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恐怖故事

《美国恐怖故事》(American Horror Story)绝对是美剧史上最妖艳的花之一。它定位为惊悚恐怖类,这一题材虽然已经成为流行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员,却始终是小众的狂欢,难登大雅之堂。诸如《行尸走肉》《邪恶力量》《鬼语者》等等,虽拥趸无数却与主流奖项无缘,而《美恐》却不同。从2011年第一季播出至今,不仅深得广大剧迷的喜爱,收视率各种破表,同样也不断获得学院派肯定,几乎每季都能赢得金球奖和艾美奖的最佳迷你剧提名。事实上,《美恐》的尖叫点不仅仅是那些充满视觉冲击力的镜头,还有令人叹服的创意、精良考究的制作和发人省醒的主题。

内容真:不仅能吓死宝宝 大人也能吓cry

美国恐怖故事
       剧中的凶宅(左)和酒店(右)在现实中都有原型。

《美恐》最大的噱头在于它的“真实”。这一点在整个系列中随处可见。比如主题的选择,第一季的凶宅在现实中的确有类似的蓝本,第二季中变态杀人狂“血脸”的原型是美国著名的超级变态连环杀手艾德•盖恩,第三季的女巫集会来源于美国历史上真实的塞勒姆女巫审判案,第四季里的畸形秀的确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美国风靡一时,而最新一季的旅馆,灵感来源于洛杉矶一家名为塞西尔的酒店,这家酒店是当地著名的“凶宅游”景点,最近一次让人匪夷所思的灵异事件是华裔少女蓝可儿神秘溺亡事件,至今仍没有任何定论。具体到细节上,也是处处有依据。以最新一集为例,传奇大师召开的“魔鬼之夜”宴会,嘉宾分别为:“杀人小丑”约翰·盖西、“食尸鬼”杰弗瑞·丹墨、恶魔之子“十二宫杀手”、“女魔头”艾琳·沃尔诺斯、“暗夜追踪者”理查德·拉米雷斯,全是美国历史上真是存在过的超级连环杀人魔——比起那些胡编乱造的故事,《美恐》这些真实的恐怖元素自然更容易吸引到大众好奇的目光,编剧巧妙的将这些元素与宗教、传说结合起来,在把观众吓得不要不要的同时,也为这部剧平添了许多神秘色彩。

美国恐怖故事
       第五季《旅馆》片头。

除此之外,《美恐》还运用各种拍摄和制作技巧,全力渲染恐怖的气氛。比如突如其来的镜头切换、充满眩晕感的构图等等。最精妙的是,每一季的开头都以一个恐怖的小故事开场,随后是那比剧集本身更具惊悚色彩的“片头”——这并非是剧集里的画面剪辑,而是独立存在的,也是每一季的恐怖元素的集合,让观众对每一季的主题有先入为主的概念,伴随着诡异的音乐将恐怖之门徐徐打开。

声音的运用也是恐怖片的必要元素,然而在《美恐》中,你很少能听到高声的尖叫和阴森紧张的配乐,但音效营造出的氛围仍时时让人觉得不寒而栗。比如第二季中的洗脑神曲《dominique》,这首歌恰是由名叫Luc Gabrielle的修女带领着四位修女以Soeur Sourire(微笑的修女)的之名演唱,诞生于1961年,用在时间背景设定为1964年的《疯人院》中毫无违和,而且欢快的旋律在压抑宁静的氛围中更显诡异。

口味重: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美国恐怖故事
       剧中大尺度镜头无处不在。

除了真实,《美恐》的另一大利器是层出不穷的重口味元素:长相怪异丑陋的角色都只是小菜,血腥、暴力、乱伦、SM、多p……这些才是《美恐》的正餐。一次又一次的挑战着观众底线的同时,反倒让人有了一种欲罢不能的快感,极大程度的满足了剧迷的猎奇心理。特别是今年最新季更是集整个系列的精华,从第一集开始各种血腥杀戮就没断过,大胆的性爱场面更是此起彼伏,男女,男男,女女,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编剧写不出来的!虽然饱受争议,但毫无疑问,要是没有这些重口味加身,这部剧的魅力会大打折扣。

制作精:特效绝不止一块钱

与绝大多数恐怖片粗制滥造不同的是,《美恐》系列绝对是华丽的代名词。阴森恐怖的古宅、神秘压抑的疯人院、豪华气派的庄园、怪异畸形的马戏团、富丽堂皇的旅馆,每一季的场景都特征鲜明,极大程度地做到了真实还原。而且因为场景单一且都是内景,所以看似高大上的场景实际并没有花多少钱。

《美恐》中人物的造型也相当考究。每一季故事的场景和年代不同,服装的式样也随之变化。第一季是我们熟悉的当代服装,第三季就有了17世纪流行的三件套式西服、巴洛克风的蕾丝缎带、紧身胸衣等等,第五季闪回部分则满是20世纪30年代的风情。

