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海淘艺术
  • 封面

  • 导语:十年没接喜剧的沙溢

  • 又爱又恨!走出白展堂的“阴影”

  • 喜剧同行里徐峥和黄渤很优秀

  • 我们那个时代任何戏都要靠实力说话

  • 人生的最大成就:有两个儿子

  • 往期回顾

导语

白展堂之后,沙溢将近十年没有再接喜剧。十年里,他挑战了大小银幕上大大小小、不同类型的角色,为的是不重复自己,不被白展堂“束缚”。
用他的话来说,演员沙溢好比一个武林高手,原来他只练一套拳,这套拳就是喜剧。为了精通武林各派的武功,他后来又“练了棍,练了双刀,练了长枪”。再回去打那套拳的时候,沙溢发现他找到了一套“有特点”的属于自己的东西——集各门派精华于一身,对原有的东西又有新的认识。

走出白展堂“阴影”

沙溢
很长的一段时间,沙溢对白展堂“又爱又恨”。
“好瘦”,听到记者这句话,沙溢低头四下审视了自己,嘴角一抹得意的微笑,“做演员不能太胖,尤其亚洲人一胖就胖脸,比较吃亏,男演员脸太圆也不好看啊。”采访当天早上,沙溢送儿子安吉上幼儿园,幼儿园接孩子的老师是一名外国人,沙溢双手在腰两侧比出一个水桶状,“身子都那样了,可脸还是小的。”

是的,作为《武林》的颜值担当白展堂的扮演者,沙溢是一个注重自己形象的人。从开始采访前的打招呼,沙溢找镜头,微笑,打招呼,温柔认真,坐下来好好说话的沙溢,并不是情景喜剧里那个插科打诨贫嘴大王。虽然他偶尔还是会蹦出一两句沙溢式的幽默,但总体上来说,他是一名严肃的演员。

2006年年初,《武林》热播,这部80集的喜剧掀起持续的收视狂潮,让几位主演甚至编剧从默默无闻到一炮走红。这部现象级古典情景喜剧后来更被业界称为中国情景喜剧史上两大最巅峰之一(另一为《我爱我家》),其中剧情台词铁杆粉都耳熟能详,成为了几代人的共同记忆。

作为主角,沙溢火了。但爆火后的沙溢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对白展堂“又爱又恨”,他不止一次在采访中表达了自己苦于被这个角色限制的困惑。他的实际行动是在《武林》之后,接了很多所谓的正剧。包括历史题材类的诸如电影《王的盛宴》中的萧何和电视剧《新三国》的孙策,还有《甜蜜蜜》《血战长空》《青盲》到去年的电影《黄金时代》等多部不同以往的角色。

这些戏播出以后,观众给沙溢的留言都是“你一出来我们就想笑”, “我那么用心投入地去演,做了这么多努力与转变,想让你们看到我不同的侧面,不同角色的演绎和情感的表达,怎么最后都化成零了,都是乌有,到你们这儿全成喜剧了。”沙溢自己觉得特别无奈。

这种无奈直到前不久才得到了消化。《秀才遇到兵》播出后,有粉丝在沙溢的微博下留言“原来对你的了解一直停留在白展堂,看了这个戏,现在马三炮的出现,我们认为你人更加成熟,演技更加的娴熟了”“我们终于觉得马三炮是可以替代白展堂的第二个人物了”,言及此,沙溢再被得到认可的欣慰溢于言表,“你会觉得,你兜了一圈之后,你所有努力没有白白付出,在这个角色,这个人物身上终于体现出来了。”

此时,距离拍摄《武林》已十年之久,沙溢终于和自己“身上的白展堂”达成和解,“我现在欣然接受,也很高兴——我有一个戏,在十年的过程当中经久不衰,大家一直都喜欢。”

