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娱乐频道 -> 娱闻杂报 -> 娱闻速递  
达达乐队做客网易名人访聊天记录

2002年08月01日17:02:49 网易报道 

主持人:各位网友达到好,今天来到我们的网易的是达达乐队。
达达乐队:大家好。

主持人:你是乐队的美术的,为什么要放弃美术来唱歌呢?
彭坦:其实谈不上放弃美术,因为美术和音乐界你想要做好,必须经历所有的经历,你不能说美术也做,乐队也做,我当时觉得乐队对于我来说是更快的,就是因为年轻的时候,特别多希望表现自己,或者有很多想说的东西,有很多想表达的态度,很多事情当时这个是最快的,因为很快大家几个人在一起就可以有这个效果,大家通过自己合作出来的一首一首非常的有成就感,美术是个人的一点,一个人的那种,孤独的一点,我一旦喜欢上它就再也不能去放弃,我觉得美术是一辈子,你还可以时不时的去画画,但是我专门组建这个乐队,就没有时间大量的去学,我就的谈不上去放弃。主要是在学。


主持人:还有去画画吗?
彭坦:工具都在手边,就可以去看看


主持人::是怎么找到你的搭档的呢?
彭坦:我跟魏飞是同班同学,我们一块被这个东西感染,一块有这个想法组建这个乐队?估计我和魏飞,鼓手都是不确定的经常会更换,一直都希望在武汉找到一个很好的鼓手就稳定下来这样。98年的时候遇到张明,张明也愿意里合作,所以98年张明进入乐队以后就很稳定了,可以说达达乐队真正的稳定在98年,中途换过很多的吉他手,就感觉已经完美了,就是做好这几个,就不用在去换,挺好的。


主持人:我们乐队成立的时间不是很长,有几个年头?我们问一下魏飞,我们都知道你是最乖的孩子,我想知道你大学的时候是学的什么专业
魏飞:经济管理。


主持人:你不觉得差得很远吗?
魏飞:差得很远,为了家人的放心,我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乐队上。


主持人:你是一直想做这个吗?
魏飞:共同组建这个乐队之后,发觉有这个天赋可以做下去,而且自己特别的喜欢,就一直做下去。


主持人:如果你没有碰到彭坦,你会做这个吗?
魏飞:那得看具体的情况了,那就首先得有自己的机会来做这个,不管你是谁首先看自己合适不合适做这个。


主持人:你是乐队的鼓手,你大学的时候学的是什么专业?
张明:学的是建筑。


主持人:大学里面最难忘的什么?
张明:读了好几年就发现大学就是这么回事。


主持人:你跟彭坦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张明:我们很早就认识了


主持人:你还闹过意见,还退出过乐队是吗?
张明:是因为环境的不能往下排练,好象排练,看电视就没有了。然后那个时候正好另外一个乐队,叫我去我就去了。


主持人:彭坦当张明走的时候你是什么的感觉?
彭坦:其实不光是张明走,那个时候是乐队最困难的时候,不是我们两个人的问题,那个是缺乏最基本的环境,比如说排练的场地和设备,其实我当时最难过的就是我不希望,因为在当时,在那个之前已经有差不多,因为在当时,在那个之前已经有差不多有过几点乐队的经历,所以我并希望就放弃了,在那个碰到困难的时候,我当时脑子想得最多的是怎么样解决排练场地和设备的问题。我觉得张明作为合作的乐手他有自己的选择,他在没有左近的条件的时候,他会拿出最大的努力跟你合作,包括我们当时很多的时间都没有排练,这个乐队也是很涣散的,最主要的是当时的环境才难受了,我们一下的排练场地给人家拿走了,想在武汉找一个能让我们排练的地方特别的难,设备也都需要钱去买,那个时候也是最艰难的时候。在97年左右。


主持人:彭坦那个时候也没有想到放弃的呢?
彭坦:没有那有那种心态,当时如果有一个目的的话,可能会放弃,那个时候实在是太艰苦了,如果我们有一个目的,为了一个什么东西,为了得到一个什么,组建一个乐队,遇到那种情况真的也许就去干别的。那个时候我们四个在一起,都没有说我们为了得到一个什么,而做这个音乐,我觉得最主要的是大家在新里面特别的喜欢这个东西,如果你真的喜欢音乐的话,其他的都是时间的问题。


