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 封面

  • 导语

  • P1. “我不是特别适合当时的时代”

  • P2. “到头了,每一个片种都拍过了”

  • P3. “奥巴马也是慕名而来”

  • 往期回顾

导语

你也不知道刘晓庆到底属于哪个年代。
她在自己最新的一本自传里写:“我时常说自己260岁了。不,今年过生日就是263岁了。和平时期岁数长得慢。”从容的声音和她轰动中国的第一本自传《我的路》是如此不同,1983年,当她已经“开启刘晓庆时代”的时候,甚至觉得,“写完这本书,交代完这一切,就可以清清白白去死。”
但是认为自己是263岁的刘晓庆绝对没有那么苍老的容貌。即便所有人都觉得,这样经历过几个人生的传奇,都应该有一张值得被更爱的老去的脸。
她的脸和脖子像是被柔光照亮,戴在胸前的珠宝灿若明卵。对于刘晓庆来说,岁月在她手上留下了更多的痕迹。很早以前,她就提到,不喜欢自己的手;因为手的条件不好,进入音乐学院附中只能学习扬琴。而现在,这双风雕雨蚀的手,成了解读她历经沧桑的唯一密码。
采访中我们问她,看没看到前段时间蔡明给《男人装》拍的封面。刘晓庆赶紧让助理找来她拍的,语气带点撒娇。急促促地跟我们说:“我在她之前就拍了《男人装》,我觉得我好像更成熟更性感。”

Part1.“我不是特别适合当时的时代”

刘晓庆
刘晓庆说:“我主张自我奋斗,就是说为世界人民做贡献的话,就要首先把自己给做好。”
当时的时代是80年代,刘晓庆留下了她作品列表里最多的代表作。作品多到这两年她演的每部电影,都可以在那个时候找到雏形。

《寻龙诀》像一部各个层面全面升级的《神秘的大佛》,在那部电影里,她和葛存壮搭戏。“我们也曾经拿一个球去砸葛存壮,因为砸不准嘛,因为要砸在他脑门上他就要死嘛,结果半天都砸不着,我们的球都从大佛上扔下好几箩筐了哈哈哈哈,后来只有拍了个近景,然后对着,就一米以内,就这么对着他脑门这样才扔上去的,当时是雏形,是武打片的雏形。”

回忆起这段拍戏经历的时候,刘晓庆那张经常被人们认为已经做不出表情的脸上,露出了非常开心的笑容。那部在乐山拍摄的电影被她认为“中国没有武打片,所以就觉得一定要去拍。”

她对那些自己身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所做的事儿,记得清清楚楚。

而最近上映的《快手枪手快枪手》里,她演的金三娘,也像极了过去的角色,那是被刘晓庆称作中国第一部喜剧片的《瞧这一家子》。她觉得自己在这些角色当中完全没有过去的痕迹,很难很难。“已经积累了太多的作品,我到现在已经有很多的作品,而且拍电视剧,好多镜头。所以这一点是要想再,要把这些所有角色,还要完全屏除在外。就是你演喜剧也要和《瞧这一家子》,所有这些,每一个习惯性的动作都要屏除在外,已经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瞧这一家子》里,刘晓庆告别了自己之前五部电影中的“温良恭俭让的正面形象”,然而这部戏里她演的张岚,却让刘晓庆收到了前所未有的差评。她在自己的自传里回忆受到的信件“有的观众说:’你演的张岚我们看了很恶心,你是在糟踏自己。你是我们珍爱的演员,我们不忍心看你演这样的角色。’”

随后的几年里,刘晓庆接到的片约,“全是女特务、女流氓、交际花、轻浮女人一类的角色”。

这些事情,在刘晓庆的几本自传里被写的清清楚楚。到现在,已经写了第三本自传的她,仿佛让自己经历的所有事都变得异常透明。当我们问她任何关于那个年代看起来有些像“悬案”的事情时,她会立刻提到,我的自传里面写过。

所以在提到她与李翰祥最后的合作时,刘晓庆说:“我要送你一本书,你要看一下,这个写得很详细这一段。就是我最近的书,叫《人生不怕从头再来》,是当今的畅销书。”说完,手里拿着麦克的她暗暗地向站在我们身后的工作人员递了个眼色。

