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海淘艺术
  • 封面

  • 导语:

  • 赵薇说,徐峥是超越了星爷的喜剧之王

  • 杜鹃的“冷”不是性冷淡的“冷”

  • 比同龄人早步入中年危机的困扰

  • 票房冲30亿?《捉妖记》很难超过

  • 往期回顾

导语

2013年初,一部《泰囧》打破多项华语电影记录,将徐峥推向了“神坛”。
票房“势不可挡”的冲向12亿,而这一成绩直到最近才被《捉妖记》打破,如同这尘封了3年的纪录,大家翘首以盼的《港囧》蛰伏3年之后破茧而出,包裹上香港元素的外衣,讲述着徐峥擅长的“中年男人”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徐来励志成为一名画家,却在内衣设计界混得风生水起,人到中年总也忘不掉与初恋情人杨伊那“未完成”的吻,在小舅子的监视下上演了一段眼泪鼻涕横流的寻梦之旅……
《港囧》首映礼当晚的豪华阵容堪比某些年终颁奖盛典,黄渤、夏雨、袁泉等众多好友纷纷出山站台,为徐峥造势,也为第一时间品味这道大餐。不出意料的,徐峥没有拍摄泰囧2,抛弃了黄金铁三角的阵容,选择了全新的搭档,这看似讨巧,顺坡走下“神坛”的举动无疑是个大胆的决定。“如果我纯粹拍一个《泰囧2》的话我觉得会更容易,包括宣传我都觉得不需要费那么大的劲儿,只需要我们三个人站出来就可以了。”徐峥终不愿向自己心中的执拗低头,既然无法摆脱两段“囧途”的比较,不如就另起炉灶,重开世界,做一个探讨自己观点的导演作品。

赵薇这样说,徐峥是超越了周星驰的喜剧之王

徐峥
赵薇说徐峥是超越了星爷的喜剧之王
成名之前,徐峥是话剧演员,在剧场看尽了艺术家的“曲高和寡”, 寻求商业和表达之间的平衡是徐峥最关切的问题。“85前、70后的那些观众,其实他们是一个主流,是整个社会的中流砥柱。但很少有这样的电影,所以就想主题在这方面,给到他们一些内容。”这一代人被香港电影、歌曲喂养长大,为了加强共鸣和代入感,徐峥将囧途的发生地定在了记忆中的香港,“去到的这个地点跟我们大多数人关系可以密切一些,这个密切不仅仅是一种旅游上,不只是走马观花路过,而且最好是情感上有一些记忆的地方。”

《港囧》充斥着向港产影片致敬的味道。对白不断引用着王家卫吴宇森的经典台词,自认不算地道港片迷的徐峥不得不承认自己原来如此钟爱着吴宇森、王家卫、周星驰……

《港囧》徐峥不仅搬出了港产片黄金时代的重量级配角,林雪、苑琼丹、八两金、郑丹瑞、田启文、詹瑞文……甚至连出租车司机都请到客串了TVB无数电视剧的的士司机阮毅雄,他们在生活中一直为生计奔波着, “有一些演员其实他非常有特点,但是他可能埋没在那个茫茫的演艺圈当中,就像一个普通的真实的人一样。”徐峥也将他们拉进了这场90年代的香港梦中。

与近两年盛行的青春疼痛电影不同。《港囧》没有堕胎,没有撕心裂肺的无病呻吟,几乎看不到波涛汹涌的“荷尔蒙”。通过经典的粤语歌、老旧的港片桥段、频繁刷脸的黄金配角,《港囧》将香港文化淋漓尽致地发挥了个通透,当这些元素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它就会产生一个情怀,不停地发酵。也将观众拉到90年代的香港,直戳港片迷的泪点。徐峥说“这样才能刺激,在集体回忆中成长起来,才可以帮助大家理解到徐来的这个心声。”

赵薇称徐峥是超越了周星驰的“喜剧之王”。高处不胜寒,这顶高帽可不好戴,从开始策划到剧本定稿,《港囧》的剧本创作周期长达18个月,徐峥带领着团队斟酌每一处笑点,这让他们更贴近了出品方心中的主流观众—90后。《港囧》校园点映的时候,徐峥延续了《泰囧》时的传统,到现场与同学做互动,观察记录观众的笑点,原本有的担心全都被打破,“其实还蛮出乎我的意料的,他们抓笑点的反应非常迅速,而且能够理解角色。”

“他们能代入?包贝尔的角色吗?”

