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玩家聊魔兽情怀:有多少游戏可以伴随我们十年?



一款流行了20年的系列游戏终于在这个6月变成了电影上映。电影《魔兽》突然就可以让你身边的人就变得激动万分,“为了部落/联盟!”的口号像一句通关密语,一下子划分出一道分明的界限。1994年,美国游戏商暴雪推出了这一系列的第一个游戏《魔兽争霸:人类与兽人》;2003年,这款即时战略类游戏出道了第三个版本;2004年,网络游戏《魔兽世界》正式在北美发行。

《魔兽世界》的出现,是在十几年前就已经点燃了这根通向《魔兽》电影的引线。中国的观众们对电影如此狂热,也正是因为《魔兽世界》成为了他们青春岁月里最难忘的一款游戏。13个种族,12种职业,6个资料片。以点卡充值换取游戏时间的方式不仅让游戏有了一定门槛,还在某种程度上保证了游戏的公平性。10年的时间里,随着《魔兽世界》成长起来的,恰恰是如今“网生代”的一批人,而围绕着《魔兽世界》所共生的,还有各种各样的线上社交。对于玩家而言,这其实是一条联结有着共同话题朋友的纽带。

当下的电影圈一直在流行情怀,先是70后错失的青春和回首的校园,现在又来到了80后虚拟的热血与燃烧的激情。电影《魔兽》上映,突然你身边的人就变得激动万分,“为了部落/联盟!”的口号像一句通关密语,一下子划分出一道分明的界限。为什么根据一款系列游戏改编的电影能如此火爆,网易娱乐采访了数位魔兽的玩家,这其中,有玩了仅仅两三年的新手玩家;开公会带40人团“开荒”的女会长;也有因魔兽游戏和系列同人作品而知名的奶茶超人;以及因游戏相识最终走入婚姻殿堂的情侣。我们想从他们的故事中,看看属于一个群体10年难忘的青春岁月,到底长了一张什么样的脸。


新手玩家:朋友来自魔兽 玩游戏就是为了身边的人

西瓜是接受我们采访的第一人,也是游戏时间最短的一个。作为女生,她真正玩游戏的时间仅有两三年,而在AFK(英文 away from keyboard 缩写,告别游戏)之后,她告诉记者,自己仍然喜欢听朋友们说玩游戏的经历:“因为我这儿没空玩儿,听别人玩,过过嘴瘾也挺好的。”因为魔兽,她结识了一群天南海北的朋友。最大的感触就是交到了一群知心的人。

第一个带西瓜走入这个世界的,是她的阿姨。西瓜告诉我们,早年魔兽的玩家年龄都偏大,当年自己的阿姨想要组队刷副本,因为自己的儿子太小,便找到了还在念大学的她。“我玩游戏主要就是为了身边的人玩儿的,我就为了陪我阿姨刷副本,他们组队差人,我去了。”西瓜谈到自己为什么玩魔兽的时候回答的特别爽快。最开始的时候,因为等级低,玩游戏还会被自己的阿姨“嫌弃”。西瓜拿到的第一个账号,是阿姨的一个牧师小号。组团刷副本时,阿姨只告诉西瓜,什么都不用做,奶(加血)我就行了。

但魔兽是游戏,又不仅仅关乎游戏。西瓜回忆自己的新手时代,一直说玩得特别菜,但大家都会照顾她,连前男友也是因为魔兽而相识。此时已经开始玩巨魔的西瓜在一个语音社交软件上的群里认识了这位联盟的法师。“我们认识快两年的时候确定的关系,正好那时候我临毕业,就跟他一块到了北京。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抵过现实。”西瓜显得有些怅然,但同样是在这个群里,她认识了一群朋友,有甘肃的女孩,天津的男生还有远在广州的小男孩。虽然语音群并不会组织定期的线下聚会,但因为工作,脚步遍布全国的西瓜走到每个城市,都会去见一下玩魔兽的战友们。

采访中,西瓜和我们回忆起与甘肃那个女孩的的见面经历。这个女孩安排好了西瓜来甘肃毕业旅行的一切行程,酒店、房间、车、门票。甚至能在午夜,几个人仍然在外面看演出的时候从包里掏出哈密瓜。“太神奇了,我当时觉得这个女孩,得娶她回家。”说起这段回忆,西瓜兴高采烈。

