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娱乐 > 正文

秦昊|终于进到赛场了,我的比赛才刚刚开始

2020-06-26 20:30:10 来源: 娱乐FOCUS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拍了二十年文艺片,秦昊从未像今天这样,把自己扔到一个大众狂欢的话语场中,被议论,被戏谑,被膜拜。

他被这种环境感染,也变得亢奋,即便隔着电话,你都能感受到他随时要攥紧拳头的那种力量感,他说他终于进到赛场上了,不再是空有一身力气,却四处寻找突破的那道门。

这个过程,他品尝了固执、懊悔、崩塌、重塑,在撞了南墙之后,才催生出他由内而外的蜕变。这种蜕变带来的伸展度让他无比自由。

在经历了这些拧来拧去的人生后,他从边缘地带走到大众面前。他的兴奋点不止于“出圈”了,而是由此触发的一系列良性运转——他摆脱了金钱的束缚,不再为了钱去拍戏——在此之前,为了养家,他不敢对一些烂片说“不”。

他还谈到他的女儿,那个总能轻易触碰到他内心深处最柔软一方的小家伙。不得不说,没有这个小家伙,秦昊的一切转变不会来得如此顺其自然。也因为她,我们得以认识到除却演员身份之外的秦昊,还是一个柔软的父亲。


剧:我没看成片,不想让自己遗憾

《隐秘的角落》这部戏应该算是我拍的所有戏里面最出圈的一个作品了。

张东升这个角色我觉得挺难的,直到杀青那一天,我都是诚惶诚恐,一步一步,加点这个,加点那个,也不知道最后观众会不会接受。

这个人物在小说里相对扁平一点,因为小说里这个人只是为了钱杀人。我觉得这样的人在小说里可以这样呈现,但演这样一个人的时候,就不够立体。所以我们一直在分析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做一个张东升的人物速写。我们就跟导演商量,他应该是一个被所有人无视,人畜无害的好好先生。

比如,上课的时候,同学在下面说话,没人听他讲课,他还在仔细讲。他是一个没有存在感的人。他的性格应该是有一定缺陷的。包括偏激、自卑,这个人可能是自卑的,秃顶的人都会自卑嘛,就慢慢一点一点,大家东凑西凑,最后形成了这样一个画面。我希望诠释出来的张东升又可怕,又可恨,又可怜,又可爱,又可悲,做到这个,我才觉得是一个完整的张东升。

其实我不想演“反派”,因为我女儿的缘故。我不知道让她的同学看了她会不会受欺负,就会有这样的顾虑,所以我不想让我女儿看这部戏。但从我的角度看,没有所谓的“反派”,我演的任何反面角色,行为上做了错误行为,但人性本身肯定是善良的,这样才是一个丰满的人,比如《无证之罪》,他哪怕是个正义的人,我也会在他身上找到一小点缺点。

这个戏除了导演,其他都是《无证之罪》的原班人马,在湛江拍的,最热的地方,最热的时候。为了跟《无证之罪》区分开,《无证之罪》是在最冷的时候,最冷的地方。

拍戏的时候太热了,有些戏我们眼睛都睁不开,就帮我们在上面打一个纱。确实挺辛苦,有时候还有点情绪,但是我一看那三个小崽子,没有一个娇声娇气地说不行,都在坚持,所以大家都憋着一股劲儿。

爬山那场戏拍了整整一天,那天在山上爬上爬下的,累啊。还有一场特效的戏,就是我把他们推下山崖的一个镜头,第二天早上拍,拍完就杀青,但是当时拍完爬山的戏,导演就说杀青了,我说为什么杀青了呢?不是还有场特效的戏吗?导演说“我们没钱了,今天正好”。我说这个戏不能留遗憾啊。后来导演开玩笑说,“你一定要拍得话,就把那艘小白船买了吧,我们用这个钱来拍这个镜头。”我说“行”,我买那个船,你们把船给我写上“米粒号”,我就当送我女儿。

到了晚上制片人打电话过来说,“我们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明天拍,砸锅卖铁也要拍出来,就是不想留遗憾。”第二天就拍了推的那一下,拍完我们杀的青。

