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 封面

  • 导语

  • P1.耍宝买丑?我就吃这碗饭的

  • P2.死过一次 从地狱回来的人还怕什么

  • P3.努力是为了心安理得生活

  • P4.赵本山和郭德纲都是我内地靠山

  • 往期回顾

导语

“大家好,我是欧汉声”,面对镜头,自我介绍之后紧跟着个标准程式化艺人该有的微笑,这样的他,与我们印象与想象里面完全不同。
欧弟,本名欧汉声,前者只是他混贵圈的艺名而已,他很少这样介绍自己,身边一起工作的伙伴也鲜少这样称呼他,但是外人还是习惯喊他“欧弟”,毕竟熟悉、亲切。“其实两个都是我”。是的,欧弟是我们熟悉的舞台上面的他:永远的打满鸡血,活力四射,随时开挂,“这个我需要搞笑让看自己的观众开心”。欧汉声是我们有些陌生的舞台下的他:不爱说话,喜欢安静,“这个我一点也不搞笑,甚至有点怕生、慢热……”。如果说名字只是符号,于他而言,仅仅更明显的为外界标注出来他的两种状态而已。
自从《天天向上》突然消失之后,外界关于欧弟去留的讨论便久久难停,是否退出,湖南卫视节目方也始终没有给予正面回应。《天天向上》的“老大哥”汪涵接受采访时候谈起这个弟弟这样表示:“他永远都是我们天天兄弟团的一员”。
然而,欧弟对于汪涵的感情也如亲人一样,采访事后,他主动提起汪涵,“我跟涵哥没有向外界传的那样,什么关系破裂”,“如果《天天向上》需要,我肯定随叫随到”。2008年开始主持《天天向上》,来到内地发展,一晃已经8年时间,就算是两块冰冷的石头也已经互相捂热,有了感情。
现在欧弟不用每周都去自己熟悉的长沙广电,《天天向上》的影棚按时打卡。按照自己的节奏,参与几档喜欢的真人秀节目,偶尔客串主持几档老友的综艺节目……《花样男团》正是欧弟第一次真正参与录制真人秀节目,对于欧弟来说这次是个很棒的体验,“以前在舞台上面可以用演绎的方式或者是用表演的方式,这一次就是纯粹的把自己放开”,录制《花样男团》结束之后,欧弟马上飞回台湾的家里,陪伴妻子女儿。
一段时间,欧弟就是在家里面当着全职奶爸,给女儿换尿片喂奶……他说这是他目前非常热爱的事情,“我发现我结婚当爹之后,就没有以前那么上进了”,巨蟹座的欧弟这样自嘲。

Part1耍宝买丑?我就吃这碗饭的

欧弟
主持并非是欧弟所擅长的,“都是步步经验积累来的”。
“已经出道20年了……”但是对于内地的大多数人来说,开始知道熟悉“欧弟”还是通过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2008年,欧弟来到内地发展,《天天向上》是他在内地第一份稳定工作。在节目里面,欧弟承担了节目大部分的笑点,他既会唱歌又会跳舞,而且还会模仿华语娱乐圈的各路艺人,且模仿得惟妙惟肖,给节目增色不少。比起“大哥”汪涵的睿智幽默与老气横秋,欧弟因为节目效果需要,他常常被嘲笑或自嘲自己的长相和身高,也常常各种扮丑,甚至模仿猩猩,为博观众一笑……

因为节目,越来越多的内地观众认识欧弟,“那个时候走在街上会有人认出我,然后指着我笑”,可是那笑里面,更多的是“戏虐”成份,对此,欧弟这样解释:“我是吃这口饭的人,就是要靠耍宝和卖丑为生,如果观众能够从中得到快乐,那也是我的成就,不是吗?”