当年在语音群里,因为分手,会有整个频道的人来帮她劝解。“我那天特别难受,就在(群)里面骂,我说你给我出来,当时整个频道就问我说,西瓜你怎么了?然后我就说,他不理我了。后来是我们老大,就是抖抖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你给人姑娘说清楚。”西瓜说。在群里互相虽然不会经常见面,但语音群依旧是维系魔兽朋友之间重要的工具。多年不玩游戏,大家仍能在语音群里了解彼此的动向。一个天津的朋友去年生了对龙凤胎。整个群会特别开一个栏目为她送去祝福。辽宁的朋友结婚,也会想请群里的老大做司仪。

为什么会有这样密切的关系?当记者把这个问题抛给西瓜时,她回答得不假思索:“不知道怎么说,就对《魔兽》玩家一种莫名的信任,我觉得玩《魔兽》的人,尤其是像我们早期一直坚持玩下来的人,都感觉特别善良,而且聊的很久,莫名的信任感。”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语气也变得很坚定。在自己玩游戏的大学时代,与室友“不在一个频道上”的西瓜,偶尔也会经历孤独。室友常常出去逛街,自己则窝在宿舍里打游戏。但她觉得,不管怎么样,身边会有人,难过的时候一定会有人陪着。一款游戏也因为沟通了一块块屏幕前坐着的人,变成了精神寄托。

所以即便离开游戏,她与游戏中认识的伙伴仍然没有断了联系。每当游戏中公会有了新活动,朋友们仍然会通知她。一年一年过去,AFK的朋友越来越多。但令西瓜难忘的AFK只有一次,那就是汶川地震的时候。

“当时就很多人说,兄弟们,你们跑,我这边撑不下了,好像地震了。有这样的,然后再也没有上过线的。”西瓜说。


公会女会长:带团“开荒” 魔兽里的社会与真实世界没有区别

“这只宝宝是绿龙宝宝,是当时在悲伤沼泽掉落的,掉落概率大概是在千分之一还是万分之一。当年我每次打MC都替补,然后就会去悲伤沼泽那打宝宝,就每天打每天打,基本上打了一个多月,所以这只是我在《魔兽世界》里打过最长时间的宝宝了,没有之一。”

北京姑娘麦咪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一直拿着这样一只绿龙的毛绒玩具。脸上还带着小姑娘俏皮感觉的她,与三里屯《魔兽》电影展部落厅的环境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站在兽人帐篷里,身旁立着杜隆坦的等比雕像。尚未营业的展厅中,低沉的音乐和她一直语调上扬的北京话形成了某种有趣的对比。

更有意思的是,她还是《魔兽世界》里的一个公会会长。虽然这会被她迅速地反驳:“好多公会的会长都是妹子。”

不过《魔兽世界》里,麦咪的公会成长于自己的朋友、同学之间。一群高中同学在玩,上大学之后又去男生宿舍招人,这样一点点地,到她大二的时候,公会也就慢慢成型了。刚开始带团打活动、开荒(指挑战一个从没打过的副本和其中的BOSS),玩牧师的麦咪指挥起来还是有点费力:“刚成型的时候打起来也是挺费劲的,因为大家互相之间技术又都不太一样,我每次顾着治疗就顾不上指挥,所以整个副本里经常特别乱。”为了能够带好团队,她还专门去了服务器里最厉害的公会学习,跟着其他牧师队长打任务,等到觉得自己学成归来,才又开始带自己的公会。

2005年《魔兽世界》国服公测的时候,麦咪还是个初中生。跟着几个哥哥到处跑着练级。高中真正开始玩起来之后,又因为学习的关系,只能一边写作业一边替补,七点的活动一路替补到九点。等到上了大学之后,有时候晚上的大课也会“顶着老师要杀死我的眼神,自己在教室里面打活动。”玩了这11年,麦咪坦言,学习会受到影响,但对自己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对她来说,与很多玩家不同的是自己生活中的朋友也能变成《魔兽世界》里打拼的伙伴。也因为如此,麦咪在公会里见证了太多朋友的烦心事:比如一个朋友闹分手,自己的账号被女朋友删了个精光。

也因为与自己的公会成员太熟,每次朋友们AFK的时候,都会给作为会长的麦咪写一封信,表达这么多年来得感谢、信任还有不满。在游戏中,信是可以永久保存的,她特地建了一个小号保存这些信。

关系好的朋友告别游戏,信写的都特别煽情,但最让麦咪难过的,则是一个和她一起开荒的牧师:“那个牧师当时是因为觉得,会里面味道变了,因为亲友团越来越多了,大家认识的人越来越多,他就觉得自己的需求越来越没法被满足。他给我写的时候,写到最后就是说,他觉得我最后说他不顾大局,或者是说不顾大家的想法,他觉得特别难过。他一直都觉得我和他是最佳的拍档,就是类似这种的,我当时看完特别难受。”

