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海淘艺术
  • 封面

  • 导语

  • 幸福感就是演了一场很牛的戏

  • 如果我再坏点,我可能会演得更好吧

  • 生活=电影?我的是一镜到底的乏味尿感片

  • 往期回顾

导语

《伪装者》到《琅琊榜》再到《大好时光》,这个夏天胡歌成了“荧屏霸王”。不过这个处女座的男人,不喜欢也不接受这样任何的吹捧式寒暄,“很不好意思,我不喜欢‘刷屏’这个词”,胡歌说拍的戏叠在一起播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采访胡歌,是在北京卫视《琅琊榜》开播发布会之后。在发布会上,他巧妙地应对各种提问,包括恋爱、女人这些敏感的话题,笑容明朗,像个大男孩。开播发布会后 接受群访,胡歌回答完所有提问之后说,“为什么大家都问梅长苏与各种人物的关系,却没有人问梅长苏与林殊的关系呢?在我看来,梅长苏是一个符号,一个不是人的人,林殊身上可以有人的鲜活气息,梅长苏却是背负着七万人的冤魂在活着。”因为胡歌也算是劫后余生,这番话让在场的媒体和工作人员都颇有感触。
车祸发生之后胡歌也很乐观,在这之后的一年,胡歌出了《幸福的拾荒者》。他在序言中写道,“人很多时候都在惯性中生活,没有办法也没有愿望去真正认识自己。车祸把我撞离了原本的轨道,让我能够以最真实的状态去寻找新的动力和方向。”
这样的“寻找新的动力和方向”其实反反复复,回去重新拍仙侠剧,尝试演粗犷大汉,尝试做制片人……近十年的时间,10多部电视剧、4部电影、两部话剧,直到《琅琊榜》中同样死里逃生的梅长苏。2014年2月,胡歌发了一条微博,“梅长苏对我说”,附上的截图是文章中的一句话,“我既然活了下来,就不会白白地活着”。
与胡歌的约访是在晚上进行。与白天的发布会相比,私下的胡歌略显严肃。尽管一再表示拍摄不到腰部,他仍然执意取下保护因拍戏受伤而带上的腰封。访问中,就象身边所有媒体人、影视人形容的一样,胡歌聪明得体且善解人意。只要没有新问题被抛出,他都会非常流畅地回答填补时间,避免尴尬;采访一个小时后中场休息,再度开始采访时,或许时担心无法成稿,他主动提及了感情,表示自己确实遇到过一个各方面都很完美的女孩,却“因为对方太过完美,不敢开始”
这样不勇敢似乎不像是胡歌的行为。然而,采访中胡歌提到了自己打小就有的、看似被治愈的“孤僻”。打小开始的“挫折教育”,以及非常耀眼的学校表现,让胡歌保持着源于骄傲的谦虚,“我不是文艺青年,因为我没文化”;有着越挫越勇的习惯,“别人表扬我我会全身不自在”、“被骂能够给我能量”。

幸福感就是演了一场很牛的戏

胡歌
胡歌:幸福感就是演了一场很牛的戏。
采访胡歌之前,我在朋友中征集问题。有三个朋友的提问是一样的,“问问胡歌,对于大家称呼他为实力派,是不是感觉如愿以偿了?”

学习表演并不是胡歌最初的理想,他犹豫着承认,最初做演员,也许是为了赚钱。

走红后漫长的时间胡歌都处于迷惘之中,“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做演员还是在做明星,到底是在享受做演员的快乐还是在享受做明星的快乐。”但在最近这两年,他从表演中找到整整的乐趣,“以前目标还不是很明确,现在就很明白了。幸福感其实很简单,就是演了一场很牛的戏。演一场很牛的戏,我就能高兴好几天。”

他说,“我能不能以后只演戏,其他什么都不做了”?说话的对象时他的老板兼好友蔡艺侬,听到这句话,蔡艺侬表示哭笑不得,“我尽量吧,毕竟不做宣传是不太可能的。” 《伪装者》收视高涨,人气一路领先。但胡歌对自己的表演却另有看法,“卖萌撒娇,从身体的角度来说,我来说有些力不从心”。

制作人候鸿亮以“惊艳”来形容他扮演的梅长苏,胡歌也对这个角色颇为得意。采访中他却表示,看完片花后自己略有遗憾,“还是不如我想象中的好,如果做到像 《北平无战事》中的祖峰那样,会更好,那种无力感,用在梅长苏身上,非常的合适”,然后又劝勉自己,“影视都是遗憾的艺术,反正下一部戏我会做的更好”。