主持人:你们当时是怎么来北京?
彭坦:签约,当时武汉乐队挺多的,所以完全必要说到北京混,所以当时来北京,之前来北京看过,但是没有想过的来北京,呆在北京做乐队,来北京主要是他们听到我们的小样,觉得我们的音乐不错,还可以,就想看看怎么样,他们当时从北京到武汉,看了我们的一场现场演出,看了以后,觉得跟他们的想的一样,很满意,当天晚上就跟我们在一起,说我们有没有签约的意向。我们本来什么都不懂,挺抵触的那种,但是没有想到宋可,亲自来看我们演出,晚上跟我们一起,所以一点都不一样,如果那种架子,觉得挺高兴,挺真诚的,跟他们对聊了一会,觉得跟他们合作应该是挺愉快的一件事,而且就觉得应该还是挺自由的。所以当天晚上就已经有签约一个结果了,然后大概是去前年的八月份来的北京。就是签约之后来的北京。一来北京就录了新专辑。


主持人:第一张专辑是天使?
彭坦:对。


主持人:有好多的歌迷,听了你的歌以后,感觉就是要不然就是快乐的要死,愁得要死,就是挺复杂的,可以谈谈你们是怎么创作的呢?
彭坦:如果有人听了之后是这种的感觉那就太高兴了,我们希望这张专辑是例题的,生活当中各式各样的情绪都有,不希望是一种模式下面的音乐,就是定起来都差不多,每一专音乐都一样,我觉得每一张专辑都应该是丰富,我希望第二张专辑更丰富一些。以前武汉做东西挺放松,挺自由的。应该说就是那种的心理?


主持人:吴涛,你的,加入让我们这个乐队固定下来,你是属于最后一个进入的,你当时进乐队的时候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吴涛:没有,当时玩乐队都是不断的组合,这很正常,可能当时感觉好的话就可以进入,如果说感觉不好,早就不会做这个了。


主持人:那你跟他们合作以来最难忘的是什么?
吴涛:都挺难忘的。


主持人:你们四个人都是四种灵感了,然后寨创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分歧、然后矛盾什么的?
吴涛:创作的分歧肯定会有,这个是有利的,是有好处的。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及四位,就是说当碰到这种意见分歧的时候,你们怎么处理?张明先说
张明:一般我们按照那个人的意见先看一下,如果大家觉得好,就这个意见就通过了,如果大家觉得不好就不行了。
彭坦:差不多就是这样,而且特别希望大家有意见,不是说这个首歌排完了一个意见都没有了,而是这个歌舞好的话,大家都有意见,那个说是那样,这个人说这样,这表明大家的参与性更强,乐队更整体,你可以从这个歌里面,有每个人的特色,其实这个意见是好事,对一首有推动力,就说谁有意见就往这个意见上去看,然后大家有一个结果,因为一个首歌排完了以后大家都很明了了。


主持人:大家有没有不高兴呢?
彭坦:没有,话一多起来,心情反而会好。


主持人:第二张专辑是等待是吗?
彭坦:歌名字还没有确定。


主持人:你们是怎么从天使那张专辑到这个上面来的。
彭坦:我们来北京已经是一年半的时间的,怎么说,多多少少会有改变的。本来我们几个都是挺年轻的,完了在突然从生活的十几年,二十几年的地方,一下子搬到没有生活过的北京,而且呆一年半,这一半年基本没有写过新歌歌,因为基本上在为新专辑作宣传,而且挺多磨难的。写新歌的时候也是挺困难,等待的时候有一点后继播发,我觉得大家很长很长的时间为第二张专辑困恼,都希望有一个明确的方向,但是整个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困难,需要大家非常的默契。每个人适应北京的生活这个能力也在慢慢的在变,所以等待这首歌是一个特点好的点,大家来北京一年半的时间里面慢慢的变好,以前就是此外的脾气浮躁,现在来的北京以后,张明就不说了,像我小魏比以前,比以前对外音乐更成熟一点,我觉得等待这首歌挺简练的,东西也做的特别的简单,这是我们所希望的,我们的音乐达到的效果,音乐就是特别的简练,你想说的都说出来?


