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 封面

  • 导语

  • P1. 把小品拍好 是给全国的村里修路

  • P2. 不能让你笑 也让你能感到身心愉悦

  • P3. 不能点破母亲过世 小伙伴费尽心血

  • 往期回顾

导语

贾玲最近把时间花在东五环格外的多。
她把自己的公司大碗开在这里。场地还在装修,由排练厅组合而成。贾玲走进来的时候,四处扫看。偶尔指出墙角线的污渍,工作人员忙表示,装修结束后都会擦干净。
虽然装修会拖到10月才能结束,但排练室已经被利用起来。好几个小品,都是贾玲和其他演员一起在这里完成。排练的过程像是集体倒时差,晚上大家都不睡。“就像小时候那种感觉,作业没写完,总是感觉半夜的时候时间特别长,那时候心情会比较放松。”贾玲说。
公司外是成片的树林。附近看不见高楼。排练节目的夜晚,贾玲和七八个演员会一起出来溜达,园区每个角落,都能记得他们在凌晨四五点留下的身影。讲到这些排练经过的时候,贾玲脸上浮现出一种特别享受的感觉,对我们说:“感觉整个北京好像就只有我们几个人在工作,那种心情的宁静很适合创作。”
然后,她排练出了一个新节目,名字叫做《你好,李焕英》。

Part1. 把小品拍好 是给全国的村里修路

贾玲
贾玲想用自己的喜剧小品改变中国观众对喜剧的收视习惯。
《你好,李焕英》是贾玲成立大碗娱乐之后做的第一个小品,出现在她参加的又一档喜剧节目中。她看重这个小品,但业内更看重她的这家新公司。

7月29日,贾玲在微博上发了一篇长文,标题是《大碗来了》。她把这家集合了众多喜剧演员和编剧的公司命名为大碗,在她看来,是代表一种幸福和满足。

那段时间里的贾玲特别喜欢跟人谈梦想。每天都在跟人聊自己的喜剧梦。贾玲自己说:“在我心中,作品是第一位的。”有次跟一个“秃子戏剧表演艺术家”争论了起来。对方问贾玲,为什么不去拍一些电影、电视剧呢?贾玲说,我没有不去,但是我想先把小品弄好。

那天两人喝得有点晕。贾玲对这个朋友说:“我开了一间公司,这间公司我就想先多搜集一些喜剧人才、喜剧编剧,从小开始做起,我们先把小品拍好。” 对方说,你这就相当于给自己村里修路。贾玲回答:“我在做的是给全国的村里修路。”这个朋友于是说,自己在做的事是建高铁。“你这属于建一条高铁,没有我的公路,你高铁能走吗?”贾玲说,两人最后掐了起来。

像这样的喜剧梦想,贾玲跟很多人都聊过。她说,想用自己的喜剧小品改变中国观众对喜剧的收视习惯。也就是在这不断地聊天中,她遇到了北京文化的两个老总。三人一起吃饭的时候,贾玲又说起了自己的追求。于是公司的事情开始运作,贾玲一下子变成了“贾老板”。

到现在,公司成立将近两个多月。然而贾玲却说,以为会特别的开心,然而压力变得又大了起来。她说起一个自己前天晚上做的噩梦:“梦到有一个剧本没写,就是忽然梦到自己好多日程里面有一个日程我给忘了,然后我就赶紧召集所有的人,回到我们的公司的排练厅,然后去写小品什么的。就整个一晚上出了一身的汗早上起来。” 做这个梦之前,贾玲三点半才结束排练,回家睡觉。这还算是收工比较早的情况。在结束了2015年《欢乐喜剧人》12期节目录制之后,她又逼迫自己接了一个新的喜剧节目。公司工作的事情被她的合作伙伴分开了。反而对贾玲来说,现在更大的压力是怕自己做不好,让他们失望。

然而除了排小品,贾玲也要面对钱的问题。曾经“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现在则是公司副总天天报账,最近花了多少钱,还要花多少钱。“心里很害怕。”贾玲说。事实上,在大部分时间,她都是轻松地坐在那,笑着。只有在说到公司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会变得严肃又掺杂着点兴奋。她告诉我们,大碗娱乐成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我公司的几位原来跟着我一起演小品的几个小伙伴,我希望能让更多的观众认识他们。”