这种岿然不动的人情练达不是现在女星学得来。就像曾经有人说起自己和一位邵氏女星吃饭的经历。当她不知道应该帮人夹哪道菜的时候,这位曾经的红星一边和别人说话,一边用筷子点了一下。不动声色。

随后的采访中,桌面上一直就放着她送给我们的两本签过名的自传。这是在《快手枪手快枪手》的首映礼之后,我们坐在刘晓庆酒店的套房里。如今还会带着自己签名书籍的女明星并不多。

她在自传里回顾为什么会沦为秦城阶下囚,和之前的《我的路》与《我的自白录》形成了颇为戏剧化的三部曲。回望自己在1983年便推出第一本自传的经历,刘晓庆说:“我主张自我奋斗,就是说为世界人民做贡献的话,就要首先把自己给做好。人生有无数的时机流过,有大的时机有小的时机,只要你抓住小的时机,大的时机就会到来,在任何时候都不要丧失信心,这是我的目的。”而这套理论并没有被当时的中国人民迅速接纳,”不是特别适合当时的时代“的刘晓庆,现在看到这些理念在被主张,“特别的欣慰”。

Part2.“到头了,每一个片种都拍过了”

刘晓庆
刘晓庆把那个年代做生意形容成一个停车场,只要肯开车就会有位置。
80年代末,用刘晓庆自己的话说,“无敌最寂寞”,和她同一代的女演员们,陈冲、斯琴高娃、张瑜都纷纷出国。1986年,斯琴高娃跟着自己的丈夫移居瑞士的时候,谢晋导演怒吼了一句:“高娃不演戏,电影就没戏!”然而从87年开始,刘晓庆连这三年拿下百花奖最佳女主角。整个90年代,她只演了1部电影,5部电视剧。我们问她,90年代在第五代导演创作最高峰的时候没有多拍一些戏,有没有觉得遗憾。

“不遗憾”,她回答的特别干脆。那是她突然间意识到,要挣钱养家的时候。83年李翰祥来内地拍《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吃不到肉的刘晓庆大哭,随后被一个每场150元的走穴机会打动,几天之后,带着3600块钱重新回到了片场。

从哪以后,刘晓庆自己当起了“穴头”,带着队友们走穴。还因此获得了一个昵称“大猫”,就是扑克牌里的大王。1986年,在《芙蓉镇》开拍前夕,她赌上自己的所有积蓄,进了香港的楼市。当李翰祥导演在90年代想要拍一部40集的《火烧阿房宫》时,刘晓庆一下子给了他1200万。那是1994年的中国。

然而拍了四集之后,“(李翰祥)就是坐在那里,跟大家看样片,然后就说我来放一下这个,走到电视机那就去世了。”

李翰祥去世,像一道失败的阴影,爬上刘晓庆的身。她为李翰祥成立的“晓庆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成为了潘多拉之匣。那时意气风发的她,怎么也想不到,会因为这家公司账面上的问题,进到中国最神秘的一所监狱。

刘晓庆从月薪50元,变成了90年代的“亿万富姐”:“觉得到头了,每一个片种都拍过了,所以就,又特别缺欠,我的工资一个月只有50块钱,所以就去挣钱,挣钱养家。后来做老板的时候还是做的风生水起,挺好的。我也有一个文化公司,文化公司就是我做老板。”

刘晓庆把那个年代做生意形容成一个停车场,只要肯开车就会有位置。而现在,那些位置早被占了。然而她还是没想到,自己最后因为“违章停车”,成了被法律枪打的出头鸟。

对于那段众人熟知的秦城岁月,我们好奇,为什么刘晓庆从来不避讳。甚至在采访中,当我们还没有聊起这段过往,她自己就可以轻松地说,自己刚变成福布斯的女首富,就进去了。“因为这是公开的秘密呀,每个人都知道,还不如我自己来说。”提到自己曾经拥有的19套房产,她也只是会提起:“出来的时候就,经常看到,在路上会看到,我说哎呀,这是我原来的房子。”说起这些的时候,刘晓庆脸上没有一丝的留恋,提着嘴角,眼睛弯着。