主持人:这首你们创作多长时间?
彭坦:一个下午创作的,在棚里二、三天的时间?


主持人:据说是边唱边打。
彭坦:对。
张明:对这个歌没有什么明确的概念?
彭坦:排得太快了。


主持人:是因为有灵感还是因为有压力?
张明:有压力,所以赶鸭子上架。


主持人:所以说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很多的媒体都在传,说你们等待的MTV批得特唯美?
彭坦:对。比以前为每多了,整个笼罩一种蓝颜色,我正格的基调是一种蓝颜色。我自己原来的想法比现在大家看到的更傻,里面有很多傻的东西。过去跟导演开会,讨论脚本的时候,我们拿出我们在北京做的脚本,他们拿他们在香港做的脚本,发现有很多一样的,我们还是挺佩服那个导演的,特别有效力,他不是为了四分钟左右,他不会说很多很多,然后到后期自己再去慢慢的减,他很明确自己要拍的是什么,他拍完了OK了,就很快。


主持人:你们下一张专辑打算?
彭坦:我还说不好很明确的时间,因为从去年年底,有人问过媒体,我们当时,我们觉得现在就已经出发了,现在这张专辑就已经发了,没有想到这张专辑很多都改,一改一再改,而且四个人在这个过程当中是很难得,很默契的这种。没有说一个人很烦的样子的,我觉得大家都有共同的一点,对第二张专辑非常非常的重视,非常非常的下工夫,我觉得乐队的一张专机的确是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总的来说现在的状态挺好的,我想接下来的工作应该越来越顺利,但是具体的时间还要歌词,因为一张专辑的歌词工作量还是比较大的,所以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会什么时候肯定的什么时候完成这个,现在还在加以,只录制了等待,等待是有词,另外两首没有录字词在棚里录的东西并不多及我们这张专辑会在吉他手家录一个,然后也会花一些的时间,我觉得这是值得,所以我不知道,其实不知道很多有喜欢我们这张专辑的朋友,有很多的媒体朋友会问,你们的第二张专辑为什么会一拖再拖,其实每次碰到这样的问题都很难受,不知道怎么去回答,其实我自己也是很着急,特别是希望再快一点,但是有些东西是急不来的。


主持人:下面我们看看网友有提出的提问

comecat说:彭坦可以谈谈这次的韩国之行吗?
彭坦:韩国之行非常的紧张,只有时间看红辣椒的演出,没有时间看其他的东西,看完红辣椒第二天就回来了,红辣椒的演出非常的精采,这是我从小到大看过最好的,最棒的乐队,我觉得还不说红辣椒,就说那天为红辣椒韩国本地的乐队都比中国本地的乐队要强太多,我觉得最主要是他现场表演非常的成熟,舞台的感觉非常的成熟。我觉得可能是在韩国,还是有这样一个氛围,就是乐队的演出非常的多。各式各样的演出层面也非常的多。


主持人:新歌手出来的是特别快的时候,你们的每一首歌每一张专辑也没有压力?
彭坦:其实不可能没有压力的,因为你现在做的专辑已经不像以前玩,以前在武汉的时候没有任何的负担,现在是音乐有时候在某些时候有可能成为你的一个负担,在某些的时候,因为你会想这个专辑必须是你必须完全的东西,这个是偶尔冒出来最大的一个压力,但是从公司来说,还是挺支持的,公司一直都是挺理解我们的,也是对音乐特别真诚的那种,葡属、老浪也是那样。公司很多的时候也是给我们时间来做的。


主持人:我记得你们刚刚来北京的时候,你们自己说自己不是摇滚乐队,为什么这样说呢?
彭坦:因为那个时候,当时是2000年的时候,现在已经过去二年的时间了,觉得摇滚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音乐氛围,里面包含很多很多的音乐形式,我不希望别那些人说来说去的,所以我觉得离开这两个词,不要跟对这两词有意见的人去玩游戏。可以说我是流行音乐的,也可以说我是做摇滚音乐的,我们的风格是在之什么的位置都不重要。


