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招聘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出国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娱乐频道 -> 娱闻杂报 -> 娱闻速递  
贾樟柯:电影不是我的惟一

2003年03月23日09:54:07 北京晨报 

  这一年,我们会看到中国电影春暖花开。电影的新老将士们,纷纷掏出了袖里乾坤。张艺谋的另一部大制作武侠电影、陈凯歌未定名的四国大片、田壮壮的吴清源传记电影、侯咏的《茉莉花开》、陈逸飞的《理发师》、冯小刚的《手机》,甚至许鞍华也应了这个景儿,到内地筹拍电影版《玉观音》……而陆川、朱文、贾樟柯等电影界辈分年轻的导演,今年也都将拿出新作,与前辈们在这已经隐隐透出急管繁弦节奏的电影好年景当中,施展一回。因了这般电影气象的鼓舞,日前,记者约访了这群电影“后生”当中,经历与才情都颇为旁逸斜出的贾樟柯。

  我要拍北京春天的躁动与伤感

  记者(以下简称“记”):最近在忙什么?

  贾樟柯(以下简称“贾”):拍完《小武》、《站台》《任逍遥》三部长片以后,我突然想脱离开常规电影的制作方法,做一个实验作品。因为前三部片子不管怎么样都是一个完整的叙事,是在常规电影的方向上制作,想实验一下。最近我在弄一个纪录片,有摇滚音乐和风光。主要在北京、内蒙古、云南、山西、四川、上海、南京取景,按春、夏、秋、冬四季来拍,冬天部分在山西拍,已经完成了。(为什么是摇滚乐和风光?)上世纪90年代初我特别沉迷摇滚乐,大约1995年开始基本不听了,可能那会儿二十五六岁,年纪大了,不太喜欢闹腾的东西。去年开始不知道为什么我又找了一些摇滚乐的唱片来听,有一些乐手的音乐特别吸引我,让我特别激动,虽然这些摇滚乐在乐迷中间很有影响力,喜欢它的人都了解,但不喜欢的人完全没听说过,提起这些乐手、作品都不知道。其中有很多是优秀的,但大多数却是沉默的,不被公众所了解。我喜欢这些音乐,一直在想怎么把自己的创作与这些音乐结合起来,所以就想拍个纪录片,那时也正想拍个风光片,后来想“山水无言,音乐有声”嘛,就把两者拉在一起。我觉得会挺有意思,将来会做成什么样子我现在无法预测。

  记:冬天在山西拍,也是在你老家汾阳那儿吗?

  贾:不,是在临县,山西和陕西交界的一个地方。我喜欢那儿人的形象,有一种野气,非常幽默,那儿的人喜欢歌舞,我们正好在正月十五拍了很多他们那儿的歌舞。民间的歌舞跟摇滚乐结合在一起,可能会很有意思。另外,拍摄当中我们也在寻找很多声音的元素,比如大自然的、小孩放学唱歌的、甚至喘息的……种种声音,有点像采样,我们后期做一些编辑。

  记:剩下春、夏、秋三个季节在哪里拍?

  贾:春天在北京,夏天四川,秋天云南。(可是四川秋天很好啊。)是,但我想拍到那种很热的质感,我想提供的不是那种通常人们认为的美景,比如北京的秋天很美,但是北京的春天很躁动,又有一种生机在里面,挺伤感的。

  记:这片子会很感性?

  贾:我想表达一些抽象的感情。我以前拍电影都是拍特别具体的,比如说某一个具体的人的困境、压力和变化。现在做的这部片子希望抽象一些,但表达人的基本的情绪,对季节的、大自然的感恩、敬畏、感激、恐惧、希望等等。片中还会有民工、三环路、颐和园、故宫的镜头。我特别想拍三环路,有段时间,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每天天亮的时候都在三环路上跑步。那个时候,感觉整个城市是空的,然后突然有辆车从后面驶过,你不知道车上的人从哪里来,又往哪里去,发生些什么,但你能感觉出来自民生的温暖和特别自然的气息。

  我还会有几部影片讲80年代

  记:听说你手头还完成了一个成长题材的剧本?

  贾:对,写完很久了。没立即付诸拍摄,先拍完手头这部纪录片再说。

  记:写的什么?

  贾:大致是上个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这几年县城的一些年轻人的生活。那个时候,很多人待在街上,知青插队回城没有工作,中学生毕业没有工作,学校秩序没有恢复。一些年轻人形成团伙,拜把子兄弟,出现暴力……当中主要写一个人,他从年轻到衰老的过程。

  记:很喜欢你的《站台》,但在看的时候有一种担心,很怕你把对电影的大部分激情都留给了80年代?

