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 封面

  • 导语

  • P1. 被父抛弃身世坎坷 大器晚成星路曲折

  • P2. 曾为保钓弃生死 却因绝交论被网友批

  • P3. 港片没落是人为 致力为戏剧界谋福利

  • P4. 谈干儿子陈冠希:他好像没有成长

  • 往期回顾

导语

集“影帝”、“视帝”及“舞台剧剧帝”于一身的黄秋生不仅演技了得,和演技一样出名的是他的毒舌,心直口快的他常常语出惊人,让人不敢接招。不认识黄秋生的人可能认为他自大狂妄,了解他的却知道黄秋生是一个很有原则、非常热血的人,年轻时的他甚至曾抛下两个月大的孩子去参加“保钓”。
黄秋生曾说“一个好演员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黄秋生本人的故事就犹如一部精彩小说,出生伊始便险遭生母毒害,四岁时又被生父抛弃,从此生活窘迫。而成年后的黄秋生星路也颇为艰辛,是名副其实的大器晚成。正当在影视界发展多年后终获肯定和地位时,又因为王晶的“绝交论”险些绝迹影视圈。而在接受采访时谈到这一段“绝交宣言”,黄秋生直言不会原谅对方,“文革的时候有红卫兵后来去找谁道歉吗?事情都已经做得那么绝了,要是没有那么多人帮助我,没有政府去理解这个事情,我没有那么坚强,我就死了已经。”
去年,黄秋生凭TVB剧集《枭雄》中的表现夺下“视帝”成为“三料视帝”。在戏中他饰演的乔傲天被误会是汉奸,而就在此时现实中的他也备受批判和质疑。在《枭雄》最后一幕戏中,黄秋生饰演的角色在法庭上的自辩则更像是在吐露自己的心声,“我做的事没有人知,做了多少好事也没人信。不过这世界便是如此,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有多少人坏事做尽却被捧上天,当成爱国英雄。我呢?你们喜欢怎样看我便怎么看,我根本不在乎。”

Part1被父抛弃身世坎坷 大器晚成星路曲折

黄秋生
“(我)长得不好看。所以一个人你长得不好看的时候,你的能力要比其他人高十倍。”
身为中英混血儿的黄秋生,生父是殖民时期的香港政府高官,不过在四岁时却遭父亲抛弃,从此与母亲过着穷苦的日子,黄秋生称母亲骨子里是“林黛玉”的性格,自己从小便一直体验着“生离死别”。“妈妈常常自杀,更试过想杀死我, 那事还上过新闻。在我两个月大的时候,她喂我吃洗衣粉,但当看到我吐白沬、哭喊时又舍不得我死,把我抱去医院,说不小心把洗衣粉误当成奶粉,其实洗衣粉跟奶粉是两种东西,所以我想她应该是想先把我杀了,然后她自杀。她是一个林黛玉型的年轻人,很悲情的,她写的诗、看的书都是很悲情的。但后来慢慢就不是这样了,很坚强。”

从小在单亲家庭中长大,造就了黄秋生今天坚强、独立的性格:“因为我从小就没有父亲,我妈要去工作,小时候没人管,从小就养成一个自己管理自己的个性。”对于有否恨过自己的父亲?黄秋生直言:“青春期的时候有恨我妈,因为父亲不在嘛,留下的只有一点点的记忆,所以你就会恨面前这个对你最好的人。哎呀,我现在讲起来真的很感谢我母亲,她真的付出了很多,我不是一个太孝顺的儿子。我差不多到了四十岁的时候,才去珍惜这个爱,其实在心里面我是很爱她的,只不过年轻的时候脾气不好。”