“不,这样你就太小看他们了。”

原来点映后带着初恋观影的情侣被请上台,畅所欲言,有女孩告白道:我希望我们能够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我希望自己既是杨伊又是菠菜。“她说的多好,我觉得理解的很对呀。”徐峥颇感骄傲的向记者炫耀。

杜鹃的“冷”不是性冷淡的“冷”

徐峥
杜鹃的“冷”不是性冷淡的“冷”
《港囧》中徐来初恋情人杨伊的人设似乎并不符合大部分男人对性感的幻想,没有林志玲的娇嗔,没有范冰冰的妩媚,甚至都不及“大老婆”赵薇的女人味,记者直接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杜鹃那个角色看上去就挺性冷淡的那种感觉。”“高冷更合适些吧。”徐峥为自己打造的女神鸣不平,“杜鹃身上的气质很独特,她就是徐来心目中,他的世界里面的女神。”

并不是所有的艺术家都像林黛玉一样,遇花落泪见水动情,至少在徐峥心中女艺术家充满了生命力,往往伴随着女汉子的一面。“杨伊要有她高冷,高不可攀的那个感觉,如果是一个很性感的,或者是很丰满的这样一个人,她会引向另外一层意思,性的含义就会太多。”徐峥为了捍卫徐来青春期的纯洁度,拒绝将性幻想与初恋牵扯在一起,甚至时隔多年徐来寻找杨伊也与“生理需求”无关,“徐来去找杨伊的内在不是说为了约炮,他是去解决心里的问题。当然就算是做了出轨的事情,也不能说是龌龊的,这是他生命里面的一个情结。”

与冯绍峰的一段恋情,是倪妮除却“谋女郎”身份之外的另一个印记,而这段感情的逝去也令不少粉丝唏嘘不已。分手之后,倪妮与冯绍峰堪称娱乐圈教科书级别的微博友好互动,以及当事人对感情的缄默,使得这段维持了三年的感情依然保持了最初的美好。曾有传言称两人疑似因家境差距而分手,倪妮虽然没有直面回应,但是她认为感情可以胜过所有一切的物质东西,“如果用金钱来衡量婚姻的话,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我觉得不需要。两个人为什么在一起结婚?就是因为相爱,想要两个人好好的走完这辈子,其他的东西都不会影响到到爱情。”对于无疾而终的感情,倪妮并不觉得灰心丧气,“我始终认为过程比结果更重要。”

“如果现实中有这么一个女神,男人是不是得到一次才是一种宣泄?”

“是得不到的,即使发生了,他会觉得仍然是一种失去。因为20年前的他们两个人,跟20年后的他们两个人,是一样的吗?不是一样的。他当初没有得到就是没有得到,因为生活本身就是不完整的,他必须接受那个不完整。”

早熟的徐峥比同龄人早步入中年危机

徐峥
早熟的徐峥比同龄人早步入中年危机
不论《泰囧》中渴望成功的徐朗,还是《港囧》中被沧海蝴蝶般的感情困扰着徐来,电影的主人公都人到中年,紧锁在生活的牢笼中,惶惶不可终日,徐峥并不避讳自己与其共同:“焦虑是生活中很日常的问题。我也是一个普通人,我会碰到的所有的问题跟大家都一样。”自认早熟的徐峥早已进入了中年危机,在他看来中年危机困惑的是人生的终极问题:“根本的问题无非就是,你的生活是不是幸福啊,你是不是对你的现状满意呀,你对你的人生满意吗,你觉得你在人生当中实现了自我价值吗?你是不是幸福指数很高啊。”

徐峥渴望用电影给大家一个出口,抛掉现实的道德标准和价值,在电影有限的时间里思考现在的生活,“有很多人在他的人生当中,活在他的一个执念里头,一直处在纠结拧巴的一个状况。”就像徐来一直认为自己不应该这么生活,但他去到2046那个酒店,才发现憧憬多年的生活离自己很远,突然就释然了,想起了来自身边人的关爱。

