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欢乐颂》第一季迎来大结局,但围绕这部剧的话题讨论却并没有因此停止。截至目前,#欢乐颂#的话题阅读量已经超过41.8亿,几乎超越了正午阳光先前代表作《伪装者》、《琅琊榜》所造成的轰动效应。观众们在称赞这个团队专业、严谨外,关于植入广告、人设、价值观等的争议也甚嚣尘上,不少人认为该剧破了正午阳光的“神圣光环”。

为此,网易娱乐采访了该剧的导演、编剧、美术师、造型师、制片主任等幕后主创,几乎每个人都对网友们的关注之深表示了极大的意外,每个剧组成员身上的压力也随之增加。通过对话可以得知,这个“良心剧组”对细节的重视远不止我们注意到的那些;虽然第一季的故事确实反映出不少问题,但这份敢于突破“都市剧必然婆妈狗血”的勇气依然值得赞赏。

不得不服:除了天涯贴 还有好多细节real用心

1.社交账号由两个90后专门维护 第二季或改名

《欢乐颂》的主创侯鸿亮团队被网友封为“处女作团队”,因为他们对细节的吹毛求疵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某一集里,有人以《海归美女甘当无耻小三》的标题在天涯论坛发帖黑安迪,就被细心的网友发现,这个帖子在现实中真的存在,而且还有“水军”在帖子里留言煽风点火,更有疑似樊胜美和关关的ID出现,让人一时分不清虚拟与现实。谈及网友的这个发现,《欢乐颂》的美术师王竞不禁直呼“后怕”,他坦言当时开这个帖子的初衷是为了保障拍摄的真实性,但没想到网友真的会去顺藤摸瓜把这些社交账号挖出来,包括王凯饰演的赵医生和曲筱绡互动用的微博,目前都引发了大量围观。

据王竞介绍,这些戏中出现的社交账号全都由美术组的两个思维活跃的90后在管理,所有的互动内容都是他们自己想出来的,“如果说我们拍完这个戏就不管它,再拍2的时候忽然再用,真实性上会降低,没有连贯性。”不过,网友们的这种热情回复也成了美术组“甜蜜的烦恼”,“下面留言的网友很热情,我看很多网友都想来当群众演员,但是这些真的都拍到剧里边就一下都错乱了,就等于说那个虚拟的世界被我们的现实世界打乱了,所以我们还会再去重新开两个纯戏用的微博帐号,有可能会换名字,毕竟微博名字是可以随时换的。”王竞说。

欢乐颂
       曲筱绡微博晒思聪生日宴

而网友也发现,这些社交账号发出的东西,与剧中人物的性格、人设很符合,比如“大小姐”曲筱绡曾晒出在家发脾气摔东西的残局,甚至还有给王思聪庆生的照片!王竞说,发微博的那天真的是王思聪的生日,发这个一来符合曲筱绡的身份,二来也让虚拟人物和现实世界有一些互动。

2.吃货剧组精心甄选餐厅菜品 一顿预算五六百

深夜看《欢乐颂》的观众常常会被“虐到”,因为这是一个十足的“吃货剧组”,几乎每集都要上演花式吃饭,主人公们心情不好了要吃、受了惊吓要吃、开心了要吃一顿庆祝、谈恋爱更是要变换地点到处吃,而且从大闸蟹到生鱼片,中餐、西餐、日料、东南亚菜应有尽有。更有细心的观众发现,戏中人物去餐厅点的菜几乎都是那一家的招牌菜。

欢乐颂
       奇点安迪第一次约会,点的都是该餐厅招牌菜

但这并非巧合,而是剧组精心挑选的结果。《欢乐颂》制片主任赵子煜告诉记者,每次拍摄前都会提前去选择合适的饭店作为场景,选择之后会把饭店的菜单拿回去和导演等人一起商量决定要点哪些菜,而选择的标准主要是从戏出发,另外预算也是一个标准。“基本上小场景可能五六百,有些特别重要的场景过千的也是存在的,而且基本上这种场景外联去聊的时候可能我们也会有折扣的。”至于网友发现的点的都是招牌菜,赵子煜说,他们也会问店家哪一个菜比较好,参考菜单上的图片,从视觉上综合考量。

美术师王竞也表示,在准备道具菜方面不敢有任何闪失,“孔导、简导都是对吃很有研究的,包括涛姐还有蒋欣娘娘,所以我们准备东西第一要符合人物当下的一个设定,比如说他们吃的是高级的西餐厅、大排挡还是快餐,要根据人物的身份设定来的;菜品的品质上,以前也有过为了省钱叫点外卖摆一摆就算了,但是正午阳光的制片团队从来没有因为预算在这方面打折扣,都是真材实料的。”

