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 封面

  • 导语

  • P1. 我是演员,这是我正式的职业

  • P2. 关键是,我还处在一个挺重要的位置

  • P3. 跟着环境走,别太孤傲了

  • 往期回顾

导语

刘烨说话很有特点,慢。如果说快了,语言在他的口腔里,像是抢跑了的运动员,一句赶一句,突然就显得有点磕绊。这种慢,不是拉长每个字的音,而是一种可以被标签为耿直、忠厚的节奏。演员刘烨的说话节奏,与段子手火华社长发微博的节奏,成为了这个人的双面。
有趣的是,活在文艺片里忧郁得像小鹿的他,和那个在微博上晒娃晒“盛世美颜”的他,这两面从来不过分交集——你很少看到刘烨执迷于喜剧,这些年只有《厨子戏子痞子》有点像癫狂的“火华社社长”。
他唯一让自己在公众面前活得像“段子手”的时刻,可能是在发布会上,配合着的气氛,开几个玩笑。他把网络和工作区分的特别清楚。
“这么多年,可能朋友比较熟的就是火华社社长,或者《爸爸去哪儿》,我也拍了一些商业片,但是我觉得离我十八年前入行的时候那种感觉越来越远。虽然讲实话,有些知名度了,但是感觉离自己骨子里的东西越来越远。”刘烨说。

Part1. 我是演员 这是我正式的职业

刘烨
刘烨很看重这种自信给表演带来的力量。
刘烨说自己从来不看自己的电影,不看是因为自信的问题。

这个阴影来自1998年的《那山那人那狗》,1999年,片子拿到北影厂放映。刘烨和当时的北影厂厂长韩三平、导演霍建起以及其他几个人围在一起看。那个时候还在上学的刘烨看到银幕上的自己时,觉得“特别恶心”。

那次放映之后,刘烨就基本不再看自己演的电影。不看,是为了维持自己的自信。关于这一点,刘烨有个理论:“演员是很需要自信的,你在自信的时候你在演戏,跟不自信的时候演戏是两个样子。”从这以后,他选择了维持这种“无知的自信”。

刘烨很看重这种自信给表演带来的力量。今年的6月19日,刘烨在上海拿下了金爵影帝。手举奖杯站在台上的他流下了眼泪。结束后,刘烨在后台的采访中提到了自己的太太和两个孩子:“我想他们现在应该特别激动。毕竟我距离上次得奖已经十几年了。”

上次拿奖,是12年前凭借《美人草》获得的金鸡奖。这中间隔着的十几年让他觉得着急和不自信。他对于重要奖项的肯定溢于言表:“奖项会让人变得更自信,对自己坚持走这条路会更自信,特别高兴。”

然而在这条路上,他时刻地自我纠结。急于用各种东西来填充不自信带来的焦灼感,这些包括曝光度、商业以及物质。在没有获奖的这12年里,他演了不少自己口中的“商业片”,以至于当我们问他,难道不希望别人说自己是好演员的时候,刘烨的回答出乎我们所料:“我相信自己好演员,但是你也拍一些别的各种各样的,又没那么理直气壮。”

说这番话的时候,是《夜孔雀》上映我们做的第一次采访,刘烨演一个纹身师,还没有拿到上海的那尊金爵。

相信自己是好演员来源于自己较劲的性格。所有工作必须做好,原因是害怕没面子,用刘烨自己的话来说是:“特别不想让任何人说出我不好来。”这种紧绷的演戏状态在刘烨刚开始演戏的时候很明显,上大学的时候,他被老师灌输,要塑造人物,每个人都做千面人。

刘烨现在回忆起那段岁月,叫它“中央戏剧学院学生的骄傲感跟自负”。

“年轻的时候那真是演啊,就下个戏一定要跟这个性格不同,再下个戏一定跟这俩性格不同,那真是,就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性格,那真是玩儿命演。”那段时间里,《巴尔扎克和小裁缝》《紫蝴蝶》《茉莉花开》《无极》《天堂口》,他挑到的角色气质都不尽相同。