  贾:我想不会吧,我创作的焦点和激动还是在当下的生活。目前为止我正式的作品有四部,《小武》、《站台》、《任逍遥》,还有一个纪录片《公共场所》,都是很当下的一个创作。但80年代对我来说的确是一个很重要的时间段和拍摄对象,是我从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阶段,那个时期也是中国社会发展重要的一个过程。我还会有几部电影是关于那个年代的。

  记:再拍八十年代的片子,跟《站台》会有什么区别?

  贾:比如现在写好的这个剧本,与《站台》比,更日常。《站台》是个群像(电影),是那个时代环境下大的氛围与生命气息的再现,焦点在文化的变化上面。新的这部,焦点很集中,就是一个人的更原始的生命故事,有一个衰老的主题。从18岁到45岁,年龄对一个人的改变,不单是生理的改变。思路来自一个真实的故事。以前我家住在一个大杂院里,邻居家有一个哥哥,打架很厉害,我就跟着他混。有一天一大早,他就起来劈柴、挑水,然后对家里说他要去当兵,后来参加自卫反击战,然后又完整地回来,参加报告团在中学演讲。我不知道劈柴的那个早上他在想什么,一个夜晚他就改变了他的生活。就是这个故事我要拍,很简单,但也不是那么简单。完了以后他就复员,成了一个非常合格、和善的公务员。他青春的影子你完全看不到。

  记:你特别关注人的这样一种突然的变化?

  贾:是,我觉得人的改变大部分都是偶然性的,并不是天塌下来了才会促成改变,这个当中有一些看不到的事情,如果电影拍出来了一些我们看不到的事情,应该挺有趣。

  记:他最后的命运是什么?

  贾:就是活着啊,很和善。但他只是我电影的一条副线,主线还是那个一直到中年还是在混的人。到他老了,当年和他一起混的流氓后来都变化了,还有的崛起了……

  我有时很怀疑这样是否有价值

  记:《站台》里面自信的魅力太强了。创作者对一种生活经历的自信,对表达的自信,对时间流动感把握的自信。

  贾:这是一个创作者对创作这个事情的一个认识吧。我觉得一个作品可能提供幼稚的观点,但也应该用肯定、自信的方法讲出来。可能我们看到的世界的层面和对世界的理解非常幼稚,但你要真诚地、肯定把它讲述出来。既然是个发言者,不怕自己的观点幼稚,麻烦的是对自己怀疑。

  记:独立状态的创作,有时候有困难吧?

  贾:对创作来说学会坚持自己的理想很难,有时我也会非常犹疑和脆弱。

  记:什么时候?

  贾:比如拍完一部片子,我就想是不是罢休了去写东西,我是挺有写作情结的。倒不是我更喜欢写作,是有时我会怀疑我现在这种不明朗状态下的工作是否有价值,可能我写一本小说更有价值吧。

  现阶段我不适合去美国发展

  记:听说好莱坞有一些制片商邀请你去拍片?

  贾:对。但是我拒绝了,我觉得现阶段我不适合去。那里的制片体制对导演的限制很大,要进入适应美国市场的制片模式。我的理想不是拍那种全世界人都买票去看的电影,所以没必要那么快进入那种工业里面。

  记:去年一年没拍片?

  贾:我拍片有一个很强的阶段性。拍完三部长片后,2001年8月一直到今年1月前都没拍东西。这么长赋闲的时间对我很重要,没必要要太多的产量,要留给自己呼吸的时间,会会朋友,甚至在家里睡几天。有时候我们的生活不对,都是围绕着电影在忙碌,所以我情愿花时间长途旅行,回家乡看朋友,喝酒、聊天。如果电影变成惟一的,那么这个电影一定有问题,电影是生活中重要的部分,但不是惟一的内容。有的导演跟电影的关系不正常,每天都处在和电影的热恋中,没有距离,没有办法再吸收新的影像和丰富感受。

  父亲一句话改变了我的生活

  记:我对你的名字很好奇。“樟”是樟树,“柯”专门查过字典是“草木的茎”或“斧头的柄”之义。名字里那么多木头,有寓意吗?

  贾:是“樟木的斧头柄”的意思。很多人以为我是福建人,因为福建盛产樟树嘛。我父亲是中学语文老师,比较浪漫和迂腐吧,爱咬字眼,翻书翻字典给我取名字。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很好的木头做的斧头柄,算是有用之材,虽然作用不大,也挺关键的,斧子离了斧柄也没有办法体现价值。我觉得是一个很传统的知识分子的心理吧,不要你太锋芒,又要求你有用,有作为。

  记:《站台》里的父亲形象有你父亲的影子吗?