一两年前,朋友告诉沙溢,有人统计过《武林》的粉丝有几千万,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沙溢内心当中“自我的小虚荣心“还是得到了很大的满足,“他们说这个只有在中国你才会这样,在国外甚至一个国家都没有这么多人。”沙溢对自己的粉丝有了解,最初喜欢看《武林》的观众20多岁,跟当年的自己年龄相仿,如今,这些观众也和他一样,为人父母,“变成了中年人。”而那时刚出生或者年幼没赶上《武林》那波人,“现在十几岁了也有人在看。”

这十年来,《武林》的粉丝换了几波,而白展堂“老白的形象经久不衰挥之不去,作为演员来讲,我挺欣慰的。”沙溢说,他觉得“这个真的可能是我以后的任何作品都无法超越。”

喜剧同行里徐峥和黄渤很优秀

沙溢
沙溢将近十年未接喜剧
《武林》带给沙溢的不止如此。后来沙溢明白了喜剧“不是那种特别浅显的喜剧表达,就我们老百姓说的‘千万不能咯吱别人让别人笑’,一定要让他由内而外的发自内心的觉得幽默,觉得好玩。这是对于喜剧来讲,完全是两种层次。”在这之后,沙溢有了自己对于喜剧的评断标准。

在沙溢看来,演员的表演“一定要有根”,有人物的根基在。而对于作品、剧本,则应该是更为成熟、完整,“对于喜剧要有正确的阐述。”“不是那种用几个包袱,用几句俏皮话就能的,这种喜剧浅了一些。”沙溢说,这是自己学戏剧出身的“学究毛病”。“我对于人物的理解还是要从戏剧本体出发,人物一定要写得丰满。他为什么这样,肯定是有原因的,他为什么这么表达,他这么说话,包括他的行为举止是什么,他人物个性是什么?挥之不去的还是我上学的时候那种最初的戏剧创作的规律和过程。”

这也是《武林》之后,沙溢将近十年未接喜剧的原因。没有能够让他觉得很喜欢的喜剧剧本,“很谨慎的挑来挑去。”

“我不是排斥喜剧,我总是希望宁缺毋滥。”沙溢觉得如果要再演喜剧,一定要有更高的给予给观众。“我不希望再带给观众的喜剧会让大家觉得失望。”沙溢并不是高产的演员,他总觉着演员不易拍太多。“拍得太多之后你就会有一种下意识,模式化的表演。可能就太多的重复自我。”

在同行里,沙溢觉得徐峥和黄渤都很优秀。“其实徐峥最早拍《猪八戒》的时候,我就觉得他是一个非常会演喜剧的演员,而且徐峥的表演,他的幽默是很独到的。因为他是上海人,他也有南方的幽默,这个东西是我所不具备的。南北方的幽默还是不一样,我觉得他已经很优秀。黄渤呢,偏北方一点,而且黄渤的幽默呢,偏影视一些,也是我所喜爱的,我非常喜欢他的表演。”沙溢说爱止于此,他并不会去琢磨这些自己喜爱的同行的表演。“喜剧不是你琢磨能琢磨出来的,喜剧至少我认为有60%是天赋,然后再加上你的努力和刻苦。就像生活当中,你会觉得这人太逗了,太好玩了。那你说他又不是演员,他又不是相声班培养出来的,为什么?天赋还有遗传。”

问他,你有这种天赋吗?沙溢很肯定,“我觉得有。”“我觉得”在采访中是沙溢表达观点的代入词。

“其实我觉得,你每一个戏,他还是会看到你的变化。这个你必须要用时间来改变,来打磨。”较之白展堂,沙溢认为如今自己不管年龄还是演技都更加成熟。观众对于他塑造的人物也慢慢开始接受的。“现在再回过头来演喜剧,其实我如释重负,没有任何压力,两个极端两个极致已经都演过了,我现在演喜剧我觉得游刃有余。”

我们那个时代任何戏都要靠实力说话

沙溢
沙溢:我这十年挺坎坷的,但从没糊弄过
18岁之前,沙溢一直在长春学音乐。直到有一次偶然看到中戏的学生作业汇报表演,“那个时候觉得一切都是新鲜的,这个职业太神圣了。我就决定要放弃音乐,学习表演。”“就是一定要做演员,可以不做一个出名的演员,但我的梦想就是能够当一名演员。”

