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海淘艺术
  • 封面

  • 导语

  • 也是一种zuo?当科幻迷拍了魔幻电影

  • 自攻自受,一面接地气一面很性感

  • 说曹郁只把我拍的美?是对他专业侮辱

  • 往期回顾

导语

在《九层妖塔》之前,大家都难想象喜剧女王姚晨演起魔幻大片是什么样,而这一次,姚晨不仅演了她最爱的魔幻片,而且还一人分饰两角,自攻自受,一会儿温柔一会儿性感。
对于姚晨来说,《九层妖塔》是一次独特的体验,除了在阿克塞被冻的够呛,一家三口在一起拍戏也是一段难得的美好时光。

也是一种zuo?当科幻迷拍了魔幻电影

姚晨
姚晨:从小觉得自己可能是个外星人。
如果不说,可能很少有人会想到以接地气著称的姚晨,其实是个科幻迷。“电影院里头如果有这种类型的电影,一定是毫不犹豫选择看这种类型的。因为它充满想象,让你觉得看完很爽。小时候也喜欢看这一类的这种科幻小说什么的,什么飞碟探索。”甚至她还因为自己的长相而脑洞大开,“从小我就觉得自己有可能是个外星人,一直等待一个飞碟来接自己。”

“所以我就当时很遗憾,我说中国电影为什么就不拍这种跟未来有关的东西呢?”终于有一天,《九层妖塔》找上门来,姚晨“才知道拍这种片子有多痛苦”,“永远在绿布里站着,那些绚丽的画面都要靠演员自己去想象,看的时候倒是过瘾,但演的人是真痛苦呀。”

但这都是后话了。在姚晨还不能想像绿布痛苦的时候,她最大的顾虑反而是来自老公曹郁。作为导演陆川的御用摄影师,曹郁从两年前就参与了《九层妖塔》这个项目,姚晨“一点点见证他们把一个不可能的事情慢慢变成了可能。”

而当陆川找到姚晨出演Shirley杨的时候,姚晨反倒犹豫了,“我跟曹老师两口子在一个组里好吗?会不会对别人构成压力?”“后来我先生就说,‘哎呀,我也不能给你拿主意,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讲,我就觉得第一陆川非常有诚意,第二这个戏里头可以展现不同的你,可能以前都是你的银幕形象里没有过的东西,我是觉得说你来,应该是不会后悔的。’那他都这么说了,我就觉得应该,那就来吧。” 当时姚晨跟陆川提的唯一条件,就是要在北京拍摄,陆川一口答应下来,拍胸脯保证老姚一家三口都可以在一起,甚至还在中影怀柔拍摄基地旁边给老姚一家找了个小别墅住,于是老姚一家三口“在那里度过了一段挺快乐的时光”。

“后来在拍了一半的时候陆川说,你看这几张照片好看吗?我说这里哪里,太漂亮了。陆川说哎呀,阿克塞这个地方真的是非常的美呀。我说真的是美呀,咱们这个天天在假景里拍,这景儿要是这样的就好了。他说是啊,你说要不咱们上那吧?我就随口一说好啊,结果就真去了。进了他的坑,哇塞,一家人拖家带口就去了阿克塞,连锅都带上了。”对于阿克塞的时光,姚晨对导演充满了感激,“我们是冬天去的,最冷的时候去拍阿克塞,在敦煌的时候,白天就零下19度,我们最热的时候拍的是冬天的戏,在北京。感谢陆川导演,就不能倒过来拍吗?”

“我们在鸣沙山上拍戏,山上的温度就又比其他地方又要低很多度,我们拍着拍着经常乌云就会过来了,开始下雪,那个景色是非常奇幻的。但是人的生理是真的是很痛苦的。我当时有带UGG,还有鞋垫什么的,根本没有用,透的,那个脚在外面站了十分钟就透了。更何况我戏里穿的那个靴子是个尖头的靴子,还带跟,你根本没有办法铺任何的暖垫啊什么的,什么都塞不进去,穿个稍微厚的袜子就已经整个脚肿的像猪蹄一样,所以我一穿那双鞋,站在那儿演戏的时候,我就能感觉到我的脚、脚指头就是疼,钻心的疼,到最后就疼的没有感觉了,最后就感觉,哎,这脚指头还在吗?就几乎忘了它的存在了就已经。放弃了它。”

