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装造型频辣眼 造型师:有的剧哗众取宠
.

近日,正在东方卫视热播的古装大剧《锦绣未央》掀起了一波话题,无论是罗晋的“风骚小辫”和“耳机”,唐嫣的粗眉,还是吴建豪的一头非洲辫和“吊眉毛”,先后都飚进微博话题热搜,成为网友的槽点。除收视之外,带出了一种另类走红方式。

这一段时间先后公布主演定妆照的IP大剧《醉玲珑》和《蔓蔓青萝》也成功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前者是刘诗诗和陈伟霆大露脑门的发际线尴尬,后者是姚笛拍古装也不能放弃的厚重齐刘海。电视剧还在拍摄中,造型便已让观众血槽已空,也是迷之魔性的能力。

对于造型迷之审美,网易娱乐希望采访《锦绣未央》的造型师和制片人,遭到拒绝。但即将开播的《海上牧云记》造型师接受采访,为我们揭开了一部剧造型始末。

奇葩造型最近有点多:耳机辫、非洲辫、粗眉、高发际线辣眼睛

唐嫣的新剧《锦绣未央》正在热播,同时,号称唐嫣脱傻白甜、脱玛丽苏的通稿遍布网络,称这将是糖糖的转型之作。然而未及观众“欣赏”到唐嫣演技大爆发,唐嫣的大粗眉先让观众跳戏:“纵观现在的古装剧,清一色的一字眉,太容易令人出戏。当年的古装剧美人儿柳叶眉弯弯,至少比现在美了一百倍!”“这又粗又浓的一字眉,真的应该出现在古装剧里吗?”网友们不懂美学理论,但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拿出清宫戏里程碑《甄嬛传》,以及早年前的《上错花轿嫁对郎》的造型作对比,“就算是唐嫣的紫嫣柳叶眉也是很美的,唐嫣再也没有到达过紫萱的高度。”

古装剧

“罗晋耳机掉了”更是成为一个笑点上了热搜。在《锦绣未央》里,罗晋饰演的拓跋浚的小辫子造型一出来就遭到了网友的调侃,挂在耳朵边上的小辫子就像两个耳机一样,网友笑称拓跋浚是带着耳机的,在近日播出的剧情中,罗晋换了造型,小辫子就随之不见了,所以才有了这个莫名其妙让人捧腹大笑的热搜。

古装剧

吴建豪在剧中突兀的冲天眉和一头密密麻麻的脏辫,更是从公布定妆照之时,就让网友接受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古装剧

10月24日,《醉玲珑》片方公布了两张陈伟霆的定妆照也让粉丝们揪心至今:头皮勒得太紧,头冠太长,让陈伟霆的造型看起来发量很少、脸型被拉长,显得发际线特别高。官微下方还掀起了一场“解放头皮”运动,连英皇著名经纪人霍汶希的微博下,点赞最高的也是求霍姐姐去和片方沟通解放陈伟霆头皮的评论,还有粉丝在安慰被剧照“伤到”的粉丝。

古装剧

陈伟霆造型定妆照公布后,刘诗诗的粉丝也有点恐慌。果然,造型师并未“辜负”粉丝。11月2日,《醉玲珑》首度公开女主刘诗诗的定妆海报,曝光了她在剧中圣巫女和郡主两个不同风格的造型,发际线也是迷之高端。

古装剧

在新路透图里,刘诗诗的发型被网友调侃是“参考了时尚icon天线宝宝。”有网友评论称:“传说中为凤卿尘耗时三个月、全手工编制的20多款发型,还一不小心跟天线宝宝撞了啊?!我发现自己离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越来越远了。”

据悉,陈伟霆的造型由“金鸡”、“金像”、“金马”大满贯得主、香港知名电影美术指导造型师张叔平操刀设计。因着是张叔平,有的粉丝才稍微有点放心:“张叔平大师级别人物, 他设计的不会差的,前面看到陈等等的2张定妆照,讲真,真的有种电影的感觉,而且整体效果看着很不粗,可能有些人的审美观不同,但是我个人觉得真心不错,完全是电影范儿的感觉,颜色搭配也很好,符合男主性格。”

可是容小编提醒一句,向佐担当男一,有电影圈半壁江山的《封神传奇》也出自张叔平之手。

从剧照来看,有粉丝晒出给制片方负责人的私信,表示了自己的担心,害怕整部剧的造型会毁剧,也并不是杞人忧天。

拥有一堆书粉的《蔓蔓青萝》定妆照也于近日公布,离开刘海会死星人的姚笛仍然在古装里清新的顶着一沓齐刘海。其余主创也被网友称为“透着一股浓浓的城乡结合部影楼写真风。”