身为公会的会长,麦咪也在一次次地活动和告别中,突然意识到,这个游戏世界,其实就是一个小社会。当网络游戏刚刚诞生的时候,玩家们都在为能够和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同时在线而感到兴奋,但随之而来的,也是真实社会所带来的各种问题,比如人际关系。麦咪觉得,《魔兽世界》对她帮助最大的,就是处理人际的能力。“那里面就是一个小社会,和现在整个的社会没有太大的区别,大家都是各取所需,你要怎么平衡,怎么让大家不离开。和现在怎么样让员工不离职其实是一样的。”AFK的队友会给她写信,她也会回赠给他们自己画的小画儿。而游戏五周年的时候,她还会和朋友们一起改编歌曲,把《我怀念的》唱成留恋曾经游戏世界的歌儿,有玩家听了,还会留言,听完这首歌,在离开五年之后,突然想打开游戏看看。

说到自己游戏里最难忘的时光,麦咪承认,自己成立公会的这段时间最难忘:“它让你明白了该怎么处理不同人群之间的关系,它让你明白了什么是一个团队,什么是你需要努力才能得到的最好的结果,什么是大家都可以为了同一件事做很多的牺牲,做很多的努力,我觉得这个阶段真的是,可能对我来讲意义最大的一个阶段。”但当想重新召集公会的成员一起看一场《魔兽》的电影时,却发现,因为工作的原因,大家很难攒到一个特别一致的时间。

虽然对《魔兽世界》乃至网络游戏一无所知的人,会把投射到这里的情感看做一堆代码虚拟出来的世界,但对玩游戏的人来说,这个世界里每分每秒都真实无比。10年之后,再让麦咪回望《魔兽世界》对她的意义,她脱口而出:“无兄弟,不《魔兽》吧,青春里面最美好的一段,大家一起奋斗的岁月。”


知名游戏玩家:魔兽是一个介质 让太多的情感得到挥发

奶茶超人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不愿意多谈《我叫MT》,但这部风靡网络的魔兽同人动画又是他为人所熟知的重要原因。采访当日,不少观众在人群中认出了他,与他合影的同时,还没忘了向同伴介绍:“这是奶茶!《我叫MT》!”

在2009年的时候,《魔兽世界》经历过一段时间的停服风波;2010年,国服版的资料片《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终于上线,玩家的等级开到了80级。这段时间其实是很多老玩家最难忘的时光。也因为内地迟迟没有更新《巫妖王之怒》,不少玩家更换到了台湾服务器去玩。在这样一个风波不断的时期里,也是魔兽玩家情感爆发最为集中的时候。

“开《巫妖王之怒》的时候,这段时间其实对于多数老玩家来说,是一个完全不能忘却的一个回忆。因为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不断地发现,其实多数的《魔兽世界》的作品,就是同人作品也好,还是玩家的一个浪潮、一个现实的社会现象,都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奶茶超人回忆自己的《魔兽世界》游戏时光时,也把这一时期定义为自己最难忘的时光。

正是因为这段时期的经历,促使奶茶超人和几个朋友一起制作了名为《我叫MT》的动画。MT在游戏中是Man Tank的缩写,意指那些在组团打副本中,负责吸引怪物仇恨的玩家,吸引到的仇恨值越高,就越容易被怪物的必杀技攻击到。奶茶超人把自己的游戏经历与大家熟知的各种“梗”改编进了动画。但动画能被大家所喜爱,还是因为玩家们对《魔兽世界》爱的赤诚。停服风波让很多人突然间担心自己回不到游戏之中,而艾泽拉斯大陆“这是一片故土,就像我们热爱北京、热爱上海,我们热爱自己的家乡一样,对于我们来说就可能是老家,或者说我们要去建设它的地方。有一天我们发现这款游戏或者这片故土我们没有办法,那个时候其实还挺悬的,我们不知道能不能回到这款游戏当中,就会有一些更多的表达。”

奶茶超人所说的更多的表达,其实就是围绕着《魔兽世界》诞生的各种同人文化。玩家们根据游戏中的各种桥段,画图、做视频、唱歌,竭尽所能地表达自己对这款游戏的热爱。奶茶超人早期便是因为翻唱而在圈内小有名气。和几个朋友一起把流行歌改编成与魔兽相关的歌曲发到网上后,不少人对她越来越熟悉。在国内知名的魔兽论坛艾泽拉斯国家地理上,他也做起了视频音乐的版主。还曾经做过一届名为《唱响艾泽拉斯》的翻唱大赛。