“我记得我们当时在山上搭那个帐篷,制片给组我们搭的帐篷,搭上去还没五分钟,钢筋就吹弯了那个风,我们就坐在那个弯掉的帐篷里头,老担心它被刮走,但是它很坚强,一直歪在那里,然后布也是有一个口给破了,风就呼呼的往里灌,我们还烧着一个小铁炉子,我们在那里还学会了烧炉子。我记得当时又廷去的时候,还给大家买了好几个电暖炉,然后插上以后就一口气全都灭掉了,只剩下一个很孤零零的那个,然后他把它默默的转向我们女士,我们又给他默默的转回去了,我说还是你自己烤着,我们就烤那个火炉子就是了。”

苦是苦,也有苦中作乐的时候。“你记的他那个扒在屋顶上的那场戏吗?就他是吊了个威亚,扒在那里,其实那场戏也有我的,我也被一个起重机吊在离他更高的地方,,只是都被剪掉了而已。他拽着那个屋顶,然后我被吊在一个起重机上,我们俩聊天,他说‘哎呀你看这阿克塞的风景真不错,我觉得明天就要走了,会很想念它呀’。我也在那说‘是啊是啊’。一个被吊在这儿,一个被吊在那儿,聊着聊着天,然后一喊“开始”,还得神神怪怪的。想想那些场景,又好笑又值得回忆,“我们那甚至经常断水断电,网络那就更甭提了。可是我觉得反而生活很充实、很高兴、很快乐,你能体验到很多的感受了,感觉在城市里生活,有时候会把人的神经弄的很麻木,你的感受会变得迟钝。”

自攻自受,一面接地气一面很性感

姚晨
姚晨电影里分饰两个性格不同的角色。
在《九层妖塔》里,导演陆川把杨萍与Shirley杨合二为一,姚晨也有了在一部电影里分饰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角色的机会。如果让她在两个角色中选的话,“以我现在的年龄我当然更喜欢Shirley,但是杨萍也是可爱的。”

“杨萍我觉得她是七十年代的人特有的一种气质,就是她很质朴,然后她也忠于她自己的信仰,也很勇敢,一个女孩能敢跟着这群男人们去探险。但她也有胆怯,她在遇到那些极端的困难的时候,她也害怕,可是她却依然在安抚胡八一说胡八一别怕,这是她作为一个女性的一个魅力之处,就是她身上有天然的那种母性的那种东西。”

“然后Shirley首先是很神秘,她这个神秘是来自于她的未知,就是她到底来自于哪儿,她来这儿干吗,然后她有那种异域风情,她也很性感,虽然穿的很多,但是性感跟穿多少确实也没太大关系。”

“因为从演员角度来讲,我是需要把握好两个人物身上不同的气质,我觉得这个是关键,而不只是说我换一个造型就可以了。这些人物的身上的一些特质,你身上都会有,你就可以把它拿出来,然后把它放大、渲染,然后放在这个人物的身上”。至于姚晨口中的“特质”嘛,“杨萍的这种接地气,哈哈哈哈,这种东西在我身上还是有的。Shirley当然就是性感啦。”

其实姚晨对于Shirley会更有感情,因为在原来的剧本中,“Shirley她是有一条很完整的感情线的,因为有这条感情线,我对Shirley是更有感情的。”“她原本有一条精绝女王和翼王的旷世绝恋。因为当初这个翼王长得跟胡八一一模一样,当年她就是被翼王杀死,但是她又抱着这个翼王同归于尽了。穿越千年、万年只是为了一个执念,就是她要复活她的爱人,要当面问他你为什么要杀我。她是在一个巨大的阴谋下的一段,一段很弱小的两个人之间的爱情其实。所以她第一次见到胡八一她那种热切的目光,她知道这个人跟她曾经的爱人长得一模一样,她那么想拥抱他,但是她又知道他不是,所以她每次久久都会凝望胡八一,是因为她心里装满了感情。”

“但是因为这个经费有限吧,她跟胡八一这条线在后期这块就就剪掉了,其实我拍了一部分,但以陆川这种精益求精的,对历史大场面这么要求的人,所以他干脆就放弃了,就忍痛剪掉了,我也很心痛的。哎呀,观众们现在就只能到下一集才能了解了。” 其实不管是杨萍也好,Shirley也好,甚至没有出场的精绝女王也好,都是为爱生为爱死的痴情烈女,姚晨说,她能理解她们。“都是女性嘛,肯定都是,不理解也没有办法去诠释,也不会心疼到她了。Shirley你看她有时候她在胡八一面前甚至像一个母亲一样去保护他,她在他面前扔车,砸那个怪兽,不允许怪兽伤害胡八一,很有力量很强大的一个女性,但她却死在爱情的面前,这个寓意反正也是挺令人心碎的,这么强大的一个女性,在爱情面前还是如此不堪一击,这确实是直男癌导演拍的爱情。”