美国恐怖故事
       双头连体人的特效令人叹服。

因为整部剧“妖怪众多”,化妆和特效显得尤为重要,特别是第四季,太多畸形的角色,一部分是找的特型演员,而另一部分就是靠特效和化妆,做出的双头连体人、僵尸、小丑,样样逼真,虽然没法和那些场面宏大的历史正剧和特效加持的科幻剧相提并论,但对于恐怖迷而言,已经堪称业界良心了。

演员赞:可以靠脸吃饭的也在秀演技

由于美剧的制播模式,制作人的压力巨大,稍有不慎就有剧集被拦腰砍断的悲惨命运。而《美恐》这样的小众题材能与历史、家庭、战争这些主流题材分庭抗衡,并顽强的存活到了第五季,其制作人瑞恩•墨菲绝对是头号功臣。在《美恐》之前,无论是重口味的《整容室》还是小清新的《欢乐合唱团》,瑞恩•墨菲都表现出了其对不同题材超高的驾驭能力。在《美恐》中墨菲最常用的就是多线叙事加各种闪回,新观众刚接触往往摸不着头脑,但当这些碎片化的片段拼凑在一起,逻辑顺序就自然而然的变得清晰起来,而这一点,也是剧迷们津津乐道之处。

《美恐》的演员阵容也不容小觑。奥斯卡影后兰姨(Jessica Lange)坐镇了前四季,虽然每一季的角色大相径庭,而兰姨总会以自己强大的气场和精湛的演技征服观众。她的妖娆气质一如《美恐》本身,有着让人琢磨不透却为之着迷的魔力,可以说兰姨就是《美恐》的灵魂。第五季兰姨退出,又找来了万人迷Lady Gaga,虽然演技尚待磨练,但Gaga自身的强大气场已让角色成功了一半。

香蕉姐莎拉•保罗森和大帅哥伊万•彼得斯也是整个剧集的关键人物。大器晚成的莎拉•保罗森参演过众多影视剧,而《美恐》可谓其事业的分水岭。第一季时她还只是打酱油的小角色,但因为在第二季中的出色表演,她在整个系列中的地位越发重要。而伊万•彼得斯,则是这个极度宣扬女权的剧集中最重要的绿叶。虽然每一季他都是绝对的小配角,但他多变的表演风格总能牢牢的吸引观众的眼球。在最新季中,伊万化身30年代变态邪恶的马奇先生,表面的斯文正派和杀人时的不屑一顾,都演绎得很到位。此外,老戏骨凯西•贝茨也是《美恐》常客,每季都以不同身份造型登场——这也是《美恐》的魅力之一:演员可以不断尝试不同的角色,而对于观众而言,看演员在各种角色间穿梭,如何诠释全新的人物,本身也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主题深:心机范儿的编剧带你反思人性

当然,《美恐》能达到如今的高度并不只是吓唬人这么简单(实际上,《美恐》一点也不吓人),里面对社会的反思和隐射,对人性丑陋的揭露,才是这些鬼魅背后的深刻本质。也正是这些本质,打牢了《美恐》高大上形象的根基。比如第一季讲的是婚姻与背叛,第三季是对宗教的质疑和批判,第五季是对自身的认知与救赎等等,无不有着意有所指的内涵。特别是第二季,作为到目前为止整个系列的巅峰之作,其内涵也是最为深刻的。故事将杀人狂魔、纳粹余孽、外星人、疯子、死神等等恐怖元素与宗教、人权、同性恋这些美国60年代的社会思潮相结合,谱写了一段发生在疯人院中的人性的挽歌。脉络始终沿着香蕉姐饰演的记者Lana Winters如何逃出疯人院揭露其罪恶的真相发展,同时疯人院中的权力之争也在悄无声息的展开。在20世纪60年代这样一个新旧文化碰撞的时期,墨菲用这样一个极具讽刺性的故事向所谓的“主流传统观点”宣战,疯人院本身是否有存在的价值?它是在治愈患者,还是残害无辜,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疯子?种种疑问如同一把尖刀,将人性的善恶开膛破肚,暴露无遗。

《美恐》中并没有忘记对美好爱情的歌颂,第一季中Tate与Violet人鬼之恋,第二季中变态医生Arthur与小修女Mary之间的忘年之恋,第四季中Elsa与斧头叔无疾而终的恋爱……爱情的魔力足矣克服一切,包括对死亡的恐惧。

美国恐怖故事
       第二季中出现的死神形象充满了仁慈。

在《美恐》中的每个角色,并不能简简单单用好与坏来区分,每个人都有人性的光辉和阴暗,他们游走在善恶之间,跨越生死,最终都有属于自己的命运。看罢《美恐》方才明白,恐怖的不是鬼怪,而是人性的阴暗,它的寒冷,深入骨髓。所以《美恐》本身并不恐怖,它不过是用华丽的外表演绎的人生悲喜剧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