作为“吃货剧组”,他们也有自己的厨师团队专门负责做饭,每顿饭两荤一素两种主食,再搭配一种例汤,每人每天的标准是五十块钱,从工作人员到主演都一视同仁。

3.给“五美”备200多套服装花费上百万 国外淘货拒绝网购

作为女性为主的都市戏,《欢乐颂》 “五美”的穿着搭配也已经被当成了时尚样板教材,被广大女粉丝们所争相模仿。而这一切也离不开造型师艾闻和他的团队的辛勤付出。在研读过《欢乐颂》的剧本后,艾闻根据中国传统戏剧里的旦角行当来分别定位“五美”——刘涛饰演的安迪是“青衣”,作为职场顶尖人才,穿着以黑、白、灰等“禁欲系”颜色为主;蒋欣饰演的樊胜美是“花衫”,兼具青衣、花旦、刀马旦的特色,充满变化;王子文扮演的曲筱绡对应“刀马旦”,杨紫扮演的邱莹莹对应“花旦”,乔欣扮演的关雎尔对应“小青衣”,每个人都特质鲜明。

在分析角色之后,艾闻会先在找过来的一些服装赞助品牌中做挑选,找出适合五个女孩子的衣服。再拉着自己的团队到国外去淘货做补充,根据脑中设定的人物雏形概念,从早到晚地逛街,和现有品牌做混搭。但他们拒绝网购,“网购我看不到质感和最准确的颜色,包括衣服的材质、剪裁,因为图片上拍的大部分都是经过PS的,在这样情况下挑出来的衣服质量没有办法保证。虽然网购上能节省我们一定的精力和体力,但是品质上会下降,所以我宁愿选择最辛苦的。”

《欢乐颂》里面五个女生每人至少有40几套衣服,一共有两百多套,光在服装上的费用就上百万。“光我给涛姐准备的外面的衣服,一件都得好几万,连一条裤子最便宜的都可能一万多,便宜一点的都六七千。”但这些衣服也不会被浪费掉,拍完后如果是品牌提供的会还给品牌,如果是自购的就会留在公司,用于宣传和拍《欢乐颂》续集的时候使用。

每天拿到第二天通告单,艾闻和团队还会立即根据场景来做功课,预设穿什么衣服最合适,拍摄时除了确定好的那一套,还会多备两套,以防现场临时突变状况做调整。“五个女孩子在一起的时候,化妆要怎么样的,怎么错开不穿同色系,又能符合她们每个演的人物当时的环境和状态,都要考虑到。”

4.套间设计有玄机 看不到的地方也有各种小心思

电视里频频出现的欢乐颂小区22层实际上是棚里面搭出来的,三户人家包括楼道以及电梯都是搭景。拍完了22层的所有戏份之后,美术组就将楼梯间改成了一层小郑待的大厅区域,跟真实的小区门口做了一个无缝衔接。

美术师王竞告诉我们,22层三套房子实际上是在真实户型的基础上改造的,为了显得更合理和可信。在原始户型上,他们进行了重新装修,并设置了无数“暗格”以方便拍摄。比如安迪家的书架实际是电动的,可以开合,从这个书架中间可以穿到卧室;而2202房间洗手盆上面镜子和走廊的一个消火栓是连通的,从走廊把消火栓的门打开以后,把洗手间的镜子一卸掉,就是一个机位,好几场戏樊胜美一个人站在镜子前面有些个人情绪的戏,都是那个机位拍的。背后的壁橱背板也是可以卸掉的,连通的是邱莹莹房间的衣柜。

欢乐颂
       22楼每个套间装修风格不同。

而套间的内装修,美术组也都进行了专门的设计。“海归”安迪的套间,厨电、家具都是德国品牌,沙发价值几十万。但花钱最多的却是另两个套间,“因为02跟03有很多很多的小东西,小摆设,小道具,它是直接反应人物的。比如2202是合租房,所以洗漱间墙上的格子上放了很多洗发水、沐浴液,她们三个人每人一层,每人一个牌子的洗发水和浴液都是分开的。曲筱绡的房间也要符合她的人物定位,她来住欢乐颂,是为了争家产在爸爸面前博同情,那就不能装修得太富二代,但也不能太普通,所以她房间的色调都往下收了,让她尽量别太张扬,但是多少还有一些水钻、波谱画一类比较有视觉冲击力的元素。”

很多观众不会注意到的地方,他们也没有忽略。比如樊胜美的房间实际上是一个隔断,由客厅隔出来的,原来的电视墙的结构已经被衣柜挡上,但是美术组仍然将这面墙做了出来。而搭景中的谁也不会注意到的井盖上面的字也都写的“欢乐颂”,“处女座剧组”名不虚传。

回应质疑:不求讨喜 三观争议因观众代入太深

1.旁白出戏?植入太多? 导演:下季都会改进

《欢乐颂》的争议点也颇多,首当其冲的是旁白问题。很多观众都觉得,明明镜头语言就可以交代的事,为何非要用旁白说出来呢?对此,导演简川訸回应称,原小说和剧本中有很多心理描写,不是怕观众看不懂,而是符合情境、情绪下的一种表达方式,像音乐段落一样,起到一个辅助作用。至于第二季要不要加,他认为要根据戏来,“本身二三季(旁白)可能就非常少,因为人物已经表现开了,戏剧性可能会更强一些。”

