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短信 - 游戏 - 泡泡 - 邮箱 - 同学录 - 相册 - V交友 - 同城约会 - 拍卖
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招聘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出国 汽车 手机 导购 广东 上海
首页   娱乐圈 电影世界 新片基地 音乐天堂 电视剧场 多媒体 娱乐大转盘 娱乐论坛 网易乱弹 名人访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娱乐频道首页-->电视剧场-->娱乐圈

电视剧《小兵张嘎》剧情简介(16-20)

2004年07月28日12:59:0221世纪经济报道 



  第十六集

  鬼不灵,夜晚。

  纯刚向钱队长报告了嘎子被捕,刘燕失踪的消息。恰逢此时哨兵来报,冀中八路纵队联络员来到鬼不灵村口,要见钱队长。

  迎进冀中纵队联络员,对方声称久等大后方的联络员不到,药品将于三天后夜晚经过白洋淀。石磊说自己便是联络员,一直在等待这批药品,然后随药品一起南下。

  石磊的言辞明显有很多漏洞,所幸钱队长和冀中联络员都没有注意。联络员走后,区队连夜开会,石磊主张三天后区队全部出动接送药品,力保安全通过白洋淀,钱队长表同意。

  天微明时分,石磊溜出村口送信,左等右等才等到歪嘴汉奸的踪影。石磊的事情急,歪嘴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石磊扇了歪嘴一个巴掌,歪嘴一不做二休和石磊打了起来,动静弄得挺大,石磊好不容易才脱身。

  罗金保和钱队长在暗中注意着石磊,冀中联络员是罗金保安排的,钱队长要利用石磊,打鬼子救嘎子除汉奸将计就计。

  歪嘴汉奸集贤居娶亲,不但不见了媳妇,喜宴还让日本人搅得乱七八糟,自己干脆被斋藤扔到街面上。歪嘴当汉奸本为图个风光,天天装乞丐拾粪不说,日本人还不把自己当人,连汉奸石磊都敢对自己动手!歪嘴越想越窝火。

  嘎子和佟乐玉英胖虎胡半仙关在一间牢里,半仙呼呼大睡。嘎子被鬼子提去审问。

  审问室里只有肥田斋藤二人,连吓唬连利诱,斋藤绕着弯想知道和他们在一起的刘燕的下落。嘎子也绕着弯打岔,说不知道刘燕是谁,自己也不是八路。

  肥田手臂上的伤还没好,嘎子睁着眼说瞎话,说自己根本就没见过肥田。那天只是到集贤居混吃混喝的。

  肥田气得上窜下跳,依他的性将这帮小八路通通杀了解气。斋藤说等歪嘴下次线报回来,如还是没有真特派员的确切消息,干脆消灭了区队。

  嘎子回到牢里,佟乐正在读刘燕的那封信。信上的药品名字,佟乐不太认识,但药品到达时间白洋淀,以及往后各站的时间,却念得清清楚楚。

  嘎子一把夺过信,贴肉塞回怀里。所幸两个看守的鬼子听不懂中国话。

  当务之急是将信送出去,或者逃出去通知区队接应。佟乐说自己找找斋藤,或许可以见到爸爸,让爸爸把信送给八路。

  胖虎根本不相信佟掌柜,在酒楼就是佟掌柜出卖,大家才被鬼子抓了。

  刘燕挣开绳索欲出地窖,窖门却从外锁住了。

  儿子刚回来,又被鬼子抓走了,佟掌柜将气都撒在媳妇李仙花身上,未了还要李仙花去求肥田斋藤。李仙花嫌老公不争气,要么当八路去,要么就自己跟鬼子拼了。佟掌柜那样都不敢。李仙花说如果有个八路在,你恐怕都会出卖了去回换儿子。佟掌柜说没错,我儿子就是八路边累的!

  李仙花又说,如果自己真被肥田污辱了,只要能换回儿子,你恐怕都不会不乐意。李仙花说完这话看着老公,佟掌柜无动于衷。

  胡半仙一觉酒醒,睁眼先看到儿子胖虎,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再一看是在牢里,又糊涂了。

  四个小伙伴商量好了,准备想办法逃跑。逃出一个是一个,十万火急将信送给区八路。

  佟乐懂日本话,跟两个看守的鬼子搭茬。斋藤虽然不管佟乐了,但毕竟有干儿子的名份。鬼子有一搭无一搭地和孩子说上了话,胖虎开始话里话外激鬼子,说鬼子笨没胆子,有种比摔跤。鬼子原来不想理,弄急了要教训教训胖虎。

  开了监门,胖虎指着腰带钥匙的鬼子较量。

  摔跤的目的是偷钥匙,胖虎一心二用又是孩子,钥匙没偷着。胡半仙心疼得不行,连连指责嘎子异想天开。

  嘎子决定更异想天开一些,让佟乐写了张纸条偷偷贴在鬼子屁股后面。鬼子换班,粘着纸条在司令部里到外走。纸条上写,皇军无能摔跤都不如小孩,以嘎子为首的几个孩子向司令部的鬼子正式挑战。