说曹郁只把我拍的美?是对他专业侮辱

姚晨
姚晨自认生活中不是一个强大女性。
在《九层妖塔》里呼风唤雨穿越千年,姚晨却自认在生活中不算是一个强大的女性。“我觉得我不属于内心很强大的女性,但是我觉得每一个内心强大的人,他都是在成长和蜕变的过程中慢慢慢慢的建立起来这种强大的。至少我现在要比几年前、比十年前的我那强大太多了。因为你看见的、听见的,你所经历的,它都会慢慢在塑造你,在逼着你变得更强大。”

现在回想起来,一家三口在阿克塞的时光倒成为了最快乐的日子。对于小土豆来说,“我们拍戏的时候,他就在我们旁边,又玩沙又玩雪的,自己倒玩的非常开心。”对于姚晨自己来说,“虽然拍摄遇到很多的困境,但是你心里又觉得很踏实,因为家里人都在身边,家人在哪里,家就在哪里,真的是这样。但你要在别的剧组,家人不在身边,你遇到困难,总想逃回家,哈哈,那就那部戏不用了,都在。”

《九层妖塔》是姚晨和曹郁结婚之后合作的第一部电影,“我觉得他还好,我想的比较多一些,我会想到别人是不是不舒服呀,或者是怎样。但是好像拍起来了以后也就顾不上了,因为太多问题需要我们各自去解决,都是工作上的事情,顶多每天收工以后大家在一块交流一下今天拍摄的情况,然后就非常疲劳各自睡去了,所以就也还好。”

不过在电影里,曹郁的镜头确实把太太拍得非常漂亮,对此,姚晨又谦虚又得意。“很多人看完电影都给我发微信,第一个就赞叹的就是摄影画面真美,我觉得不光是人美吧,我觉得里头那种场景的那种壮阔,那种瑰丽的画面。当然,确实,他镜头里的我非常的美,应该说他是相对于其他演员,这个摄影师他是更了解我。但是你要说他因为拍我就不好好拍别人,或者说待遇不同,他一定会觉得这是对他专业的侮辱,他觉得她们的做法就是非常不职业的了。因为我有跟他探讨过这个问题嘛,他说恰恰有时候拍你的时候,都用不着那么复杂的光,我说你这是又对我另外一种赞美吗?他说因为你的骨骼非常适合上大银幕嘛,他说光很爱你。我觉得他这次很了不起的地方在于说,他又一次超越了自己。他确实是一个喜欢不断汲取好的东西,然后前进的一个人,他不喜欢止步于原地,对他来讲在他的业务上他又上了一个台阶。”

曹太太大大方方的表扬先生,却基本上不在先生面前赞美他,“他都不用我告诉他,哈哈哈哈,他自己非常清楚他自己。你看陆川导演说邀请他来参加首映式,他就没有来,因为在他看起来,他会觉得他当下正在拍的戏会最重要,他就是这样一个人。那时候,包括金马奖那年叫他去,他也没去,那年就是他拿的最佳摄影师嘛,他就是那样的一个人。他最享受的时刻是他自己跟他的摄影机在一起的时刻。他会说哎,你看这些大玩具很好玩,他真的是把那些都当大玩具。”