自成一派“接地气”的主持风格,让欧弟在内地的知名度直线飙升,这样理所当然的“走红”并没有让他失去方向,欧弟曾经透露他希望当主持人一直当到六七十岁:现在搞笑做综艺主持,未来可以去做谈话节目、两性节目、财经节目甚至体育节目……每次搭档的伙伴都是学习对象,每次主持的节目都是经验的积累,以后可以把这种经验放到不同类型和人群的节目里面。

其实,主持并非是欧弟所擅长的,“都是步步经验积累来的”。在台湾他跟着吴宗宪学习主持,来到内地之后,他在汪涵身边“偷师”,第一次见面,欧弟就觉得这个 “留胡子的大叔”好亲切,然后合作下来,发现汪涵的内涵加反应力果真是一流,欧弟有次不经意的在媒体面前说,“如果宪哥(吴宗宪)是熊熊烈火的话,汪涵就是一阵春风,让人倍感舒适”。

Part2死过一次 从地狱回来的人还怕什么

欧弟
现在的欧弟,可以用云淡风轻的语气提起那段刻骨铭心的人生阶段。
现在的欧弟,可以云淡风轻的提起从前刻骨铭心的经历,也可以泰然自若的将伤疤示人。

小的时候欧弟曾是一个令身边同学羡慕的“住别墅的孩子”,爸爸是跆拳道教练,还开了自己的公司,然而衣食无忧的生活却是不长。在欧弟高中时候,爸爸的公司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了,而且还欠下了千万台币的债务。房子被迫卖掉,一向对自己疼爱有加的爸爸从那时候开始很少回家,偶尔出现在年少的欧弟面前,也是被追债的人打得鼻青脸肿。因为难以忍受巨大的压力,妈妈做了和爸爸离婚的决定,没有带走欧弟,而是慢慢走出了他的生活。欧弟说自己是被迫“催熟”的,15岁的欧弟已经能够默默的承受成年人都难以面对的这一切。

“一天只有1000日币,这样过了一年。回台湾以后没钱吃饭,只有好心的便利店伯伯把当天过期的饭团和便当偷偷拿给我吃。”说完以后,欧弟哽咽,不禁对陆毅感慨:“我真的是从地狱回来的人,我真的不能理解……”,坐在一旁的贾乃亮安慰:“人生中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谁还能真的苦一辈子呢?”

但是,欧弟真的是属于不被眷顾的。17岁的欧弟参加了当年台湾地区举办的“四大天王模仿大赛”,取得了张学友组的第一名,也借此机遇进入“可以赚快钱”的娱乐圈。欧弟会把自己每笔演出收入仔仔细细的收好,“那时候只有一个希望,就是可以尽快地替爸爸把债务还清”,不过因为长相不出挑,和罗志祥各自单飞之后,欧弟一度事业遇冷。

刚刚略有起色的时候,欧弟又收到服兵役的通知单,而一直有着腰伤的他并不知道其实他可以免服兵役,于是他离开了舞台,开始了为期两年的部队生活。然而,这就代表着他将放弃以前的演艺生活,“离开舞台其实于我来说还好,最重要的是……”欧弟没有了演出的劳务费用,他的经济来源断掉之后就不能替爸爸还债了。那段时期,欧弟曾经想过要自杀,也这样做过。

“我每天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没有思想,我像木头人一样,训练完回到宿舍睁着眼睛躺着,一切都不受自己控制一样,我就拿起刀子把手割了,我看着血流在地上一点感觉也没有”。

现在的欧弟,可以用云淡风轻的语气提起那段刻骨铭心的人生阶段,也可以泰然自若的让外界看到那道已经痊愈的伤疤,偶尔欧弟还会自嘲这样反问:“那个时候,是不是很傻,现在的我常在想,说不定经历的每件事都有它的意义”。

所以,来到内地之后发展,也并非所想象的那样一帆风顺,但是这些,在欧弟看来都不是人生的坎儿,大概因为已经经历过死亡的人,也没有什么害怕的了。

Part3努力是为了心安理得生活

欧弟
“如果一个女人跟你结婚了,却只能每天一个人在家等你,这样对她太不公平了。”
2008年对于欧弟来说注定是要做“人生脚注”的。

这一年的欧弟刚刚好30岁,三十而立的生日礼物是他的努力送给自己的:“从今天开始,可以过上无债一身轻的生活了”。坐在我们对面的欧弟再次跌进08年的回忆,长吁了口气后,跟着一个舒展的伸懒腰姿势,“还清债务那刻,我什么都不想干了,这么多年的努力似乎就是为了这一刻,我就想我人生目标都完成了,一下子就失去了所有的动力,我跟公司申请半年假,但那个时候通告已经排满了,我就赖在家里睡觉,睡得昏天暗地,其实那时候我就想要退休啦”。