主持人:现在还排斥摇滚吗?
彭坦:不是排斥,而是不希望成为大家谈的音乐游戏。而且摇滚音乐在中国实在说得太烂了。所以不希望再打仗。


主持人:你们歌曲的曲风会改变吗
彭坦:没有。我们这种找在路上,我们不希望特快的找到一个位置,就找这个去做,我觉得找本身是一个很有乐趣的东西,在找的过程当中会发现一些乐趣的东西,我们的第一张专辑到第五张专辑都一样的话,肯定没有我们现在经历的东西更多,我觉得愿意这样去找是一个态度,我们一直都去找,每一一种都换一种风格。


主持人:你所谓的找是你一个人的观点还是大家的意见?
彭坦:当然是大家的意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而且我刚才说的,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大家在一起时间长了,有默契了,大家都认同这个了。


主持人:张明你觉得在找的过程中什么东西让比最难忘?
张明:我觉得找这个中间那个过程,有时候我觉得很痛苦,因为你在找的过程中你就发现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挺难做我喜欢的那些乐队这么的纯粹,我还要在我的观念想法上都不可能跟他们一样。首先是两种不同的文化背景下不同的音乐,而且我们这种音乐本来就不是做的西方的音乐,我们很多的东西都在学习,而且我又是一个西方人,很多的观念我又跟他们不一样,所以这个过程是充满矛盾的。


主持人:那么吴涛呢?
吴涛:都在不停的接触更多更广的音乐,然后自己的思维和风格,他们的那种东西在变,然后找到自己更合适的这种我估计我们四个人,每段时间可能都不太一样,慢慢的在找。


主持人:都说包装是很重要的,个人包装方面,和歌曲的方面你们认为呢?
彭坦:是挺重要的,但是挺累,包装的确很重要,有时候这个东西有时候是很好的帮助的东西。但是对于我们几个人来说,太痛苦了,特别的痛苦。因为我们一直以来在武汉大家的性格和生活方式,还有很多对待事情恩情的看法,我觉得大家都是比较自由,比较随便的那种。特别在习惯上,不太喜欢可以做一个样子给你看,其实都是希望一样的。但是在商业运作当中,这一点好象又不太一样,需要去做,所以每每碰到这样的事情,大家就非常的难受,特别是张明。
张明:我去染了一次头发,因为工作的需要,漂了三次,药水特别的刺激。


主持人:染都是为了工作需要吗?
吴涛:都是为了改变的形象。
魏飞:可能有满意,有不满意,时不时变一下形象也挺好玩。
彭坦:Brit?pop在我的心目中都是地位最崇高的,但是过不断的出新乐队好,coldplay,travis,radiohead乐队,也都非常的好。最近也都冒出来很好的乐队,都是特别好的声音,反正英国乐队对于我来说是特别重要的,我特别喜欢听英国的乐队。


主持人:国内的你们比较欣赏的是哪一个
彭坦:崔健。我觉得他是一个特别有能量的,就是不管是做音乐,都是敢做敢为的那种,我挺欣赏的。我就只跟他打过招呼。说你好你好,没有慢慢坐下来聊天的那种,就是演出的时候碰到他,打招呼的那种,没有太多的机会接触。


主持人:有机会的时候会交流吗?
彭坦:崔健我看他的一本书,自由访谈,他说很多的话,我觉得以后,其实我觉得可能还包括其他一些我们喜欢的,做音乐的人,我觉得可能只是一个那种对他音乐非常的欣赏,倒不会像那种有些追星族一定要有一个亲密接触。


主持人:你们有没有巡演的计划?
彭坦:有啊。其实第一张专辑,为第一张专辑做的宣传演出,唯一的遗憾就是歌曲太说了,可以拿来演出的太说的。今年在上海有一次演出,我们大概演一个半钟头,唱了十来首歌,第二张专辑出来的时候我们又可以多唱十来首歌。


主持人:专辑是怎么分工的?
彭坦:以前都是先出曲,完了以后我们再填字词曲吴涛在家里,四个人一起边区,现在有一点变化,前期工作要完成度高一定,或者会词曲先出来。


主持人:平时做这种事,大家在一起讨论吗?
彭坦:排练,只要有新歌,就会。如果没有新歌更多的时候大家在家里。


主持人:你们通常创作的灵感来自哪儿?
彭坦:我一直说不好灵感这个问题,我觉得就是时间,我觉得时间越长,积累的东西就越厚,越厚度的东西你看待他的角度就能越广,你的视野就越广,然后再把这种东西再拿出来演绎成歌曲的时候,可能就更成熟,所以我觉得时间是必不可少的积累,你必须有时间上的积累,才可能好的东西,你乐队不可能像歌手那么,歌手有很多的音乐人为他们编曲,乐队完全靠自己的积累,四个人在一起积累。所以我觉得一张专辑到下一张专辑必须有四个人的体现。