  鬼子炸了窝,肥田下令把孩子弄到司令部操场上戏弄戏弄。

  斋藤只好由着肥田的性子。连续多日的压制,真特派员又没有踪影,嗜杀成性的肥田早已按捺不住。

  斋藤叫过嘎子,挑战比赛可以,比什么由嘎子挑,但输了要交待特派员下落,不然当场杀脑袋。嘎子说五局三胜比了再说。

  鬼子又磨刺刀又勒腰带。胖虎先出来,说比扔石子。鬼子派了两人,都不如胖虎扔得准。鬼子输了。

  玉英和鬼子比水里憋气,弄了两大水缸。鬼子把头埋进去,玉英整个人坐进去没了顶。三个鬼子换着都憋不住了,玉英还好端端盘腿坐在水底。

  胡半仙也算上,想了半天说要和鬼子比赛唱皮影,被肥田一脚踹得闭过气去。鬼子算赢了一局。

  轮到佟乐了,什么也不会。和鬼子比打手心。小手掌打得通红,还挨了两个大耳光,泪汪汪地要哭。斋藤假仁假义说算了。佟乐不领情,说有种来砍我的脑袋,八路会给我报仇。

  肥田气得哇哇叫要砍佟乐,嘎子说我们还没输,日本人说话不算数!

  轮到嘎子了,和鬼子比爬树。挨着院墙两棵大树高不见顶,嘎子挑了棵难爬的,说让你们先爬三步。

  一个精瘦鬼子嗖嗖地先上去了,嘎子三步两步赶上,转眼到了树半腰,转眼没入树丛没了影。

  过了一会儿,另一棵树上的鬼子哇哇大喊,哧溜摔下来半天说不出话,等缓过劲来指着树顶说,小八路越墙跑了。

  第十七集

  嘎子跃下墙头夺路狂奔,信捂在怀里。

  鬼子大队倾巢而出,全城戒严抓拿嘎子。嘎子左冲右突进了一条死胡同,眼看鬼上来了,墙头太高爬不上不去。一双大手伸下来,一使劲将嘎子拎过墙。

  是罗金保。金保带着嘎子三绕两绕从后巷进了纯刚的照相馆。

  缓过神,罗金保告诉嘎子,钱队长已知石磊是假冒特派员无疑。没有除掉石磊,是因为设了个局,假称三天后夜晚药品过境,借此引出鬼子。到那时区队声东击西潜入县城攻打司令部。

  嘎子松了口气,想到三天后胖虎玉英佟乐得救,八路冲进鬼子司令部心里就高兴。

  纯刚问嘎子,是否知道刘燕的下落?要从她那里得到药品真正到达白洋淀的时间,并且刘燕必须继续动身前往下一站,不然药品到达白洋淀不能往下送,将会非常危险。

  嘎子得意地将信交给罗金保,说先看信,一会儿就带他们去找刘燕。

  金保看了信上的药品过境时间,半天没出声。弄巧成拙了!

  为了试探石磊,假冒的冀中纵队特派员虚拟的药品过境时间,竟和真实的时间一样。

  石磊和歪嘴接过头,而歪嘴是否已经向鬼子通报。如果歪嘴还没有向鬼子通报,必须截住歪嘴,但歪嘴行踪不定,一时间到哪里去找?

  金保和纯刚一合计,先让嘎子带着去找刘燕。然后纯刚以送洗印好的相片为由,去司令部探查歪嘴是否已经回去。

  刘燕在集贤居的地窖砸顶盖,外面一点动静也没有。

  歪嘴进了县城,但没有去鬼子司令部,径直到集贤居要了半斤白酒半只烧鸡,歪嘴下馆子从来不花钱。此时歪嘴心里有火,骂骂咧咧找碴,非要李仙花陪酒。佟掌说媳妇去司令部了。歪嘴气更不顺,说又让肥田占便宜去了。佟掌柜杀人的心都有,脸还得堆着笑。歪嘴喝了一整瓶老白干,摇摇晃晃往后院去找仙花,佟掌柜拦着,一直拉到地窖门口。歪嘴愣说佟掌柜把媳妇藏里边了,要打开看。

  佟掌柜便开了地窖,歪嘴晃进去挨了一坛子没动静了,刘燕从地窖里出来。佟掌柜不认识刘燕是谁,正发愣,罗金保纯刚和嘎子进来。话还没说两句,搜索嘎子的鬼子进了集贤居。

  纯刚装成来喝酒的。金保和刘燕进了灶间,换上伙计的衣服。嘎子往脸上抹了把灰,埋头烧火。纯刚在外面赔笑打岔,好容易蒙走了鬼子。

  嘎子将刘燕介绍给金保,说这才是真正的特派员。罗金保说,等天黑后护送刘燕离开白洋淀,火速与下一站点建立联系。

  刘燕从佟掌柜嘴里知道,鬼子司令部有一个未满月的孩子。佟掌柜也明白了媳妇李仙花天天去喂奶的,又是个小八路,竟然还是特派员的孩子。

  街上鬼子还在搜索。佟掌柜求爷爷告奶奶要三人离开,说什么都不肯收留。嘎子火了,索性走到大街上喊,鬼子循声往这边过来。佟掌柜焦头烂额又将三人推进后院。鬼子问刚才谁在喊?佟掌柜说没人,鬼子要进后院。