不过这部戏我还没看,因为这个片子跟我们当时想的很多地方已经不太一样了,所以我不想让自己遗憾。


拍戏:得不到尊重时,我就开始崩塌了

在接到《无证之罪》之前,我还在拍凯歌导演的《妖猫传》。最开始我手里有几个剧本,不是很满意,《无证之罪》这个剧本我看了很喜欢,从专业的审美来说,我觉得这个作品是很好的,但是可能出于自尊心吧,我不想拍一个网剧,让人家说,“你看你,怎么现在都拍网剧了”,就有一些担忧。

但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个很俗的人,那时候我的女儿刚出生大概半年,我就觉得虽然它是一个网剧,但是比电影的钱还是要多很多的。那我为了女儿,可以放下我的自尊心,去挣那个钱,让我女儿过更好的生活,这个原因足以让我在犹豫的过程中,把天平完全放在《无证之罪》那一边。结果这样一个无心插柳的作品,最后给了我很多东西。

从现在成熟一点的角度来看过去的拧巴,我觉得是我性格里的一种东西,没什么错,我也不后悔,你让我重新再来一遍,我可能还会这样选择,我性格就这么固执,不撞南墙不回头。

我之前只拍电影的话,其实我对物质的追求也没有那么高,但是拍王小帅导演的戏、娄烨的戏,那个钱是维持不了我的生活。

不过虽然没有钱,但我可能会得到尊重,我是这么想的。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可能连这份尊重都没有的时候,我就开始崩塌了,我就开始明白了。

比如我坚持拍电影,有些电视剧我不拍,即使给我钱很多我也不拍,因为我觉得我要坚持,我们拍电影是受人家尊重的。但当那个剧我不拍,别人拍火了以后,当我想上一部我非常想上的一个导演的电影的时候,导演没有选择我而去选择那部电视剧的演员去演电影的时候,我就崩塌了。

其实那个最拧巴的时候,我就开始也接那种戏。但是当我接那种戏的时候,那戏又没火,反而出来的东西让我更加懊恼,我会跟我老婆抱怨,我说我他妈坚持个屁啊。最后她说了一句,“我做梦都想成为你这样的演员啊,去拍自己想拍的戏,每天这么纯粹,但是我不行,我出道的时候就是偶像,我得养家得还债,但是我特别想成为你这样的演员。”

那个时候我身边所有的人,包括我的妈妈,我的亲人都会说你怎么不去拍电视剧啊,你拍电视剧我都能看得见啊。所以当时有一个人非常懂我的价值在哪,我在干什么的时候,你会觉得,她是懂你的人。

我现在没有所谓的“影帝梦”,但我现在活得特别踏实,特别开心,尤其是有了小孩以后。就拿奖而言,我觉得它早晚有一天会来的,可能你以前一直把它当成一个雪中送炭的东西,但现在它来的时候都是锦上添花了,它来不来已经不能影响我的心情或者我的表演。

但是做一个牛逼的演员,直到现在也是我心里最基本的一个目标。有10个人来看你的东西,这10个人都觉得你好,那你就是牛逼的演员。

到目前为止,我都在朝着一个牛逼演员的方向去努力,但是这话我永远要留给观众。因为当一个演员觉得“我是牛逼的演员”的时候,我就怕这个演员自身的表演会油腻,所以我觉得还要保持跟外界的赞美、批评的游离感。


女儿:让我变得更柔软

我们现在长沙录《婆婆和妈妈》,另外我太太也在上《乘风破浪的姐姐》,所以我现在又录综艺,又陪家属。来之前我就在商量我们要不要把米粒带着,我老婆说别带了,留在台北那边,有阿姨和她的外婆照顾。

(米粒被欺负)那个视频我见过,我老婆发给我的。我老婆在录这个视频的时候,就看那个小孩去欺负她,米粒往后躲,躲到后面没地儿站的时候,还看我老婆,还笑着摆手呢,当时我看那个视频就已经很难受了。