古装剧

造型惨遭吐槽,演员有的自黑有的不满

《锦绣未央》热播之中,有网友发微博称妈妈觉得罗晋在剧中的造型像挂了耳机。罗晋本人转发了网友的微博并自嘲:“告诉妈妈,因为他在听《锦绣未央》原声,正版支持起来”。对于剧中的“辣眼睛”造型,罗晋不以为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觉得时尚有时候就是个循环,不管潮与不潮,只要适合那个年代,它有特点,能为角色服务,我觉得就是OK的。”

在《锦绣未央》还未开播时,就有观众吐槽吴建豪饰演的“拓跋余”造型雷人。吴建豪当时“打圆场”说,他的发型从《流星花园》的“离子烫”时代,来到了《锦绣未央》的“方便面”时代。该剧播出后,观众对其造型的吐槽声更从未断过,不少人在网上留言,“我要被吴建豪的造型丑哭了!”“你这眉毛画这么高是准备随时起飞吗?”

接受《羊城晚报》采访时,吴建豪解释道:“我希望能让观众感受到拓跋余的邪恶感。”同时,他还笑称这个造型也有其可爱之处,“长得挺像七龙珠的!”

因《伪装者》而大火的靳东人气一路看涨,在《琅琊榜》中则挑战琅琊阁阁主蔺晨。可对于蔺少阁主的造型,靳东是很不满意的。接受采访时,靳东不止一次表现了自己对长发飘飘的不满,并为此和制片人导演纠结很多,“(造型)是非常不满意,就在定妆的时候,我花了整整两天的时间定妆,为此我一直还在批评制片人侯鸿亮和李雪导演。《琅琊榜》这个造型我真的是没办法,我都十年没拍古装剧了,我容易吗我?”

古装剧

时间再往前推两年,陈妍希的小笼包加鸡腿造型更是在网络铺天盖地的群嘲之时,让剧得到了剧情之外的另外一种关注。而陈妍希本人也在《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孩》之后,凭借小龙女成功在内地打开市场。也难怪如今她和丈夫陈晓都能拿着这个梗自黑自嘲了。

古装剧

从往后袁姗姗一系列蛋花汤等奇葩造型来看,“小笼包加鸡腿”对于于正在电视剧营销模式上的启发应该也不小。

造型师诊脉:创新要有度 不能为变而变哗众取宠

影视剧如何做造型?世界观确定基调,根据演员确定细节

一部电视剧造型如何确定?电视剧《海上牧云记》造型师黄薇接受网易娱乐采访时称,这个过程可能比观众想象的要漫长。

在《海上牧云记》筹备之初,作为造型美术的主要负责人,黄薇就已经和导演、其余主创一起,和资方、制片方碰头,讨论世界观。

“那个时候剧本都还没有开始整理,所以它有一个很蛮长的前期。世界观的建立也花了很多的力气跟时间,再加上在原著的上面如何去做一个建立。”黄薇介绍道。因为一开始便参与,通过长期的磨合和讨论,导演希望的方向,制片和投资方的角度确认之后,才让她在美术、造型,甚至人物的刻画里有比较清楚的面貌。“从第一天到最后出来的成果,中间是有一定的周期让我们可以完善它。”

黄薇拿《海上牧云记》举例,作为一部架空的作品,剧集要建立的世界观及落脚在哪个时代便是最初的工作。“它还是要落回到所谓人类熟悉的一个时代里面,所以,最后导演还是把它往唐朝那个时空里面去放。经过讨论后,我们又希望给整部戏一定的腔调,形象上面我用了一个名词叫做’依唐傍宋’,就是很多唐朝的细节加进宋朝的美学里,这两个朝代混合出来。”

在前期,所有演员还没有全部确定时,造型团队先用整体的美学概念做设计。而当每一个演员敲定之后,造型师才会在整体美学概念的大背景下,依据演员本人的体型、脸形做细节设定,“脸形关系到头饰的设计,体型关系到服装细节的设计。”

作为业内资深造型师,目前黄薇已为《翻译官》、《何以笙箫默》电影版、《微微一笑很倾城》电影版和电视版,《小时代》四部曲做过造型。目前正在热播的《咱们相爱吧》和正在拍摄的《远大前程》也出自黄薇之手。