但现在,刘烨再去看这段疯狂接戏的时候,会发现还是要演跟自己比较接近的才是对的。刘烨在两次采访里都举了演黑帮大哥的例子,演的时候脑袋里闪的都是黑帮片,最后出来的效果匠气十足。

“演员其实到最后转来转去还是转到一个小圈子里去了。”所以自我评价“鲁莽、直接、坚定”的刘烨从《硬汉》开始演了不少军人、警察的戏。到《我的战争》里的孙北川,已经是大银幕上有名有姓的第5个类似形象。

这样的经验让他给同剧组的演员也带来不少帮助。拍摄《我的战争》时,有一天,他对王珞丹说:“我觉得你这个角色应该是大范儿的。”王珞丹在回忆起这次聊天时,告诉我们,她当时也没明白什么是大范儿。刘烨的解释是,没有特别多的扭捏。战争的年代里,没有时间去思考那么多,都是很直接。“我对她说,你感觉这个人,心是可以装下整个战场。”在我们向刘烨求证这段对话的时候,他加了这么一句。

Part2. 关键是 我还处在一个挺重要的位置

刘烨
刘烨说,别人找自己演大叔、爸爸、爷爷都绝对不行。
接到《我的战争》剧本的时候,是刘烨2012年在安娜的故乡尼斯度假。那段时间,她的女儿霓娜刚出生不久,自己正经历一个刻意减少拍戏的状态。

与平日紧绷着拍戏相比,那是少有的,战场与战场之间幕间休息的时刻。

刘烨出道被人看做是直上青云,1999年的出道之作《那山那人那狗》便获得了金鸡奖的最佳男配角提名。2年后便拿下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再过两年,金鸡奖的最佳男主角也收获囊中。

然而从这一年开始,刘烨把2004年到2010年比喻成一场他的战争。

那段时间他也遭遇了自己的瓶颈。刘烨发现,大家对他的新鲜感已经过去。国内对他,从捧,到捧杀,再到棒喝。

这段时间里最严重的是在2005年前后,那时他刚刚结束上一段人尽皆知的恋情,又接下了张艺谋的新作《满城尽带黄金甲》,中间还要飞去美国拍《暗物质》。超负荷的压力几乎让他到了崩溃的边缘。

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回忆过那段时光,在美国的盐湖城拍了一天戏后,经纪人带他飞到洛杉矶,在洛杉矶接受了两个采访,半夜两点,又飞回国内,赶拍剧组设在武隆的《满城尽带黄金甲》。从北京赶到武隆,需要飞机接着5个小时的汽车,到剧组的后半夜里,刘烨和司机每人灌了半瓶白酒,用4个小时的昏睡弥补36个小时的清醒。

“因为不能失业,有父母要养啊,我是2000年接我父母到北京的,一毕业就给他们接过来了,他们的生活费用也好,所有的都是我来付。当时就一个,我不能垮,垮了我爸我妈怎么办?他们所有的东西都是靠我养的,我姐因为还又读研究生,还到北京来实习,都是我来负担。那会儿就只能,我觉得那个是给我自己一个特别大的力量,就是不能垮。” 刘烨说这段话的时候,眼睛瞪得非常大,让眼球里的血丝显得格外明显。

后来还是他的太太安娜帮助他度过了这段时光。安娜给刘烨带来的是一种平衡。现在,刘烨每年一半的时间在休息,一半的时间在工作,在他看来,这种平衡非常重要。

快步入40岁的刘烨心态慢慢变了,当我们再度谈起当年那部与梅丽尔?斯特里普合作的《暗物质》时,他把这部戏形容成演艺生涯的一个小的,像甜点一样的纪念。而接下来的心愿,则是拍一部10年内还有人提起的戏。

他甚至觉得上学时考虑的问题更像是中年危机:为什么好莱坞的那帮哥们儿都四五十岁了,还跟小姑娘谈恋爱。而到了中国,只能演爹了?