“在带他们的时候,有一些些疲惫。”

事实上,在采访开始之前,贾玲还问了身边的工作人员,是自己接受采访,还是带上她的“小伙伴”。而工作人员早前也告诉我们,“玲姐现在一般不接受只有自己的采访,采访都要带上公司的新人。”事实上,在网易娱乐之后的采访中,贾玲便是和公司的三个男演员一起,接受某个“娱乐大V”的访问。

那现在的贾玲到底是老板,还是个喜剧演员?她自己也有些微的矛盾。一方面,她非常直接地说:“你看我公司立大事小事,大伙儿都就是假装问我一下,但其实我没有什么决定权,因为我必定还是一个内容创作者和内容表演者。”然而接下来,她又承认,自己的心思还是主要在公司上。“我发自肺腑的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从小品的舞台上出来,希望更多的表验者,不光是从我的大碗娱乐出来,使更多的人一起来拍小品,然后就是有一种,像韩国一样,全民娱乐,全民看小品。”

Part2. 不能让你笑 也让你能感到身心愉悦

贾玲
贾玲说,自己可能是悲伤体质。
2010年,贾玲穿着一件红马甲,登上了春节联欢晚会,和白凯南合作了《大话捧逗》,两人把传统相声段子翻新,连说带演地用言情剧、武侠和宫廷戏的风格演绎出了三个版本。然而这个节目没让贾玲大红。

真正被人认识是第二次上春晚之后,2011年,她和白凯南合说了一段相声《芝麻开门》。用的是当年流行的“拍客”。贾玲最后模仿的那个群众演员大妈让不少人记住了她。6年前创办了“新笑声客栈”的贾玲会不会想到6年后的自己变成了一家公司的老板,可能她自己也不知道。

那个时候的她,一门心思的想着,怎么能写一些新的相声段子。

现在再说自己曾经相声演员的身份,贾玲说:“女孩说相声实在是太难了,我也坚持了有八年吧。后来我就觉得,其实我特别特别喜欢小品,其实我对相声真的一无所知。但是我就是很努力的在回报它。但是后来发现确实,这个行业就不太适合女性,所以我就开始,想要演一些小品什么的。”

然而和相声不同,小品没有翻新的可能。“因为它是有剧情的,它有剧情,观众已经知道这个剧情了,你再去铺陈这些剧情的时候,是做了一些白费的功夫。所以有时候,小品是不太能演第二遍到第三遍的。”所以贾玲自己想做的小品更细碎,不一定非得有大的气势,“就是给大家带来三五分钟的愉悦感。”这有点像贾玲最开始学习表演的时候,她给自己的老师讲了一个笑话。老师说:“哇,讲得太好了,声情并茂。”

很多贾玲的作品都像是在讲一个小笑话。在《欢乐喜剧人》中,她用讲一件事一定要按照自己的方式从头讲到尾的方式演了《被冤枉的记忆》;后来又排了《TF Girls》,特别像东北小品演员的方式,三个演员秀了三轮才艺,抖了三个包袱。贾玲说,自己在上学的时候,排练作业从来不排悲伤的小品。虽然她知道,悲剧“总是很容易引起大家的共鸣,很容易引起大家的泪感。”

然而在《欢乐喜剧人》里,她和自己的合伙人孙集斌合作排了一个小品《喜剧啊,喜剧!》。演出时,她灌自己酒,像孙集斌看到的那些二人转演员一样,当场把台下观众祝的酒干掉。观众们大笑,但过了一会儿,有声音传来:“别喝了”。

接着小品进入煽情桥段,戏被导演废掉了,男朋友打来电话,“选我还是选喜剧。”舞台上被一束追光照亮的贾玲沉默了几秒,说了那句她一定要说的台词:“我真的喜欢啊。”

然后哭了。

贾玲说,自己可能是悲伤体质。

就像她在等待采访前,补妆的时候。眼睛盯着窗外还没有清理干净的庭院,显得有些失神。但采访开始,她整个人就变得特别活跃,平均三句话就要抖一个包袱。关于这点,贾玲说:“我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自己的一些想法,就总觉得我是一个喜剧演员,镜头对着我的时候,我就应该让观众笑,我起码不能让你笑,我也让你能感到身心愉悦,你知道就是这种感觉。所以我希望能够给观众带来一些感动,而不是带来一些烦恼。这是,我总觉得这是一个做喜剧演员的职责。”