但徐峥强调这并不是向现实妥协,而是对自己的一个了解。从1994年毕业之后,徐峥登上话剧舞台,因为出演《春光灿烂猪八戒》里的猪哥哥走红,还收获了美好的爱情,荣升导演之后的首部作品就叫好又叫座,他也在不停地尝试、前进,“人生中要去做很多的选择,才能找到自己,去做你想做有不敢做的那件事,因为在勇敢的跨出那一步之前,你都不会知道自己是什么,都不能了解自己。”

票房冲30亿?《捉妖记》很难超过

徐峥
徐峥:《捉妖记》创造的票房很难超过
投资方光线传媒老总王长田对《港囧》信心满满:“一部票房30亿的电影不是没有可能。”这岂不是要轻松夺回“票房第一”的桂冠,分分钟甩开《捉妖记》几条街?每一次发布会都力求博得头条的徐峥这一次却感到压力山大:“我觉得蛮难超过吧,因为《捉妖记》可是在暑期档,为暑期档度身定制的全家福电影,我看了这个《捉妖记》以后,我会想要带着我们家小宝再去看一眼。但是这个《港囧》我觉得不会吧……”虽然一直将《港囧》定义为全民电影,徐峥却不建议13岁以下的孩子观看,“小孩子可能没办法理解,因为其实它应该是从十六七岁开始,一直到六十岁左右……”看得出,这一次徐峥不止想要收获笑声,更渴望能有知音理解他的情感和内涵。

“十一档”是兵家必争之地,面对《九层妖塔》等大片的夹击,徐峥并不渴望一家独大的场面:“在未来,不大可能出现就是整个档期里面就你自己,它其实装得下那么多不同类型的电影,应该给观众有机会去选择,既然我们已经把电影做成完全不同的类型了,其实就是让观众自己去选择的。”徐峥并不愿谈票房,只是表示将决定权交给了最亲爱的受众,“每部电影都有自己的灵魂。”毕竟永远无法预料影片会在观众眼里变成什么,只有观众的感受才能点滴的堆砌出影片的命运……