姚晨说,导演杨树鹏曾经这样形容曹郁,“别说姚晨,我觉得曹郁在现场的魅力,连我都会爱上他。”姚晨的第一反应是,“你想干嘛?”“但确实是,专注的人确实是非常的有魅力的。”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九层妖塔》是自己本身比较喜欢的电影类型吗?
  • 姚晨:我特别喜欢,就是在电影院里头如果有这种类型的电影,一定是毫不犹豫选择看这种类型的。因为它充满想象,让你觉得看完很爽,就是这种感觉。小时候也喜欢看这一类的这种科幻小说什么的,什么飞碟探索,从小我也觉得自己有可能是个外星人,都有过这种想象。一直等待一个飞碟来接自己,所以我就当时很遗憾,我说中国电影为什么就不拍这种跟未来有关的东西呢?永远在缅怀各种历史好像,直往回看,所以很期待到底是什么样的,终于有一天这个自己拍上了,然后才知道拍这种片子有多痛苦,永远在绿布里站着。因为那些绚丽的画面都要靠演员自己去想象,看的时候倒是过瘾,但演的人是真痛苦呀。
  • 网易娱乐:当时是毫不犹豫的就接了吗?
  • 姚晨:也没有毫不犹豫,犹豫了一下,但由于是因为觉得,就是我跟曹老师两口子在一个组里好吗?会不会对别人构成压力?(曹老师是先定下来的?)他两年前就参与了这个项目了,就开始筹备呀什么的,真是一点点见证他们把一个不可能的事情慢慢变成了可能。从我的角度来讲,我就觉得第一陆川非常有诚意,第二这个戏里头可以展现不同的你,可能以前都是你的银幕形象里没有过的东西。接这部电影的时候我唯一提了一个,我说这部戏是不是在北京拍?陆川说当然在北京拍呀,你们一家三口都可以在一起。我说那好。他还当时,陆川给我找了一个别墅,我们在那里度过了一段挺快乐的时光。后来在拍了一半的时候陆川说,你看这几张照片好看吗?我说这里哪里,太漂亮了,阿克塞这个地方真的是非常的美呀,我说真的是美呀,咱们这个天天在假景里拍,这景儿要是这样的就好了,他说是啊,你说要不咱们上那吧,我就随口一说好啊,结果就真去了。进了他的坑,一家人拖家带口就去了阿克塞,连锅都带上了。
  • 网易娱乐:在阿克塞又过了一段日子?
  • 姚晨:虽然是非常非常艰苦的一段拍摄经历,但是我非常难忘,也非常美好的一次旅程。我觉得那个地方很纯净,虽然风沙很大,非常的寒冷,但那的空气也特别的好,每天就是蓝天、白云,然后你站在那个蓝天下面,会觉得自己特别的渺小,但是身心很自由。每天我们早上准时出发,在开车去现场的那个路上,我拿手机拍每天的那个升起的太阳,我觉得风景太美了,老想把它记录下来,每天都拍一样的景,你也没拍烦,每天你都会觉得很新鲜。在那个地方你就会觉得自己内心非常的充实,然后你会思考很多东西,你会觉得其实生活可以很简单嘛。你看我们那甚至经常断水断电,网络那就更甭提了,可是我觉得反而生活很充实、很高兴、很快乐,你能体验到很多的感受了,就感觉在城市里生活,有时候会把人的神经弄的很麻木,你的感受会变得迟钝。
  • 网易娱乐:其实拍的这么苦,但是很多漂亮的镜头是不是被剪了很多?
  • 姚晨:大部分用上了,比如说我们那个,你看在水里头被怪物叼住的戏,原来是要到水里拍的,但后来就,摄影先提出了一个能不能在陆地上拍的想法,后来特效说,他们确实有做过,在《金刚》里头有做过这个效果,后来导演说好啊,那就采用吧。所以就,他们体恤演员,就采用了干拍湿这种方式来拍摄。那个就是,也是吊其他,然后我们要演出在水里头荡漾的赶脚,然后头发怎么吹呀,也是不停地在调整。真不容易,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抠了过来,一直到现在。(这么不容易,会觉得自己的戏比较少吗?)当然啊,很心痛。因为原来她是有一条很完整的感情线的,因为有这条感情线,我对她是更有感情的,就是我会更心疼这个角色一些。她原本有一段历史长篇的旷世绝恋,但是因为这个经费有限吧,就没有办法在这集里展现了。以陆川这种精益求精的,对历史大场面这么要求的人,所以他干脆就放弃了。如果有这条线的话,这个人物是很完整的。她的情感是更丰富,也更深沉的,所以她才会说出,只有你能够杀死我。
  • 网易娱乐:你能够理解像你饰演的这样的女孩子,对感情这么执着?
