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歌声"也玩LIVE直播 网综将要取代传统综艺?
.

综艺酬劳

近年电视综艺的收视呈现下滑趋势,浙江卫视《奔跑吧,兄弟》第三季收视口碑明显下降,《中国好声音》则被迫改名。湖南卫视失去了《爸爸去哪儿》之后几档节目都无法再做出现象级,《我是歌手》系列也渐生疲态。

反观网络综艺却是越来越红火,有说法称2016年是纯网综艺的周年纪,近100档的线上节目的制作体量与中大型电视综艺不相上下。且纯网综艺的类别已从脱口秀、真人秀基础上外延至歌唱、辩论、喜剧、美食、推理甚至方言等垂直细分区域,而网综的冠名费也随之水涨船高。是否可以理解,网络综艺已经渐渐有取代电视综艺之势?网易娱乐采访了资深业内人士沈先生与资深综艺节目开发者吴先生,谈谈网综取代电视综艺是否可能?

2014 年7月,优酷土豆上的网生微综艺一共是24档,年底36档。2015年初,优酷土豆内部做了架构调整,综艺、电影、音乐、动漫这四块业务成立了单独的产业中心,并且这些业务的内容购买、制作、运营、销售都要放在这个中心,综艺则是所有业务中排序最靠前的业务之一。截止到2015年5月,优酷土豆的网生微综艺超过100档,增长的速度高达300%。

从播放量来看,2013年底网生微综艺的播放量只有7亿次,2014年底20亿次,预计到 2016年底,网生微综艺的播放量将超过40亿次。而一档电视台的现象级综艺节目,比如说《爸爸去哪儿》在优酷土豆的播放量是8亿到10亿次,网生微综艺的播放量是《爸爸去哪儿》的四倍。

网综播出模式更便利更自由

综艺酬劳

资深业内人士沈先生曾经在央视工作,曾经创办过一些经典的电视节目。对于电视综艺和互联网综艺,她认为实际上综艺的核心没变,变的是渠道。“其实无非就是你在电视上看还是在互联网上看,看用户选择什么渠道看。电视和互联网的差异就是技术差异。电视是通过卫星传输的,网络是通过光缆传输的。电视只能是线性传播,互联网则解决了点播的问题。这是技术的革命带来的变化。从这方面来讲,点播更适合现代人的生活状态,因为我们的时间没那么宽裕。”

因为播放方式不同,因此实际上互联网比起电视台更自由也更便利。沈先生说:“说实话我们以前在电视台就一直强调”约会收视”,栏目播出一定要稳定,要不就周播要不就日播,你不能今天有明天没有。如果是特别节目你就得做好多宣传让大家知道。现在的人真的是连约人的时间都没了,还约节目呢!所以互联网就解决了点播问题,我八点看也行,十二点看也行,手机上电脑上看都行,观看上更便利。”

观看人群不完全重合 网综女性粉丝多

综艺酬劳

基于用户习惯,互联网与电视台的收看人群也并不完全吻合。同样有过电视台就职经验的吴先生也表示,电视台和网站的观看人群不同。沈先生则说:“客观上来讲,互联网用户年轻率比较高,30岁以下占 40%以上。电视的收看人群毕竟更中年化,甚至更大一点。”从观看人群比例来看,以《奔跑吧,兄弟2》为例,根据TalkingData数据显示,2015年度观看电视直播观众以男性居多,而互联网用户则以女性为主。而其观看电视直播的用户比例以内陆成会城市如成都、郑州、贵阳等为主,而移动互联网整体用户在东部发达省会城市如杭州、南京等比例较高,也显示出两者在用户分布上也存在地区差异。

基于观看人群的不同,制作方在开发和制作一档综艺节目时考虑的问题和侧重点也会不同。沈先生透露爱奇艺一直在自己制作综艺节目,“从创意、节目形态的确立、市场推广方案全都是自己做。只是在执行阶段会找供应商”。她表示:“我觉得从内容上讲,更多的差异在于为不同人群服务的问题。当你为不同的人群提供综艺节目时,你的价值观、选题,甚至剪辑方式、镜头感觉、节奏都会相应有变化。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核心本质。不是创意上有差距,而是在为不同人群服务。”

因此网综在节目内容一定会年轻化,“以年轻人为基点再略略往外扩散一点。选题会选年轻人感兴趣的,像《我们上学了》就是校园生活,也想兼顾学生和中老年人。为人父母的时候孩子在校园,也会多少想了解一下年轻人的生活状态。而我们做的又是年轻人的生活,首先围绕年轻人,年轻人的价值观,表达的语态,当然相应来说故事剪辑节奏快一点,故事内容多一点,花字幕要更诙谐有趣,打造观众心理的第二落点。这都是一些小变化。核心就是围绕90后,他们的价值观和他们的审美爱好。”

网综大尺度? “污”不是核心竞争力

综艺酬劳

但一些观众也可以发现,网综在内容与宣传上都经常出现一些大尺度话题,甚至会出现一些“少儿不宜”的内容,打擦边球来吸引观众。沈先生说:我觉得任何一档好的节目都不是以'污'来作为核心竞争力的。互联网的节目之所以会出现这种问题,我觉得根本原因在于互联网上的年轻人更大胆,更愿意说一些勇敢的话题,但我相信肯定不是污的本身吸引人。”

与2015年国家广电总局扶植网综的态度相反,今年多次出台了网络综艺限制令。吴先生透露最近又出台了一份“39号令”:“就是网络综艺一定要找有资质的电视台总编室帮忙审核,通过了才能上线,而国内有这个资格的电视台不超过6家。”