体验过穷苦生活而成长的黄秋生,也坦言成长经历对他成年后做人处事的态度有着重大的影响:“因为我从小背景就非常复杂,所以我看到有人欺负人,本人我就非常有正义感,那些欺负人的人来找我就找错了,我是会反抗的。”黄秋生不平则鸣,每遇到不公的事,他第一时间便会站出来,有时候即使遇到不公的事与自己无关,他也会忍不住站出来为别人发声,假若遇到“秋后算账”,他也坦言并不后悔:“经常有复仇、攻击,但从不会后悔为别人站出来,如果一个人没有是非、没有正义,你还读什么书?白活了吧!人是要互相帮忙的,你帮人家,人家也帮你,就是这样的。”

黄秋生入行三十年,拍摄超过二百部电影,可谓是热爱演戏的“戏痴”,而曾在1997年患上甲状腺病和情绪病的他则直言自己的演艺之路一直荆棘满途:“很难走,我几乎觉得从来没有运气过,所有的成就都是我自己双手打出来的,没有运气。运气是什么?运气就是我付出三分,得到二十分,这是运气,我从来都是付出十分,然后得到三分。”为何一个有演技的演员,他的星路却如此曲折?黄秋生解释道:“长得不好看。所以一个人你长得不好看的时候,你的能力要比其他人高十倍。”身为混血儿的他怎会长得不好看?“年轻的时候长得好看,但混血儿(的样子)在社会不受欢迎,现在流行的时候我又老了,生不逢时。”

1993年,黄秋生凭《人肉叉烧包》夺得香港金像的“影帝”,而他却因“得奖衰三年”有感事业郁郁不得志而将奖座扔出家门口,幸好被母亲捡回。黄秋生坦言,自己是演出过最多烂片的演员:“我也想演刘德华演的,有人找我吗?那我只可以演烂片。我片可以烂,人不可以烂。”问到会否觉得演技派演员的路好像比偶像派的难走?黄秋生不忘发挥幽默本色:“偶像派有偶像派的路,你看郑伊健的头发。”

演过那么多的角色中,黄秋生觉得哪一个角色跟自己最相近?他道:“叶问。”为什么?他续道:“儒雅。我觉得大家认识我都是从我演的戏里面去看,例如大飞,那是根据导演要求做的,我自己真的不会这样,那么没有礼貌。他们(观众)对我的认识都是假的。我的个性比较像叶问,因为我创作叶问这个角色,不是真的是叶问,我是根据我的幻想,那个年代的人,南方的人,应该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另外从我的长辈的里面找出来一些元素,我自己就比较有礼貌啊,斯文啊。”

Part2曾为保钓弃生死 却因绝交论被网友公审

黄秋生
“家里面有一本八年抗战,那图片对我来说是一个冲击,日本人南京大屠杀的那些照片,我到现在都不能看。”
年轻的黄秋生非常热血,敢言敢作的他在太太刚生下儿子不久便跑去“保钓”,忆起旧事,黄秋生道:“小孩刚出世两个月,老婆讲就好像去打仗一样,真的是生死未卜,那怎么办呢,坐飞机,然后坐船去‘保钓’,整个晚上睡不着,一想哎呀,小孩就在旁边,我还回得来吗?”当时黄秋生可谓把命都豁出去:“根本没想那么多,从小十二岁就听‘保钓’这个东西,然后到有机会了,为什么不去?前几年还死过人,当年,1996年陈毓祥死了,然后第二年我还是去了。”

谈及当年如此热血,黄秋生透露跟自己的一位中学老师不无关系:“最大的影响是老师,一个政治老师。他是当年香港的左派,是很进步的青年。”一心想为国家贡献的黄秋生表示:“太热血了,家里面有一本八年抗战,看了那图片,简直对我来说是一个冲击,日本人南京大屠杀的那些照片,我到现在都不能看那些照片。每一次看到我就很生气,所以我后来在书店看到这些书,我从来不打开,从来不看。我看了都很生气,不会怎么样后来跑去保钓。”