“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沙溢说其实这个只是后半句,前半句他认为应该是:机会给每一个人都有,其实人活着都会有幸运降临在你的头上,但是,给到有准备的人的话,才真正变成了机会。

“在寻找的过程中,恰恰是你要充实自己的一个时间和过程。千万不能等待的同时怨天尤人。我觉得每个人都有等待的时候,但你是用一种什么姿态去等待,这个很重要。”

沙溢等过。2001年从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戏剧系毕业后,沙溢进入空军政治部话剧团,有一段时间在外面租房住,“也是北漂一族。”那个时候,沙溢的演绎事业并没有开始。在学校时,沙溢对自己的未来有过很多设想和雄心壮志,但他发现“突然间到了社会,并没有迅速找到一个你的位置,没有那么多的事情。”20出头的沙溢开始有些茫然,并察觉到了一种漂流感,“离开家一个人,这种孤独的感觉。”沙溢用“灰色”形容那个时期,直到拍了《炊事班的故事》。

回忆和《炊事班》的偶遇,沙溢说这完全就是一个命运的使然,“他(尚敬)没看中我什么。” 当年沙溢是唯一一个毕业到了单位的大学生。“单位说新来一个大学生也不知道怎么样,正好拿这个戏试试,要行的话就留下,要不行的话就让他走了,年底就复员转业了。那是尚敬的第一部戏,大家也没有觉得那个戏会有特别好的反响,所以就这样就把我给用了。”

《炊事班》是沙溢初次接触喜剧,“对喜剧丝毫没有自己的概念”,但机会来了,沙溢告诉自己,一定要“充分的抓住把握住,完成好。”进组后,沙溢时时向导演和几个主演请教,学习,“他们演戏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学,观察怎么演。每一场都是这样,就这么过来的。”

沙溢很肯定,自己从来没有糊弄过。“白展堂那会儿,我赶的那个时代和现在还是不同。那个时候我们是讲,拍摄任何戏,你要靠实力说话。在我们年轻的演员当中,你要真正会演戏才行,你要用实力来证实自己。” 而沙溢的做事原则一直是,“在当下我是认认真真的,摸着自己良心在做事。我觉得这个我尽了力了,这就应该是最好的。”

事实并非尽如人意。2008年沙溢拍了一部戏,“拍摄艰苦,付出很多,甚至最后把自己拍病了”,但这部戏播出后反响一般,“不是说戏不好,而是当时发行得不好。那个时候就会觉得你的付出和最后的投资方的这种发行的能力啊或者别的什么,中间有很大落差。还有很多的戏,很用心的拍,还都有没动静没播的呢,你知道吗?”沙溢认为这是演员这个行业有时候也挺被动的结果。“你会觉得自己特别无奈,就会想,那我下一次要不要那么玩命去演,你都不知道这戏的命运是什么。”

沙溢总结自己这十年“挺坎坷”也“挺难捱”,“因为观众都没看到我的付出。”

“如果因为这些问题,以后拍戏的状态就人为地懈怠了,我觉得那你就再也没有可能了。”“你只有咬着牙继续坚持,在每一部戏当中你都不断的努力,那你才会等待有机会出现,对吧?任何事情就是这样。”

“好多人给我留言就说《武林》之后沙溢这十年怎么都没动静了?其实不是没动静了,一直在努力,只不过是好多观众根本没看到。也没有什么特别多的热门的话题什么的。现在《秀才》一播,粉丝几天就涨了三四万,好多人到我微博里一看,说沙溢怎么才这么少的粉丝啊。 人家都几千万,我才一百多万,人就觉得这个好像不太对,你知道吗。”

人生的最大成就:有两个儿子

沙溢
沙溢说人生的最大成就是有两个儿子。
已过而立之年的沙溢和胡可已有两个儿子。在采访中,沙溢说如今自己最大的人生成就就是两个儿子,还呛声《秀才》中另一名男主角李晨“永远也赶不上。”