导演一直被赋予了耀眼的光环,好似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所以很多朋友等着看徐峥走上这一行,黄渤曾在一次采访中说:“徐峥太有倾诉欲和表达欲,平时还特别爱学习,积累的够,他老喜欢跟我们说一些奇奇怪怪的片子,让我们自惭形秽,只能装没听见。”但在徐峥眼里导演就是个干活的人,他一直尝试用喜剧电影与观众对话,渴望探讨自己的观点又怕用力过猛被冠上“指导者”的帽子,只能摸索着接受度循序渐进,“也许下一次我们可以让主人公改变更多一些,能够活出自己更多一些,我希望是能够做到这种。”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电影我们基本上都看过了,对于为什么这次去香港拍摄会比较感兴趣?
  • 徐峥:其实我们都不是先设定一个场景,然后来想故事的。在做剧本的时候就是说,我们一开始是希望去到的这个地点,跟我们大多数人,就是关系可以密切一些。这个密切不仅仅是一种旅游上,就是你只是走马观花路过,而且最好是情感上有一些记忆的地方。之前选择泰国因为也是,我觉得中国游客好像去泰国的本身就比较多。香港的这个连接就更多一些,然后在做电影的时候,突然找寻到了一个我们主人公就是徐来一个青春梦的这么一个主题,如果这个事情是在香港发生的话,我们就发现可以有很多香港电影的元素,香港老的歌曲。当这些元素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它就会变成一个情怀。那个情感的化学反应,正好是可以让大家更加理解,就是这一拨人,在集体回忆里面,这样共同成长的,可以帮助大家理解到徐来的这个心声。
  • 网易娱乐:这个初恋的故事,我作为一个港片粉丝,反正有一种香港是有一种初恋的感觉。现在再去寻找那种感觉,可能也就消失了,就在这个影片里有一种奇特的感觉。
  • 徐峥:对,我觉得大家会,包括香港电影,现在跟过去也有所不同,包括香港这个城市,我们对他在以前有一个,就是心目中的香港。后来我们去过香港,我们就发现,哦,原来香港是这样,包括现在。因为涉及到很多香港现在的这个变化,很多时政的问题,我们电影里面也没办法讲。就是我还是希望做一个情感方面的一个连接,否则的话,别人说你到香港是不是碰到很多很敏感的问题?咱们电影没有办法讲清楚。更重要的是,我们找到了主人公在生活上面的一个他的主题。
  • 网易娱乐 :我觉得主要是那些歌,听起来就会让人感觉回到那个年代。这些歌是您个人定的吗?还是说有一个团队来帮您选择这些歌?
  • 徐峥:我们有,我们编剧当中赵英俊他也参与了设计,我们的作曲鹏飞,还有我们制作的监制胡彦兵(音)大家都有贡献在一起。我们设定大学里面的这些海报,我们是,我们把他们在大学里的时候设计为大概94级、95级,然后到1999年、201年毕业。我说,因为香港电影很多啦,大学里的海报,或者看的电影我们全部选择爱情电影,按照年代这样一找,就会有这些。(网易娱乐:有一种就是在消解的这种感觉。)香港电影的元素,然后哪些经典的台词,一听就能大家知道是出处的,它必须得是非常非常经典,经典中的经典。还有包括这些粤语的歌曲,首先它也得符合我们电影里的那个情绪,所以在这方面有两方面的用法,一方面是反着用,就像《上海滩》那个完全是喜剧化的用法,而像《倩女幽魂》那个歌,其实是对情绪是一个推动。这些放在一起以后,当然我就会发现,其实我自己的确是非常钟爱王家卫导演,非常钟爱吴宇森导演,非常钟爱周星驰导演。当时还有另外的一个想法,就是,因为现在的年轻人其实可以听到,在网络上可以听到很多歌,现在的歌也变得很容易,其实现在的歌要有一首能被所有人传唱,这是不大可能的事情。可是在当年的那个唱片业的时候,其实都是有一些精英他们来写歌,不管是歌词还是歌曲,都是非常的经典,但那些歌被我们传唱,现在回头看来我们好像在年轻时代很幸福,我们听到那些歌那么好听。当它在电影院里用一个很大的声响响起来的时候,你就听到,怎么唱得那么好?张国荣的歌怎么唱得那么好?所以呢,有一些音乐尽管是90后他之前没有听过,像那个《大话西游》里面的主題曲,因为它不断地在被重播,不断地,所以他们听到他们也知道,他们能有感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说,其实我很,我很希望就是说,因为现在市场上大家把所有的目标都瞄准了更年轻的观影的人群,因为他们不管从观影的消费的选择上,还是他们从观影体验的时候,他们的分享来讲,他们都处在非常活跃的一个状态,我们的投资人、制片人,我们的导演,所有的出品方大家都觉得,那部分是主流观众。而我认为,其实有很多潜在的观众,就是在85前、70后的那些观众,其实他们是社会的骨干,他们是一个主流,他们是整个社会的中流砥柱。关于他们的主题很少,就一个现代的片子里面,婚姻、家庭、爱情、朋友、友谊,所有的这些,其实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过共同生活体验,都有过感受的,但是我发现很少有这样的电影。所以就是很想在主题在这方面,包括集体记忆,以及怀旧的这个情怀方面,能够给到他们一些这样的内容。