黄秋生凭TVB剧集《枭雄》夺得“视帝”宝座,不过这个角色于他来说还有另一层深义,他在剧中饰演的乔傲天虽然是爱国之人,却被误会是汉奸,在离世前也未能得到平反,当时正在上海拍摄此剧的黄秋生在现实生活中也被网友大骂是“汉奸”,黄秋生坦言当时拍戏犹如说出自己的心声:“那个时候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时候,每天(网上)都骂,什么汉奸呀什么的,然后到最后的一场戏,我就站在台上去解释,他们写的对白一早就写好了,这个事情发生之前已经写好的剧本。我一看,哎,怎么都好像在讲我呀?我怕观众以为我自己改的,其实是监制说就这样拍,那一段我自己觉得也非常有感觉。”

面对网友的攻击和质疑,问到会否感到难受?黄秋生直言:“开始的时候当然会以为他们是有理性的,去解释,后来你又发现,有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就听说,两个就跟,就在上面就写,写完了之后就十个人就以为一样,然后就传,到最后整个事情讲也讲不清楚。对于因为惧于舆论压力,一些导演不敢找自己出演电影,黄秋生也很无奈,“那就证明他们笨。那你跟一些笨人你计较什么?人家是听说就这样讲,然后这个导演是听说就这样决定,那你没有办法。反正我告诉你,那些在骂的人,根本就不会去看新闻的。”面对被指为一个政治化的演员,黄秋生表示:“我觉得这样说吧,政治是属于每一个人的其实,要是政治是属于一部分人的话,那应该就是说,国家的政策与我无关,是吧?那肯定不是,所以政治是属于每一个人的。如果说是教育,有没有教育,教育是不是就属于每一个人呢?社会是不是属于每一个人呢?那有些一定是政治的。政治不是阴谋,政治是关于一个政策,阴谋就不是属于每个人的。”

王晶曾与黄秋生合作多次,他在《古惑仔》中扮演的“大飞哥”相信也是不少八零后的青春回忆。然而两年前王晶的“绝交论”却把黄秋生推至风高浪尖,令他成为众矢之的。而事到如今此事仍然让黄秋生耿耿于怀,当被问到自己心目中会否有一个“永不合作”的名单?黄秋生直言:“有,一个。大家应该都知道是谁了,我也不会说他的名字。从来没有这样不喜欢,不是恨,你说恨,我恨他的资格都没有,这个东西,这个他不是东西,当时把我去代替了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我都不要把人家名字讲出来。当时大家去看看新闻就知道了。”若然对方主动道歉,可否前事不计?黄秋生断言道:“不会。文革的时候有红卫兵后来去找谁去道歉吗?不接受。事情都已经做得那么绝了你知道吗,要是真的是我不是那么,没有那么多人去帮助我,没有这个政府去理解这个事情,我没有那么坚强,就死了已经。”

过去两年,每天面对从四面八方冒出来的责骂,黄秋生觉得自己简直百口莫辩。既然不能硬碰硬,也只好选择以柔制刚:“他们就是跑过来去侮辱你,令你不开心。我觉得我经常说他们连明天的早餐都搞不定。你越跟他们讲,他就越来劲。因为他们的人生、娱乐、最重要的事就是这个。”黄秋生觉得,若太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最后可能只会没有了自己,没有了自己的个性、思想:“网络不是人生的全部,网络只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它不是真的。那些人你不认识他,男的女的你都不知道,你跟一些你不知道他是谁的人生气,根本就没有理由的。所以把机关上,那个世界就不存在了。

Part3港片没落是人为 致力为戏剧界谋福利

黄秋生
“以前人家来的时候,笑人家不会讲广东话,现在别人笑你不会讲普通话,那对呀,报应啊。”
90年代是港片的黄金时代,也被指是盛产“烂片”的年代,曾两夺“影帝”的黄秋生坦言自己拍过不少烂片,不过他也说到:“片可以烂,人不可以烂。”在最辉煌的八、九十年代,港产片可谓包揽整个东南亚的华语片市场,不过时移势易,港人北上拍片已成为大趋势, 以往内地艺人要来香港说广东话拍港片,今天港人回内地拍戏要讲普通话,言词锋利的黄秋生直言,这是正常现象:“人家有这个市场,有这个空间,有这个擂台,你们去打,去拿,正常啊。以前人家来的时候,笑人家不会讲广东话,现在别人笑你不会讲普通话,那对呀,报应啊,好啊,我觉得真的很好。”