而能让这么多人在游戏之余还在做和这个游戏有关的事情,在奶茶超人看来才是《魔兽世界》真正的魅力:“对于我们来说,社交的部分才是《魔兽世界》的环境。如何造就这些环境,就是身边的这些朋友对我们的一些想法,一些看法,我们去跟他不断地交流的过程当中会知道,我们的彼此都在通过这个介质想诉说什么。除了这些东西,如果我们感情真的很好,也会慢慢的融入一些现实生活中当然的一些情感在里面。”

现在的奶茶超人可能已经离开魔兽的游戏世界了,但在生活中他还是会和网友们互动。入驻了网易问吧的他,也会在线回答网友们有关《魔兽世界》以及各种动漫、影视、游戏相关的话题。他自己开玩笑地说,有种过气网红又回春了的感觉。而现在他还在继续尝试着制作视频。但于他而言,《魔兽世界》一直是一个标杆,奶茶超人最喜欢问自己的,是在做每一件事时,能不能赶上它现在的想象力。


夫妻档玩家:因游戏相识 因《魔兽世界》才走到今天

在采访中,我们一直希望找到一对因魔兽而结缘的夫妻档玩家。但正如长达10年的游戏历史,多少情侣也没能挺过10年的考验。在我们接触的玩家中,有人希望我们能够采访他,因为自己的前女友是在游戏中认识的。

“这样的才更有代表性啊。”他说。

然而在魔兽玩家帮我们撒出去采访邀请后,我们迅速找到了一对人在广州的玩家夫妻。两人因《魔兽世界》而认识,在去年领证,步入了婚姻生活。

现在身为一家互联网教育公司商业经理的宋森与UI设计师李诗月在2012年底认识,打算考研的李诗月进入了宋森学校的考研群。先是得到了些宋森对她考研上的建议,互相接触后发现都在玩《魔兽世界》。“通过这个点我们就开始聊上了,然后慢慢的才深入的有了了解,可以说完全是因为《魔兽》才有更深入的发展,直到走到今天。”宋森回忆起两人的认识经过时这样说。

但那个时候正在打算转行做互联网的宋森其实已经中断了游戏。在给李诗月准备考研的时候,约定等她考完再一起玩。“这还算是第一次因为这样的一个理由重新开始玩游戏。”宋森说。“是我把他重新带回来《魔兽世界》,他又带着我继续去玩儿。”李诗月补充道。

两人在认识时,恰逢新的资料片《熊猫人》发行。他们决定放弃之前的账号,一起重新从0级开始,玩到90级。游戏过程中,李诗月发现宋森不像其他人,只是在追求装备,在副本里打出很高的伤害。同时他很了解《魔兽世界》的历史,直到每一个副本的故事。两人从头再玩的时候,去打了所有的副本,一边打,李诗月便一边听着宋森讲每个副本里面的故事。“我很喜欢听他讲故事。”李诗月说。

故事越讲越多,级别越升越高。李诗月快毕业的时候,用自己的积蓄买了机票跑到海南;工作两年的宋森和公司一起到海南旅游,两人在风景优美的海岛上相遇了。此前只在游戏里面通过语音互相有些了解的两人都不敢特别的确定,但天时地利人和,宋森和李诗月终于见面了。

“我觉得《魔兽世界》应该是我们的媒人吧。”宋森说,“如果没有这个游戏的话,可能最后没办法深入的了解,就只是两个人在网上互相有一问一答,就此没有什么更多深入的了解,也就不会有后面的这些事了。所以还是比较重要的。”而对李诗月来讲,还有着共同的回忆,一起玩游戏的时候,还能获得宋森优先给自己加血:“我在玩副本的时候,一般都是玩法师,就是输出类的,他是玩牧师,就是加血那一类的,他的话可能会优先给我加血吧,就是保证我在整个副本里面的输出还是蛮高的,因为我就不会死。”

去年领证后,两人本打算把《魔兽世界》的元素加入到自己的婚礼。但害怕长辈们不太理解而作罢。但工作与生活并没有停止两人对《魔兽世界》的爱,端午节前的一个周末,两人特地提前回父母家,把假期空出来,提早去看《魔兽》的电影。为了电影宋森与李诗月还专门买了电影中出现的装备,也打算一起穿着部落的T恤和公司的同事组队观影。

“有人说这个《魔兽世界》电影是我们玩家的一个真正的青春片。”李诗月对记者说,也许对于两人来讲,电影《魔兽》还是一部他们的一切在艾泽拉斯大陆生根发芽的爱情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