沈先生则表示还没有收到通知:“目前还是我们自己审。但是重点节目总局都会监看。事实上的确总局现在管理的力度已经比过去大了很多。我觉得这是管理方式的问题。任何一个行业都需要政府机构来管,只是怎么管的问题。如果互联网是围绕年轻人服务的,你是否依照他的价值观来进行管理,如果不是,这个管理一定会出现障碍。如果是,那么只会让这个行业更好地发展。”

广告商逐渐认可网综 冠名费水涨船高

综艺酬劳

另外,广告商的认可度上,网综仍然离卫视还是有一定距离。吴先生透露目前一档网综最多只能得到5000万的投资,然而一线卫视的重点节目却是以亿为单位。如《奔跑吧,兄弟》、《我是歌手》第二季与第三季冠名费分别为2.35亿和3亿,《我是歌手4》除去冠名费就可受益近3亿元。

而一线小鲜肉单人一季的节目加盟费就已经高达6000万,一线艺人也要动辄收4-5000万的情况下,很多网综由于费用的限制很难邀请到一线艺人。

对此沈先生表示:“平台习惯了问题。只要收视习惯还在,电视台还是不能够被取代。实际上这个变化也许有一天就会突然降临。因为我们都在慢慢地感受到变化,比如说现在的节目都在重视全网数据,像“好歌声”,有多少人在网上看,多少人在卫视看,肯定是网上看的人比较多。我觉得对客户来讲也是一个慢慢习惯的过程。一定会发生变化的。其实大部分节目都超越了。有一天大家的习惯变了,广告商也就发生变化了。”

比如《奇葩说》、《爱上超模》、《拜托了冰箱》都是基于纯网综艺的产物。已经进行到第三季的《奇葩说》,前两季的点击量超过11亿次,第一季冠名收入超过5000万元,第二季广告收入破亿。对一档网络节目而言,数据挺可观。

除了冠名,网站本身也很愿意花钱在网综制作上。在上海电视节期间,优酷土豆BG联席总裁杨伟东宣布在2015年,优酷土豆在自制方面的投入大约在6亿元左右,在2014年的投入是3亿元。2015年6月3日,在爱奇艺“2015网络综艺节目行业论坛”上,时任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的马东透露,在爱奇艺的年度预算中,曾辟出近10亿元的预算用作自制内容投入。随着视频网站节目采购成本增大,自身节目制作水平的提升,视频网站开始逐步摆脱了对卫视内容采购的依赖。一大批自制综艺的崛起将成为传统卫视综艺的劲敌。

卫视高收视仍是旧节目 版权返销引进网综

综艺酬劳

而在卫视频道,内部的竞争也相当激烈。季播节目的数量再度刷新历史纪录。但历经一年时间的大浪淘沙,从收视榜单上看浙江卫视、湖南卫视、江苏卫视、上海东方卫视四大综艺豪强囊括了榜单的大部分,二三线卫视仅北京卫视、四川卫视、湖北卫视、云南卫视等有限的几个节目上榜。

其中浙江卫视3个节目破4%、1个节目破3%、1个节目破2%、4个节目破1%,全季播节目;湖南卫视4个栏目破2%、5个节目破1%,7个季播、2个周播;上海东方卫视2个节目破2%、5个节目破1%,全季播节目;江苏卫视1个节目破2%,5个节目破1%,1个周播、5个季播。而浙江卫视两大王牌,《中国好声音》连续三年封王电视综艺,三季《奔跑吧兄弟》紧随其后,电视综艺王者之战逐渐沦为浙江卫视周五档内战。但高收视之下也呈现出了不少问题:种类繁多,收视口碑多一般,只有好声音和跑男撑门面,没有大牌就没有话题和收视。两大“王炸”中《跑男》第三季比起第二季,收视有明显下降趋势,而口碑方面也呈直线下降趋势。《中国好声音》则遭遇版权官司被迫改名成《中国新歌声》。

这几年,卫视的综艺节目制作团队也纷纷出走。一手做出《爸爸去哪儿》的湖南卫视金牌制作人谢涤葵触网操刀了《约吧!大明星》,同样是湖南卫视出来的金牌制作人易骅也推出了真人实景游戏节目《RUN,看你往哪跑》。东方卫视《花样姐姐》的执行导演李文妤也打造了《放开我北鼻》等。对于原卫视团队纷纷独立并触网,沈先生表示这对于整个网综质量和内容都会有很大提高:“节目水准当然会提高,整个市场也会越来越好。互联网的容量更大,更多竞争最大的得益者还是网民。”

因此也有不少卫视把目光放到网综。吴先生指出:“现在很多卫视把网综当试水,播放率高的话就会考虑引进到卫视播出。”有传闻在网站播出效果不错的《明星大侦探》就有希望引进湖南卫视播出。对于这个现象,沈先生说:我觉得是好事,我还是觉得电视台和网络只是服务人群的不同,那电视台引进网综也就表现出他们开始关注年轻观众,这当然是好事。”她也表示目前与卫视合作不多,“但是以后版权返销这方面肯定会越来越多的”。

另外,卫视也纷纷尝试加入新的互动元素。比如《中国新歌声》就玩起了LIVE直播第五战队,而湖南卫视《夏日甜心》也玩起了直播。对于直播的介入,沈先生表示爱奇艺也一定会玩直播,“我们自己也有直播平台,我们一直都有这样设计。我是觉得直播会改变整个视频行业的生态,直播的意义非常大。它对未来视频的表达方式都有可能产生变化。但是可能纯粹的视频网站,比如我们,就没有改变视频的表达方式。但是直播的互动性,社交属性都会强烈地改变原来的表达方式。”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请下载网易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