欢乐颂
       《欢乐颂》植入无孔不入。

另一个观众集中吐槽的地方就是该剧的植入广告,简直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据《法制晚报》统计,该剧幕后鸣谢的31家单位中,24家为广告客户,而单集广告数更是高达10个以上,小到吃喝大到开的汽车都离不开广告植入。对此,简川訸认为这是现代戏不可避免的,但也表示在下一季的时候会加以控制,将植入做得更高级、更符合剧情、更合理。

2.故事松散平淡?男人戏太少? 编剧:更符合生活状态

《欢乐颂》放弃了人为制造戏剧冲突,而选择了多线并行的方式来讲故事。这在国产剧中相对少见,也让一些观众产生了“故事松散无重点”的感觉。对此,编剧袁子弹接受采访时坦承,该剧确实存在这个问题,但之所以决定采用这种方式,跟整体的立意有关。“我们希望通过五个女性辐射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她们的家庭背景都是在不同的层次,包括她们所交往的男生也是分布在社会的各行各业和各个层面,通过这五个女生连接起一个中国式人群的群像,高高低低的音符连成欢乐颂。”

曾经创作过《国歌》、《杀熟》、《郁达夫》等电视剧的80后编剧袁子弹第一次尝试如此复杂的多线并行的戏,她说,这种创作方式也曾经让他们感到很担心,觉得会给营销增加难度,因为矛盾不突出可能会不好卖。但制片人侯鸿亮决定冒险一试,“候总是一个特别勇于去走出安全地带的一个制片人,这个剧在最开始还根本不知道能够引发这样一个讨论的时候,他就已经决定要做三季,这是个气魄。”袁子弹评价道。

虽然没有设计婆妈狗血的冲突桥段,但是袁子弹也刻意加强了该剧的生活趣味性,用小细节表现五个女生的差异化。“我们在日常上面其实是用了很多心思,希望唤起这类人群的共鸣,比如说像是天桥上小邱、小关的那个对话,我觉得很多人可能都会有一种代入感。”

至于观众提出的男性角色和戏份太少的问题, 袁子弹表示,每个男性角色都是做过精心考虑的。“我们的男性角色恰恰是很丰富的,只是说可能大家看到目前为止他们性格还不是那么多,这也跟我们前期人物展开占用的时间比较多有关,也可能到第二季的时候大家可以看到这些男性角色更丰富的表演。你在人生当中也不可能所有的男主角同时出场,它更符合一个生活状态吧,就是走到这个点了该出场的人物就出场了。”

3.三观不正?人设不讨喜?编剧:就不是奔着讨喜去的!

由《欢乐颂》引发的三观大讨论也让主创们始料不及,微博搜索“欢乐颂 三观”,会出现超过172393条搜索结果。有的观众觉得该剧很现实地描写了当下社会的种种现象,但也有人认为该剧“三观不正”,着力描写和展现了阶级固化和阶层差别,“唯出身论”取代了努力奋斗的意义。但编剧袁子弹觉得,这可能源于一部分人代入感太强,夸大了其中的差异化。她表示,本剧并没有想要表现阶级,而是在描述不同生活阶段、不同的背景出来的人也是可以有友谊和互相理解的。“有人说我们特别宠爱曲筱绡,这是没有的事。我们虽然写了她的优点,但是我们半点也没回避她有缺点。对曲筱绡的人生来说,她就没见过像樊姐家庭那样的苦难,她根本意识不到她的言行会对人造成多大的伤害。”

在袁子弹看来,全剧幸福感最爆棚的角色是邱莹莹,“幸福感是不分高低的,如果说非得嫁一个高富帅才叫成功,才叫我们对她好的话,我觉得是一种非常狭隘的个人理解。像邱莹莹她最后也有真心爱她的男孩出现,我觉得那种稳妥的小幸福一点都不比安迪的幸福差。”

欢乐颂
       部分观众认为,剧中祖峰饰演的奇点太猥琐。

纵观《欢乐颂》里面的人物,几乎找不到一个传统影视剧中完美的人设,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点槽点。比如祖锋饰演的奇点一直洗脑安迪喜欢自己略“猥琐”,邱莹莹又总是不带大脑,曲筱绡尖酸刻薄,樊胜美“虚荣拜金”……对此,袁子弹直言:“我们就不是奔着讨喜去的!”她说:“像奇点他是很复杂的一个人物,我们也可以抽掉他疑心很重的这部分,但是你看看他的经历,这样一个人他一定会疑心很重的,一点犹豫和自私都没有,我觉得这不是一个真人,尤其不可能是他这种社会地位和人生经历的人可能会有的状态。我们还是更希望人物内在有自己的逻辑,而不是说为了让观众喜欢他我们刻意去拿掉他的一些缺点,让他呈现出更多的优点。”

而樊胜美也是袁子弹认为非常常见的一种人群状态,“我们稍微做了一下调查,发现其实像她这样的女性太多了,包括我们后来这几集出来之后,有很多人也会私信给我说太感谢了,简直跟我的经历一模一样。”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请下载网易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