如今,面对香港电影界青黄不接的局面,黄秋生称:“不是缺乏人才,是因为没有机会, 以前香港电影每年300多部,现在没有机会。”梁家辉早前接受网易娱乐采访时曾提到,香港电影界今天会青黄不接,就是他们那一代人造成,对此,黄秋生表示:“他是最清醒的一个,那这一句就证明他是值得尊重。”与此同时,黄秋生直指自己早在1991年已扬言港片会没落的事实,“毒舌”的称呼也是由此而来:“(港片)完了就完了呗。我已经讲了,二十年前已经讲了,1991年我就说,香港的电影快完了,那个时候还有新闻,我有讲到,说我是神经病,乱讲话。毒舌就是这样出来的。你看到我有远见嘛,你这样拍,你拍一个题材,就涌上来拍,每一部戏都是同一个题材,乱七八糟的剧本,乱搞,放几个笑话,打两场,然后三级片、床戏,加一些飞车,那个叫元素电影,你这样拍偶尔有一两部是非常好的电影,可是大部分都是烂片。然后又有黑社会,就太多黑社会了那个年代,还有,我有钱嘛,找到一个演员说,刘德华,然后你就有人给钱啊。题材拍烂, 然后戏不好。那个年代香港是有东南亚所有的市场,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很多地方都买香港片,还有内地。”说到这里,黄秋生愤然道:“有一个王八蛋跟我讲过,说我们拍三级片不是卖给香港的,卖给内地的。我亲耳听的这个王八蛋。”

纵使面对惊涛骇浪,即使人生看似走进谷底,但黄秋生从来没有自怨自艾、自暴自弃,在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下,打不死的他趁机整顿自己,专心舞台剧的工作,3年前与拍档甄咏蓓成立了剧团《神戏剧场》,叫好叫座的舞台剧一个接一个,今年9月至10月,黄秋生又将与余安安等人演出由莎士比亚名著改编的《仲夏夜之梦》,除此之外,他还举办“剧场大师班”为戏剧界培育人才。

被选为香港艺术发展局委员的他一直致力与为戏剧界谋福利,不过说起当初参选委员的原因,黄秋生却笑言原来纯属误会:“我本是香港演艺学院校友会的会长,那一年他们说是艺发局要登记选民,那我说我是不是选民呢?他们说好像不是,那我就问有人帮我办吗?他们说好好好,过两天帮我办,好像大约过了一个星期,然后开会的时候,他们就给我一些要填的表格,我看到有一栏是说′你的政纲是什么′,我就问当选民要写政纲吗?这才知道他们是推我去选举,然后我就找来一个写手帮我写三个政纲,我觉得就去选啊,反正也选不上,我是很低调的去选。”结果出来,黄秋生当选了:“选上了,那就要做啊。其实它的架构是一个政府的架构,它用的也是公款,可是它不是属于政府的一个机构,是民间的一个机构。可是整体都是政府的机构这部分的架构之下,所以我学了很多。”

对于要如何为香港戏剧界谋福利?黄秋生表示:“现在资源有限,希望政府可以再进一步的给我们多一些资源,没钱怎么改变呀?香港地方那么小,希望可以增加两地的交流,多一些机会。”

