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2012年,由乐视影业出品的《消失的子弹》取得了1.56亿的成绩并入围台湾金马奖,参与投资的好莱坞动作大片《敢死队2》内地上映,在《超凡蜘蛛侠》、《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普罗米修斯》三片夹击的情况下仍取得3亿多票房,成为今年电影营销成功案例。2013年与2014年,乐视还将推出18部左右的新片,这18部中,有跟好莱坞的合作的一些比较重磅的产品,有类似《消失的子弹》这样的大片,也有像和李蔚然、马志宇这些青年导演合作的小成本电影。乐视影业CEO张昭表示,未来两年间,30亿票房会是一个基本的要求。他同时指出:很多过去这些抢钱的电影都不挣钱了,而中国电影正从一个娱乐消费的时代,走向一个文化价值诉求的时代,现在必需要注重消费者的尊严问题,能知与触达都非常重要。(文/ER)[查看专访全文]

谈未来观众需求:电影光娱乐已经不够

很多过去这些抢钱的电影都不挣钱了,是吧,看完了之后他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可能票房已经没有那么好了,是吧。还是要能够让他很通俗的说出来,说我知道这个电影在说啥,这个很重要,就是你老让他觉得像愚民这样,那不行。

这个露不露怯关乎到我的尊严,我觉得消费者的尊严这是一个在互联网时代,我们每个做企业的人要特别重视的事儿。特别是那些普通人的尊严,你能不能让他们看完真明白(影片)在说什么,有点收获,要不然花这个钱干吗,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否则)大家还真的不如看盗版了。

做市场是一个过程,不能就是说光投项目,拿项目驱动市场,那个会输得很惨,这两年其实大家都已经看得见了。正因为它是一个不成熟的类型电影的市场,所以它的驱动是消费者驱动,或者叫市场驱动。

张昭:你看一个电影光娱乐不够了,要有认知,价值认知。很多过去这些抢钱的电影都不挣钱了,看完了之后他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可能票房已经没有那么好了。还是要能够让他很通俗的说出来,说我知道这个电影在说啥,这个很重要,

网易娱乐:现在消费者的特点是什么?

张昭:现在消费者基本的(特点)有两个,一方面就是他们在类型片的教育上是不成熟的,对吧,不像西方有这么长时间类型片的历史。影迷级的观众比较少,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其实都是互联网网民,都让互联网给惯坏了,他们不接受你这种硬推的方式,你广告打得越大他问号越大,我觉得这个是互联网网民的一个基本的特性。 消费者其实观影前的沟通很重要,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大的需求,第三个东西我觉得是更加重要的,就是实际上他已经产生了一个价值需求,这个特别明显。 说句空的,或者说句挺耸人听闻的话,就是中国电影的文艺复兴的时代差不多要来了,什么意思呢?就是你看一个电影光娱乐不够了,要有认知,价值认知。很多过去这些抢钱的电影都不挣钱了,看完了之后他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可能票房已经没有那么好了。还是需要消费者能够很通俗的说出来,说他知道这个电影在说啥,这个很重要。

网易娱乐:我觉得诉求是有的,但是今年反正有一个比较奇怪的现象,就是感觉上观众不太爱看国产片,观众虽然没有分辨类型的能力,就跟你说的似的,类型,他们对类型不太了解,就是这是个什么片,但是他知道看进口片。

张昭:进口片有品牌。你票价是一样的。可是你这个进口片是全球市场的预算支撑的,是吧,那肯定就是,他就觉得这个制作质量高啊,他还是在性价比上做文章,但是同时有这个危险,我举那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为什么《敢死队2》的票房会比《蜘蛛侠》、《普罗米修斯》高呢?其实它们的制作预算都比《敢死队》高,什么道理呢?所以根本讲,虽然价格是一个因素,但是在同样都不知道怎么实现认知价值的情况下,他选择了一个有认知价值的东西,这是关键。其实这个问题是在于国产片你就有大问题,本来从认知价值这样一个创造上你是近水楼台的,但是大家没有这样去做,这是问题,你的劣势,你没有去(规避),过去可能大家觉得没有这个需要,觉得大片时代嘛,我只要比大就行了,但是实际上大现在不管用了,它比你更大,所以不是一个大小的问题,是一个你离我有多近的问题。 [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中国电影市场:渠道没做好行业需要升级