但是说完了,她又冲我们笑,这么说有点矫情。

采访时,贾玲“大碗”隔壁的“小碗”还在装修,偶尔会有电钻的声音。我们停下来,等声音静止的那一刻,贾玲又显得有些严肃。采访重新开始的时候,我们谈起了演员的“魔幻时刻”。她觉得电视里不少搞笑的片子都是“生咯吱人”。特别害怕自己接到这种角色。然后她特别夸张地举起手摆动,做作的说了一声“Hello”,接着对我们说:“每次有很多这种角色过来找我。我觉得这个东西只有在夸张的小品舞台上才会出现。”

直到演《欢喜密探》,才让贾玲找到了对电视剧的兴趣。她掏出手机给我们念自己和包贝尔的微信聊天记录:“刚包贝尔给我发微信呢,说你在干嘛呢?我说我去采访。他说啊,然后给我发了一段他剪片子的,他说我在忙着工作呢。我说好啊。”念到这里,她突然说了一句:“哎呀,好无趣的一段对话。”然后大笑着跟我们道歉,仿佛对着镜头,自己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应该有笑点。

为了让贾玲演电视剧也能找到舞台一样的熟悉程度。包贝尔让所有的摄影、灯光在贾玲演完一段戏之后,全体为她鼓掌。

虽然这个方式让贾玲逐渐适应了面对摄像机的表演。但在和“秃头戏剧表演艺术家”朋友喝酒的时候,贾玲还是觉得,电视剧、电影可以放到明年。今年还是主攻小品。

于是有了她最新的,在《喜剧总动员》上表演的小品《你好,李焕英》。

她让自己和观众又哭了一次。

Part3. 不能点破母亲过世 小伙伴费尽心血

贾玲
贾玲很符合“喜剧的忧伤”这个词,她知道,镜头前的自己,一定要把最快乐的那一面展现出来。
贾玲喜欢去韩国。在筹备公司的时候,压力大,她去了趟韩国。坐在出租车上,耳机里传来了《依兰爱情故事》这首歌。贾玲想,我妈要是在的话就好了,跟我一起来韩国。于是《你好,李焕英》这个小品有了萌芽。

这其实不是贾玲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排练的时候,不经意间听到《依兰爱情故事》。后来她反反复复地在听这首歌无论是在逛街,还是在出租车上,每次都会泪流满面。她说:“其实那个时候刚做这个小品的时候,还没演的时候,心里的那种悲伤的感情真的是无处发泄,也没有办法去发泄,也不想去发泄。听到那首歌的时候,我总感觉就是感情释放了很多。”

“是不是你们记者都愿意,在访谈的时候挖掘你内心的悲伤?”一转眼,贾玲又笑了起来。

聊到贾玲母亲的时候,太阳偏西,透过大碗公司采访间四面的落地窗,屋子格外有了点暖意。是北京初秋的好天气。贾玲就在这样的暖意里笑,一笑嘴角边有个“米窝”,这是她们家乡对小梨涡的称呼。她的母亲有两个,她和自己的姐姐一人遗传了一个。

贾玲口中和自己特别像的母亲是个“中国女人贤惠的美德我妈妈都有”的女人。什么都会,什么都敢做,很能吃苦。贾玲说,曾经每年过年,在老家,二三十口人的饭菜母亲一个人做。“我妈特别特别善良”贾玲回忆起母亲,眼里满是真诚,然后把这句话又重复了一遍。“我爸爸也特别特别善良。我跟我姐两个人,因为我爸妈的善良,就说以后千万不要性格像他们一样善良。结果比他们还那什么。”说到最后,她话锋一转,又抖了个小包袱。

然而贾玲的母亲在2001年便去世了。她后来所有的成功,母亲都没有看到。所以排这个小品,是在大碗娱乐成立之后,显得格外有意义。

“我过得挺好,只是想让她知道”贾玲这么说。

所以针对这个小品,嘉玲团队细化到每一个字都在研究,都在希望能够做到特别的精致。排练到最后,演出时常达到了28分钟。播出来的节目剪到了20分钟。前15分钟都是喜剧,到了最后五分钟,则打开了泪水的闸门。