Part4谈干儿子陈冠希:他好像没有成长

黄秋生
“从小在压力下长大的小孩肯定都没有甚么成就的,因为一个人害怕失败,就会失败。”
在外,黄秋生独当一面、敢言无惧,不过原来他最惧怕的却可能是家中的老婆大人:“她都挺虎的,经过那么多的事情,愈来愈虎了我觉得。”当老虎发威时该怎么处理?身经百战的黄秋生笑言:“千万甚么都别讲,你坐着就好,站着别动。”不过秋生再三强调自己不是“妻管严”,“不是怕,是尊重,反正没什么可吵的。”在过去的两年,黄秋生坦言因家人和朋友的支持才得以渡过难关,也因为从小的阅历令他仍安然无恙:“要是过去这几年换了是其他人,他们有可能是会忧郁症,有可能过不了,但是对我来讲,就是很大的考验,很大的空间给我去想。所以过了几年之后,我得到的东西太多了。”问到在其心目中,家人、朋友、金钱、原则、演戏哪一样在其生命中是最重要?黄秋生表示:“没有最,不是跟你们玩游戏,什么都重要。家人很重要,不等于说金钱不重要,你没有金钱,基本的金钱,比如说我的生活很简单,我平常也没有买很多东西,我也不贪心。我平常的娱乐就是看书,我家里的书很多,看了我一辈子都看不完。小孩又已经读大学了,家庭又很简单,只是要照顾我妈,就那么一回事。”

其实在过去这两年,黄秋生除了要面对四面八方不知从何冒出来的唾骂声,也经历了大儿子在美国遇上车祸,重伤的儿子更一度没有呼吸,当时正埋头苦干筹备舞台剧的黄秋生却因工作未能飞往美国看望儿子。有人说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哪有不心疼的道理?不过作为一家之主的黄秋生自认可以做的就只有保持冷静,交给太太去当地处理:“我觉得这是上天给我和孩子的一个考验,还有给家庭的一个考验。”面对一连串的打击,黄秋生称:“一个男人就是一个战士,我们现在不是打仗,不是为了去当猎人,可是我们每天面对的都是很多很多的困难,我那个遇车祸的孩子很坚强,我估计他往后的人生都会很顺利。”

在现今这个怪兽家长横行的年代,黄秋生直言在怪兽家长指导下的小孩只会一事无成:“从小在压力下长大的小孩肯定都没有甚么成就的,因为一个人害怕失败,就会失败。游泳的时候永远在想溺水,游泳我就会死了,你怎会游得好呢?你都不享受。所以学甚么东西,出来做甚么东西,要享爱过程。”作为这样开明的家长,黄秋生笑言儿子在学校主修的是宗教、佛教,有概念上不懂的问题也会跑来问他。

其实,除了自己的亲儿子,黄秋生也有两位干儿子,他在多年前曾对一位后辈说:“不要以为自己很棒,过两天之后你可能什么都没有了。”那位后辈就是他的干儿子陈冠希,在黄秋生说这句过后的不久,就发生了“艳照门”事件,数年过去,曾说过要退出娱乐圈的陈冠希在沉寂一段时间段再度活跃于观众眼前,早前更推出新的音乐作品,黄秋生表示:“其实对我自己都是一样的,过几天就已经另外一个风景了,是吧。你坚持下去,又过了几年,哎,好像没事。”不过谈到干儿子的个性,黄秋生直言:“最近他好像没有成长,还是那么年轻。”黄秋生也坦言跟对方已很久没有相见。而另一位干儿子周杰伦的交流?黄秋生更称未曾见过干孙女一面 :“我连他(周杰伦)的电话都没有了,以前是通过之前的助理去联络的,现在那个助理没有帮我,然后我就连电话都没有,又没有去台湾。”