我觉得就是大家会清醒吧,不能够再这么靠投资去驱动这个电影的产业,那是有问题的,要靠服务驱动,要把消费者服务好,所以中国现在会,我判断会诞生几个大的市场公司,这是肯定的。

任何一个产业的发展都是从终端到渠道到产品, 《敢死队2》挣钱了,我说我还是说,现在还没有到中国电影靠产品就能挣钱的时候,因为你渠道没有做好。

院线强,片方强啊,谁强?其实上座率最重要,上座率是对谁都好的事情,所以大家都不做上座率,都在那儿强调分账点,有价值。其实院线和片方伤不伤和气不重要,关键是这个点不对,所以我是坚决不参与这样的事情的,没必要。

张昭:院线片方你们打来打去没用,赶紧进入2.0时代,赶紧把自己都变成一个B2C的产业,这是重要的,这就是好事儿,从这个角度来讲是好事儿,但是确实也反映了行业这个思维的焦点都不对,是要升级的,就是这个问题。

网易娱乐:2012年受冲击的情况也会慢慢的得到好转是吧。

张昭:我觉得就是大家会清醒吧,不能够再这么靠投资去驱动这个电影的产业,那是有问题的,要靠服务驱动,要把消费者服务好,所以中国现在会,我判断会诞生几个大的市场公司,这是肯定的。我们希望成为其中之一。

网易娱乐:市场公司怎么解读呢,这个定义是怎么来的?

张昭:市场公司就是你主要是,因为这个是产品,1.0公司都是产品,过去的就是有终端,电影院,然后产品只要足够大就可以了,放到电影院,做点宣传就行了,但是突然一下发现,我一直在说的这个市场,现在市场变成这样了,热门的电影是没问题的,冯小刚,然后张艺谋,然后好莱坞这些大片在这儿,可是这个热门市场大家一年只能够识别的就这么20部左右。

然后华语电影呢,因为好莱坞新政以后,这里面华语电影没剩几部了,如果我们以2亿票房作为标杆的话,今年也就是5部吧,这样的国产片,还有200多部怎么办?全部划到了混合市场,在这个区域里面,有2000多万投资可以有3个多亿票房的《失恋33天》,也有2个亿投资的《太极》最后变成了1.2亿,在变化很大的混合市场里,这些影片的整个可识别度是比较低的,这个是关键。 但是它的可识别度高低,实际上是因为整个这种新媒体的变化导致的。,所以挺奇怪的,你看什么,我都不举电影的名字了,1000多万票房都没到,居然在公共汽车站路牌上把广告打得满天飞,一看就是个大片,那也很多了,你去看了应该,然后等到你真的《太极》这个广告上去的时候,大家识别度是一样的,观众搞不清楚谁是大片,尤其你多了以后,谁有这个耐心识别这个?

 

网易娱乐:与观众沟通不够,大家总是拍一样的电影。

张昭:审查制度也有问题,你立项这个东西很多题材不能拍,所以有很多事情是让产品公司投放了过多的精力在产品上,而没有花更多的精力在市场上,这就会导致今年的情况,所以我说这是整个行业的问题,对不起其实有时候也还赖媒体,这是大家这么过去十年共谋的结果,大家都追着大片,好了,最后市场变成这样的畸形,所以我宁愿说,我说我愿意跟媒体一起,我们一起来检讨检讨,现在市场的问题在哪儿,我们怎么能够大家都把整个舆论、行业的人大家方向都调过来,看看消费者变成啥样了,我们怎么就他们去做,那这个电影产业才有升级的可能性,要不然明年、后年再过五年会更惨,因为这时候门开了,你怎么办,大家还在拼产品。

我觉得《失恋33天》给我们的启示,不在于它的内容是什么,是在于它用社交的方式,非常好的沟通,找到共鸣点,其实每个电影都有一点共鸣点,只不过你怎么能够,然后大家不靠过去的这些票房,而是看社交型的这样一个市场公司就有一个舆情监测,你能够在那些,所以我就要非结构性数据这些,这些微博啊,SNS啊,这些上面能够了解一些消费者的一些想法,然后你再把过去的数据结合起来,那你才有可能不至于老是走在市场的后面,能够至少跟市场一起往前走,这个可能是出路。[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敢死队2》整合营销:找对与观众的共鸣处

