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 封面

  • 导语

  • P1. 朋友间我不会用很职业的方式去要求

  • P2. 做演员不是说我只会演悲情

  • P3. 希望未来好好跟周星驰拍部戏

  • 往期回顾

导语

王晶说,华仔实在是众人偶像。能跟自己以前的偶像同在一个戏里面演出,谁都愿意。黄晓明说,一听说跟华哥一起演,我就飞着蹦着就来了。
然而万人偶像的刘德华,却说所有的都不是导演跟演员的信任,而是朋友跟朋友的信任。
我们问他,是不是会觉得自己有些服务型人格。他想了想,说:“我尽量,但是我会有一条线,过了那条线的话就不能。”
然而至今我们都没有看到他的这条线在哪里。拍了100多部电影,被称为香港演艺圈最勤奋的“刘特首”,他可以出现在王晶一系列的喜剧和千术片中,也可以在杜琪峰的片子里扮成大盗和警探。
他说,所有的导演都可以为我停下来。他又说你要我就要我,不要我我还是慢慢地在这边。

Part1. 朋友间我不会用很职业的方式去要求

刘德华
今年拍的这部《王牌逗王牌》也像极了当年的《黑马王子》。
王晶向我们回忆自己第一次见到刘德华的样子。那是无线训练班的档案。每个人的档案上面都贴张照片。王晶说,那时候的刘德华照片上还很胖,脸圆圆的。“那些人还说,你挑吧,挑好的吧,我都还没把他挑上。”

真正挑上刘德华的导演是许鞍华。《投奔怒海》里,刘德华演的祖明,让他获得了第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最佳新演员提名。刘德华现在提起许鞍华,用的是相信两个字:“许鞍华没话讲,她是第一个人找我,是第一个导演,她相信我。”

然而另一位伯乐杜琪峰,刘德华则说,两人的关系是从互相不信任,一直到了解。他自己提起杜琪峰的时候开了个玩笑:“我跟杜琪峰比较像谈恋爱啦,现在真的是是’老夫老妻’,那他就可以随便让我怎么演。”

在片场会骂人的杜琪峰曾经也让他有点心惊胆战。拍《盲探》的时候,刘德华开了一辆马力很强的四驱车,结果在一场过桥的戏里,油踩重,车飞了出去,轮胎爆掉。杜琪峰导演问了一句,人有事儿吗?而刘德华与郑秀文,反而花了4个小时,下山补胎。

与刘德华合作最多的,还是导演王晶。从《魔翡翠》开始,两人拍过搞笑特工片、赌片、追女仔片。今年拍的这部《王牌逗王牌》也像极了当年的《黑马王子》。在离开无线之后,王晶甚至会专门让同时在拍5部戏的刘德华早来片场几小时,为的就是能多睡一会儿。

我们都有点诧异他和王晶的友谊——一个几乎能出现在各类影片中的天王,和一个拍赚钱烂片的导演。刘德华说,这不是电影的魔力,是真的从80年代打拼现在。王晶很让自己放心的一件事,是每一个镜头到最后自己都知道是什么。王晶导演的“颠片”,让刘德华在里面发泄、生气都可以很自然的去表达。

“到最后会有一个帮我把关的导演。”他说。

在我们列出许鞍华、杜琪峰和王晶三位导演之后,刘德华自己加上了王家卫导演。用他的说法是“王家卫老师”。他把王家卫也称作“信任自己的导演”。拍完《旺角卡门》之后,刘德华自己也曾毛遂自荐,要演春光乍泄。然而王家卫导演觉得刘德华“包袱比较重,所以对那个角色不会掌控很好。”

到现在,他仍在希望,未来可以与王家卫导演合作。“让大家感觉一个新的王家卫,新的刘德华。”

Part2. 做演员不是说我只会演悲情

刘德华
“基本上所有的导演他都愿意为我停下来。”
演王晶电影的刘德华,和演杜琪峰、许鞍华电影的刘德华到底有没有区别?刘德华自己觉得,和每个导演合作,都会有演戏的快感。演员是需要达到每个导演的要求。

“如果我是一个演员,我一定能,希望能达到导演的那个要求。演员不是说我只会演悲情。”觉得可以“疯”可以无厘头的刘德华,面对我们对于演技的提问,显得格外认真。接了一部电影,就一定要演成导演希望的样子。王晶的电影里需要一个囧探,那“我就需要非常非常二,或者是一个无厘头的那种”。

但一直在满足导演要求的刘德华到底会不会有累的时候?我们把这个问题抛给他的时候,他非常执着地跟我们说:完全没有。毕竟这是每个演员都想合作的天王。而用他自己的话说:“基本上所有的导演他都愿意为我停下来。”

拍戏时候的刘德华,不会因为演戏而感到心理上的疲惫。他只会说,因为自己的安排,可能会有体能上的疲惫。从精神层面上,“所有作品是我一个精神的一个养分,就不管它那个戏是喜剧或是文艺的。”

