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 封面

  • 导语

  • P1. 孙悟空,一个男孩时期的英雄梦

  • P2. 就算顶着骂声也不想错过机会

  • P3. 说你不行,别当做不用努力的借口

  • P4. 被挫折和打击快速催熟的男人

  • P5. 好演员,得等你死了之后别人说

  • 往期回顾

导语

“在演戏上,我是个新面孔,我想让别人觉得,韩庚不仅会唱歌,也会演戏”。2011年《大武生》上映,这是韩庚向大银幕迈进的第一部电影,然而在此之前,韩庚已经是一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偶像歌手。
“演戏是我真心想做的事,所以我会不断努力不断学习,既然要做就要做好,就不放弃”。2012年,韩庚已经出道将近8年,对于娱乐圈来说他已经算是“老人”, 但是电影圈里面他是新人,新人唯一要做的事情,韩庚知道,那就是通过片量的累积,去不断磨练自己在大银幕上的表现。
所以《大武生》之后,韩庚连续参演了拼盘之作—— 《建党伟业》以及《第一大总统》,偶尔闪过的镜头,只言片语的台词,两部影片未给他的演绎事业带来任何影响。
“我很想达到梁朝伟那样的演技。我想去证明,我可以演得好,也可以得奖,我会努力去做,但是可能走得比较漫长”。2013年4月《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上映,韩庚完全丢掉偶像包袱,演了一个性格复杂的学长“林静”,而这也让他获得第23届百花奖最佳男配角的提名。
“我愿意牺牲自我,成就角色,因为深藏心中多年的表演梦吧”。2014年韩庚又在《前任攻略》里面演出一个这样的角色,拥有大把前任、大说荤段子,台词行动都充满喜感的顶级“渣男”,甚至开始为了角色留起了小肚腩,只为“贴近角色”。做演员这个行当,韩庚早已预谋已久。
“我觉得对质疑最有力的反驳,就是拿出作品证明给他们看”。 2015年搭档范冰冰饰演《万物生长》里的“秋水”,很多人都没想到韩庚能演好,包括韩庚自己,然而后来电影出来,韩庚的表现出乎意料的带着惊喜。韩庚自 己松了口气,并不是这部电影里面突然演技开窍,其实都是慢慢磨出来的。
今年,韩庚被刘镇伟导演喊去出演《大话西游3》。在刘镇伟看来韩庚是块待精细雕琢的宝石,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很好的演员,只要找到他们相应的特质,当然韩庚也可以。
不过谁都知道触碰经典,难逃被比较的命运,韩庚自然心知肚明,周星驰版“至尊宝”是观众心目中最经典的形象之一,接拍之前,韩庚犹豫再三,“压力肯定大,但 是这么一个机会就放在我眼前,我就不想放弃”。他做好了“被骂”的准备,就在影片上映之前的宣传,面对我们的采访,韩庚还是这样的说:“可能很多网友就是 等着看我笑话”,而后跟了一个淡然微笑。

Part1孙悟空,一个男孩时期的英雄梦

韩庚
在周星驰之后,韩庚重新赋予孙悟空 “至尊宝”生命。
男孩都会有个英雄梦,韩庚说,在自己的童年时候,孙悟空就是自己长大后要当的那种英雄。

12 岁的韩庚看完了《大话西游》,一口气看完第一部,接着又看了第二部,因为年纪还小,理解能力尚浅,那时候的韩庚还看不懂电影背后索要表达的内容,就是觉得 里面一身黄毛的家伙腾云驾雾,耍刀舞棍打怪特别的炫酷。小时候韩庚经常玩的玩具就是紧箍咒和金箍棒,“经常一边看孙悟空,一边拿着棒子在床上蹦”。

时隔20年,大话西游3作为经典大话西游系列的延续再次登录荧幕,前世今生的种种爱恨纠葛再次在九道轮回里上演,在周星驰之后,韩庚重新赋予孙悟空“至尊宝”生命。

Part2就算顶着骂声也不想错过机会

韩庚
“我知道挨骂是肯定的,不认同也是应该的。”
最近《大话西游3》电影正在公映,在北京某人流量巨大的地铁站换成车站,满墙都是《大话西游3》的海报广告牌,海报里面的“孙悟空”黄发黄毛,一双亮眼,身 披金甲手持金箍,瞠目呲牙的怒瞪远方。这样的形象似乎很难与偶像韩庚联系到一起,进组定妆完成之后,韩庚照着镜子,也被自己的猴子形象吓了一跳,不过这个 形象给了韩庚更多的是忐忑与压力。