  后院,罗金保和嘎子纯刚躲在门后一左一右准备进来一个收拾一个。正紧张着,地窖顶盖掀开,烂醉的歪嘴爬出来,等罗金保看清,歪嘴已经一路晃到前面店堂。

  佟掌柜顺水推舟说,刚才就是歪嘴喊人。罗金保正要找歪嘴,却眼睁睁从门缝里看着鬼子要把歪嘴带走。情况变得很紧急,歪嘴如将线报给了肥田,三日后的药品运送正好面临鬼子伏击。罗金保没有犹豫,让纯刚和嘎子带刘燕从后突围,自己冲出去毙了歪嘴引开鬼子。罗金保话说完将信交给刘燕,说一定要把任务传递到下一站,然后拔出二十响便往外冲,嘎子纯刚拉着刘燕往后跑。

  枪一响,歪嘴就倒了。罗金保又打了几枪,见歪嘴直挺挺一动不动,也不知打死没有,闪身便往外跑。

  城里到处都是鬼子,纯刚和嘎子护送刘燕,终于被几个鬼子堵住。纯刚自恃和鬼子熟,上去打马虎眼,趁鬼子不备肉搏,嘴里喊嘎子刘燕快跑。眼见得纯刚死在刺刀下,嘎子一边抹眼泪,一边扯着刘燕没命狂奔。

  两人进了一间空屋,嘎子堵上门,刘燕跑不动了。外面鬼子挨门挨户搜查。

  刘燕说自己会拖累嘎子,两人在一起谁也跑不出去,如果都被捕任务便断了线,纯刚便白白牺牲。刘燕将信交给嘎子,说从现在起嘎子就是特派员,一定要接着往下完成任务。

  嘎子坚持要出去引开鬼子,以掩护刘燕逃脱。

  刘燕对嘎子说;阿姨笨,你就是被鬼子抓住了,阿姨还是跑不多远。

  刘燕要嘎子原谅自己过去的软弱。既然证实了孩子还活着,在鬼子手里。刘燕说怎样都不能丢下自己的孩子,所幸的是以这样的方式被捕,即掩护了嘎子保全了任务,又能给自己一个去找孩子的理由。

  刘燕希望嘎子不要怪她。

  嘎子怎会怪刘燕?他知道刘燕这么说,是为了打消自己冲出去的念头。谁出去谁必定被捕,而嘎子身轻如燕,只要有人引开鬼子的注意力,逃出去的胜算远远大过刘燕。

  刘燕出去了,跑了几步便被抓住。

  嘎子顺着屋内废弃的烟囱管,撑上房顶。趴在屋脊上眼泪叭嗒叭嗒落,远远看刘燕被鬼子带走。

  罗金保遁出城墙,受了枪伤,消失在城外的苇草里。

  歪嘴没有打死,连汗毛都没伤着。跌到桌下完全是醉倒的,甚至连打枪了都不知道。佟掌柜不敢碰歪嘴,李仙花喂奶回来,踢了一脚。

  歪嘴竟然醒过来,摇摇晃晃起来往仙花身上贴。仙花说你再占我便宜,我告诉肥田大队长。

  歪嘴借着酒劲,说老子他妈这就去找肥田,看他敢把我怎么样!

  歪嘴抓了一瓶酒边灌边走。佟掌柜抽了仙花一大耳光,说你他妈已经把肥田当靠山了!仙花说我老公窝囊,要是能挺起腰杆做人,死也心甘情愿。

  嘎子看见了歪嘴,看见歪嘴一直回到鬼子司令部。嘎子傻了,金保突围纯刚牺牲刘燕被捕,一切的努力都白费。

  城中停止了搜捕。

  嘎子又回到集贤居,他问佟掌柜,是愿意做汉奸还是做一个中国人。

  第十八集

  佟掌柜不愿意做汉奸。

  嘎子先让佟掌柜将清单依样抄了一遍,药品明细一模一样,但把到达白洋淀的时间却提前到两天后的夜晚,最后沾了些水,套上北平地下党组的蓝印。

  然后,嘎子教训佟掌柜要做一个责任重大的中国人。

  嘎子将原信放在佟掌柜面前,说拿着信交给区队并且告诉鬼子伏击的时间改在两天以后了,你就是八路的联络员。再拿着信找冀中八路纵队,那么你是八路特派员了。如果信丢失,或者落入鬼子手中,就是汉奸卖国贼。八路的除奸清单上,你是头一个!

  信搁在桌上,象烧火的烙铁烫手。佟掌柜觉得自己真是倒透了霉!

  佟乐在牢里待了两天,斋藤让人把他带到房间。桌子上摆着吃的,佟乐饿晕了却挺着不吃。斋藤问佟乐想不想回家?佟乐说不想回,自己已经是八路了,除了跑出去,或者八路来救自己,绝对不回家。

  斋藤说八路特派员已经抓住了,区队很快就能一网打尽,嘎子顾自跑掉不管了,没有人再会来救你们。斋藤说佟乐年纪小不懂事,如果去认一个人,两天后斋藤帮佟乐在司令部过生日,完了送他去日本。

  佟乐不卖斋藤的账,和胖虎玉英一起被鬼子带到审讯室,刘燕在。玉英刚想叫阿姨,刘燕说我不认识这几个孩子,肥田也不多问。让鬼子吊起来打刘燕,交待药品的下落。刘燕说来了就没想活着,打死也没用。

  肥田小眼珠子一转,将胖虎吊起来,说你们不是不认识么?把胖小子吊着,直到你愿意交待为止。

  一个鬼子进来报信,肥田乐颠颠地出去。小佟乐腮帮子鼓鼓地气得不行。玉英问鬼子说什么?佟乐说我妈又来喂奶了,还有歪嘴汉奸也回来了。

  歪嘴和李仙花前后脚进司令部,跟着李仙花到喂奶的房间,见仙花掏出奶子就忍不住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扑上去撕扯,突然被一个大嘴巴扇出老远。歪嘴砸了酒瓶要拼命,眼见一把明晃晃的军刀搁在了脖子上,再往上看是肥田。肥田叫喊着拉出去死啦死啦地!