黄薇介绍,在《海上牧云记》的造型设计上,已经出了上万张设计稿。“草稿图、白描图、彩绘图,我画了大概接快五千张。纹样图就已经是一万多张。到最后根据演员来回讨论,定稿的大概接近七百张。”

造型丑因得罪造型师?有的设计师为变而变,为怪而怪,容易被放大

“我们就是在讲美,而不是在讲怪,不是在讲为了创新而创新,为了怪异而怪异,不是。”黄薇认为,她本人的设计风格从美学的角度来看,都是从人类演进史的角度来做出发点,甚至是从手艺、工艺上面做出发点,“不管是做时装戏或者年代戏,或者是古装。你用这个角度去做的话,它是比较容易被欣赏,或者容易被接触的,‘欣赏’这两个字我是想要说的。”

那么近些年大量被网友吐槽的造型,到底是不是真“得罪”了造型师?黄薇认为,那些被单个拎出来群嘲的作品是设计师有时候为了变而变,或为了怪而怪,或为了哗众取宠这种心态造成。的“因为他放入了太多太强烈的,没有基础的一些变化,所以比较容易被拿出来,在放大镜上去看。”

黄薇说,这是造型师、设计师在设计过程中出现了“撮口”,“这些撮口很容易被人家拿出来做文章”。黄薇介绍,造型不是独立的一环,相对的美学的概念必须统一在灯光、美术、色调、导演运镜的方式等方方面面,“每一环节都能够统一的时候,它就会形成一个很流畅的美学。这个是很重要的。多环,统一的方式才能建立完整的世界观和美学观,才能得以完整传递。”

“当造型师设计师将剧集的美学概念完整传递时,观众才会说,哎,让我来欣赏一下他们想要给我们的是什么。而你用一块一块的方式丢出去时,他就会嫌‘这个不是我的口味,或者那个我觉得怪,或者是为什么这样’。他就产生了各种问号,我觉得这个就是比较吃亏的地方。”

对于造型上的创新未尝不可,但黄薇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论,“这个东西你还是要跟受众有一个熟悉度,不能抱着完全推翻的概念去做一部戏。”在《海上牧云记》中,有不同的部落,蛮族,也有宫廷,甚至是洞穴人,“它还是给了一些空间给我们,去玩一些我们想玩的。但是我们都非常的收敛,就是我们做的减法,没有做加法。”

“舒服”才是最重要的。黄薇认为,任何美的东西,“有阳光时候的美,大自然的美,都是我们大家共同会欣赏的。”让人很舒服的,视觉上舒服的美,应该就是容易被接受的。“我们既然有机会在这个行业里面,要传递这一部戏,或者是这个角色的美学概念,所以你只要贯彻到,跟这个人物贴近,他就是容易被接受的。”

演员会干涉造型?时装戏会有,古装戏较少

什么样脸型适合古装?什么脸型适合现代戏?黄薇眼里没有这种概念。“每一个人,尤其是演员,你就应该要能够为这个角色替他做造型跟设计,不能说哪一种脸一定适合,或者是不适合。”黄薇认为,不一定要巴掌脸才能够上银幕,或是眼睛、嘴唇、眉型怎样才行,“它不应该有一个固定的标准,而是要因剧,因人,根据人物角色和演员个人的特色去发挥。”

由此推演,黄薇认为演员也应该要有敬业精神,不要把个人的喜好带到角色里面。“现在也有很多的演员,他说我不适合这个,我不适合那个。他其实一开始就排斥掉太多东西的时候,这就局限了他造型的变化,甚至突破。”

在黄薇的职业经历里,演员对于造型方面的有意见,时装戏里的概率高过古装。“导演如果要求比较严格,就会说,‘是的,我们知道你可能平常会怎么样,但是这个造型是因为人物角色有需要。’”而作为造型师和美术师,黄薇的工作就是把导演的理想和演员的个人要求在最大程度上进行融合。“这个时候,就会比较人性一点,因为时装戏,你说我现在让你穿的宽一点、松一点,或者我让你穿哪一个颜色,如果在那个情节上没有一个必要的话,我就不会那么坚持。”

但相对现代戏来说,古装戏有它的不同之处,“古装剧里,演员相对不会有那么多的意见,是因为古装不是他现代日常生活里穿的,所以他只能够交给专业人士来定夺。我们最多是在你的体型上面帮你。举个例子,有些男生特别的瘦小,你很可能需要替他把身体铺得厚实一些。这些是我们造型师应该要做到的事情。”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请下载网易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