  • 姚晨:我理解,都是女性嘛,肯定都是,不理解也没有办法去诠释,也不会心疼到她了。你看她有时候在胡八一面前甚至像一个母亲一样去保护他,她不允许怪兽伤害胡八一,很有力量,很强大的一个女性。但是她却死在爱情的面前,这个寓意反正也是挺令人心碎的,这么强大的一个女性,在爱情面前还是如此不堪一击,确实是,这是直男癌导演拍的这个,拍的爱情。(你是那种内心会很强大的女性吗?)我觉得我不属于内心很强大的女性,但是我觉得每一个内心强大的人,她都是在成长和蜕变的过程中,慢慢慢慢的建立起来这种强大的。我要说,至少我现在要比几年前,比十年前的我那强大太多了。因为你看见的、听见的,你所经历的这些东西,它都会慢慢在,在塑造你,在逼着你变得更强大。
  • 网易娱乐:戏中这么强大的女性她的死穴是爱情,你的死穴是什么?
  • 姚晨:我的死穴?那不能告诉你……这个要保密的。
  • 网易娱乐:这应该是和曹老师结婚之后合作的第一部戏?
  • 姚晨:对,应该是第一部戏。(换了身份之后再做工作搭档,会有什么不一样吗?)我觉得他还好,我也会想到别人是不是不舒服呀,或者是怎样,我想的比较多一些。但是好像拍起来了以后好像也就顾不上了,因为太多问题需要我们各自去解决,都是工作上的事情,所以就顾不太上,就是顶多每天收工以后大家在一块交流一下,今天拍摄的情况,然后就非常疲劳的就各自睡去了,所以就也还好。
  • 网易娱乐:但是很多看了《九层妖塔》的小伙伴普遍反应都是觉得曹老师把太太拍的真美呀。
  • 姚晨:应该说他是相对于其他演员,这个摄影师他是更了解我。但是你要说他因为拍我就不好好拍别人,或者说待遇不同,他一定会觉得这是对他专业的侮辱,他觉得她们的做法就是非常不职业的了。因为我有跟他探讨过这个问题嘛,他说恰恰有时候拍你的时候,都用不着那么复杂的光,我说你这是又对我另外一种赞美吗?他说因为你的骨骼非常适合上大银幕嘛,他说光很爱你。因为他这部电影里头在日景的时候他有做很多的尝试,比如我们大量使用的是自然光,Shirley最后抱着胡八一,胡八一把她打死的他场戏,我们那整场戏是自然光,就没有一点就说这种光,或者托个板什么的,完全没有。就全是自然光,但是依然非常的美,他很善于用自然光。
  • 网易娱乐:回家赞扬一下曹老师。
  • 姚晨:我觉得不光是人美吧,我觉得里头那种场景的那种,那种壮阔,那种瑰丽的画面,已经很多人昨天晚上看,看完电影都给我发微信,就,第一个就赞叹的就是摄影画面真美,就是,确实是公认的这次,我觉得他这次很了不起的地方在于说,他又一次超越了自己。他确实是一个喜欢不断汲取好的东西,然后前进的一个人,他不喜欢止步于原地,对他来讲他又上了一个台阶,在他的业务上。
  • 网易娱乐:我们聊回Shirley这个角色,你也说她这个人物有趣的就是她前后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状态,你自己更喜欢哪种状态?
  • 姚晨:以我现在的年龄我当然更喜欢Shirley,但是杨平也是可爱的。因为从演员角度来讲,我是需要把握好两个人物身上不同的气质吧,我觉得这个是关键,而不只是说我换一个造型就可以了。杨平,我觉得她是七十年代的人特有的一种气质,就是她很质朴,然后她也忠于她自己的信仰。哈哈哈哈,我觉得杨平的这种接地气,在我身上还是有的。
  • 网易娱乐:其实在另外一版里面,之前合作过《非诚勿扰2》里面的舒淇演同样的角色,所以……你们两个私下有没有彼此调侃一下?
  • 姚晨:没有,没机会。演员跟演员之间其实,不太受这种东西的影响,我们俩没事儿,我们经常互动,还转发微博什么的。我们都觉得,俩戏都好不是很好嘛,也不在一个档期上,而且这种题材,大家都好才是真的好。它才会鼓励这个行业会有更多这种类型的片子出现,我们也才有机会把它做得更好,没有必要那么狭隘。
  • 网易娱乐:跟赵又廷是第二次合作,这一次再看到他,觉得他有什么变化吗?
  • 姚晨:你看他能成家立业,也意味着他要去承担更多的责任了,所以人一要承担责任,人的心态上就会比以前要成熟很多。
  • 网易娱乐:在《九层妖塔》之后,在年底和明年年初还会有两部片子上映?
  • 姚晨:对,年底是《一切都好》上映,明年3月应该是《青春合伙人》,然后《西游》应该是下半年。
  • 网易娱乐:所以现在是希望赶紧多接几部累积作品?
  • 姚晨:我希望多累积累积。
网易娱乐

用微信关注"网易娱乐频道"or 扫扫二维码

即可关注"网易娱乐"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采写 : 杨光

视频拍摄 : 视频组

责编 : 叶YY

策划 : 叶YY

视频后期 : 视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