启下的引路人。我们这一批扛过来了就扛过来了,我相信之后整个亚洲文化不会永远这么幼雏文化。

我也有因为年龄感受到了一些无奈的地方,但那些无奈、那些心态其实更多的是自己给予自己的。你自己觉得你是无价的,你就是无价的,任何时候都是这样。

出品|娱乐FOCUS

作者|Rong

责编|金成武

本文系网易娱乐原创深度栏目《娱乐FOCUS》(聚焦)出品,由主力记者和编辑共同打造,直击娱乐圈各种内幕,解读热点事件和人物。

延伸阅读
金舒 本文来源:娱乐FOCUS 责任编辑:金舒_NBJ432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白岩松:50岁的我很好奇,你呢?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