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学 健康 职业 教育 新辣
更新:9月21日14:39
 您目前的位置:影视频道 -> 电影 -> 电影评论
文章来源:网易报道 

也说《一声叹息》

当你在熟睡时(9月21日14:39)

  冯小刚的影片中,那种"京味儿"的调侃对我来说实在是听得有点腻了,所以《一声叹息》中张国立的声音感觉就比较"清新".在凝重的音乐中,影片开始的那段独白就很吸引我——“对于一个在一九五七年出生的中年人来说,这半个世纪经历的许多事情都是始料未及的。有些事隆重地开幕,结果却是一场闹剧;有些事开场时是喜剧,结果却变成了悲剧。在悲喜交加的经历中我走到了二十世纪的末叶。一幕幕开场的锣鼓,一曲曲落幕的悲歌,如今都已随风而去,唯有那轻轻的一声叹息住在我的心里。”

  在我看来,刘亚洲和李小丹的爱情也有点不可思议.刘亚洲扶醉酒的李小丹上床后,倒是盯着她看了一阵。呵呵。既便以“一见钟情”做为理由,影片也该把双方稍多表现一点啊!我只能自己给自己解释说那是“突然发生的爱情故事”了。

  不妨从看看我从网上找来的冯小刚自己的解释:

  1.有人问,男主角和第三者之间的感情是否产生得太突然?冯导回答说“……我承认,但这是为了拍摄需要不能表现,性难以表现,找不着所以显得不结实,得编。重点不在于此。片子并非表现男欢女爱,关键在于表现男人在两个女人之间的犹豫困惑。”

  2.记:那天看电影有个地方不太明白,就是李小丹和梁亚洲感情的进入,好像缺乏一个有说服力的基础,这就使后来生生死死的纠葛显得苍白可笑.
    冯:我们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原因是,实际上很多男女关系产生在性上。没有时间,就一眼,这完全可能,但是我们要这么写的话,你们想它是不是能通过?肯定通不过。
    记:我想知道的其实是你们原来的剧本里有没有他俩感情进入的戏,我那天问张国立,你和李小丹怎么一下子就进去了?他说原来有的,被剪掉了,是这样吗?
    冯:我们在写剧本时,有过那样的考虑,觉得那是最有说服力的。但我们现在的自审意识已经很强了,我觉得没必要。你写了,到时候说你这不行。那我们就换一种方式吧,就是俩人慢慢认识了,在海南岛咬牙还是扛住了。但回家的一刹那……只能用这种方式了。因为我们片子的重点不在他们怎么认识的,这不重要,重点是三角关系形成以后,我们真正感兴趣的、要拍的是这个,不是那个,不可能拿出那么大篇幅来。现在海南岛这段13分钟,如果拿出半小时来,我可以先写一个爱情故事,但观众会说你给我看什么呢?

  任凭冯小刚怎么解释,看来片中的这点不足很多观众是有共识的.还有条消息更有趣----最能体现张国立的幽默的,是他在观摩会上说:“唉(佯装叹息),冯小刚太自我约束,本来我和刘蓓演床上戏的事,我已经和老婆谈妥了,不想又不拍了!太遗憾了!” 呵呵

  其实对我来说,与其说喜欢《一声叹息》,不如说喜欢李小丹这个人物!她是个为了爱可以拼掉一切的人。她可以为此几乎被前男友打死,她可以边给刘亚洲洗脚边安慰刘亚洲说:“那咱就不离,就这样我也对你好,我也认了,就是不想看你这么难受。”她可以就这么背负着第三者的名义,丢掉工作,与父母闹翻……而她,却最终也没能等到那张“对每个女人都很重要的纸”,只能以“一声叹息”收场!在我看来,李小丹其实是一个“外强中干”的女子,她越是高声地“反驳”父母的规劝,越是显示出她内心的虚弱!她从不会表现出自己是个感情,生活上需要照顾的“弱女子”,即便有眼泪,她也只会咽回肚里!李小丹最可爱的样子,我觉得是在香山时,她往刘亚洲身上扔东西,打扰刘的写作,刘抬头看她时,她却已是一副一本正经看书的模样。刘继续写作,她又接着扔,又接着装严肃。如此反复几次后,当刘亚洲无奈搁笔对着她说:“要不,我们出去走走?”时,她才不再装模做样,扑哧一下笑出声来.李小丹最“酷”的行动恐怕也是在香山,原本为她悉心摩搓扭伤的脚的刘亚洲,按摩中途接到妻子的电话而与妻闲聊起来,还躺在床上的李小丹越听越不是味,不顾扭伤的脚,穿好鞋重重的迈步走出门去!
  
  不知怎的,我会联想起《东京爱情故事》里的赤名莉香的故事……


  我也有话要说! 

 电影论坛
相关文章:
  • 叹息一声冯小刚—liar看《一声叹息》
  • 作者授权连载:后现代电影 序
  • 一棵开花的树——四月物语
  • 比较中西婚外情——从《一声叹息》到《激情交叉点》
  • 《老头》——在广州看中国独立电影
  • 也说《一声叹息》
  • 生如飞鸟死如鱼——地下铁
  • 热力推荐:
  • 奥运报道时时追踪
  • 深度报道之热点追踪
  • 上网感受再教育
  • 现代日本科技参考
  • 奇妙的太空世界
  • 吉尼斯百科全书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 -网站导航-联系方法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 -客户服务-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 1997-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