下一部戏是他正在拍摄的《猎场》。他曾经把剧本直接发给蔡艺侬,说“学习学习,什么叫做好剧本,看人家怎么样做到艺术与商业的完美的结合。”这让同为制作人的蔡艺侬哭笑不得。胡歌的反应却是,“跟一群演技很好的人一起拍戏,感觉真好。”从偶像到演员,媒体用“蜕变”来形容胡歌。然而,对高智商而缺乏安全感的他而言,演技更像是找到的安全路径。

如果我再坏点,我可能会演得更好吧

胡歌
胡歌:再坏点,我可能会演得更好。
有人根据出生地把上海籍演员分为四类:洋房区、棚户区、弄巷和郊区,出生于徐汇区的胡歌被认为是洋房区出身的代表,聪明善良、上进、教养好。

胡歌是妈妈口中那种“别人家的孩子”,也是老师口中的“好学生”。从小到大,都是校园里最闪耀的那个;大学开始进入唐人,一晃十多年,从小鲜肉变成“大师 哥”,几乎从与绯闻绝缘;不管是惨烈车祸这样生死攸关的大事儿,还是《琅琊榜》背长长的台词这种专业的事儿,呈现出来的主观态度都是,面对它,战胜它。

胡歌把这些归结于自己从小接受到的教育,“我妈妈从小就是挫折教育,她不会表扬我,所以让我养成一种什么习惯,就是别人表扬我我会觉得浑身不自在,我觉得不好意思。但是别人老说你这不对那个不对,反而会让我有更强的斗志。”他的第一部剧《仙剑奇侠传》是古装剧,每天在现场总是被各种各样的人骂,导演、武术指导、摄影,“谁都可以骂我,但是我不会觉得不舒服,我觉得骂我是应该的。被骂能够给我能量。”

导演李雪被制作人候鸿亮形容为“简单粗暴”、他所在的片场都是低气压。拍摄《琅琊榜》、《伪装者》两部剧时候,他对江湖地位已经不一般的胡歌也是非常的任性, 偏偏胡歌还都非常配合。素来不怎么夸赞演员的他盛赞胡歌,“身上有太多表演艺术家的好传统、好作风、好习惯,很让我吃惊”。启用胡歌出演首部生活剧的《生活启示录》王丽萍形容胡歌“特别有教养、有艺德”,并为胡歌量身定做了《大好时光》。

曾经是胡歌身边的工作人员讲述了让她印象颇深的一个细节:出去拍戏或者参加活动,偶尔会有合作方或路人指着胡歌身边的工作人员说,“这是胡歌的助理(经纪人)”,胡歌都会认真地纠正,“这是我同事”。懂得尊重别人,被认为阳光绅士、教养好,胡歌沉思后回答,“这是我展现的比较多的一面,叛逆的,颓废的,渴望自由的这些,不会在所有人面前展现。”然后笑着回答,“也有很多很多的人都跟我说过,如果我再坏点,我可能会演得更好。”

生活=电影?我的是一镜到底的乏味尿感片

胡歌
胡歌:生活=电影,我就是一镜到底的乏味片。
黑白色的摄影,是胡歌除开工作之外的原创微博最常出现的内容;这些内容都有特别的语境和表达方式,颇有喃喃自语、自己与自己交流的意味。这符合胡歌在很多人心中的定位:文艺青年,胡歌自己却不承认,“我有一颗文艺的心,但是我觉得我还达不到文艺青年的标准。因为我没有文化。”

胡歌说自己“没文化”,无言中并无反讽、自谦或自弃,一如回答其它问题时候的稳定。但完全有理由相信,“没文化”恰好是缘于他对自己所拥有的超出一般演员的文化素养的笃定——以优秀成绩从 一流高中毕业、最初梦想是做导演的胡歌,不说与同类演员相比,即便是相比大部分文艺青年,也是双商超高的优等生。采访中,他多次提到初中读《挪威的森林》后,迷惘和颓废的情绪对自己的改变;喜欢小津安二郎的对孤独人生的解释;失恋和独处时候,用自己的方式读懂的王家卫和岩井俊二。