遭遇总是伴随某些改变。如果不是家里突生变故,连他自己也说,“欧弟可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觉得我不是那种非要拼死拼活一定要去闯出一个什么名堂来的人。我以前工作的目的就是把钱还完,不欠就好了,对于我来说,只要不欠就是赚了”。

那些外界对于欧弟所谓“拼命”“努力”的褒奖,或许只是让他能够心安理得地去接受得到的,也能心安理得的去承受失去的某种方式而已,努力站在自己想站的地方,心安理得地接受原来自己没有所谓的才华。

教育女儿,欧弟也是这种态度。“穷养儿富养女”的那套说法在他这里完全被否定:“让她完成基本上的需求就好了”,不用太过度的去追求利益之类的,够用就好”。可能与我们一样,第一反应这是欧弟给自己“惰性”找的借口,但是这个贬义词对于欧弟来说却是另种赞美。“每天在家里混的还蛮爽的”,自从有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之后,欧弟都尽可能的混在家里,“我现在的主业是带娃,副业才是出来表演”。

“如果一个女人跟你结婚了,却只能每天一个人在家等你,一个月也见不到你几次,我觉得这样对她太不公平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到这样一个愿意等待、能够理解、包容我的女孩子”,“如果我有了孩子,当了爸爸,我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飞来飞去的,我要为了孩子减少工作。因为小朋友的童年就那么短,如果我错过了那就太可惜了,一定会尽量多陪孩子的”。

这是35岁的时候,欧弟憧憬的家庭模样,现在37岁的欧弟,在经历过一些之后,一切完满。

Part4赵本山郭德纲和汪涵都是我内地靠山

欧弟
欧弟认为他是喜欢独自安静地观察周遭的世界的人。
欧弟是典型的巨蟹座。《花样男团》里面,常常欢脱开挂的欧弟像是“路人”模样,几乎没有存在感。这是欧弟与外界的不熟悉造成的,他还躲在硬硬的壳子里面,不知道该如何展示自己,如何与陌生人相处……欧弟说认为他是喜欢独自安静地观察周遭的世界的人。

自从离开台湾,开始内地“谋生”之后,欧弟一段时间都是自己跟自己对话,“像个神经病一样”。慢慢的与天天兄弟里面的朋友熟络,某次对话有媒体问他,“汪涵是不是你来内地之后对你影响最大的前辈?”欧弟这样说:“涵哥教会我很多不懂的事情,而且他是这种人,你不说话,他也能察觉你的情绪,这就是我们会一直珍惜的朋友。”

除了汪涵之外,欧弟最近刚刚拜师郭德纲。虽然没有正规拜师入门流程,但是在欧弟心里郭德纲已经是他的徒弟,这次来到北京,欧弟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德云社”给师兄师弟送点家乡特产,“永远做徒弟,很感谢我师父这么照顾我”。