出身的时候是零,秦城出来是负数,身外之物没有什么。这是她给自己的总结。

说这番话的时候,刘晓庆和我们隔着一张桌子,有点像公司领导在和员工谈心。痛说革命家史,细数人生历练。不知道她会不会想起自己曾经坐在办公室里,当董事长的岁月。

Part3.“奥巴马也是慕名而来”

刘晓庆
“30年的时间在一个人的生命里不算短了。”刘晓庆曾这样开始叙述自己的人生。
刘晓庆现在最喜欢谈的,是自己演的话剧。她花了很长的时间讲自己的这部《武则天》。“开始在人民大会堂,五千人的,第一次这样话剧去演了,特别特别的轰动,很震撼。”演过三次武则天的刘晓庆说起这部话剧,连连提到被人誉为“千古一剧”,每个字都加了重音。

在带着话剧去了美国和加拿大后,刘晓庆提到,“奥巴马不是也是慕名而来”,跟我们强调,虽然他还没看,但邀请了她去参加他的私人party,还主动要求合影。“合影完了之后是他把照片,他们不是发的电子版,是他把照片寄到我的家,我北京的家,寄到的,而且是他的摄影师照,照完了之后把他修了一下,然后再发来。”这次的话剧让她满意到是值得推荐的。“你看我过去的话剧不推荐”,在她告诉我们,明年一月《武则天》要回到北京时,她特别真诚地说,眼睛睁的大大的。

我们很好奇,为什么刘晓庆对于这样一个角色心甘情愿地一演再演。第一次演的时候是1995版,那个版本在刘晓庆看来,过于偏向后宫。“所以我们后来的时候到《日月凌空》的时候,主要是展现她在政治和军事方面的才华,所以它们要两部戏合起来才是一个武则天。”

至于第三部《武则天秘史》,她和自己曾经的对手斯琴高娃串起了这个一代女皇的中年与老年。刘晓庆说,决定要不要演这部戏特别纠结。和毛戈平两个人一起扔了好几回钢镚儿。“怕砸嘛,因为都已经两部戏都挺好的了,如果再去,为什么要去拍这么一部戏,万一不好呢?”

她没有告诉我们扔钢镚的结果,最后是看了剧本,还有制片人的无数个电话。她当了第三回武则天。“当时也是收视率挺高的”。

然而连演电视剧版的武则天都害怕砸的刘晓庆,竟然还愿意再演话剧版,她说,还是制片人和毛戈平在不停地劝。“说没关系的,你看你到台上一站就是武则天,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她突然间坦诚了自己的老去,因为舞台上,跳到天上也不是16岁。曾经骄傲的刘晓庆变得非常平和。曾经敢于说“我是中国最好的女演员”的刘晓庆变得很内敛。

我们问她,觉得这个时代,哪位女星可以继承她的衣钵,她把自己的成功归结到了时代:“因为电影这个事情好多时候是应运而生,有的时候是跟她的作品相捆绑的。现在电影市场是有所好转,但是很难达到我们当时的电影时代这样的感觉。当时根本不可能这样来访问,如果我们在这个酒店的话,那从这个房间的门口一直到大堂都会围满了,警察就会出动,就是不能出门的,不一样。当时我们那时候真的是电影时代,我们当时得百花奖的时候,比现在的奥斯卡还激动呢。”

我们问她,和小鲜肉合作什么感觉。她说:“我现在合作的这部电影就是小鲜肉和小鲜花。”小鲜花指的是张静初,刘晓庆在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头一歪,语气放轻,显得特别温柔。她现在也成了关爱年轻一辈的上一代,发布会上,亲密地搂着张静初的样子,也很像阿姨看着小孩儿。

采访结束后的闲聊里,我们说起那年她在金鸡百花电影节上动情的演讲。“后来被删去了。”她微笑着说,随后叹了一口气,“我们北影人……”在这个时候,下一家媒体进到套房,自我介绍是广播电台。“广播采访,我还没做过呢。”刘晓庆坐回到椅子上,俯身向前,对着记者。