最初导演刘镇伟登门邀请韩庚出演这部电影的时候,韩庚非常兴奋,但是第二秒他却犹豫了,“我知道挨骂是肯定的,不认同也是应该的,星爷的那两部已经在那里了,根本没法跟经典比较……”,后来导演刘镇伟再次说服韩庚,“电影本子是个全新故事,你只要演出你自己对于角色的理解就是完美的,没有必要去模仿谁。 007或者其他的一些经典电影,也没说就是认定一个人去演,也换了很多人,但每个人演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听后韩庚又有些心动了,但是还是纠结“到底要不 要接演”。

几天的考虑,在导演刘镇伟第三次来找韩庚的时候,他确定自己要拍,“《大话西游》没准还会有下部,但是我有可能这辈子都遇不上了这个角色了,我不希望自己失去这个机会。”

Part3说你不行,别当做不用努力的借口

韩庚
拍摄孙悟空最难的是“武”,至尊宝是“文”的挑战。
与韩庚决定接演时候设想的最坏结果一样,自己会被骂声包围。“没人看好我去演这个角色,但是这个在我去接这部电影的时候,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但是越是不被看好,韩庚反弹能力越强,“总喜欢跟自己跟外界较劲,说你不行,不是不用努力的借口”。

外界对于他演的“至尊宝”难以买账,在我们的采访里面韩庚表示出些许无奈:我知道……很多人都在等着看我的笑话。话落,韩庚停顿了几秒安顿情绪,而后脸上挂起淡然的微笑,继续的说:“这种无奈是你应该去承受的,在拍摄电影的时候我让自己什么都不看,完全是钻入这个至尊宝的角色里的。不想被太多声音影响,那段 时间我只让自己专心做两件事情,一是投入角色,二是减肥”。

“演猴子不能胖”,韩庚逼着自己健身减肥。除此之外,对于韩庚来说,《大话西游3》里面的打斗场面与孙悟空灵活get金箍棒技能也是让自己吃不消,虽然有一些 舞蹈功底,但是武术动作仍然让他近乎抓狂,“以前舞蹈学的一些翻腾,这时候派上了用场,但是对于棍棒完全没有练过,这次提前了一个半月特训”,拍摄电影期 间,韩庚车里总会放着几根棍子,别的演员收工之后可能回到酒店休息,韩庚就找块空地拿出棍子开耍。

后期看到拍摄效果以及粗剪的成片,韩庚很是欣慰,“算是对得起身上一条一条的血印”,没错,那是他为了拍摄时候更加自然,吊着威压练习舞棍翻腾勒出来的。

拍摄孙悟空最难的是“武”,至尊宝是“文”的挑战。至尊宝是个玩世不恭的浪子,搞笑逗比的情种,他不畏惧命运的安排,即使在知道五百年后孤独终老,也不忧虑 未来的结局。他相信只要珍惜眼前的爱人,一切都是值得的。搞笑段子不时从他的嘴里蹦出来,还带着贱贱的表情,或许你会暂时忘记曾经脑海里面已经被标签化的 绅士儒雅的韩庚,荧幕里面去标签化的表演,不禁让人错觉,这还是那个韩国组合里出来的唱歌跳舞的小子吗?

公允地说,“至尊宝”这个角色有很多内心戏,表演起来非常难。导演刘镇伟也认为对于韩庚而言这样的角色具有挑战,但是完全相信韩庚。 的确,韩庚没有失准,反而比起前作在这个角色情绪的控制上有了一定的进步,这对一个演员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Part4被挫折和打击快速催熟的男人

韩庚
对于韩庚而言,他的成熟是挫折和打击催熟了自己。
很多人说《大话西游》其实是刘镇伟给我们讲的一个关于男孩成长为男人的故事,至尊宝就是那个男孩,他的成熟是用“一错再错”的经历换取来的,对于韩庚而言,他的成熟也是如此,挫折和打击催熟了自己。