在访问当天,黄秋生从早上六点便起床跑步,接着开始一整天的工作,访问现场就是他的剧团总部所在地,访问期间,在场地的另一方正有舞台剧演员拍摄宣传照,正为舞台剧《仲夏夜之梦》积极排戏的黄秋生更透露考虑将来或参与一部音乐剧,不过一切还考虑中。本是摇滚老炮儿的他明年更会推出一张专辑,他笑言:“我发现我唱歌是挺好听的,所以我就应该唱摇滚、唱情歌,唱旧的情歌。”访问结束时,他谦虚表示:“好久没讲国语了,希望大家听得懂。”这也是他经历风波的两年来,首次接受内地媒体的独家专访。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先说一说你今年的工作计划是怎样的呢?
  • 黄秋生:现在开始舞台剧的宣传,七月底的时候就开始排戏,九月中的时候就开始演出,演到十月底。现在在谈另外一个很大的制作的一个,是一个秀,有点像音乐剧,我是觉得很难,因为要打、要吊钢丝、要唱歌、跳舞,什么都要,我现在还在考虑,完了就已经是明年的三月了,还有就是九月我会去韩国去拿奖,一个电视节 的一个奖项。
  • 网易娱乐:你很喜欢演戏,但是好像过去两年我们看到你比较集中在舞台剧这方面,好像看你影视作品方面好像产量比较少了一点。望未来可以更加集中一点在电影吗?
  • 黄秋生:没有集中什么,因为我这个剧团是我自己的,所以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我要花多一点,因为我们成立这个剧团有三年的时间,刚开始的时候要花多一点的时间放在这个生意上。
  • 网易娱乐:早前你凭TVB的《枭雄》拿到了视帝,成为了香港史上首位视帝、影帝还有舞台剧帝,你觉得这个奖项对你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 黄秋生:这个当然开心啦,那么久没有回去拍,拍完了之后就可以有奖。然后再加上三元及第,电视、电影、舞台,当然开心。
  • 网易娱乐:但是有个问题就是说,你在《枭雄》这个戏里面就是演一个被误会是一个汉奸。
  • 黄秋生:那个真的很有趣,那个时候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刚好就是在拍戏,然后在晚上,每天都骂什么汉奸呀什么的,我在现场每天就拍,我说真的好奇怪,网 上那样,然后我现场拍的时候就是拍这个,然后到最后的一场戏,我就站在那个台上去解释,他们写的对白一早就写好了,这个事情发生之前已经爱剧本。我一看, 哎,怎么都好像在讲我呀?我怕观众以为我自己改的,其實是监制说就这样拍。那一段我自己觉得也讲得非常有感觉。
  • 网易娱乐:面对不同网友的一些攻击还有质疑,就是他们怀疑你,你会不会非常难受?
  • 黄秋生:开始的时候当然会以为是有理性的,去解释,后来你又发现,有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你在哪儿,就听说,一个听说,两个就跟,就在 上面就写,写完了之后就十个人就以为一样,然后就传,十个变一百个,一百个变一千个,然后到最后整个事情讲也讲不清楚。
  • 网易娱乐:艺人的工作作息都不稳定,还有工作压力都很大,常常很容易一些言论就引来别人骂你,会令你的情绪有问题吗?
  • 黄秋生:你要知道,第一呢,网络不是人生的全部,网络只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它不是真的。那些人你不认识他,男的女的你都不知道,你跟一些你不知道他是谁的人 生气,根本就没有理由的。所以把机关上,那个世界就不存在了。反正我告诉你,那些在骂的人,根本就不会去看新闻的。反正他看就是在网络上面看,很多都是看 盗版。
  • 网易娱乐:但是可能有一些导演,或者一些幕后人员,他们听到网友的言论,然后就害怕了,可能就不敢找你。