失恋,胡歌提到这个,但我并没有深入地追问是谁,是不是我们知道的那个。他紧跟着说,自己曾经放走了各方面都堪称完美匹配的女孩儿,因为遇到很完美的女孩儿,自己反而会保持距离不敢靠近。积极与被动,阳光与沉默,勇敢与保守,这些双面都常常出现在胡歌的生活中。熟悉星座的朋友解读处女座,说苛求完美的背后是强烈的不安全感。

胡歌则用“猫”来形容自己,因为自幼个性孤僻被送去学表演,在小荧星艺术团沉默和学校的开朗,已经开始出现两极的个性,“工作的时候我会比较积极、比较阳光、比较逗逼,有很多想法,善于沟通,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可生活中我话挺少,并不太积极与人沟通,如果写生活中的自己,会是非常乏味的电影,一个长镜头到底。”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下半年三部剧连续开播,大家都说被胡歌“刷屏”了。“刷屏”的感觉怎么样?
  • 胡歌:很不好意思。我不喜欢“刷屏”这个词,因为我本人就很讨厌刷屏。什么朋友圈刷屏微博刷屏,从最早的聊天式刷屏,我都很不喜欢。现在三部剧相撞了,也不是我预料的,对我来说并不是好事儿。我是喜欢细水长流的人,如果三部戏能够放在年头、年中、年尾播的话,那个是最理想最佳的状态。
  • 网易娱乐:这三部戏都是三种完全不同的类型,你当时怎么想的?现在好多演员都愿意演同一种角色,因为符号化和标签化比较容易被识别。
  • 胡歌:每个演员的阶段不一样,可能有些演员一开始尝试了很多不同的角色,不同的类型,然后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 所以会接相对固定的戏。但是我是在一个类型里演了很多年,所以一直想证明自己。在这个过程里,我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我不是想做明星,人气这些东西太虚无了,演员唯一能够证明自己的方式和途径,要么是什么样的角色都可以演,要么是在特定的类型里做到最好——演员证明自己就只有这两种方式。(网易娱乐:现在仙侠剧那么火热,是很好的造星手段,很多人都愿意去演仙侠剧。)仙侠剧很残酷的地方就在于它是青春饭。20岁到30岁你可以演仙侠剧,30岁以后演仙侠剧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小了。当然,你40岁也可以演仙侠剧,但是你只能演师傅了。
  • 网易娱乐:之前播出的《伪装者》都能说是现象级了,但是你说你个人很看重《琅琊榜》中的梅长苏。个人感觉,《伪装者》中的明台是非常自如的绅士派,梅长苏非常的内敛和克制,是因为后者距离你既往的形象比较远吗?
  • 胡歌:《伪装者》是当时侯总来找我,明楼和明台,想演哪个。那个时候我刚演完《琅琊榜》,因为《琅琊榜》一整部戏里面我都没动,所以看到明台是这样执行任务的角色,我觉得很好。《琅琊榜》在我心里面的分量是非常重的,之前我就曾经转了个微博,说“逍遥之后,梅郎可待”。我演过很多古装剧,梅长苏跟我所演的是古装角色都不一样,他非常的隐忍和通透,逻辑、智商、格局都是成年人的,而之前李逍遥的烙印太深了,我希望能够有一个角色能够证明我的另外一个阶段,我想梅长苏可能是这样的一个角色,《猎场》中的郑秋冬也会是。(网易娱乐:听说你特别喜欢《猎场》里的角色?)太喜欢了,我觉得剧本就像教科书一样。我是在拍《伪装者》的时候收到了这个剧本。当时姜老师就写到19集,我一口气看完了。正好那段时间在拍军校,没拍到我的时候就看,一口气把19集看完了。看完以后,我就跟那边说“还有没有”,那边说“现在还没写完,你愿不愿意来”,我说“你把下面的剧本给我我就来”。当然这是开玩笑了。我第一次是追一个剧本追到这样的程度。他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行业剧,我觉得国内好像还很少见那么专业的行业剧。当时看的时候我就想,姜老师对猎头、金融这些行业怎么这么了解?我当时还问“这是根据小说改编的吗?姜老师怎么这么懂这些东西”,然后他们就说,姜老师的创作的过程就是这么严谨的,他不懂的他会去问、去学习,这种态度就是我很尊敬的敬业的态度。在这个剧本里,我看到了很多我一直以来都很感兴趣的或者说很想去尝试的一些角色或者说是一些角色的阶段。我很喜欢电影《肖申克的救赎》,很想去体验那种在狱中,然后从狱中出来,从一个世界走到另一个世界的这种感觉。这个戏里就有。