刘烨说,别人找自己演大叔、爸爸、爷爷都绝对不行。“我还是保持自己的内心。那些年轻演员,他不是说在后面赶着你走,后面踹着你屁股赶着你走,他们也是很强大的新兴力量。所以我觉得对自己的要求会有更高一些。”他把自己的中年危机归给小鲜肉们带来的压力。

“你看像我说快小二十年了入行,也是看着。”刘烨说这句话的时候半开玩笑,“而且关键是兄弟还是一直处在这个圈里面的重要的位置,小二十年一直在这。”他说,接下来就要看看中国电影三五年一变,能不能变出个这样四五十岁男演员在银幕上谈恋爱的“伊甸园”一样的环境。

Part3. 跟着环境走 别太孤傲了

刘烨
“但是你玩微博你在网络上有一个存在感,这个我觉得是很有满足感的一件事。”
在和刘烨的三次采访里,我们都难免谈到他现在的另一个身份——火华社社长。这个在网易新闻客户端“潜水”成跟帖局副处长,在微博会跟网友抢沙发的人,和作为演员的刘烨截然不同。

“你们不要被他微博的样子蒙蔽了,他微博上是个逗比,但是在现场他特别专注于表演。”王珞丹在接受采访时,这么评价刘烨。

刘烨自己心里也很清楚。有人找他合影,喊着“社长社长”。刘烨摆出一个正常的微笑,结果对方反而对合影有些不满意:“你得像社长一点,你得逗比一点。”

“我跟你合影,我坐在这儿了。网络是网络”刘烨说起来的时候这么跟我们解释,显得还稍微有点严肃。

在学成安身立命的手艺之后,一直抗拒谈论颜值的刘烨现在在微博上也开始发自己“盛世美颜”的自拍,目的就是为了好玩。1800个关注对象里,加“V”的大概也只有100多个,大多数都是因为互动变成了“互关”。

而最近一次,刘烨发挥火华社社长威力还是为了自己两部电影的宣传。常规宣传无外乎演员在自己的微博上转发点剧照或者宣传片。在这段时间里,他开始@一个人,让大家一起去这个人的账户下面“么么哒”,结果真的就有8000多个粉丝跑到下面留言:社长派我来么么哒。

刘烨很轻松地接纳了这种好玩的模式。“一个1998年开始拍戏的艺术家品格的人”也没必要显得这么高冷。虽然变成社长之后,他有时候也会想:“我说哥们儿演了那么多年戏,以前十五六年前就得过大奖的人,你们就忘了吗?”但思前想后的结果还是,跟着当下的环境走,别太孤傲了。

“这当然是个矛盾。”停了一会,刘烨说。

“但是你玩微博你在网络上有一个存在感,这个我觉得是很有满足感的一件事。”刘烨说,“我觉得别人不理我我挺伤心的,别人发微博,我跑到底下说一句话,说完了之后第二天我再翻查了他所有评论还没有回复我,我特别伤心你知道吗?”

这种感觉从十几年前的个人网站时就存在过。那个时候,用他的话说,“喜欢刘烨的朋友”给他建立了两个网站,一个叫烨色撩人,一个叫烨之国度。每个网站有几万会员,大家在上面写文章,刘烨也会跑上去和大家交流。

“后来越来越手机时代了,而且有些地去深沟里拍戏没有网线的话就上不了网,有一些比较偏僻的村子,后来慢慢就淡了。”微博的出现又让刘烨兴奋起来,他跟那些似曾相识的用户名在微博上聊天,谈觉得,自己一直在找的就是他们,像以前在他的个人网站上那么聊。