  • 黄秋生:那就证明他们笨。那你跟一些笨人你计较什么?人家是听说就这样讲,然后这个导演是听说就这样决定,那你没有办法。
  • 网易娱乐:对你来说,家人、朋友、金钱、原则、演戏,哪一样对你是最重要,你是怎么样排那个顺序的?
  • 黄秋生:没有最,不是跟你们玩游戏,什么都重要。家人很重要,不等于说金钱不重要,你没有金钱,基本的金钱,比如说我的生活很简单,我平常也没有买很多东 西,我也不贪心。我平常的娱乐就是看书,我家里的书很多,看了我一辈子都看不完。小孩又已经读大学了,家庭又很简单,只是要照顾我妈,就那么一回事。
  • 网易娱乐:你刚刚说碰巧可以有时间,有家庭的一些问题要处理。去年很不幸,你的儿子在美国遇到了车祸。他什么事情会问你的意见呢?
  • 黄秋生:他现在修的课是宗教、佛教,有些时候就问我,这本书是什么,这本是什么,怎么解释。一些概念上的问题。
  • 网易娱乐:记得你在过去的舞台剧上有一句对白,就是说"婚姻是人生最大的惩罚",你会认同这句话吗?
  • 黄秋生:我想一想,那对白是婚姻是对我们最大的惩罚,还有小孩。我個人觉得惩罚是太多了,生命已经是对你最大的惩罚。反正人生每一样东西,我都可以把它变成美好的、丑陋的、痛苦的,看你自己怎么样、水平怎么样。反正有些人要是过去这几年都是其他人,有可能是会忧郁症,有可能过不了,但是对我来讲,就是很大的考验,很大的一个空间给我去思想。所以过了几年之后,我得到的东西太多了。
  • 网易娱乐:当初有恨过你爸爸吗?
  • 黄秋生:好像没有恨呢,青春期的时候有恨我妈,因为父亲不在嘛,留下的只有一点点的记忆,所以你就会恨面前这个对你最好的人。现在讲起来真的很感谢我母亲, 她真的付出了很多,我不是一个太孝顺的儿子。我差不多到了四十岁的时候,才去珍惜这个爱,其实在心里面我是很爱她的,只不过年轻的时候脾气不好。
  • 网易娱乐:还有就是她想杀掉你,是有这样的事吗?
  • 黄秋生:那个有登过报纸的,那時我两个月大,好像吃了洗衣粉,然后进了医院洗胃,我想应该不会这样吧,洗衣粉跟奶粉是两种东西,所以我想她应该是想先把我杀 了,然后她自杀。因为她是一个林黛玉型的年轻人,很悲情的,她写的诗、看的书都是很悲情的。但后来慢慢就不是这样了,很坚强。
  • 网易娱乐:你骨子里也想为国家贡献一些什么?
  • 黄秋生:太热血了,小的时候看到那些,家里面有一本什么八年抗战,看了那图片,简直对我来说是一个冲击,日本人什么南京大屠杀的那些照片,我大概到现在都不能看那些照片。每一次看到我就很生气,所以我后来在书店看到这些书,我从来不打开,从来不看,我看了都很生气。不会怎么样后来跑去保钓,小孩刚出世两三个月,老婆讲就好像去打仗一样,已经答应了,明天就出去,真的是生死未卜,那怎么办呢?坐飞机,然后坐船去保钓,整个晚上睡不着,看一眼天花,一想哎呀,小孩就在旁边,我还回得来吗?
  • 网易娱乐:当时真是把性命都拼出去了?
  • 黄秋生:根本没想那么多,因为讲都讲了那么多年了,保钓,从小十二岁就听这个东西,然后到有机会去保钓了,为什么不去?去!前年,前几年还死过人,1996年陈毓祥死了,然后第二年我还是去了。对你人生来说,你真的是一个非常宝贵的经验。你看过在钓鱼台日出,你看过这一片大海,知道回程的时候他们都跑掉了,我们的船跑得最慢,我们在海里面就看那些海豚。然后去的时候吐的乱七八糟,吐了整整一个晚上。
  • 网易娱乐:但是到了今天还有人质疑你对国家的心,会的伤心吗?
  • 黄秋生:人家都不认识我,还跟他解释那么多干什么,我把我的历史全部,小时候我咋想的,其实我怎么样呀,那就是矫情嘛。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李佩珊

责编 : 孙妮妮

视频拍摄 : 邵兵

栏目统筹 : 孙妮妮

视频剪辑 : 张星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