  歪嘴就被拖了出去,到空地上酒醒了喊救命,说有重要情报。斋藤喝住施刑的鬼子让歪嘴说线报,歪嘴说我讲了,你们日本人不许杀我,放我出去!我他妈汉奸也不干了!

  歪嘴说了石磊的线报,三天后夜晚大批八路的药品经过白洋淀。斋藤问线报是否准确,歪嘴说准不准确要问石磊那个王八蛋,自己不过是报信的。

  肥田将刘燕和胖虎玉英佟乐通通带到空场上,问歪嘴,刘燕是否就是特派员。歪嘴说不知道,石磊只说是个女的。

  线报有了,如果可靠,留着刘燕已没有作用。如果线报不准确,当着众人杀刘燕,面对死亡,刘燕如果知道真正的药品过境时间,不可能不说出来。斋藤示意带狗施刑。

  几个孩子哭成一团,刘燕却面无惧色。

  斋藤见吓唬不了刘燕,便将屋内刚足月的孩子带出来,刘燕面色变了。斋藤问这是不是你的孩子,刘燕忍着心头疼说不是。

  斋藤很和颜悦色地将孩子交给肥田。说,歪嘴的线报你都听见了,你只要摇摇头说线报是假的,然后讲出正确的药品过境时间,肥田就一刀杀了歪嘴。如果点点头说线报是准确的,孩子归交还给你,皇军优待女俘虏。如果一分钟之内不说话,肥田一刀下去,小孩砍成半段。

  刘燕杏眼圆睁拒不开口,小孩扔到地上哭起来,肥田抽出指挥刀。

  孩子们竭力挣脱着,佟乐更是大骂干爹虚伪。

  肥田刀挥起来,司令部外有人喊住手。

  看过去,前一天跑走的嘎子,大摇大摆走进来。一手拿着火绒一手拿着信。

  嘎子说歪嘴胡说八道,八路特派员的信在我手里,上面药品清单接头时间详详细细,只要放了我的人就把信交给你们,不然点火烧了。

  火苗在信封底燃着,信封是原件。刘燕佟乐不相信嘎子真会把信交出来。

  肥田哇哇叫着要上去夺信,斋藤阻止了肥田,上前去,说我怎么知道你信封里有没有东西,怎么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嘎子说有种咱们打赌,斋藤不打赌,说你烧吧!人到了大日本皇军手里肯定不放。嘎子手抖起来,话音改了,说我把信给你们还不行,八路和我没关系,放了他们几个。胖虎喊着,嘎子你怎么了?八路和你没关系,和我有关系!我是白洋淀区小八路,你亲口许的!佟乐说我也是八路,玉英说我也是!

  一阵风过来,嘎子手里的火绒灭了。斋藤劈手夺过信,顺势一脚踹倒嘎子。

  信到手了,嘎子和大家伙一起关起牢里。

  信里明明白白写着二日后夜晚药品过境,歪嘴的线报却是三日后,斋藤犯了难。肥田脑子装不了那么多事,说干脆出兵鬼不灵,先消灭区队八路。斋藤说,消灭了区队八路,消息传出去药品不来白洋淀怎么办?皇军要的是一网打尽!

  肥田很郁闷,斋藤干涉越来越多,总是压着他。

  嘎子在牢里告诉伙伴,信是假的。二日后鬼子如上当,八路一定会攻打鬼子司令部救出大家。关键是佟掌柜能否去找区队把消息送到。

  佟掌柜出城雇了辆马车,车夫问去哪里?佟掌柜说找八路区队,车夫说不知道八路在哪里。佟掌柜说,不是都说八路无处不在么?天黑前找不到就回城,怪不着我不做中国人。

  区队已经离开鬼不灵,暗中扎驻在离县城只有五里地的一片树林里。罗金保向钱队长汇报城里的情况之前,让石磊离开。

  金保简单说了三日后的行动,竟然与药品到达的实际时间相符。所幸报信的歪嘴已被击毙,只是刘燕和嗄子纯刚不知怎么样了。钱队长再问罗金保是否已经击毙歪嘴,金保一时无法肯定。

  如果歪嘴已死,石磊这边千万不能再出差错,这么想着,感觉石磊出去好一阵没动静了。

  罗金保回来石磊就感觉气氛不对,贴在窗外听见歪嘴被打死,不露声色地悄悄溜出树林。

  佟掌柜的马车绕着城外走了一圈,八路没找到碰到了行色匆匆的石磊。石磊上来就要让马车掉头,车夫说你是什么人?石磊说是八路。佟掌柜见到了亲人,巴不得早点完事,三句两句说了嘎子交待的事,将信交给了石磊。

  石磊心里那叫一高兴,三日后药品到达竟然是真的,有关两日后的假消息也落在自己手上,八路竟然想声东击西攻打司令部?