  • 网易娱乐 :您的作品一般,目前两部来说,以围绕中年,偏中年一点的主人公,反映出中年危机吧,有一种这种感觉。
  • 徐峥:因为中年危机我觉得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是涉及到人生生活的这个一些终极问题。我呢就是年纪比较轻我就中年危机了,或者说我成熟的比较早。我觉得反正你根本的问题无非就是这些,你的生活是不是幸福啊,你是不是对你的现状满意呀,你对你的人生满意吗,你觉得你在人生当中实现了自我价值吗?你是不是幸福指数很高啊。
  • 网易娱乐 :我看您的电影,感觉您的主人公一直很累,很焦虑,就有那种感觉。
  • 徐峥:这是一个,我觉得是现代人的一个,就是普遍的一个问题。我觉得电影应该从一个困境,或者从一个问题出发,特别是像公路电影这样的,我们,就是跟着这个主人公去,一起去代入的这样一个电影,它其实就是需要,涉及到这些问题,因为这是生活当中都是很日常的这些问题。
  • 网易娱乐 :这个中年危机跟您本人有一定的共通吗?
  • 徐峥:我觉得我也是一个普通人,我会碰到的所有的问题,跟大家都一样。
  • 网易娱乐 :一睁眼就问自己幸福不幸福、开心不开心、成功不成功吗?
  • 徐峥:也不是,其实我觉得现代人在现在这个世界里,都被某些价值、某些元素或者某些标准绑架,就好像你应该取得哪一方面的成绩呀。可是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他不是按照这个来的,所以我觉得电影就是给大家一些出口。特别是这个徐来,他核心的问题就是他的一个青春梦,一个青春梦,他的一个理想,就是未实现,他的一个心愿没有完成,这个心愿其实是全方面的,也不只是说没有亲到,没有亲到其实是一个意向,只是一个外在很表面的一点点的那个意向。更重要的是说,他认为现在的生活不属于他的,他本来觉得他应该有机会成为一个艺术家,为什么在设计这个?总是他对他的生活就是说,他觉得我不应该是这个生活。可是只有等到他去到2046,所以他非得去到那个2046那个酒店不可,他去到那里他才知道,其实那个,就是今天在航海,明天去西藏,然后又去印度的那个生活,其实离他是很遥远,并不属于他,然后他也不是一个真正能够成为艺术家的人,就是他自己的性格来讲或者什么来讲。就是,你如果,就是不去接受,不和你现在的这个当下那个在一起,你就没有办法发现那个相濡以沫的那个,你很不堪的那个药盒子,你很讨厌的那个药盒子,它具有了很多那个,就身边的那个关爱。我说的身边的关爱,其实并不是一种,是对现实的一个妥协,是真正对你自己的一个了解,对你自己的一个安抚,是不是对你自己好一点。因为有很多人我觉得在他的人生当中,就是活在一个困境里头,活在他的一个执念里头,对自己就是说,一直处在纠结拧巴的一个状况。
  • 网易娱乐 :比如说对于如果就是在真实生活中来说,对于这个男人来说,是不是就是和这个得不到的女神,得到一次对他来说,不管之后怎么样,是不是得到一次对他来说是一种真正的宣泄?
  • 徐峥:是得不到的,就是说即使发生了,因为我们电影尺度也不允许我们发生,但是如果真的发生了,他会觉得仍然是一种失去。因为20年前的他们两个人,跟20年后的他们两个人,是一样的吗?不是一样的。他当初没有得到就是没有得到,因为生活本身就是不完整的,他必须接受那个不完整。他以前是不接受那个不完整,后来他才知道就是说,你一直想完成这个未完成的吻,你到了一个跟过去告别的这个时候了。他过程会很痛苦,但是他如果真的和那个东西在一起了,他就知道,那个,那个人生其实是他人生的一部分,那个是他生命当中的一部分。
  • 网易娱乐 :等于您的这个价值观,对一般男性来说有一个比较强的指导意义。
  • 徐峥:谈不上指导,作为这个商业电影来讲,我们还是,首先我们是要回归到那个主流价值的。在回到主流价值的时候,我们保留对这一部分的探讨,每个人会得出不同的结论,会有不同的感受。有的人,有的观众的泪点就止于2046,在2046的时候就一直哭,哭到最后;而有一些,比如说对一些女性,对一些其他的这个人,他觉得到最后的那个价值完成了,才完美。
  • 网易娱乐 :以后导演的作品里会不会出现一个主人公,是真正的出轨,或者是做一些自己不敢做的事情?
  • 徐峥:不是,我觉得不是出轨,其实你必须在你的人生当中做出很多不同的选择,你才能找到你真正的那个自己。你必须得勇敢的跨出那一步,去做一个你以前不敢做的。你觉得那个本来以为不是你的,可是你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你并不了解自己。