导演愿意为一个演员停下来,大概也是演员的一种骄傲。

刘德华自己拿《王牌逗王牌》与《失孤》作比较,两部路线和风格南辕北辙的电影。他说,《王牌》和《失孤》一样辛苦,但都是一种养分,“会让你的生命迸发出另外的一种能量”。

而近几年的刘德华,也开始和“小鲜肉”们合作。《失孤》中的井柏然,还有《长城》中的鹿晗。对于这个词,他显得很坦然。笑称自己入行的时候,如果有这个词,应该也是其中一名。

拍《长城》的时候,刘德华回忆,鹿晗演一个小兵,需要出现在每一场戏里,戏服根本没办法脱下来。拿着比自己高一倍的长矛,一撑就是几个小时后。

至于井柏然,刘德华说:“跑宣传的时候,他也拼了命的帮我们去走。”

“可能因为他的帅,大家还没看到。我看到他们两个真的是努力的,真的是努力的。”以努力著称的天王,这样来讲两个“流量小生”,也是莫大的鼓励。

Part3. 希望未来好好跟周星驰拍部戏

刘德华
“很多人都会觉得我像天上的星星,不能接触,但是交往之后就好了。”
接下来的电影项目依旧很满。《拆弹专家》是刘德华投资的新戏。我们好奇,为什么又建了一家新公司来打理影视项目。他说:“现在投资的成本好像越来越大了,所以以前我们三千、五千就可以拍戏了,现在是一亿三千、五千的,差那么一亿,所以现在那个公司就找了一些我自己的好朋友,一起投资。因为不然的话我一个人也没办法。”

以投资著名的“刘老板”到现在已经投了28部影视作品,里面出过爆款的《疯狂的石头》和《我的少女时代》。他自己曾说,老板我可以当,但它是事业而非生意。虽然没赚过大钱,但也不希望自己投的烂片卖钱,“因为卖一次,就是骗一次”。

所以他自己投资的电影里,有《九一神雕侠侣》,刘镇伟王家卫压阵。然而第一部大卖之后,接下来投的却连连亏本,但却投下了陈果的《香港制造》。刘德华说:“我把我最后一笔钱交给陈果,60万,他就开拍了,后来慢慢拍到200多万,他不愿意我投了,说你要投就要当老板,我说我投,但版权我不要,我把它留给陈果。我说,你的心血该保留。所以《香港制造》虽然是我投的,但版权不在我手上。”

接下来则是《打擂台》《桃姐》《初恋未满》《风暴》等等一系列的片子。投的是不赚钱的文艺片,刘德华就会亲自出境,希望那些“买爆米花的”也可以走进来看看这些电影。而接下来,他还会出演杜琪峰和韦家辉联手的《捉妖天师》。

虽然杜琪峰和刘德华只要有一个大纲就可以开拍,但韦家辉的电影一定要有完整的剧本。《捉妖天师》里,刘德华承认,第一稿有巩俐的角色,但不知道后来她会怎么样发展,“因为太久没有跟她合作了。”

这两年,刘德华自己的电影多了像《失孤》《解救吾先生》这样的现实题材。我们问他,演哪种角色最爽。他说,是自己的喜剧。他把《孤男寡女》《瘦身男女》称作“发亮的喜剧”。说完这句,他突然跟我们说:“但是我还是怀念跟周星驰的那种无厘头的那个喜剧,因为那个喜剧是我们从小就喜欢的东西。”

主动提起周星驰,我们都有点吃惊,毕竟他的好朋友王晶和杜琪峰都已经与周星驰决裂。刘德华说:“我没有真正的跟他成为非常好的朋友,只是在银幕前面他真的是我的偶像,我喜欢他的喜剧。”