虽说家里严父慈母,但事实是,沙溢说自己和胡可在孩子的教育上是“摸着石头过河”:我们是第一次当父母,没有任何经验,我们的成长和孩子是一样的。他在成长,从0岁到4岁,我做父亲这个身份也是从0岁到4岁。其实我没有比他多任何的经验。我和他妈妈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互相勉励互相给予。

问及是否会带4岁的大儿子安吉上真人秀,沙溢称“带安吉如果上真人秀的话,大家看的肯定不是我,看的是安吉,所以安吉是男一号,他是主角。所以说上不上主要听男一号的意见,由他来决定。” 在电视银幕上抑或是很多访谈里沙溢都是搞笑幽默的存在,但在生活中,沙溢觉得自己一半幽默一般严肃。“这阵子采访,我一般都是比较正式严肃的。因为我觉得我要嬉皮笑脸的,可能有的时候让大家觉得不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如果跟朋友在一起比较放松的话,也喜欢开玩笑。我觉得该严肃的时候要严肃,该放松的时候要放松。”

沙溢觉得自己身上最宝贵的品质就是“还比较真。”这也是他待人接物的标准。生活当中,沙溢喜欢真挚的人,他认为表演也是一样道理。“我们老话叫‘戏如其人’嘛。所谓的演员有没有观众缘儿。这个观众缘其实就能反映这个人的一些个人的气质的表达和流露。如果有观众缘的,我相信这个人生活当中也是一个好人。”

“那你觉得自己是这样的人吗?”