  • 网易娱乐:据说《猎场》又是一个《基督山伯爵》式的复仇故事。
  • 胡歌:对,他这个人物的起伏非常的大,包括这里面的爱情。这里面爱情和《挪威的森林》很像,都可以找到对应的人物,包括直子和绿子。《挪威的森林》也是我高中的时候看的第一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因为看了这部小说我学会了抽烟。所以我会发现这个剧本跟我很有缘分,它一下子就把我给抓住了。我现在其实选择剧本很简单,跟题材没有关系跟类型没有关系,只要这个剧本里构建的世界能够让我相信。因为有太多剧本写的乱七八糟。对我而言,剧本首先要提供真实感,让我相信它的世界是存在的;第二是人物有创作的空间和创作的冲动,就是这样。
  • 网易娱乐:感觉你特别的对表演着迷。什么时候爱上表演这个行业的呢?在学习的过程中吗?
  • 胡歌:不是一下子喜欢上的。也是这两年,我找到了我真正的乐趣的所在,和真正能够让我获得幸福感的事情。幸福感其实很简单,就是演了一场很牛的戏。演了一场很牛的戏,我就能高兴好几天。可能是不快乐的事太多了,让快乐的事就能够凸显出来。也有可能是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以前还有点迷茫,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做演员还是在做明星,到底是在享受做演员的快乐还是在享受做明星的快乐。以前目标还不是很明确,现在就很明白了。(网易娱乐:所以其实当时拍《仙剑奇侠传》那个时候还是挺懵懂的状态,是因为喜欢?)也不是,可能刚开始的时候就是为了挣钱吧,没有太多的别的想法。
  • 网易娱乐:结果因为《仙剑奇侠装》成了新一代审美的偶像,尤其那时候,偶像非常的欠缺。那种走红的感觉现在想想是怎样的?
  • 胡歌:突然被很多人关注。但是我觉得我好像还没做好准备呢。我常常会问,“啊?我现在是明星吗?”“噢,是明星了”,“那我唱歌还唱得不太好,我还不会跳舞呢”……但是就已经把我推到了台上去唱歌跳舞了,“唉呦,唱得好难听啊”,我又不会假唱,我老想证明自己老要真唱……其实在那个过程那个阶段,现在想想其实是挺有意思的。别人都把你捧成那样了,但我老是觉得“这个真的不可以吗?不可以吧”,就老是这样。
  • 网易娱乐:你最初考的并不是表演系而是导演系,当时是想做导演吗?
  • 胡歌: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做演员,虽然我从小学过表演,但是我学表演的目的也不是要做演员。当时我爸妈把我送去学表演的目的是为了改变我的性格,因为我小时候性格特别孤僻。除了家里人,我出去不说话,也不愿意跟人交流。他们想方设法的要让我更多的去接触社会,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当时上海有一个电视台办的小荧星艺术团,现在还有呢。他们也没想到我能考上,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考上的。
  • 网易娱乐:你小时候狠孤僻?完全看不出来。
  • 胡歌:我后来也找过原因,但我不知道我找到的这个答案是不是有科学依据。我从小跟猫一块长大,我就觉得我的个性上有很多地方跟猫很像。我后来也遇到过一些朋友,凡是家里养猫的,他们的小孩的性格都会比较内向。我也听说因为猫身上有一种寄生虫,叫弓形虫,这个弓形虫会对孩子发育啊什么的会有影响,会致使小孩有这方面的问题。但是我不确定,我只是猜测而已。(网易娱乐:在那里性格会开朗了些吧?)整个上课上学的过程也是很痛苦。因为我是永远躲在角落里的,其他的同学都是很积极的回课啊表演小品啊什么的。我就是永远躲在旁边。有时候跟武侠小说里写的也挺相似的,我在旁边一声不吭,就变成厚积薄发了。
  • 网易娱乐:据说表演入门的第一课是解放天性,你做的好吗?
  • 胡歌:刚开始确实是有解放天性这一课,还有一课是信念感的建立。信念感的建立就是要让你相信环境,相信你所处的这个情境,还有就是你的这个人物。被录取的学生大部分都能够接受解放天性,我是属于能接受的。毕竟在小荧星上了这么多年课了,而且我好像经过了中学以后,应该是自信了很多。我是从小就缺乏自信的一个人。因为缺乏自信所以自闭,可能是这个原因。那个时候比较自信,高中的时候也的确是比较爱学习,然后也比较有才情。所以我那时候为什么说不屑于去考表演系,就是这样。