尝过了微博和综艺甜头的刘烨依旧有着清醒的认识,在他看来,这些就是最时兴、最快、最讨好的一件事。

“但是演员的身份我还是必须得牢牢地维持住,别到时候好,变成网红了,变成综艺咖了。”说这句话的刘烨,清醒而自觉。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王珞丹说她在这个戏里面特别受你照顾,而且好像你在之前发布会上也说自己特别喜欢王珞丹,所以觉得自己这次跟她合作有什么感觉?
  • 刘烨:感觉挺好,丹丹是,我们好多年前话剧,就是孟京辉的《琥珀》复排就在一块合作过。因为我比较了解她,比较了解她,她也还是挺,也愿意听我讲,有时候反正就是稍微说一些自己的经验,因为战争戏她几乎没拍过,就说一些拍战争戏的经验,在战场上的一些情感表达,有时候不能太儿女情长。 因为咱们要拍真实的,观众一看假的话马上就不看了。在战场上其实没那么多,就是那种小的那种小东西,我说要大范儿,我老跟她说大范儿。你要是这个小范儿的话,人家不相信你是在战场上你可以生存的,不相信你是,你敢去战场的人,反正经常给她讲。我说丹丹你要大范儿,你感觉这个人,这个心是可以装下这个站场的。
  • 网易娱乐:所以你自己每次在拍战争戏的时候,也会有这个感觉,自己的心要装下整个战场?
  • 刘烨:那不一样,像当时《南京!南京!》那时候是战俘嘛,那个感受就太痛苦了,就是那个,就被人俘虏,那是太痛苦了,都还是去感受这个电影想表达的,而且电影给提供的这样的场景。演员就是说感受力、表现力,一定要感受所有的环境,我觉得感受到了你再做,你再说台词也好,演戏也好,你会更自信一些。
  • 网易娱乐:王珞丹也提到说,你虽然在微博上非常的逗比这个形象,但是演戏的时候非常认真。
  • 刘烨:对,演戏是职业嘛。就是演戏如果不认真的话,也不是认真,我性格是这样,在工作的时候就特别的,特别的较劲,就必须得做好。然后起因是害怕没面子,好听的叫职业感,就是演员的职业感,不好听的其实就是特别不想让任何人说出我不好来,在我的工作方面。就是那样。
  • 网易娱乐:什么时候突然间产生这种好面子的想法?
  • 刘烨:从小,从小就有。你像我其实演的,从第一部电影导现在18年了,每次拍戏的时候都是,就本能,一定要做好,演这个镜头也好,这场戏也好,还是这部电影也好,这部电视也好,至少让导演说,哎哟,不错。至少让导演觉得工作完成的都特别好,如果说刘烨这个拍的(不好),那会特别伤害自尊心,我觉得是,就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 网易娱乐:跟舒淇合作《美人草》,包括跟陈凯歌导演的《无极》里面,鬼狼也是一个非常不一样的角色。但是好像现在这种角色越来越少了?
  • 刘烨:跟年龄吧,两方面,一个是跟年龄,跟年龄就是,你看年龄也不小了,也成家了,身份还是一个增加成父亲身份,你得能靠得住,社会阅历也多了,对人对事儿看得也比较明白了。这个东西,年龄上让你越来越成熟,成熟男人的东西越来越多 第二个就是以前,以前对表演的理解还是说九十年代大学生那种,就是老师经常给你灌输,叫塑造人物,然后当时说希望我们都做那种千面人,就是你可以演一千种不一样性格的。所以当时就,那时候对演戏的理想是我要演各种各样的人,什么性格我都可以演,就是这样这样这样什么都可以演,以前是那样。 后来也是时间长了,发现还是演员跟自己比较接近的是对的,因为如果要是太那个什么的话,你如果太演的话,毕竟是演,时装,会有很多匠气,比如你演个黑帮大哥,就是那种,脑子里闪的都是港台的这个黑帮片,什么好莱坞黑手党的电影。 但是你在这儿装的话,就匠气十足,现在就知道跟自己比较接近。演员其实到最后转来转去还是转到一个小圈子里去了。
  • 网易娱乐:,就像今天导演说的一样,最后选择是让男主角牺牲了。不知道您在演到最后的时候,这个爱情最后其实是相当于在战场上就把这个爱情消失掉了,不知道您自己有什么感觉?