沙溢一贯自信,“我还蛮有观众缘的。”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这次演的马三炮,也看了一部分。他其实算是一个小人物,跟以前的抗日剧里面的英雄是不太一样的,就为什么会愿意接这个角色呢?
  • 沙溢:这个角色首先他特别的幽默,他是一个喜剧人物。然后呢,他特别的接地气,就是在这个人物身上他其实有很多的缺点,比方说他爱财啊,然后漂亮女孩对他有极大的吸引啊,他可能最初是会为了钱帮着抗日队伍,或者是为了小红啊,很真实。而且呢,他这个英雄梦呢,其实最初来源于他小的时候村里的一个算命先生给他算命,就是说他是将星下凡 ,然后说只要他扔下锄头,他说他拿任何的兵刃都可以出将入相,说他是赵子龙转世,所以他就是有一种宿命论在他的精神世界里,他觉得我要完成我自己的这个英雄梦,完成我自己的这个梦想。他是一个又很接地气又很传奇的这么一个人物。
  • 网易娱乐:这个角色是一个喜剧人物。白展堂之后,下一个喜剧人物算是《渗透》里的许忠义,再到这次的马三炮。中间是有一段时间您是在接其他的各种各样的角色,但不是喜剧人物了,在这中间是有一个什么样的转变呢?
  • 沙溢:其实原因很多,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武林外传》之后,我没有一个特别吸引我的一个喜剧角色的剧本。其实《渗透》是一个,但是《渗透》这个人物,他的喜剧和马三炮还不一样,马三炮可能更张扬、更外化,而《渗透》的那个许忠义是很走内心。因为他是属于特别有自己的小算盘,特别的智慧的那种。马三炮可能就有的时候更单纯,更好玩一些。但是这两个剧本都是一个特别好的特别成熟的剧本。我在《武林外传》之后,我对喜剧有自己的认知,对喜剧人物有自己的理解,我总是希望宁缺毋滥。要是说再演喜剧的话,一定要让观众对《武林外传》之后,要有一个更高的一个给予给观众。我不希望再带给观众的那个喜剧会让大家觉得失望。所以大概有几年的时间就一直没有接喜剧,但是以后我会好好的去选择剧本,去选择一些更好的喜剧人物,我不是说我排斥喜剧,只不过我希望能够做到更精良,更优秀。
  • 网易娱乐:白展堂之后,看到你很多采访对大家一提到这一点你还是挺逃避的,现在还是这个样子吗?
  • 沙溢:我现在很欣然的接受(白展堂),而且我很高兴。因为我觉得有一个戏,在十年的过程当中经久不衰,而且大家一直都喜欢。这十年来,《武林外传》的粉丝其实已经换了几波了,甚至乎说,可能十年就算是一代了。我觉得你看最初喜欢看我戏的那些20多岁跟我年龄差不多的人现在已经都为人父母了,已经都做妈妈做爸爸了,已经变成了中年人了。然后现在再喜欢的是十几岁的,那个时候可能有的还刚刚出生,几岁那个时候还没赶上《武林外传》最初那波,现在十几岁看。我觉得其实很欣慰。我觉得真的是两代人,然后大家都能热议《武林外传》,而且特别的喜欢,而且白展堂老白的形象经久不衰挥之不去。我觉得这个真的是可能我以后的任何作品都无法超越。我觉得挺欣慰的,作为演员来讲。他们那次有人跟我们聊天统计过,说武林外传的粉丝应该是几千万,或者是什么。因为我不知道啊,他们有一个大数据化,这个不准确啊,就是来统计。然后说,这个只有在中国你才会这样,说是可能在国外甚至一个国家都没有这么多人。在这个时代下,有了《武林外传》这个作品,我觉得对我们这几个演员来讲都是一件幸事,又为何要去逃避呢?这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
  • 网易娱乐:当时听到这个的感受是什么样的?
  • 沙溢:内心当中自我的那种小虚荣心还是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 网易娱乐:像这样的话,大家接受了这个角色,然后会不会觉得以后会被这个角色限制住了呢?
  • 沙溢:刚开始是这样。因为《武林外传》之后,我接了好多的正剧,这里面还有历史题材的正剧,萧何啊,包括电视剧《三国》呀。然后大家给我留言都是说,你一出来我们就想笑。觉得自己特别无奈,我那么用心的去投入,然后我自己演得那么投入那么努力啊,想让你们看到我的不同的侧面,不同的角色的演绎和情感的表达啊,怎么最后都化成零了,都是乌有,到你们这儿全成喜剧了。就是那个时候是有一些无奈。但是其实我觉得,就是说你每一个戏,他还是会看到你的变化。这个你必须要用时间来改变来打磨。所以其实近几年来,大家对于我各种表演的门类,就是呈现出来的这个塑造的人物,其实大家是慢慢开始接受的。所以我现在再回过头来演喜剧的话,我觉得其实我如释重负,没有任何的压力,我觉得两个极端两个极致已经都演过了,我现在演喜剧我觉得游刃有余。其实现在再演的话跟十年前拍《武林外传》应该说也不一样,因为我会牢牢地把握住角色的内心、本质,然后再去把喜剧的东西去释放。
  • 网易娱乐:这个是差不多这十年来兜兜转转一圈之后历练的。