主持人:对于你们来说,乐队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彭坦:我觉得 大家现在的状态都OK了,就可以把一首歌拿过来了,唯一的就是我们的歌词写得太慢?很多的歌曲不能用,然后很多的歌词我又觉得可以再好一点,我觉得大家都在等我的歌词,歌词完了快了。


主持人:歌词完了以后大家一起创作
彭坦:这是一个习惯,到现在这么多年的乐队,我好象习惯唱了自己的词曲,而且我觉得歌词这方面,大家也是挺放心的,也知道歌词是挺烦人的工作,我以前的歌词大家还是挺好,所以挺认同把工作交给我,我也喜欢演绎自己的歌词,需要这种的东西,我在编一个曲的同时就需要自己唱出来。所以特别的需要自己来控制这个东西,如果是一个陌生的词我还难去演绎,我没有做过个人的歌曲


主持人:有自己做乐队以外的歌曲
彭坦:没有尝试过,乐队的四个人是各司其职,加起来就是一个创作的难题,所以没有说我们需要到别的地方去要歌,不需要。


主持人说:下一张专辑以摇滚为主还是别的什么?
吴涛:没有法用一个词来形容,反正风格还是达达的风格。大家听吧。


主持人说:说说你们乐队真正的理想?譬如想在中国的摇滚历史上留下什么位置?
彭坦:没有。没有名垂千古的理想
魏飞:希望带动年轻人的音乐,做一个铺垫,为中国以后的乐队。


主持人:你们是怎么样看待中国的音乐排行榜,许多许多的音乐的奖项你们是怎么的看待?
彭坦:我觉得有决大一部分都是鼓励,还有一部分我不知道,然后起码有一大部分是挺认真的,但是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现在大家每一次更亮奖项,大家可以看到入围太少了。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有很多的单位,很多的机构在做这个奖,我觉得最重要的是鼓励。他们最新人的鼓励是特别忠实的。他们最新人的鼓励是特别重视的。我们在2000年的时候几乎拿全年的新人奖。我觉得是一个推动,为中国流行音乐做推动,做铺垫,而且这样奖项到后来会慢慢的成熟。我们每一张常见都是不赚钱的,包括我们自己都不拿钱,我们并没有为这个做音乐。在中国所有做流行音乐的都挺伟大的,都是为了中国的流行音乐做铺垫。


主持人:张明怎么看?
张明:我比较认同他的看法。我觉得是奖比人多。那些奖搬来搬去,我希望看到更多的人。


主持人:魏飞呢?
魏飞:我希望有更多的新人出来。主要是希望更多新人,更多好的东西可以出来。


主持人:你们能简单地谈一谈看中国的地下摇滚?
张明:我觉得地下摇滚跟地上一样可以更发达一些。稍微关心一下地下乐队就会发现成千成万的存在。


主持人:你对他们的曲风怎么样?
张明:还是挺不错,因为我自己不喜欢,所以我没法去评论他们?
彭坦:其实我们在签约之前也是说成地下的,一旦签约就马上成是第上的,我觉得这个界限划得太清楚的,我觉得没有那么多的界限可以划,我觉得地下可以说是摇滚乐一样,不是说是否签约。国外有很多很好的乐队,他们不管发了多少的唱片,也是成体系,但是他们是最知名的地下乐队,说白了他们一个精神,不是一个简单的划分。我觉得很多人是李洁没有签约的,有一批就是说的东西有某种倾向,或者是有某种共同的特点,就被划分为地上或者是地下,我觉得是一个提高。比如说音乐可以说,很多人对这个也误解,现在说这个大家也挺糊涂的。


主持人:我现在再问一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你们对音乐都是特别特别的热爱,所以才走到一起,你可以给同样热爱摇滚音乐的人一点建议吗?
主持人:者谈谈你们当年的经验和想法吗?