  • 刘烨:我觉得特常常的一件事。你看了电影你也知道,就是没那么写的说爱情多伟大,不给这个,也没那么感觉是那么的美好和那么有结果。一切都是说是,就是一闪,一闪,一点点。因为那时候是战场,当时就是特别害怕说是,拍的太,一定要弘扬什么,一定要宣传什么,你看电影就知道,没有那么多的,我们是什么军队,没有,我们就是用行动来那个什么,用行动来去,结果是一样的,但是去行动,不是靠嘴。 爱情也是,在战场上真实环境下,哪有功夫谈情说爱?感觉肯定会有,但是真实那种在一线打仗的,真实很,就是情愫有,因为毕竟是热血青年,这个演青年也是。
  • 网易娱乐:大概是什么情况下你拿到了《我的战争》的剧本?
  • 刘烨:这个剧本其实我好多年前就拿到了,大概四年了。我实在法国度假呢,在我媳妇儿家尼斯那边。当时接到电话,说有这样一个刘恒老师写的剧本,当时改到第五稿了,后来又改了好多,给我发过来我就看。当时就是那个环境,原来写的更,有些更残酷的细节,就是最早的剧本,后来都没有,他们都没看到。 什么过冰河,过河,冬天,因为当时咱们志愿军没有飞机,那边飞机一炸,那个冰就炸碎了,掉河里了,掉水里了,好多人是直接被冰挤死了。或者是衣服下沉下去了,会游泳的挣扎着上了岸,一上岸没走两步,你想零下几十度,身上马上就结上冰,手上全是冰,就是一步步往前迈,原来还有那个戏呢。 吓得我吱溜就跑到潜水专卖店去,我买了一身可以在北极潜水的潜水服,我说这要拍了不得冻出个好歹的?就好多年前。
  • 网易娱乐:我们知道其实现在您在微博上的火华社社长的身份特别重,而且粉丝特别特别的多。所以我不知道您在拍《我的战争》的时候,会考虑过粉丝可能接受度低吗?
  • 刘烨:我觉得这个是个矛盾其实,矛盾就是,你说微博也好,网络,现在是最时兴的,所有的年轻人,尤其90后,所有年轻人都是上面的主力讲实话。第二个是,比如咱们多说点,综艺,像现在的综艺,这是一个大的,最时兴、最容易、最快、最讨好、最容易的一件事,我觉得还是要跟着这个大的环境走。 我不开微博,我是一个1998年开始拍戏的艺术家品格的人,我不跟你们扯这个,我觉得也别这样,还是跟着现在最时兴的东西走,我是这样。但是演员的身份我还是必须得牢牢地维持住,别到时候好,要么变成网红了,变成综艺咖了。 我说哥们儿演了那么多年戏,以前十五六年前就得过大奖的人,人家说你们就忘了吗?这个当然是个矛盾,还是要跟着现在这个当下的环境是什么样的,还是要跟着走,就别太孤傲了。 当然另外一个就是自己的演员身份,还是要牢牢地给,为什么说每年都要有作品出来,我除了是火华社社长之外,我是演员,这是我正职,正式的职业。
  • 网易娱乐:我很好奇,你有时候想过自己是以刘烨这个演员的身份吸引的粉丝多,还是以火华社社长这个身份吸引的粉丝多?
  • 刘烨:我觉得可能人都有好多面,比如像王珞丹,其实我在拍戏的时候特别的专注和认真,有时候很严肃,有的时候有点严厉,哪块做的不好。另外一面网络你知道,我是一只从来没觉得网络是一个什么宣传或者什么一个感觉怎么样的一个地儿,我就觉得特好玩,哥们儿跑你这儿留个言,你就回我一下,都是字儿,有那个不要脸的还骂我一句。 哎,我就觉得特好玩,跟大家经常逗,所以你看我关注1800人,但是有100个是加V的所谓的名人,有1700个是没有V的,几个粉丝这样的,就是说,其实就是没加V的,就是在上面互动互相聊,互相逗,我觉得这个特开心。 我觉得是因为这个,大家都觉得,因为这段时间有两个戏上映,经常转什么宣传片,有点无聊了。我这段时间特喜欢,我经常@一个人,我说大家去他那么么哒,冲啊,哗就8000多个,社长派我来么么哒,社长让我来骂你,你是狗屎什么之类的。就是特好玩,我也觉得好玩。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派翠克

责编 : 孙妮妮

视频拍摄 : 赵伟

栏目统筹 : 孙妮妮

视频剪辑 : 闫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