  • 沙溢:对,他好比就像一个武林高手啊,他必须要你精通武林各门派的武功。你原来只是练拳的,比方说喜剧只是一套拳法,一个门派一个门类,然后你接触各种门类。你回头你又去练棍,又是练双刀,又练长枪。其实表演也这样武术也是这样。各门类之间是有共性,也有差异。当你掌握的多了之后,你就找到了你的特点的一套东西。这个时候你再回来去打你那套拳,你就会发现你吸收了各门类的精华在你身上,对原来的这个东西你又有了新的理解和认识。
  • 网易娱乐:这个是你当初想到过的效果吗?就是到现在这种程度。
  • 沙溢:想到过。因为在《武林外传》之前我一直在演喜剧很多年了,《炊事班》《都市男女》《健康快车》《武林外传》,就演了好多好多,几百集。所以那个时候其实我只掌握喜剧,所以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应该去拍一些别的戏,起充实下自己。
  • 网易娱乐:您说《武林外传》之后,您对喜剧有一个认识,是一个什么样的认识呢?
  • 沙溢:对喜剧吧,有一个自己评判的一个标准。这个标准首先这个人物,不是那种特别浅显的一种喜剧的表达,就我们老百姓说的就千万不能咯吱别人让别人笑,就一定要让他由内而外的发自内心的觉得幽默,觉得好玩。我觉得他是对于喜剧来讲,完全的两种层次。
  • 网易娱乐:作为演员来说,要做到“发自内心”这点要把握住什么呢?
  • 沙溢:我觉得对于演员来说就是你的表演一定要有根,要有人物的根基在。所以说就是对于作品来讲,对于剧本来讲,更需要一个成熟的完整的对于喜剧有一个正确的一个阐述的一个剧本。他不是属于那种用几个包袱,用几句俏皮话就能的,我觉得这种喜剧浅了一些。因为我是学戏剧出身的,所以我对于人物的理解还是要从戏剧本体来出发,就是人物一定要写的丰满。他为什么这样,肯定是有原因的,他为什么这么表达,他这么说话,包括他的行为举止是什么,包括他人物个性是什么?我还是挥之不去我上学的时候那种对戏剧的最初的那种创作的这个规律和过程。所以说,那个时候能够让我觉得很喜欢的这种喜剧的剧本,我会很谨慎的挑来挑去。
  • 网易娱乐:徐峥他拍《泰囧》之后,他说了一句话喜剧就是要俗,不俗的话,绝大多数老百姓是不会理解的。你赞同他这个观点吗?
  • 沙溢:我觉得他所说的这个“俗”可能就是我们常说的接地气吧。喜剧你表现出来其实它需要一个传递,需要一个回馈,他才能发笑,才会让人觉得好玩嘛。我觉得他说的就是一种传递的手法吧,他理解的时候不是要多高雅或什么。其实喜剧,你的传递让大家觉得好玩的同时,我觉得就是这种传递的过程是很重要的,不知道我有没有说清楚。
  • 网易娱乐:那现在再回到喜剧这条路上会不会觉得忐忑呢还是说更加淡定了?
  • 沙溢:我觉得比较淡定。
  • 网易娱乐:就没有忐忑了。因为我看了之前是上高中之前都是学音乐的,后来又突然迷上的表演,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就下定决心一定当演员吗?还是说没有那么确定?
  • 沙溢:确定。因为我能够放弃音乐去学戏剧,就是我突然间接触到戏剧之后,我觉得做演员不管是在舞台上,还是在电视和电影的荧幕当中,我都觉得是一件特别开心的事儿。所以那个时候我就决定我一定要做演员,我可以不做一个出名的演员,但我的梦想就是能够当一名演员。
  • 网易娱乐:当时是有什么东西打动你么?就是说当演员的这个事情,还记得吗?
  • 沙溢:就是当时看了中戏的一次学生的作业。在黑匣子(音)有一次汇报,然后我就觉得,在舞台上的这种个人的魅力的这种展现,太美了太棒了。小品也是那会儿第一次近距离的看,觉得太好玩了这演戏。就觉得一切都是新鲜的,觉得这个职业太神圣了。然后就觉得,我要放弃音乐,我要学习表演。
  • 网易娱乐:我有看到说你们家就住在长春电影制片厂边上?
  • 沙溢:但是跟长春也没什么关系。我们家不是做这个影视表演的。(网易娱乐:因为我看材料说你父母是评剧演员。)做过几天。但也不是特别专业。
  • 网易娱乐:那现在看,你对两个孩子会比较严厉一些,相较胡可而言。这个是什么原因呢?
  • 沙溢:严父慈母吗。我总觉得两个儿子,父亲应该严厉一点。好人就让妈妈去做吧。
  • 网易娱乐:你觉得到现在为止,自己最大的人生成就是什么呢?
  • 沙溢:有两个儿子。
  • 网易娱乐:现在最想听到别人对你的评价是什么?
  • 沙溢:一个好演员,一个好爸爸。
网易娱乐

用微信关注"网易娱乐频道"or 扫扫二维码

即可关注"网易娱乐"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采写 : 蔡子荷

视频拍摄 : 黄胜春

责编 : 叶YY

策划 : 叶YY

视频剪辑 : 视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