魏飞:喜欢就坚持下去。这个很重要,有时候你可能真的觉得坚持不下去了,但是过了那一段时间就峰回路转,把它当成自己爱好,然后把它一直坚持下去就有好的结果。
吴涛:就一直做下去吧。其实我觉得倒并不是说我们已经是过来人,或者怎么样,我觉得刚才最核心的还是刚才那个,其实就是坚持,不要把那些的问题想得太复杂了,

彭坦:差不多吧。没有什么,其实谈不上对其他人的忠告,都是一样,我们到现在也就是二张专辑,现在也才做第二张专辑,成立的经验很多的,还有很多的地下比我们更好的。其实我觉得倒并不是说我们已经是过来人,或者怎么样,我觉得刚才最核心的还是刚才那个,其实就是坚持,不要把那些的问题想得太复杂了,而且碰到困难的时候再坚持一下就马上看到不一样,我们乐队当时那回完全已经不行了,没有设备没有场地,人也都散了那种情况,但是就在写歌,然后最后发现这回还是挺不错,后来就继续做下来,我觉得大家在这个过程当中都会是碰到这样的困难,特别是对于乐队来说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团结,如果乐队不团结,什么事情都做不好。所以我觉得对于想要组建乐队的朋友来说,最重要的是乐队一定要团结,一定要默契。

张明:他们说的挺多,反正就是熬。因为你最后能不能得到成功,肯定是可以检验出来的,地上不用说了,你可以得很多的奖,在地下有很多的听众,有证明你的成功,你要成功不了也没有办法。

彭坦:八月份达达乐队会有在四个城市有一个活动,广州、北京、上海、成都签赠,《等待》这首单去曲一个活动。


主持人:大概是什么时候?
彭坦:Liknpark第一张专辑华纳唱片做中国内地的引进版。然后这张专辑在一多文的销量,然后现在做的引进版本有很多超值的东西。专辑《恐吓理论》。8月27号统一“闪亮之星”总决赛,总决赛在晚上七点半中山公园音乐堂举行,希望大家到时过来玩


达达乐队在各地的签赠活动的时间和地点如下:
广州:签赠时间:8月6日下午2:00?3:00,地点:广州市天河路123号广州购书中心一层
成都:签赠时间:8月8日下午2:00?3:00,地点:成都市一环路西三段10号时代新华青羊店
上海:签赠时间:8月10下午2:00?3:00,地点:上海市港会广场地下一层美亚音像连锁店
北京:签赠时间:8月14日下午2:00?3:00,地点:西单十字路口往南500米路东马可波罗酒店2层西单音像大世界

主持人:好谢谢,今天的访谈就在这里。谢谢各位网友。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我要发表评论...】 【】 【关闭窗口

 论坛热贴                             进入论坛
· [歌词秀]
· [流行节拍]
· [流行节拍]
· [流行节拍]
· [流行节拍]
· [歌词秀]
如果
[水]随手听碟之《U-87》
[没知没了]一见钟情《U-87》
梦想成真,实现《童话》
[原创]国语乐坛四大遗憾女声
千年老歌
liyongjiang1623
Dr.Jackal
唐知了
我只做老二
777louis
liyongjiang1623

 热力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 1分钟拥有VIP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相关文章

  • 关心妍--渴望突破的“悲情歌后”
  • 多媒体音乐剧《永恒的张国荣》明年元月到京
  • 组图:穿银衣扮路牌 朱茵学滑雪跌到浑身痛
  • 组图:穿银衣扮路牌 朱茵学滑雪跌到浑身痛(2)
  • 组图:穿银衣扮路牌 朱茵学滑雪跌到浑身痛

    频道精选
  • 第59届威尼斯电影节入围影片揭晓
  • 专题报道:科幻电影100年
  • 不一样的小城一样的春天
  • 王牌大贱谍:我犯贱,我快乐
  • 周黎明影评:夸夸《凶宅幽灵》
  • 纯真年代 诗样情怀
  • Counting Crows:《Hard Candy》
  • 达达乐队8月1日做客网易名人访
  • 无情荒地有琴天
  • 中国动漫族不给洋人当打工仔
  • 翁美玲:一切从美丽开始
  • 《天脉传奇》The Touch预告片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