  贾:没有,我父亲特别温和,朋友很多,人缘好。他的很多教育对我后来的成长很重要。以前我老打架,很暴力,有时候其实也是为了炫耀内心的东西。后来我父亲说了一句话我就再也不打架了,他说你知道吗,与人为善特别有力量,谁也不敢欺负,如果有人欺负这样的人,就是冒犯了一种道德。我觉得他说得特别对,一种以柔克刚的生命哲学,我从此不再进行那种外强中干的爆发。他说假如你面对10个人,不用靠发脾气来维护你的尊严,因为你特别急躁的时候就是你特别无能的时候。所以他的这些教导,对我后来当导演有特别大的帮助,让我更务实。总之现在我脾气也不是太好,但没有他的教导,我现在可能是一个特糟糕的人。为什么《站台》片头我要写上“献给父亲”,因为我以前特别叛逆,从小学三年级起父亲就不了解我了,我经历了什么,我对世界的看法,他都没有了解,所以我把作品献给他。

  记:他现在对你的事业是什么看法?

  贾:他很骄傲。春节我回家,在柜子里发现两大本剪报,全是他搜集到的关于我的报道。

  第五代有时太过于迎合时代

  记:说到“老”,想问问你怎样看待“中国电影第五代走向衰老,第六代及新生代电影人取而代之占据历史舞台”的一种外界观点?

  贾:我不喜欢“取而代之”和“占据”这样的词,也不喜欢“新陈代谢”和“斗争”这样的局面,反感“一代人被打败了,另一代人崛起了”的无谓喧闹。正常的状态应该是和睦相处,就像生态一样,有老虎、兔子、山鸡,也有昆虫和飞鸟。那种斗争的哲学,你登场我退场,是国人传统中负面的东西。我觉得现在大家开始扮演不同的角色,第五代导演开始非常关心在主流工业中他们的作用,比如说票房的作用,商业电影的作用,延续电影工业性的作用,年轻导演可能更注重创新,这是一个事实,但第五代导演他们做的事情也很重要。

  记:从你们这拨人开始的很多电影人的作品,是不是作者电影?或换种说法,中国的作者电影,最多地保留和呈现在第六代乃至新生代导演当中?

  贾:坚持表达自己对人对社会的观察及原创剧本,是现在年轻导演的主要特征吧。第五代导演的作品,总是思潮的产物。有些导演的创作,拼命地去适应和跟随这个时代,与流行的面目假凤虚凰。而有时候年轻导演的创作是反潮流的,是思潮面前的不合时宜。但这种不合时宜,不是特立独行、哗众取宠、恃才傲物及与谁对着干,而是对内心情感进行独立、独特地表达,回到最本质、最原始的创作冲动里去。这是一个创作态度的问题。

  记:但现实是这样的创作与作品往往是孤独和受限的?

  贾:是,但一个人能承受多少、坚持多少是创作者自己的事情。

  贾樟柯的工作室是两居室,半地下的,令人对生活中偏生巧合的事实生一丝暗笑。

  贾樟柯最近在鼓捣这间不大的工作室,要破出一个空间来弄成个小影院,这样可以放电影,检审自己的片子,放大了看细节上是不是有问题,他说这是为了将来影片进入影院而做的细项准备之一。

  那是一个谈兴很浓的下午,空气因为下雨前所未有的湿润。不管最终贾樟柯们的作品能否为大众所接受和喜爱,这一年我们对中国电影的期待,都不再是干燥的。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我要发表评论... 】 【关闭窗口

 论坛热贴                             进入论坛
· [我爱电影]
· [我爱电影]
· [香港制造]
· [我爱电影]
· [我爱电影]
· [我爱电影]
《见鬼10》:问世间,鬼为何物,直教人生死...
电影巨星的90年代(转)
风眠乱语:那一刻你的梦想
Ever After 童话情真
胡言论语之《孔雀》-
2046:激情多夜,怀念一生
无忧/财公子
恋之风景9
风眠夜语
cellular
cellular
cellular

 热力推荐
error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 sss
    1分钟拥有VIP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相关文章
  • 贾樟柯有什么看头?
  • "第六代"张扬陆川贾樟柯蓄势待发
  • [本周活动] 贾樟柯等三导演短片联展
  • 贾樟柯:行走在断裂中的影像诗人
  • 贾樟柯:行走在断裂中的影像诗人(二)
  • 贾樟柯:行走在断裂中的影像诗人(三)

  • 冯导助手批王刚 对其抱怨表示不理解
  • 黄宏:春晚有暂停的必要 不可能与赵本山合作
  • 组图:5566变身格斗天王 服装费耗资数十万
  • 《繁荣的》--超级市场迷失后的回归
  • 王力宏上通告学做菜(组图)(6)

    频道精选
  • 第75届奥斯卡金像奖专题
  • 奥斯卡内幕探秘:亲子养子一视同仁?
  • 逍遥法外:接近完美的斗智片
  • 双方向的神圣影像之路
  • 百部影史动画佳片完整名单
  • 芝加哥:鸡手鸭脚演绎销魂歌舞
  • 赵传:从愤青到音乐哲学家
  • 西洋歌坛掀起反战热潮
  • 汤家丽人体艺术写真精美图片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