我们在长沙录节目,她在那边受欺负,我们这边这么远又回不去,帮不上忙又着急,那个情绪就真的控制不住了,觉得太亏待孩子了。结果她那天一说,加上因为疫情的原因,我有三个多月没见到我女儿了。之前我不管去哪个剧组,我合约里面都有,不能超过40天,我要请假回台湾一次,我要回去陪我女儿。

我女儿她是巨蟹座,真的很善良,很开朗,我爸妈用一句我觉得特别贴切的话说就是“憨厚”,去哪都能交到朋友,有些小孩不理她,把她孤立的时候,那时候心里就要哭出来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拍戏有时候都哭不出来。

我跟女儿在一起,就按着她的状态来,我都跟她唱什么“喵喵喵”,被她带出台湾腔。我们在一起的时时刻刻我都觉得特甜,把她往身上一抱。现在好想抱她。

后来我想干脆把她接过来,虽然现在要在上海隔离,但过几天就可以去长沙了。我说无论在哪,我们永远不要亏待孩子。我们后面可能就搬到上海,去上海定居,给她找个学校,不回去了。我觉得给孩子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我们给她一个好的环境,给她做一个好的榜样,让她去生长。

女儿到来之后,我的很多想法慢慢会有一些变化,我的心打得越来越开,让我宽容度越来越大,同时幸福感越来越多,很多东西都顺其自然地发生,我也跟这个世界和解了,会让我变得更柔软。


综艺:绝对不演,是什么样就什么样

《妈妈是超人》这个综艺里,是我最真实的状态,第一次当父亲,第一次学着给孩子换尿布,第一次她哭的时候你该怎么抱怎么哄……

原本这个综艺我不想去,我也从来没上过综艺,还跟我老婆吵过架,我就说你去就好,但那节目老公必须要上镜,不上不行,后来没办法,那好吧,那去吧,我一分钱不要,就为了陪你去好吧。

我没上过综艺,什么都不懂,那个综艺的名字叫《妈妈是超人》,所以就让妈妈去干活啊,我让她在那边演“妈妈是超人”,我在这边坐着,反正就演吧,对不对?然后网友就骂说,她干活你也不帮她,那我想的是,如果你要是抢着把这活都干了的话,那就不是“妈妈是超人”了,你抢人家戏了,明白吗?所以那会很单纯,完全不懂综艺是个什么东西。

现在会有一点调整,但也没太弄明白,我只知道生活中该怎么样综艺里就怎么样。在综艺上面,我绝对不去演,我就真是什么样就什么样。

有时候我也觉得可能过多真人秀的曝光会增加你塑造角色的难度,但是我回过头看了,我又不得不承认,之所以现在我能这么有底气地说,“我只拍我喜欢的东西,不喜欢的我可以不拍,宁可休息我也不拍”,就是因为我可以去接综艺,去接广告,我再无后顾之忧了,我终于熬到今天,不会被一部戏用钱打动我了,我有底气说我只接我想接的戏,跟我不想拍的东西说“不”,这个东西就是双刃剑。所以我也不知道未来是怎么样,我也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其实我最高兴的地方在于,我终于进到这个赛场上了。因为之前你会觉得自己有一身的力气,比如想去参加奥运会,但是你就进不了这个赛场,一直在外面找各种门啊,打各种预选赛啊,要进到这个赛场上,现在终于可以进到这个赛场,开始建立真正的实力了。

我觉得从现在开始,才是我秦昊想让你们看到我要表演什么的时候。有好的作品,更好的制作找我,我就有发挥的空间了,现在就是蓄势待发,后面开始好好地干一场,对于我的人生,我的比赛才刚刚开始。

出品|娱乐FOCUS

作者|张晶

责编|金成武

本文系网易娱乐原创深度栏目《娱乐FOCUS》(聚焦)出品,由主力记者和编辑共同打造,直击娱乐圈各种内幕,解读热点事件和人物。

金舒 本文来源:娱乐FOCUS 责任编辑:金舒_NBJ432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白岩松:50岁的我很好奇,你呢?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