  第十九集

  佟掌柜和石磊同车回城。走了没多会儿,车夫说到了。佟掌柜撩开帘子,城门在哪儿呢?路越走越荒,佟掌柜说我还得赶回去见媳妇。车夫说下来吧,石磊你也下来。

  车夫是八路探子,用枪指着石磊乖乖下来。马车三绕两绕又回到小树林。石磊跳下车发足狂奔,林子里到处都是八路,石磊往林子密处跑。罗金保待他跑得成一小点了,抬手一枪送上西天。

  佟掌柜瞧得两腿发虚,说了嘎子交待的事,回城去了。

  歪嘴果然没死,并且刘燕被捕纯刚牺牲。鬼子真的会认为药品是两日后到达白洋淀?如果真是这样倒可以趁机打一个反伏击。可是凭嘎子一句话,鬼子怎么会信?钱队长都不信。

  嘎子让鬼子相信是挺费劲,在司令部空场上那出点火烧信的戏做得挺足,但毕竟还有个歪嘴。歪嘴诅咒发誓自己的线报不假,假了要杀头呀!

  嘎子和歪嘴当着斋藤肥田的面对质。嘎子说歪嘴被八路抓住过,是八路要他送的假消息。歪嘴辩一句,嘎子跟一句。不好好送信,结个婚把刘燕嘎子都弄城里来了,结果还没有新媳妇是假结婚。为个女人和肥田动手,在司令部当着众鬼子的面,说汉奸不想干了!歪嘴百口难辩,想不是八路都不行了。

  嘎子偷着乐。肥田八格呀路就要砍歪嘴,又被斋藤挡住了。肥田终于大怒,说两天后自己亲自带队去白洋淀伏击,到时候将区八路和药品一网打尽。

  事情明显还有许多疑点,斋藤知道劝也没用了,只有自己想对策。

  肥田一肚子火往回走,听见旁边屋里小孩哭,便抽了指挥刀想进去劈了,反正女八路已经抓到,等一网打尽之后,通通死啦死啦!

  屋里恰好仙花在,肥田要劈小孩,仙花拼死拦着。虽说不是自己的骨肉,一开始还恨过为这个孩子撇了自己的孩子不管,可让孩子叼了这么长时间奶头,没人情还有感情呢!

  仙花拼死护着孩子,一来二去肥田扔了指挥刀朝仙花使劲了。

  佟掌柜回到集贤居的时候,两鬼子开三轮摩托扔口袋一样将李仙花扔下来。仙花被蹂躏了,佟掌柜安顿好媳妇,拎了把菜刀直奔鬼子司令部。

  李仙花在屋里懵懵懂懂躺到天亮,还不见佟掌柜上来,才知道去鬼子司令部拼命了。病猫也有犯浑的时候,仙花没想到。

  赶到司令部,佟掌柜打得已经没了人形躺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仙花哭着拖老公,又被鬼子拖到隔避蹂躏了一通。

  完了,仙花爬出来。佟掌柜说你说得对,我真是窝囊。老婆孩子都保不住,还不如都不要了去参加八路。佟掌柜不愿碰仙花,嫌她脏。

  罗金保和钱队长潜入县城来到集贤居,证实了嘎子刘燕确实被捕,嘎子重回司令部。佟掌柜这次一反常态,把集贤居当成了联络站,恨不得扔了集贤居投身八路。

  对于斋藤来说,最大的难题不是明后两天之间,到底哪天药品才会过白洋淀。斋藤不相信嘎子,同样也不相信歪嘴,中国人斋藤都不信。可以肯定的是,明后两天之内八路会有行动。明晚肥田执意要将大队全部带走,去白洋淀剿灭八路伏击药品,那么司令部就空了,万一八路伺击偷袭怎么办?斋藤又不能让肥田不出兵,如果药品真是明天过境呢?斋藤决定让肥田把刘燕和刘燕的孩子带着,万一遇上八路伏击,也好有个挡箭牌。

  另外无论如何不能让肥田把兵力全部带走,留下一半固守司令部。多疑的斋藤还有另一副算盘。歪嘴不可能信口胡说,线报说三天后药品过境,没说确切时间,有可能是早晨也有可能是夜晚。嘎子却说了确切时间。让莽撞的肥田带上大半兵力去伏击,吸引八路注意力,自己给八路造成留守司令部的假象,后半夜悄悄带兵出城,预伏白洋淀截获八路药品。

  集贤居。钱队长从李仙花嘴里得知,嘎子重回司令部成功地淆乱了鬼子的情报。不管鬼子信不信嘎子的话,钱队长估计明天夜晚都会出动。罗金保主张趁鬼子大队不在城里,打司令部救出刘燕的嘎子一伙。钱队长却不这么想,司令部空虚人可能救得出来,但肥田如果去白洋淀空走一趟,就证明了嘎子的情报是假的,等第二天药品真正过境时,肥田大队说不定正好碰上,这样即耽误了大事又枉费了嘎子一片苦心。

  更何况药品过境的时间有可能是凌晨,也有可能是夜晚。如果是凌晨,嘎子好心办坏事,真假时间挨得太近。区队必须在天亮之前迎击鬼子结束战斗。

  所以救人暂时放一放,利用明晚打个漂亮的伏击,彻底消灭鬼子有生力量,回头再打司令部也不迟。钱队长也担心到了鬼子会用刘燕和刘燕的孩子做人质,这样八路打起来就投鼠忌器,影响整个部署。

  铁了心做八路的佟掌柜心情异样,即心疼媳妇李仙花,又觉得李仙花是个大烂货。心里疼得不行,嘴上狠话一句接一句。他说李仙花自己不犯骚,肥田怎么会看上?李仙花问老公,铁了心参加八路是不是老婆孩子都可以不要了!佟掌柜说,两个孩子一大一小,大的在鬼子牢里,至于老婆今后连看着都烦!