站在喜剧的舞台上讲一个悲伤的故事,总是有那么点矛盾。贾玲说:“因为母亲过世这个事情,总感觉好像你在一开始就把它点破了的话,观众会随着你的心情很低落、很难受,所以前面也没有提这件事情,得到后面才能说。我的小伙伴们真的是,也是费尽了心血。”

最后的结果就是,观众们跟着情节大笑,也跟着故事流泪,然后想起那首《依兰爱情故事》,一首贾玲觉得“很像我妈妈那时候跟我爸爸谈恋爱的那种日常生活的,小两口打架的那种接地气的感觉”的歌。为此,贾玲找来了歌曲的创作者方磊,一起把这首歌重新录了一遍。录的时候,贾玲问方磊,这首歌讲的是什么?方磊说,讲的小两口,接地气小清新,东北小两口吵架,鸡毛蒜皮的事儿。

和贾玲的感受不谋而合。

方磊说自己在录《依兰爱情故事》的时候,哭的无法自制。贾玲说:“这明明是一首挺欢快的歌,可是我就从里面感觉到特别特别悲伤。”

贾玲很符合“喜剧的忧伤”这个词,她知道,镜头前的自己,一定要把最快乐的那一面展现出来。

“所以当我演完那个小品出来的时候,我也一直在保持笑容,其实心里很难受。但是,不知道,就是感觉有镜头的时候,你应该让观众开心。”贾玲说。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最近的一个新节目我们也看到了,就是《你好,李焕英》。这个小品,这个喜剧节目创作的一个初衷是什么?
  • 贾玲:首先是,其实一直想创作一个关于我母亲的一个小品,可是总觉得这么悲伤的一件事情,放在一个喜剧作品里面不太合适。后来我听到了一首歌叫《依兰爱情故事》,我觉得这首歌很像我妈妈那时候跟我爸爸谈恋爱的那种日常生活的,小两口打架的那种接地气的感觉,就由那个想到去创作一个作品。 而且我不是成立了大碗娱乐嘛,《你好,李焕英》是我大碗娱乐的第一个小品作品。我觉得很有意义。
  • 网易娱乐:用这样喜剧的形式,包装一个比较悲伤的故事。
  • 贾玲:但是我很幸运的就是我拥有了大碗娱乐,把这一帮人都集结在一起,这一帮人因为这一个作品,每一个字,细化到每一个字都在研究,都在希望,就是能够做到特别的精致。所以我这个作品可能是,演出的时候是28分钟左右,播出来可能是20分钟左右吧。前15分钟都是喜剧,只有到后5分钟。 因为母亲过世这个事情,总感觉好像你在一开始就把它点破了的话,观众会随着你的心情很低落、很难受,所以前面也没有提这件事情,得到后面才能说。我的小伙伴们真的是,也是费尽了心血。
  • 网易娱乐:会去想说,如果妈妈看到了这个作品会有什么感觉吗?
  • 贾玲:没有去想,我妈妈过世十几年了,其实就是,就是怎么说呢,你会,很少,反正就是会接受这件事情,也不敢奢望说有一天能够跟她,你穿越回去或者怎么样怎么着,就是觉得,就是,应该怎么说呢?就是,就是我过得挺好的,只是想让她知道而已。
  • 网易娱乐:很多人在创作的时候,会绷一根弦或者回去想一个东西,来去推自己完成这个作品。不知道您在创作的时候,内心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 贾玲:我创作基本都是靠音乐,音乐会给我很大的灵感,我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我觉得这首歌适合,它给我什么感触,我就会有什么样的感触。后来因为这首歌我又跟原作者一起去重新把歌录了一遍,又唱了一遍。我问他这首歌讲的什么意思?他说讲的小两口,接地气小清新,就是东北的小两口吵架,鸡毛蒜皮的事儿,就是这些事情。 他说他录这首歌的时候,也是哭的都不行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明明是一首挺欢快的歌,可是我就从里面感觉到特别悲伤,可能我是悲伤体质吧。
  • 网易娱乐:所以你给大家带来欢乐,但是自己说自己是一个悲伤体质?
