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技 健康 职业 教育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影视频道 -> 电影 -> 电影评论
 

天使不夜城

2001年03月29日21:26:24 网易报道 顾小白

  快八点了,我迷迷糊糊地醒来,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下去了,有一堵墙挡住了窗外的世界,所以我看不到华灯初上的京城夜。我只看见眼前的影碟机,不知疲倦,默默闪烁,老旧的电视荧屏上还在上演让我迷惘到极点的《去年在马里昂巴德》。我就是看着这部阿伦·雷奈的传世之作睡去的,我记得睡着之前电影里头那个喋喋不休的画外音正在反反复复唠唠叨叨如同梦呓一般地重述着去年在马里昂巴德的迷惘往事。那是1961年法国城堡的猜谜游戏,那是新派小说作家罗伯·格利叶关于叙事和时间关系的实验文本,那是第二十六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的获得者,那是形式主义大师找寻个人记忆的代表作。可是我面对着无与伦比的辉煌名篇却凄惨地睡去了。

  我承认我看不懂。

  我不是后现代主义阵营的冲锋战士,我只是一个故事的囚徒。我宁愿搜寻到原著来大声颂读从而收获一些词语层面上的快意韵味,也不愿在迷幻璀璨的影像包装背后痛失真情。真情,我说的是真情。我希望看到去年发生在马里昂巴德的故事,华美也罢凄凉也罢传奇也罢平淡也罢,充盈着真情实感就好了,就可以让我遗忘疲倦的外在世界走进心灵空间。没有啊,我看不到。我看到摄影机在拼命捕捉建筑物的细枝末节,在疯狂创造狂想家眼中的视觉宫殿,在故弄玄虚的辞藻游戏和空洞表演中粉饰理论之外的苍白。

  我想这是可耻的。

  我一直以为作为末流艺术的电影首先应该是工业产品,其次才是私人化的著作。电影不是小说,电影不是油画,小说和油画可以完全回归个体完全抛弃看客,因为它们不是工业产品它们是可以独自快乐的玩意儿,不需要高额投资。电影不同,它是生产出来就注定要被复制拷贝被推进流通领域的产品,是投资者的希望之星,不是行为艺术和前卫图片的堆积地。

  我宁愿面对着著名的臆想油画大师达利的神经图画发傻或者窃笑也不愿看到一个名叫达利的新锐导演凭空张罗来一堆白花花的人家的银子然后把自己的时空巨作一幅幅地用摄影机连缀起来并且美其名曰摧枯拉朽的颠覆式电影。

  幸好达利没有那样做。

  陈逸飞倒是拍了几部电影,不过他没有胡天胡地胡闹,他还是选择了说故事,虽然其中过多地渲染了自己擅长的画面感啊构图效果啊,终究还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好作用——《人约黄昏》,暗夜冷风,哀怨的阁楼,凄怆苍白的脸,荒野坟茔,梁家辉的侧面,张锦秋的手中烟——从前的上海一去不返,空留无限遐思与追忆。

  我点上一根烟,换碟,换上中午刚买的崭新港片《知法犯法》。说实话这片子情节太滥,拍的也是马马虎虎,能抄袭就抄袭,能凑合就凑合,这是现如今香港电影的通病,为了赚钱,溜溜地赶活儿,溜溜地加工完毕立马扔进院线去上画,能赚就赚,赔也赔不了多少,精明到了可气的地步。

  不过我还是想看看,看小导演们如何把老掉牙的故事拍出点新意思来;看新出位的年轻明星们如何临摹经典演技如何扮酷;看娱乐圈老炮如何技惊四座贡献表演范本。

  呵呵,当老大曾志伟嬉皮笑脸地讲笑话然后突施杀招用餐具送叛徒上西天的时候,我还是被震撼了,没辙。

  快看完的时候一个哥们儿跑到我的狗窝来找烟抽,一看我在看港片,就笑着说你丫总算看点儿正经片子,又说以后甭再看那些狗屁艺术片啦别蒙人拉。我唯唯诺诺地点头笑道:是是是我正寻思着呢呵呵。哥们儿又说哎对了你上次给我看的那个《不夜城》不错啊真酷是好片子啊。

  我终于轻松了一些。

  窗外那堵墙再次阻挡了我想要俯瞰北京之夜的眼睛,于是我决定不再妥协,干脆出去走走算了。当电梯把我从万丈高楼的顶峰挪移到地面,当滑动的门缓缓开启,我的幻觉告诉自己马上就要走进城市童话。原来一切都是童话,你看头顶天使飞翔,不夜城的灯火烘托出凄绝影子,跟随你悄然前行。你也许路遇一个流浪女孩陪你过夜,或者邂逅凄凉杀手互诉衷肠。

  你们一起看天渐渐亮起来。

小白即日 
 我要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 天使不夜城
  • 评说奥斯卡:谁该得?谁不该得?(2)
  • Liar专栏:奥斯卡与阶级斗争
  • 评说奥斯卡:谁该得?谁不该得?
  • Liar专栏:在欧洲寻找电影(6)
  • 西班牙偷情手册——爱情有害健康
  • 热力推荐:
  • 网易原始部落:石器时代
  • 网易积分乐园 天天拿大奖
  • 全新装修策略,网上设计咨询
  • 飞行棋:网上4人对战
  • 网友健康咨询专区
  • 网上学英语,轻松又高效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