18岁的韩庚本可以进入上海金盾文工团做名演员,这意味着一个铁饭碗,但不安分的他还是想自己再闯一闯, “那时候我觉得外面的世界特别精彩,我也想给自己一个自由的空间,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大能耐”。随后,韩庚远赴韩国,在韩国sm公司当练习生。然而并非想象 的容易,SM公司的练习生很多,竞争也很激烈,每天都有新人加入也有旧人离开。

被淘汰和想放弃几乎一段时间时时都在韩庚脑海里面回旋,但是舞台对于韩庚的诱惑让他坚持下来了:只是想要努力证明自己。05年,韩庚终于等到,他和其他11 名韩国男孩组成面向亚洲市场的组合,正式出道。站在舞台上的那刻,韩庚像个拿到心爱玩具的孩子,激动和欣喜不言而喻。可是残酷的事实却给还在傻笑的韩庚迎 面泼了一盆冷水,作为外国籍艺人在其他未签约电视台不能露脸,韩庚带着面具上台表演。

Part5好演员,得等你死了之后别人说

韩庚
“直到你死掉了之后,人家说你是个好演员,才是真的是好演员。”
压抑情绪努力维持现状,最终因为那句,“如果我和那些韩国艺人一 样,也自杀了怎么办”,于是2009年年底,韩庚提出解约,直到现在,韩庚经纪人孙乐还记得他从韩庚嘴里听到这句话时的震惊,孙乐说自己和韩庚认识16 年,他是一个不爱表达也不会表达的人,“但是他从来不是一个消极的人,作为朋友当时我听到这句话是只能用震惊来形容我的感受,之后就是心疼”。

离开了韩国的公司,离开了super junior,回国发展。一夜之间,多年打拼出来的光环近乎消失,很多路人说他回国之后人气不如从前,说他开始变土长糙……“那就重新开始”,韩庚还是喜 欢舞台带给他的那种感觉,为了转型,韩庚开始尝试表演,看了70多个剧本,最后挑选 了《大武生》作为自己的电影处女作,这也是他在电影圈中开启了新的征途。

《大武生》之后,韩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候每每被问及“自己目标是什么?”,韩庚的答案统一且笃定: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好演员。《大话西游3》后台,我们的采访最后,再一次问他这个问题,韩庚说这条路自己只走了一段,还有很长。

“我觉得好演员不一定定义在你拍一两部片子,或者你演一部成功的角色就是一个好演员,我觉得演员这是我这辈子干的事儿了,得持续下去,直到你死掉了之后,人家说你是个好演员,才是真的是好演员”。