玩笑的问他,是不是从今以后感觉内地有了“靠山”,欧弟风趣回应:“其实,我靠山超多的,我有汪涵,不怕没有方便面吃,我有郭德纲,也不怕没有相声听,我还有赵本山,也不怕没有二人转听”。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这个综艺节目跟你们以往的不太一样,所以在这次综艺节目里玩的尽兴吗?
  • 欧弟:我觉得是一个很棒的体验,因为从来没有24小时都被人家拍过。所以,有很多像以前在舞台上面可以用演绎的方式或者是用表演的方式,这一次就是纯粹的把自己放开。这一点的话,对于我们这种出道稍微久一点的。
  • 网易娱乐:老艺人。
  • 欧弟:老艺骨,就有一点尴尬。因为我们比如说有镜头来,就会有那种起份,就是忍不住就想起份。可是那个节目一开始会有,大家如果有看那个节目的话,一开始大概四天吧,四、五集左右都还是那个状态,还是Hold住这样,到后面是已经累到没有时间管机器了,有的时候真的是换衣服,脱衣服,有镜头。
  • 网易娱乐:在这段旅行当中,有没有让自己比较印象深刻的事情?
  • 欧弟:其实印象都很深刻,我到现在都还是忘不了这趟旅程。得到太不一样的感觉了,每一个人,每一个兄弟都是不同阶段的男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长环境,都不一样,所以在这个碰撞之下,而且大家都很真实的时候。你就觉得说Oh,my god,那我是不是很假,或者是我有没有真的放开在跟人家相处。后来真的有,我们大家几乎都有那种情感,就是互相照应。导演组应该是蛮期待我们会撕,互相撕,结果因为大家感情太好了,都几乎没有。只是有要执行任务的时候会推托,就是你去,你去,我去我去。因为毕竟我们还是比较受传统的教育,就是长幼有序。所以,年轻人还是稍微可以挡一下。有些人真的就不行,比如像我就跟地球没有连接的时候,我真的没办法,比如说从高处往下跳,有个绳子蹦极还可以,但是跳伞没有,没有跟地球有连接。然后飞行伞也没有,这是我的罩命。可是陆毅哥他就什么都不怕,他真的是很厉害。他就敢跳伞,我就有吓到。
  • 网易娱乐:因为有这样才会好看。
  • 欧弟:对,好像是这样,好像几乎没有发生。倒是我跟信中间有一点点那个在吃饭的时候,因为喝了一点小酒,刚好讲到我们之前就是办婚宴的事情,因为我跟他朋友比较久,这是我们私下的事情,稍微讲了一下,好像应该是没有播出。那个时候,就是稍微有一点点小摩擦,到这里。其实隔天就没事,我跟他的个性就是比较豪爽的那种,隔天就没怎样。只是刚好那天吃饭,把它说出来,他说那好,我知道了,因为他怎么样也算我长辈,他年纪最大。
  • 网易娱乐:但是感觉这6个人里面,他们好像就是比如说贾乃亮、陆毅都会彼此熟悉,你好像是一个陌生人的角色,你可能去融入5个人当中,会有一点……
  • 欧弟:对,我跟信是最熟的,也认识十几年了。然后,其他人的话,都有上过节目,但大柱子有上过我的节目。唯一就是郭老师师傅我是上他的节目,所以大概就是几面之缘,没有像这一次真的是每天吃喝玩乐都在一起,吃喝拉撒,各有各的个性和需求,都不太一样。所以,一开始的时候我就想那好,就放轻松,看看谁会跟谁搭话,就随机吧,没有像做节目一样,会刻意的去营造一些什么感觉,或者一定要找谁搭话,或者谁跟谁来一段什么东西。没有,完全是看现在是什么感觉。所以,大家会发现,其实跟舞台上面的我其实差蛮多的,几乎前几集都没怎么说话。
  • 网易娱乐:但是嘴皮子利索的不应该是你和郭老师吗?
  • 欧弟:没有,他真的认真要说起来,也是非常厉害的。就是很好笑,他很好笑,我觉得他是那种很冷静,很淡定,然后处事非常,该怎么说呢,非常利落的人。所以,他就没什么事可以影响他的情绪,也没有什么事,大风大浪他都见过了这样,碰到事情和危机或者任何状态他都不会有任何的反应。他私底下跟我们玩的时候真的是很好笑,我相信应该有一些机器是有拍到他私底下那个样子的,他非常好玩的。
  • 网易娱乐:所以几个奶爸之间会不会聊一些关于孩子的话题?
  • 欧弟:对,女儿怎么养,别的男孩子过来,长大之后会怎样,要什么,拿球棒让他goodnight,也都会聊这些。因为不同阶段,每个人的小孩都不一样年纪,我虽然是新手,所以我一直问他们怎么处理。
  • 网易娱乐:谁教你的?