  • 贾玲:也不是,其实没一个人不可能,我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自己的一些想法,就总觉得我是一个喜剧演员,镜头对着我的时候,我就应该让观众笑,我起码不能让你笑,我也让你能感到身心愉悦,你知道就是这种感觉。所以我希望能够给观众带来一些感动,而不是带来一些烦恼。这是,我总觉得这是一个做喜剧演员的职责。 所以当我演完那个小品出来的时候,我也一直在保持笑容,其实心里很难受。但是,不知道,就是感觉应该,应该有镜头的时候,你应该,应该让观众开心。但其实你说一个人能保持他每一天,每一个时刻都面带笑容吗?那也不可能。所以其实摄像机关了的,更多的时候可能就在创作。 平时当然也很开心了,但是肯定有各种各样的烦恼,一个人要是一辈子连烦恼都没有,那是傻子,呵呵。
  • 网易娱乐:从晚会开始被大家认识,从相声演员变成一个更广义的喜剧演员,你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任何心态上的转变?
  • 贾玲: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心态上的转变,其实我是一个特别懂得知恩图报的人。那时候我总觉得,相声给了我很多,我起码是通过相声红的,我总是希望自己能够经过自己的努力,怎么说呢,帮相声做一些我力所能及的小贡献,然后多弄一些新的好的相声段子。 后来发现力不从心(笑)女孩说相声实在是太难了,我也坚持了有八年吧,七八年。后来我就觉得,其实我特别特别喜欢小品,其实我对相声真的一无所知。但是我就是很努力的在回报它。但是后来发现确实,这个行业就不太适合女性,所以我就开始,想要演一些小品什么的。
  • 网易娱乐:刚才提到了从小就是学戏剧表演,很好奇小时候的贾玲是什么样?
  • 贾玲:小时候,好像跟现在,我今天早上在化妆的时候还在想,我想我的智商变高了,然后我就想我的情商为什么那么低?因为我今天早上看到我有一个朋友有一个小孩,都已经六岁了,然后我当时心想,现在我在化妆,旁边有一个小孩,哎呀,一把推开他,哈哈哈哈。就是那种,就是,你有时候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孩,我想怎么办呀?我要生这个小孩的时候可怎么办?就是脑子里会想这些事情。就是感觉情商太低。
  • 网易娱乐:因为我从小就很胖,我就一直是一个胖子,我不知道贾玲你是不是小时候?
  • 贾玲:我小时候很瘦,小时候很瘦。后来24岁那年,我说我本命年,我要送自己一个什么生日礼物呢?那时候本身身材很匀称,然后我说送自己一个瘦瘦的自己吧,然后我就在一个月里减了20多斤。后来就是,减完了之后我的妹妹,就她,就来到北京。来到北京以后,然后就说哎,姐,王府井有好多吃的,你带我去吃,然后我们就在王府井吃了半年小吃。 然后紧接着,就是从九十七八斤,然后涨到了一百四十斤。那个时候我觉得,就是对于我来说,觉得人类已经突破了极限,我多长出来一个我你知道嘛,就感觉,哇,有两个人跟我在一起走,就那种。后来慢慢慢慢减,结果身体又变得免疫力很低。最近有一个很好玩的问题,就是有一个人说,说你现在,你来那么瘦,现在那么胖,你这个心理变化过程试一下接受的还是怎么样? 我后来一想,我到底是一下接受了还是怎么着?我才渐渐的发现是观众,我没胖十斤的时候观众都说,哎呀,你看起来比电视上瘦多了,像刚才那个,我现在都已经多胖了,刚才你们同事还说,哎呀,你比电视上看起来瘦多了。我当时心想,啊,看来我还有空间,哈哈哈。
  • 网易娱乐:是谁突然间发现,贾玲一下子看出来有表演的天赋,或者说有表演的潜力这样的?
  • 贾玲:我姐吧,她也不是说一下就觉得我有那什么,她就是觉得我学习成绩不好,应该去学表演。我说你这是什么理论啊?她说主要是你长得好看,小时候。你小时候长得好看,又有文艺的的那种感觉。我说是吗?然后她就给我送到学校,然后让我的表演老师听我第一个表演老师说,我给他讲了一个笑话,讲了一个笑话的时候,我那表演老师说哇,讲得太好了,声情并茂。 我当时没有学过表演,啊,我说这么简单吗?然后后来进去学了以后才发现,就是表演是一个特别艰苦,一个特别需要天赋的一个过程。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派翠克

责编 : 孙妮妮

视频拍摄 : 赵伟

栏目统筹 : 孙妮妮

视频剪辑 : 闫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