现在的韩庚享受电影镜头面前带的欢愉。他说,他经常会提醒自己一句话,平凡一点,踏实一点,演员这份工作可以做得久一点。这句话在他这里显得意味深长。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对自己来说演至尊宝这个角色比较困难的一点是什么?
  • 韩庚:其实困难,我觉得导演在片场的把握,或者是给我们演员一些什么压力等等,都几乎是没有的,是很开心的,拍摄的过程中是很开心的。我觉得对我来说应该就是我演的打戏,就是动作戏比较多,因为我以前没有练过棍,这次提前了一个半月差不多,训练棍。
  • 网易娱乐:可能之前两部《大话西游》太深入人心了,那时候播的时候是1995年吧,自己才十几岁,应该是吧?
  • 韩庚:那时候看着好玩,就觉得挺不一样的,从接触所有看电影的,哎,还挺不一样的。还有就是这个《西游记》,我印象的《西游记》是1987年老版电视剧。
  • 网易娱乐:对,那时候小男孩应该都把孙悟空当做英雄。
  • 韩庚:对,没事儿去买个棒子,买个紧箍咒。
  • 网易娱乐:那是几岁的时候知道它是一部爱情片了?
  • 韩庚:其实并没有去理解的这么深,我觉得就是这种爱情、这种执着或者这种东西,对爱情那种很专一呀,甚至那种情感的东西,慢慢会理解的,会理解到。但是不会像大家所说的,有这么深,有这个理论,我还真没有盘。
  • 网易娱乐:所以你要喜欢一个女孩子,不像至尊宝这样。
  • 韩庚:我还挺直白的。
  • 网易娱乐:刚开始《大话西游》要拍3的时候,公布演员阵容的时候,说韩庚来演至尊宝的角色,其实是不被大家看好的,你自己有看到网友这些评论吗?
  • 韩庚:有,我觉得现在也没有完全认同我,看好我去演这个角色。因为现在还没有上映,我觉得这个我去接这部电影的时候,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 网易娱乐:你给自己做了什么心理建设?
  • 韩庚:没什么建设,就是挨骂和一些不认同吧,或者有一些根本没法儿跟星爷比较等等,这是别人看,外界人去看这个给你的标签。但是对我来说,我觉得《大话西游》换成谁都有可能会去接这部片。我觉得这个是,对我来说是挺荣幸的,甚至说我拍完这部电影之后,《大话西游》还会有下一部,我有可能就会,这一辈子有可能都遇不上了,那我觉得还是不希望自己失去这个机会。
  • 网易娱乐:所以时隔20年再拍这个《西游》,自己会不会心里窃喜一点,就是可能看我的这版至尊宝,孩子们都没有看过之前星爷那版?
  • 韩庚:我还没想他们多。我想的唯一的就是把这个努力演好,以我最大的能力去放松的把这个至尊宝、孙悟空,能有不同的一些感觉去演好。我觉得很多东西就交给,一是交给导演,二是交给后期,最后交给我们观众,让观众来去打这个片子的评分。
  • 网易娱乐:拍戏这么久,几个月,有没有其中后悔过,就觉得我接这部戏到底应不应该,其实一直拍摄过程中也有不少网友在,可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在看你拍这部戏。
  • 韩庚:我觉得大家肯定很多的也是在去看笑话,就是等着看笑话,或者等等。但是我觉得那个期间我什么都不看,我完全是钻入这个至尊宝和孙悟空、六耳猕猴的这个角色里。我不想有太多的去影响我。一是拍,进入这个角色,二就是减肥。
  • 网易娱乐:你刚才也说,可能很多网友看你像在看一个笑话,这样会不会影响你的情绪,让自己觉得很寒心?
  • 韩庚:不会,我觉得我的心态还是,还能自己能把持,还算OK的。因为我接了这部戏,那我就能承受很多东西,我决定接了这部电影,那我就必须要去承受。这些东西抛掉之后,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我要开开心心的去工作,还有就是认认真真的把这个角色给演好。我也不想去把这个《大话西游》给毁掉,大家都是这样的想法,包括导演也说,连小工都会把每一个道具做得很精细,希望能保持《大话西游》所有的精神在里面。大家都是很爱护这部电影的。
  • 网易娱乐:都是抱着情怀去的。
  • 韩庚:我自己也是这样,包括我唱《一生所爱》也是,我也是抱着这个情怀。我希望说能有现在这个阶段和现在这个时代不同的一个感觉来去唱。所以我又跟导演说,我重新再去编曲,稍微改动一下。但是我觉得《一生所爱》所有的主基调,或者它的东西没有变。
  • 网易娱乐:你觉得这部是前两部的的开篇还是收尾?
  • 韩庚:我觉得它是一个收尾,里面会承载开篇他为什么中间会这么去做。它的收尾是什么?他去解决所有的事情,解决这个爱情。他们的感情是跨越500年的,是这样的。
  • 网易娱乐:演完至尊宝之,刘镇伟导演有给你什么评价吗?
  • 韩庚:我拍完第一场戏之后,他看着监视器,跟其他人说,嗯,韩庚,对了。就是这样。所以当时我偷偷听见之后,我还觉得挺欣慰的。我觉得后面的戏,我慢慢的去找,慢慢就知道怎么去拍了。
  • 网易娱乐:当时2007年的时候,自己希望当一个好演员,你觉得现在这个目标实现了吗?
  • 韩庚:我觉得好演员不一定定义在你拍一两部片子,或者你演一部成功的角色就是一个好演员,我觉得演员是,有可能这是我这辈子干的事儿了,你得持续下去。我觉得这跟做公益一样,你得坚持下去。什么时候直到你死掉了之后,人家说你是个好演员,才是真的是好演员。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叶彧彧

责编 : 孙妮妮

视频拍摄 : 赵伟

栏目统筹 : 孙妮妮

视频剪辑 : 闫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