  • 欧弟:都有,我都跟他们聊这一块。就说现在有了小孩了,整个生活不一样了,不想谈恋爱了怎么办?太太说无聊或者是该怎么把工作,就是结了婚之后,好像不知道怎么做节目之类的。其实工作跟家庭怎么兼顾,你去工作了这么长时间,小孩这段你就没有参与到,她第一次叫爸爸,第一次爬,什么都没有。家里也没有一个男主人在,你怎么权衡,你怎么样让家里觉得让你无后顾之忧,你又可以跟baby有那种温暖的感觉。可是工作同时又要做得好,我觉得很难,对啊,就非常难。所以,那时候跟他们聊了很多这一部分,节目因为时长的关系没有播出。我觉得跟他们聊这些,我很开心,对,就知道了。
  • 网易娱乐:这么长时间的旅行都不在家,怎么跟女儿……
  • 欧弟:就是用视频,视频通话,可是你知道,他们给我的wifi真是烂透了,我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有讯号的时候没电,有电的时候没讯号,就这样永远,每天我就是急得要死。我好不容易看到他们起床了,赶快打过去,天啊,然后也发现东欧其实很多地方是没有讯号,尤其是我们去的地方,有些荒山野岭真的都没有信号。
  • 网易娱乐:那其实花样男团跟我们之前看的“极限挑战”其实还蛮像的,就是人设都还蛮像,你有看过“极限挑战”吗?
  • 欧弟:有,很好看。我觉得我们男团轻松多了,跟他们比起来。我觉得我们的旅游真的还蛮爽的,没有像他们有很极限的那种很累的感觉,他们那个真是不容易,我觉得。因为可能真的太累了,累到大家会有一种情感在。我们也有,我们自己有一个群,但是我们那个到后期我只能说导演组太宠我们了。我这样讲完之后,第二季搞不好开始让我们很累了吧,我觉得跟他们有点不太一样的氛围是我们这边是有一点比较像游记,游学记,就是边看边学,边旅行,边玩。我觉得这种感觉还蛮好的。
  • 网易娱乐:现在都已经改口管郭德纲叫师傅了。所以师傅有跟你规划一个徒弟的五年计划、三年计划这样?
  • 欧弟:目前还没有,因为德云社最近挺忙的。在巡演,他还没说,只是上次他有说不用,他还没说。他最近蛮忙,而且他们在招演员,所以请各位有兴趣的可以到德云社去试试身手。
  • 网易娱乐:感觉两个人并无交集,然后节目一下就擦出火花了。
  • 欧弟:然后见到他的感觉就很熟悉,就像萧亚轩的歌《最熟悉的陌生人》,不是陌生人。因为看他的节目,看他的相声也很多。然后说来奇妙,他是我师父瓜哥以前在安徽卫视搭档过的主持人。后来郭师傅自己去做的时候,然后我去上他节目,这样,就是这个循环。所以我见到他有一种(感觉),我那时候看到他,我说奇怪,我说郭老师,怎么看到你有一种像看到我师父瓜哥的感觉。就那时候,就冲出口讲第一句话,就是那天我们在记者会发表现场的时候,就说出了这句话。然后我们说完就“哈哈”,就笑一笑,大家也没在意。后来录着录着,好像就挺投缘的,说话,然后有很多抛接,自然的抛接,不是设计的。我们坐上出租车的时候,他就说“欧弟,以后你就管我叫师傅”。我说好啊,可以啊。那时候我以为他在开玩笑,后来就发现,那个氛围越来越浓了,那好吧,那就多认个师傅,是更好的。因为每一个师傅身上都有可以学的东西,这样以后就可以跟杨过一样,有很多师傅。
  • 网易娱乐:有种他是你爸爸的感觉。
  • 欧弟:有种感觉,可是他没有差我很多岁,那个郭麒麟跟我讲说,叔叔,你知道吗?我爸爸其实没有大你多少。所以我叫你哥哥也是不对的。我说好,那你叫叔哥吧。他说是开战车的舒哥吗?还是开飞机。反正蛮有意思的,我觉得这个尤其是亮亮在争宠的时候,太好笑了,笑死我了。
  • 网易娱乐:就是郭老师总是不鸟他。
  • 欧弟:对,他越是骂我,欧弟你这徒弟怎么当的,你看到师傅要吃肉了吗?我说师傅又没说要吃肉,你到底会不会当徒弟,师傅热了要扇风,师傅渴了要给水什么的。我就回他,我说师傅是要找徒弟,又不是要找男宠。我不是说男宠,师傅是要找徒弟,又不是要找媳妇,我忘了,我怎么回的,反正很好笑。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叶彧彧

责编 : 孙妮妮

视频拍摄 : 赵伟

栏目统筹 : 孙妮妮

视频剪辑 : 闫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