  • 网易娱乐 :很多人不了解自己,一定要做了一些没做过的事情,或者做原来做过的事情,然后再找到自己真正的。
  • 徐峥:对,那些事情我觉得不见得是说是出轨,就说你可能从来没有跳过伞,你可能去跳个伞。因为在你的意识里面,你觉得就是我一直要保持我的安全,我不想就是去做那个我不敢做的事情,我觉得徐来已经很勇敢了。他在这样的一个道德价值里面,旁边一直跟着那个小舅子,就拿摄像机这么拍着他,他还,就说我一定要去,对吧。他的内在不是说为了约炮,他是说我得解决我的这个问题。
  • 网易娱乐 :他的心里还是坦荡吧,并没有说真正的要做什么龌龊的事情,就是解决他自己内心的一些问题。
  • 徐峥:不是说龌龊的事情,他如果说是想做这个事情,你也没有办法说他是龌龊,那是他生命里面的一个情结,他就是要去解决那个问题。但是以一个公众的标准,就像小舅子那样的一个视角,如果从他的亲戚角度来讲,那就是十恶不赦、大逆不道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理解了,就是说我不把你当成一个亲戚,我只把你当成一个普通的人,我才理解到,通过他在双层巴士上面,他自己的那个演讲,他才知道,我的姐夫他不是,他的标签不是说姐夫这两个字,他也曾经是一个,他也有过年轻时代,他也曾经是一个人,所以说要不然你去吧,他才能够迈出这一步。等于是他们都在那样子来成长。
  • 网易娱乐 :很多人觉得杜鹃演的那个女神,杜鹃有那种,就是看上去就挺性冷淡的那种感觉。
  • 徐峥:那你咋知道的?我觉得高冷跟性冷淡是不一样的。我觉得杜鹃的这个形象,她其实是徐来眼中的那个女神。她还是保持了,她既有一个艺术家的个性,她有她高冷,高不可攀的那个感觉,但其实她又不仅仅,就是她,她如果是一个很性感的,就是说或者是很丰满的这样一个人,我觉得会,就是她会引向另外一层意思,就是性的那个含义会太多。
  • 网易娱乐:她是那种精神上的一种。
  • 徐峥:我觉得更多的她应该是一个精神上的。就是她其实,徐来他的脑子里面保持了一个青春期的一个纯洁度,他其实是,他对那个东西耿耿于怀。所以我觉得,杜鹃演,她身上本身的那个气质很独特,我觉得也很合适。当然可能对观众来讲,不一定是所有的人都能接受她那个,有的人觉得画家好像不是这个样子。因为有的人接触过画家,有的画家身上有一种很生命力的那个,很,很多艺术家,女的艺术家很女汉子的一面。
  • 网易娱乐:导演,现在对票房有一定的期望吗?
  • 徐峥:你看,我其实已经做了一个,就是挺大胆的就是这个选择,因为如果我纯粹拍一个《泰囧2》的话我觉得会更容易,包括宣传我都觉得不需要费那么大的劲儿,只需要我们三个人站出来就可以了,可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这样做,因为我觉得你怎么样都没办法避免别人的比较。(网易娱乐:是要挑战自我?)我觉得我要做一个我自己能够了解那个内在驱动的一个故事,就那个表达的那个成分还是要有的。要不然就是,它就纯粹变成一个制片电影,就是为市场度身定做的一个制片电影。我在创作的时候,因为我们自己已经做剧本了,我们一起来编了,我觉得我还是希望它能够成为一个导演作品吧。
  • 网易娱乐:像《捉妖记》就达到票房第一、第二的时候,导演跟那个也有很好的互动,对超过它有信心吗?
  • 徐峥:我觉得蛮难超过吧?因为《捉妖记》可是在暑期档,为暑期档度身定制的全家福电影,我看了这个《捉妖记》以后,我会想哎哟,我要带着我们家小宝再去看一眼。但是这个《港囧》我觉得不会吧,只有说大人带着小孩去看,哎,这,其实不是说给小朋友,就是小朋友应该是辅导吧,应该辅导,有一些,可能小朋友看了不明白怎么回事,家长回去会要解释。但是我们也会不建议,就是13岁以下的小朋友来看我们的这个电影。因为其实它应该是从十六七岁开始,一直到六十岁左右,大家都可以,这也算是一个全民电影了,只不过因为我们没有分级制,我们会做一些那个观影提示。
  • 网易娱乐:它同档期还有一个,十一档期还有一个《九层妖塔》,会担心跟它的碰撞什么的吗?
  • 徐峥:我觉得在未来,不大可能出现就是说整个这个档期里面就你自己,就是占的满满的,不大可能有的。不管是国产片还是跟进口片冲撞,我觉得都有可能,我觉得其实现在这么大的容量,它其实装得下那么多电影,就是不同类型的这样的一个电影。大家,观众,应该给观众有机会去选择,既然我们已经把电影做成完全不同的类型了,其实就是让观众自己去选择的。
网易娱乐

用微信关注"网易娱乐频道"or 扫扫二维码

即可关注"网易娱乐"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采访 : 袁红

撰稿 : 麻辣烫

责编 : 叶YY

策划 : 叶YY

摄像 : 李道忠

剪辑 : 视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