“30年的时间在一个人的生命里不算短了。”她曾这样开始叙述自己的人生。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不知道什么样的角色能让你这么感兴趣,一演再演?
  • 刘晓庆:第一次演的时候也是,我那时候做老板,不想再拍戏了,也是制片人锲而不舍,他就说如果你不演的话我就不拍这个电视剧了,所以当时就说了好多,其实也斗争了好长好长的时间。最后的时候,也是因为太感动了吧,后来也是因为剧本的创意还是挺好的,所以才出山来演。因为拍电视剧很辛苦,尤其是武则天是穿着那种,就是很薄的,在三月份就要开机,还是斗争了很长时间。后来还是演了。演了以后,第二部《日月凌空》是因为这个武则天在1995版的武则天是偏向于后宫的,所以我们后来的时候到《日月凌空》的时候,主要是展现她在政治和军事方面的才华,所以它们要两部戏合起来才是一个武则天。后来第三部就是叫《武则天秘史》,是我、殷桃还有斯琴高娃我们三个人演的,演不同的年龄段,我就演的中年的,小的时候是接年轻的武则天,老的时候要接过去斯琴高娃的。当时这个是最不想演的了,因为我就觉得已经有这么多经典了,何必要,万一不好呢?因为这个是集体创作的结果。后来还扔钢榍,扔了好几次。后来最后的时候起来在,就是制片人太执着了,就是不停地打电话,不停地打电话。后来看了剧本,剧本还是挺好的,所以就去演了这个。当时也是收视率挺高的。这次话剧是不敢演的,因为话剧和电视电影,就是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因为我在电视剧和电影上眼睛这么一瞟就是16岁,然后眼睛这样,反正变一个表情或者是整个状态一变就是82岁。但是我在舞台上,我跳到天上也不是16岁,我坐在地上也不是82岁,所以挑战特别特别的大,尤其我出身就是电影演员,没有这方面的训练。但是我演了三部戏,这个是我话剧的第三部曲,第一部是《金大班的最后一夜》,是谢晋父子的,在演出的时候也是万人空巷。但是后来很短,才演了二十多场,谢晋父子就双双去世。到现在这部话剧《武则天》是反应最好的,因为大家对武则天很熟悉,但是反正就,就特别困难。后来我们就在排练场有一个“超越经典”,也是制片人还有毛戈平,就使劲的劝,说没关系的,你看你到台上一站就是武则天,其实根本不是这样。这一部戏就是机缘巧合,从编剧、服装、化妆、道具、演员还有美工都特别的好,所以人家认为是千古一剧,现在被誉为。因为我们到美国和加拿大,开始在人民大会堂,五千人的,第一次这样话剧去演了,特别特别的轰动,很震撼。后来马上立刻去了美国和加拿大,那简直是,后来那个奥巴马不是也是慕名而来,请我去参加他的私人party,然后就合影,不是我要合影,是他要跟我合影。合影完了之后是他把照片,他们不是发的电子版,是他把照片寄到我的家,我北京的家,寄到的,而且是他的摄影师照,照完了之后把他修了一下,然后再发来。所以在美国就是特别的成功,代表中国戏剧的,他认为,奥宝马认为是最高水平。他是听到,他没有看,他也在洛杉矶,我们也要去洛杉矶演出。所以这次话剧成功,我是觉得一个真正的演员最大的挑战还是在舞台。
  • 网易娱乐:可能很多演员在演话剧的时候特别担心的一点是说,话剧的表演可能需要演员的表情更夸张更用力。
  • 刘晓庆:其实不是,不能夸张,完全是另外一种不同的方式。不一样,你来看武则天,你想不到是这样的,完全是不一样,这个可以看,这个是非常,非常有可看性的。这个我都推荐,你看我过去的话剧不推荐,还不错的。
  • 网易娱乐:你这次是跟很多朋友推荐了自己的武则天的话剧?
  • 刘晓庆:没有,因为这个武则天票特别紧张,都不敢推荐。因为推荐了以后就没有票请人家嘛,就是场场都是爆满,很震撼的。
  • 网易娱乐:八十年代你演了很多很多电影,但是九十年代可能因为经商,只演了一部电影。
  • 刘晓庆:因为我后来就做老板了,做老板做了好久,很成功,我还是首富呢曾经。后来是就被抓起来了,第一本福布斯杂志我就是,女富豪的第一名,第二也是第一名,第三期我就抓起来了。抓起来了以后才出山,又再演戏的。