  佟掌柜主动要求充当联络员护送信件往下联络沿途站。

  李仙花梳洗一番,干干净净出门。

  斋藤终于说服肥田不带全部兵力出击,并且叮嘱无论成败,刘燕和刘燕的孩子都要带回来,只要有刘燕在手里,就可以从长计议。

  肥田不以为然,认为明晚出击一定全歼八路。

  李仙花带着挺大了包袱去了鬼子司令部,照例是喂奶。鬼子嘻嘻地笑,这娘们儿怎么跟没事儿似地又来了!

  仙花关了门,喂完孩子。打开带来的包袄,喂自己的孩子。完了将刘燕的孩子包好回家。

  集贤居,佟掌和钱队长说好明晚离开县城出发送信。仙花一声不吭回来,上楼。佟掌柜送走钱队长和罗金保,半天没见楼上有动静。上去敲门,砸开门,仙花上吊了。床上的孩子边上有一封信。

  仙花说,我没脸活着,你找该参加八路。是你说孩子不要的了,我给他喂足了奶,在司令部睡着了,床上是刘燕的孩子。

  佟掌柜欲哭无泪。

  深夜,抱着孩子的佟掌柜来到城外树林,佟掌柜无论如何要参加明天晚上的伏击。

  大牢里,刘燕被鬼子带走。孩子们知道了肥田要带刘燕去和区队交锋,嘎子自己都在牢里却异想天开要救出刘燕。

  刘燕带走没多久,嘎子也带出来。两个鬼子把嘎子领到一间黑屋,屋里关着被嘎子害惨了的歪嘴。

  门一关上,歪嘴便两眼冒凶光。心想小嘎子你在日本人面前冤我是八路,这回可落在了我手里!

  第二十集

  斋藤有意将嘎子和歪嘴关在一起,目的就是要两人相互残杀,得出真情报。

  歪嘴恨透了嘎子,自己活不了也要掐死嘎子拉个垫背的。嘎子打不过歪嘴,小命眼看就要不保。情急下脑子特别快,嘴也利索。嘎子说,斋藤已经认为你是八路了,就算不肯定,日本人的脾气你也知道,不会让你活着。与其让我冤枉成八路,不如真干点八路的事情。就是死了也比汉奸的名声好,说不定活下来能将功补功,八路今后不会杀你。日本人迟早有一天要滚蛋,想活命就得听八路的!

  歪嘴决定听嘎子的,一间屋子里两个人,只有嘎子是八路。

  听嘎子的,嘎子就胡说了。嘎子说今晚八路大部队要攻打鬼子司令部,汉奸想得到宽恕就得赶紧立功。歪嘴吓出一身冷汗,幸亏没对嘎子动粗。

  反正八路大队要来了,歪嘴豁出去了。两人商量好在屋里打起来,歪嘴下手轻不得重不得,嘎子闭眼憋气装作不行了。歪嘴砸门叫鬼子把嘎子抬走,鬼子把斋藤叫来,斋藤赶来一看给了歪嘴一大嘴巴,人留着还有用呢!怎么弄死了?

  歪嘴说给皇军出气,小八路死啦死啦地!

  嘎子摸了斋藤腰里的枪从地上跃起来,歪嘴壮了胆和嘎子挟持斋藤。

  鬼子团团将三人围住,歪嘴直发抖问嘎子,八路大部队怎么还不来进攻?嘎子说大部队考验我们呢!先得把特派员救出去。

  嘎子要肥田把刘燕和胖虎玉英佟乐都带出来放了,不然枪毙斋藤。肥田不肯,说大日皇军不交易,斋藤死了也是替天皇效忠。

  斋藤气得不行,形势所迫又没说话的权利。嘎子没辙了,歪嘴却突然强硬起来,说你跑吧,我在后面摁着斋藤,不信他们东洋人杀东洋人。嘎子倒不舍得扔下歪嘴了,说别着急,鬼子就是嘴上硬,朝斋藤胳膊上打一枪,他们肯定放人。

  正说着,斋藤回身拔开枪,扇了歪嘴一个耳光,说你果然是叛徒,八路!歪嘴愣了愣,反手一个耳光扇回去,说我不是八路,我他妈是中国人!中国人帮中国人算哪门子叛徒?斋藤没想到会挨耳光,又一个耳光扇回去。歪嘴怒了,和斋藤打起来,根本忘了手里还有枪。