  • 网易娱乐:你觉得自己真正转型的作品是哪个?
  • 胡歌:《苦咖啡》,因为可能播的也没有那么好,受到关注度也没有那么大。但是《苦咖啡》是我真正意义上,我主动想要转型的一部戏。(网易娱乐:好端端的想什么转型……当时偶像那么少,做偶像其实是很领先的状态呢。)因为那一天晚上给我的震撼和刺激太大了。有一天晚上我看电视,当时是寒假,《神话》在热播,别的台又在放《仙三》和《仙一》,看完以后我就崩溃了。因为那3个角色人物设定差不多,我的表演方式也差不多,看完以后我发现自己还是最喜欢《仙一》的表演,因为真诚的部分比较多。虽然说6年后再演的《神话》经验技巧各方面成熟了很多,可是我觉得那个角色已经没了生命力。所以我想,我不能再接着去演我所熟悉的类型和角色,当时就作恶决定,一定要演不同的类型,包括同样的古装戏,比方说《轩辕剑》、《大漠谣》,我都会选以前没有尝试过的类型来演。
  • 网易娱乐:转型之后其实有一段时间并不太顺利。那时候感觉很迷茫吗?
  • 胡歌:那倒也没有。我觉得演得挺好的,只是可能一些表演套路太熟练太根深蒂固了,得做一些减法。还有就是,离开了我不熟悉的领域以后,哪怕我觉得我这部戏演得特别好,但是他最终市场的反响,都没有以前的戏好。但是这些都还好,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改革都是有阵痛的嘛。
  • 网易娱乐:你给我的感觉是三好学生的那种感觉,小的时候也是三好学生?
  • 胡歌:是的,这是我展现的比较多的一面,也有另一面。我可能会把叛逆的,颓废的,渴望自由的这些,不会在所有人面前展现。有时候也不是件好事,对于演员来说。有很多很多的人都跟我说过,如果我再坏点,我可能会演得更好。
  • 网易娱乐:不仅仅是这个方面的事情。感觉是不太善于拒绝的。这样会不会给自己造成一些困扰?
  • 胡歌:这个我承认。现在看来,有好也有不好。所有的决定都是有两面性的。有些人很会拒绝,有些人不会拒绝。选项a选项b带来的正面的负面的,我觉得是一样的。我是一个很会调节自己的人。
  • 网易娱乐:其实在发布会上以及其他公开场合,感觉特别的开朗。但独处的时候其实比较严肃,还会感觉有一点点忧郁。
  • 胡歌:所以其实跟我在一起生活也挺累的。有很多人可能喜欢的是工作状态中的我,因为我在工作的时候会比较积极,会比较阳光,然后又比较逗逼,应该算是比较容易受欢迎的,比较容易产生好感的一个人。而且我在工作的时候也会有很多的想法也很善于沟通。可是一旦离开了剧组或者呆在家里,生活中我话挺少的。这个是我的问题,可能我真的不是一个很好的伴侣。所以我有时候会觉得我是不是双子座呀,不像处女座。个性特别的双面。(网易娱乐:很多如果自己创作作品会从自己的经历出发,如果是拍一部与你自己相关的电影呢,会是怎样的?有没有想过?)胡歌:如果是写生活中的我的话,是一部很乏味的电影。一个长镜头到底。
  • 网易娱乐:之前有人说你喜欢的女孩都是御姐范的。比较职场范的,掌控力比较强。
  • 胡歌:有吗?有可能,狮子座比较多。但我的所有女朋友都是火象星多,要不就是处女座,除了处女座就是火象,射手白羊狮子都有,狮子最多。初恋是射手,第二个女朋友是白羊,第三个狮子。(你觉得恋情最匹配的是什么?)价值观,这个很重要。需要拥有跟我一样的价值观。比如,在物质方面差不多就行了,我很害怕跟别人比较。我宁愿跟自己比,跟过去比。还有就是能沟通,就像你刚才说的,我是一个能够自己治愈自己的这么一个人,所以我有时候不需要跟别人说太多,我自己就消化了,我自己内心就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所以彼此沟通很重要。
网易娱乐

用微信关注"网易娱乐频道"or 扫扫二维码

即可关注"网易娱乐"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采访 : 梅子笑

撰稿 : 梅子笑

视频拍摄 : 黄胜春

责编 : 叶YY

策划 : 叶YY

视频后期 : 视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