  • 网易娱乐:你有没有后悔,九十年代应该再多演一点戏,因为毕竟九十年代是第五代导演。
  • 刘晓庆:第五代导演我也拍过,首先姜文,呵呵,后来田壮壮我们拍《大太监李莲英》,其实中国电影导现在,我觉得每一代的导演我都合作过。现在应该是,没数,潘安子、乌尔善这些是多少代?应该是第七代、第八代吧,他们也是代表人物呀,乌尔善《寻龙诀》也是当今好的电影吧。还有这次《快手枪手快枪手》,我还没看,但是听反映还是挺好的。
  • 网易娱乐:你跟这些导演合作下来,觉得现在的中国电影跟过去比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 刘晓庆:完全不一样,因为现在你看,我现在拍的这些种类的电影,过去也有过,就是《神秘的大佛》是武打片,还有《瞧这一家子》是喜剧,中国电影的第一部喜剧这些都是我拍的。还有名著改编的。现在我拍的《寻龙诀》就是,因为我跟加里森福特,因为我跟他是朋友嘛,他最早拍的沙漠探宝系列,说这些我都不看了,因为我觉得是小娃娃看的。但是现在如今我也在拍《寻龙诀》呀,也拍《快手枪手快枪手》。就是属于特别快乐的,节奏很快的这种喜剧。我过去都是拍《芙蓉镇》呀、《小花》呀、《春桃》呀、《火烧圆明园》、《垂帘听政》啊、《武则天》这样的戏。
  • 网易娱乐:你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工作状态,现在的这些导演?
  • 刘晓庆:思维是不一样的,因为片种不一样。当时我们也有《神秘的大佛》这样的片子,我们也曾经拿一个球去砸葛存壮,因为砸不准嘛,因为要砸在他脑门上他就要死嘛,结果半天都砸不着,我们的球都从大佛上扔下好几箩筐了哈哈哈哈,后来只有拍了个近景,然后对着,就一米以内,就这么对着他脑门这样才扔上去的,当时是雏形,是武打片的雏形。
  • 网易娱乐:对,演了多个角色。我特别好奇,当时他因为这个剧没有完成去世了。
  • 刘晓庆:我要送你一本书,你要看一下,这个写得很详细这一段。就是我最近的书,叫《人生不怕从头再来》,是当今的畅销书。我详细写了这个过程,还有谢晋父子去世。谢晋父子也是在我演《金大班的最后一夜》的过程中,他们父子两个相隔三个月去世。李翰祥导演是给我打工的,因为李翰祥导演是非常好的导演,他到了晚年的时候,两本嘛,他到了晚年的时候其实还是负债,然后也是拍片很少。当时他就打电话给我,于是我就决定支持他,在当时就给了1200万,一下,因为那时候我经商还是可以,然后他在这个剧组里,然后他由于心脏病突发。就是坐在那里,跟大家看样片,然后就说我来放一下这个,走到电视机那就去世了。
  • 网易娱乐:你有没有觉得很后悔,很遗憾自己九十年代没有再多拍一些戏?
  • 刘晓庆:不遗憾,因为我当时已经“无敌最寂寞”了。我曾经记者访问我,大标题就是刘晓庆冒号,无敌最寂寞。因为我这一批的演员好多都出国了。出国了以后,我又觉得,就觉得到头了,每一个片种都拍过了,所以就,又特别缺欠,我的工资一个月只有50块钱,所以就去挣钱,挣钱养家。后来做老板的时候还是做的风生水起,挺好的。我也有一个文化公司,文化公司就是我做老板。 我们在那拍的还挣了好多钱呢,不然怎么会有,公司会有税务的问题,法人代表就,我就进去了。还是做老板培养了好多新人,所以,你看那个时候叫我“大腕儿的摇篮”。因为我的成长道路就是从零开始,也是走过很多崎岖的道路,所以我当时就发誓,如果我有成就的一天,绝对不欺负新人,所以后来启用了好多新人。现在好多大腕儿都是我发现的,呵呵呵。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派翠克

责编 : 孙妮妮

视频拍摄 : 赵伟

栏目统筹 : 孙妮妮

视频剪辑 : 张星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