  嘎子的计划全部泡汤。歪嘴说嘎子快跑,八路大部队怎么还不来?话没喊完,被涌上来的鬼子一刺刀挑断了气,嘎子没跑,直愣愣站着,心里愧疚得不行。

  刘燕没救出来,傍晚时分被肥田随大队带走了,还有足月的孩子。

  天色黑下来,司令部里剩下的鬼子兵将大门紧闭,空场上张灯结彩搭皮影唱戏。斋藤面无表情一副专心看戏的样子,后院的鬼子却荷枪实弹准备武器。

  几个孩子被刺刀架着看戏,周围的一切都在嘎子眼里。

  斋藤说别着急,先看皮影,后半夜咱们出发去白洋淀。嘎子装糊涂。斋藤说小孩你的狡猾,狡猾不过大日本皇军。晚上的八路肥田大队长去打,明天的药品皇军后半夜就去埋伏,八路药品通通地一网打尽!

  嘎子瞪着眼,说区队一定会把肥田收拾了,再回来收拾你。斋藤乐了,说肥田死了是替天皇效忠,八路以为皇军消灭了,再来攻打司令部。明天上午司令部就空了,送给八路。谁也想不到还有皇军埋伏在白洋淀,截获药品再杀回司令部消灭八路军。

  皮影唱着,嘎子心如猫抓。斋藤乐呵呵地拍佟乐的脑袋,说干儿子今晚给你过生日。

  肥田的队伍潜入白洋淀,刘燕和孩子分别在其中。

  罗金保摸上去,接近鬼子后站起来。鬼子喝问是谁,罗金保压低声音谎称自己是石磊,区队去县城打司令部了,自己来带他们到药品经过地点埋伏。肥田没见过石磊,看了罗金保递过来的信物,信物是斋藤给石磊以便联络的。肥田指挥队伍随金保行走。

  天黑苇密,走着走着金保收拾了看押刘燕鬼子,将刘燕推入苇丛。等肥田发觉时,四周枪响起来。罗金保闪入苇丛不见。

  肥田彻底陷入了区队埋伏。

  司令部,胡半仙和儿子在影窗后面唱戏。胖虎说,爹这是咱们最后一次唱皮影了。待会儿我们和嘎子哥都要被鬼子带到白洋淀去。斋藤截不到药品,就要杀我们。胡半仙闭着影,陶醉在戏里。

  胖虎说爹你别伤心,有嘎子哥在有八路在,我们肯定还会回来的。胡半仙说,先耍皮影别说话。

  一院子的鬼子武装齐备,斋藤回屋里仔仔细细地换军装,扎上武士带。院子里的琴声停了,斋藤侧耳听着,只一会儿大乱起来。

  一出戏罢,胡半仙收了琴弦说,孩子反正是个死你们跑吧!爹和皮影在一起。半仙点了一把旺火,影窗着了,过桐油的皮影着了,半仙拎着往鬼子的弹药车上扔!自己的人烧着了,照着鬼子就扑就抱。

  院子里大乱,嘎子领头带着几个伙伴跑。胡半仙被击毙。

  还是嘎子灵活,没有往外跑,反而藏到了斋藤的房间里。眼见胖虎和佟乐又被捉住。

  白洋淀,刘燕藏在苇丛里,子弹在黑夜里飞舞,只见鬼子中枪不见八路身影。枪声渐稀。肥田拎孩子夺路逃跑,迎面碰见刘燕,八路从后面围上来。

  肥田将孩子挡在面前,狂叫让着刘燕过来,不然砍了孩子。佟掌柜从队伍里出来说,刘燕你的孩子在这里,不要过去。刘燕得知肥田手里是佟掌柜的孩子,反而没有了犹豫,挺身朝肥田过去。肥田开枪,一枪两枪没打中,刘燕冲向肥田。罗金保开枪击毙肥田,肥田连孩子一起沉入淀水。

  刘燕跃入水,捞出孩子,孩子还活着。

  佟掌柜和刘燕抱着各自的孩子。

  司令部,按斋藤的计划天亮之前必须出发,赶往白洋淀水路路口埋伏。跑走的嘎子和玉英不找了,鬼子押了胖虎佟乐倾巢出发。

  嘎子拉着玉英,尾随鬼子而去。

  天将亮,区队战斗结束。刘燕告诉钱队长,鬼子并未倾巢而来,斋藤可能另有行动。罗金保建议趁热杀回县城,钱队长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只要天一亮就是药品预定的过境时间。

  斋藤领兵埋伏已定。佟乐和斋藤与一批鬼子在炮艇上,一批鬼子在木船上,胖虎绑在木船船尾。两艘船藏在苇道里,一左一右夹着水路。

  远处淀面上隐隐有一艘蓬船而来。

  斋藤露出得色,一切都在预计之中,八路药品果然在三日后凌晨到达。

  嘎子和玉英赶到鬼子身后,情况都在眼中,只有两人如何解救?

  容不得犹豫。嘎子问玉英能不能一口气潜到木船船尾,替胖虎解了绳子。玉英和嘎子所在的地方足有百米,玉英不能肯定。

  嘎子说你不是去救胖虎,是救药品,我们都是八路!