很多过去这些抢钱的电影都不挣钱了,是吧,看完了之后他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可能票房已经没有那么好了,是吧。还是要能够让他很通俗的说出来,说我知道这个电影在说啥,这个很重要,就是你老让他觉得像愚民这样,那不行。

这个露不露怯关乎到我的尊严,我觉得消费者的尊严这是一个在互联网时代,我们每个做企业的人要特别重视的事儿。特别是那些普通人的尊严,你能不能让他们看完真明白(影片)在说什么,有点收获,要不然花这个钱干吗,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否则)大家还真的不如看盗版了。

做市场是一个过程,不能就是说光投项目,拿项目驱动市场,那个会输得很惨,这两年其实大家都已经看得见了。正因为它是一个不成熟的类型电影的市场,所以它的驱动是消费者驱动,或者叫市场驱动。

张昭:《敢死队》很通俗的,high,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传播,我刚才讲新媒体的就是两头,第一大家去看电影是为什么,第二要有足够的理由,观影欲望。

网易娱乐:你觉得《敢死队》系列为什么会火爆?点在哪里?

张昭:《敢死队》很通俗的,high,很简单,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传播,我刚才讲新媒体的就是两头,第一大家去看电影是为什么,第二要有足够的理由,观影欲望。

《敢死队》做完了之后谁都高兴,美国片方高兴,我也高兴,影院院线高兴,中影也高兴,你要把上座率做起来,别浪费时间,那个东西没用,然后天天在抱怨说明星价格太高,那边说这个院线不排片,全扯那些事儿我觉得基本上是属于浪费时间的事儿,或者说属于发牢骚的事儿,或者说属于一种怨妇心态,你说啥,你说明星贵,那你别用他,没问题。费的力气不在点上,这就导致了这次资本给的颜色是特别能反映实际情况的,就是你们再这么弄。

其实从《十二星座》就开始了,《十二星座》这么一个片子,大家说也就500万票房吧,结果能做到2000万,然后《消失的子弹》大家也说就是一二千万吧,结果我们做到1.56亿,然后《敢死队》大家说最多2.5亿,结果我们做到3.45亿,《敢死队》在电影院里面五周时间,要不是电影局把我们密钥给取消了,我可以演七周。其实这个增量来自哪里?我觉得就是踏踏实实的线上线下。

 

网易娱乐:所以并不是我们看到的,大家可能就是喜欢这部电影那么简单的事,是吧。

张昭:绝对不是,非常简单我就跟你讲,在投资的时候他们就问我,说你为什么敢投800万美金,疯了。我说那我当时投的时候很简单,我就是觉得这个片子应该有三个亿以上的票房,为什么有呢? 第一部是两亿多一点点,为什么有呢,实际上还是一个,就是第一是中国这个沉默大多数这些三、四线市场观众的需求,第二他们有认知的东西,就是他们有这么多明星在那儿,虽然老,但却是中国人眼中的超级明星,第三赋予他们一个感情连接,就是英雄主义,那英雄主义在中国可是有非常深厚的。

如果你这样去看的话,然后我们应该是会有三个亿的票房,第三个片我们已经开始挣钱了,就这么去看,就是说可以做吧,那就投了,你25%也有7500万,是吧,这不就很明显的事儿,再加上版权,那不就已经过了嘛,所以投的时候是用市场的方案去投资的,他们都知道,我们比如接下来你还会看到18个片子,每一个片子都是有了市场方向以后,知道怎么做了,再去投资的这个是第一个。 第二个就是在具体做的时候,虽然时间很仓促,但是我们还是踏踏实实的把所谓跟观众之间的这个共鸣给他做到了点上,就是你有很多促销品,这个很重要。

针对男性观众的视频投放,我们每一个周,前三周每一周都是3000多万的预告片点击量,其他三个好莱坞电影都是300多万,我们是3000多万,这就是男性观众是视觉驱动,男性是视觉动物,到了电影院,怎么对付女性观众,你知道所有的女孩,不管你是二十多岁还是五十多岁,对史泰龙来讲都是萝莉,对吧,就是你要让她有萝莉的感觉,我们做了很多方巾、英雄巾,100万条,爸爸带着俩儿子去看,给儿子一条方巾,爸觉得特好,儿子在那儿说你给他拍张照,拿他的手机,发上微博,更多的孩子看见了,说爸我也要这个,那就去了嘛,这个就是英雄主义代代相传嘛。 [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编辑/LX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