  玉英涨红了脸点点头。

  嘎子让玉英解开胖虎后,想办法弄沉那只木船。怎么弄沉,嘎子没说。

  玉英吸足一口气下水。

  嘎子也下了水,往炮艇而去。

  嘎子先潜到炮艇边,扒着艇沿看木船那边。好半晌,玉英终于露出脑袋。

  鬼子都注意着越来越清晰的木船,玉英解开了胖虎的绳子,玉英说嘎子要我们弄沉木船。

  胖虎说你先游开,看我的。

  胖虎摸了鬼子腰后的一颗手雷,拧开盖拔了引信,然后悄悄潜下水。

  木船轰一声飞上了天,炮艇这头便炸了。先是机枪三八大盖一通乱打,嘎子趁乱拉了佟乐就跑,到船尾让佟乐先走,然后拧开汽油桶洒了一船,扭头看佟乐还站着没下水。佟乐说不会游水。

  斋藤喝止混乱,发现船尾的嘎子和佟乐。嘎子匆匆甩了已点燃的火绒,不管三七二十一,拉了佟乐便跳水。

  鬼子冲水里打了一阵枪,气急败坏的斋藤命令不要纠缠,火速追击淀面上的蓬船。听到枪声,蓬船已经掉头。

  淀面上冒出血色,已经上岸的玉英胖虎急得不行。嘎子搀着佟乐冒出头来,喊胖虎用弹弓打火绒。火绒被嘎子随手扔在船沿上,而汽油却在甲板里晃荡。

  胖虎扯满弹弓,一弹两弹三弹,终于击中火绒。炮船着头,火光冲天。

  区队赶到,集中火力消灭了淀中的鬼子。

  佟乐在水里瞎扑腾喊救命,玉英上前去搀了一把,水只有齐腰深,再找嘎子不见了。

  胖虎说佟乐都是你害的嘎子哥。

  胖虎和玉英潜下水疯找,佟乐哈着腰一边哭一边摸鱼似地往水里瞎摸。区队的船驶过来,罗金保和八路们都下水了。

  嘎子远远地从区队的船边冒出脑袋,叫了声钱队长!

  钱队长乐了。

  嘎子说,队长我收回我的话,还要参加八路行不行?

  钱队长笑着说不行。

  嘎子说,我都答应胖虎玉英佟乐参加八路了,你不答应,我没面子。




上一篇: 电视剧《一屋两家三姓人》剧情简介(1-5)  
下一篇:《希望》移师香港 豪华游艇上完成重头戏  
治愈面瘫、三叉神经痛 治愈股骨头坏死重大突破 治湿疹皮炎荨麻疹不用愁
迪斯尼魔术 好玩好赚钱 我国治疗痛风新突破


  【我要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娱乐圈
组图:梁咏琪做客《娱乐满天星》谈养狗经
电影世界
《贼公贼婆》更名《龙凤斗》九月上映
音乐天堂
刘德华演唱会不公布SV票价“黑箱”售票?
电视剧场
赵文卓《御前四宝》皇帝造型曝光
特别关注:
写真
活力四射叶璇图片集
听声
周杰伦:乱舞春秋 Flash MV
鉴色
幽谷芝兰赵雅芝怀旧影集
图解
女星肚兜风情大比拼
>>> 进入论坛  
· [大话电视迷]
· [TVB明星联盟]
· [大话电视迷]
· [TVB明星联盟]
· [大话电视迷]
· [大话电视迷]
[乱弹]《学警雄心》——怎么一个郁闷了得
[翡翠星空]辉煌90之郭可盈
(原创)盲目爱--sonija在爱情与事业之间的...
(原创)盲目爱--sonija在爱情与事业之间的...
格斗天王-----台客贵族的没落
我的娱乐日记6---相爱,然后分手......
florabelial
鱼语
秋天的海
秋天的海
小楠姐
小楠姐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 今年哪些项目最赚钱
  • 投入壹万年利十五万!
  • 女人爱,当然赚钱快!
  • 三千亿家饰谁来做?
  • 赚女人的钱就是容易!
  • 欧洲风情挡不住的诱惑!
  • 快,赚孩子的钱最快!
  • ?让孩子快乐赚钱也最快
  • 开粥铺也能成为富翁!
  • 要赚就赚有车人的钱
  • 二千元垄断批发做老板
  • 单店日收过万元!
  • 家家生意火爆的好项目
  • 年盈利十万只是刚开始!
  • 老百姓今年怎样赚钱快
  • - 全场一元起拍无底价
    - 10元钱买到快乐一整天
    - 手机!今天你换了没有?
    - 不用踏破草鞋你就能找到

    - 高血压从此不再高压
    - 北京中山白癜风治疗中心
    - 治愈高血压病重大突破
    - 白癜风患者不用愁
    - 痛风患者的福音!!
    - 湿疹牛皮癣患者福音



    - 男友劈腿,赵薇遭遇"第三者"
    - 老公的初恋女友竟然跑到我家来了!!
    - 你要的男人几成“熟”?

    · 毕业剧场:校园绝恋
    · 恐怖!亲历灵异事件
    · 新玄幻名作:魔旅

    · 专家激辩移民状元事件 禁报重点大学无法律依据
    · 宁夏13岁女生担心要交10万择校费服毒自杀身亡
    · 2005年全国各地中考录取分数线

    · 外国青年千奇百怪的求婚方式(组图)
    · 俄罗斯神秘古城遗址疑似外星人飞碟基地(图)
    · 专业人士卖内裤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 用户名:
    密 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