“很多人都会觉得我像天上的星星,不能接触,但是交往之后就好了。但是可能他们跟他的交往和我跟他交往的机会不一样。我希望未来真的有机会好好的跟他拍一部戏,真正了解他一下。”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您跟王晶导演是老朋友了,这次再合作这个《王牌逗王牌》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 刘德华:有啊,有不一样的。我觉得经过了三个《澳门风云》之后,再碰到他,因为前面可能是刘伟强当导演,这一次看到他自己又回来当导演,觉得他跟以前好像更努力了一点,用心的一点点。我觉得蛮开心的。因为我觉得以前的他,我跟他合作的时候,不管是什么疯狂的喜剧,还是会有一些,比如说《赌神》,虽然你会觉得是疯狂的喜剧,但是我跟王祖贤的那个爱情,我跟发哥的友谊,都会真的是写得非常浓。 好像最近的那些疯狂的喜剧就把这些感情的东西把它放得很淡。这次他也把它找回来了,就是我跟我戏里面的那个家庭,跟晓明哥的友情,都有用时间,而且用心去刻画这样。
  • 网易娱乐:每次演王晶导演的这种疯狂喜剧的时候,是不是会有一种自我释放的感觉?
  • 刘德华:也可以这样说,但是在他的身上,因为我很放心的一样事就是,每一个镜头到最后我都知道是什么。当然这个信任真的是要时间培养出来。就是如果我随便,我在外面,我很难有一个,真的,有时候我们拍得不好,或者是一个NG的镜头,如果不是我一个信任的人,那他都可以拿出去的,就是我在里面发泄,我生气或者怎么样,我都可以很自然的去表达。到最后会有一个帮我把关的导演这样。 只要他相信,我也相信他,信任,我们中间的那个信任度要很强,不然都很难乱搞。
  • 网易娱乐:王晶导演刚才也提到了,说您和他两个人之间非常非常信任,而且非常默契的这种合作关系。您觉得您和他什么时候突然间产生了这种如此深厚的情谊?
  • 刘德华:我觉得这个不是电影的那个魔力,是我们真的是从,可能因为我们80年代就认识,然后我离开无线之后,基本上不停地都一起拍戏,每一天他都会兼顾到我的生活。比如说真的那个时候可能有五部戏一起拍,他来到的时候可能他没有拍,他就我一定要你三点钟来,其实他是让我可以早一点来睡两个小时这样。 我觉得这个是朋友中间的,朋友我不会用那种很职业的那个要求去要求,因为朋友是讲心的。所以我觉得我跟他的那个关系是朋友,而不是导演跟演员中间的那种信任,是朋友跟朋友中间的信任。
  • 网易娱乐:您跟杜琪峰导演和许鞍华导演呢?因为这两位导演也是合作非常多的。
  • 刘德华:对,许鞍华没话讲,她是第一个人找我,是第一个导演,她相信我。杜琪峰是从大家互相不信任,一直到了解,然后到,我跟杜琪峰比较像谈恋爱啦,现在真的是是“老夫老妻”,那他就可以随便让我怎么演。现在你会发现,他也觉得我是在演,表演的那部分也能自己掌控。所以我们三个真的,他完全不一样。 其实我还有一个是可以的,只是可能我们还没有机会,因为我刚出来第一个信任的那个,他也信任我的,王家卫老师,从《旺角卡门》,我也希望未来有机会再跟他一起合作,让大家感觉一个新的王家卫,新的刘德华。
  • 网易娱乐:听说早年包括《春光乍泄》的时候,您都自己毛遂自荐,跟王家卫导演说要演里面的角色。
  • 刘德华:对。那个时候就是说,他可能会觉得我包袱会比较重,所以对那个角色不会掌控得很好。我觉得每一个导演或者是每一个人都会有他的要求,我也懂他的要求,所以到最后我也没说过一句话。就是你要我就要我,不要我我还是慢慢的在这边等。
  • 网易娱乐:您觉得自己是那种服务型人格嘛,就是说每个导演的要求我都会一一做到那样?
  • 刘德华:我尽量,但是我会有一条线,当过了那条线的话就不能。
  • 网易娱乐:所以这么多电影演下来,您自己到现在有疲倦感吗?
  • 刘德华:我没有啊,我没有,完全没有。这可能会,如果,比如说有时候因为时间,因为我自己的安排,没安排好,可能会有时候会体能上面会有一点点累,但是基本上所有的导演他都愿意为我停下来。只要我累,他们都愿意停那么两天,你就回去休息,所以精神上面其实,因为所有作品是我一个精神的一个养分,就不管它那个戏是喜剧或是文艺的。 我觉得我拍这个喜剧片,就是《王牌》,它不会比那个《失孤》辛苦。《失孤》也辛苦,所以不同的电影有不同电影的辛苦,但是都是一种养分,会让你的生命迸发出另外的一种能量。
  • 网易娱乐:您跟哪位导演合作的时候,突然间觉得自己是一个演员了,可能不仅仅只是有颜值?
  • 刘德华:每个人都会呀。因为演员是需要达到每一个导演的要求。就今天你要我疯,你要我无厘头,我还是。如果我是一个演员,我一定能,希望能达到导演的那个要求。那不是说哪个导演我才觉得,演员不是说我只会演悲情。 如果今天我要演一个,你可以不接,但是如果你接了那部电影,你演妓女,你在戏里面就要像一个妓女,你要小白脸,你就需要像一个小白脸。今天我演这个是一个囧探,那我就需要非常非常二,或者是一个无厘头的那种,对。
  • 网易娱乐:我们知道您,比如《失孤》跟井柏然合作,我不知道《长城》里面跟鹿晗有没有对手戏。所以您怎么看现在这些年轻的我们所谓的小鲜肉演员?
  • 刘德华:他们都会有他们的那个努力的地方。也许我入行的时候,如果有小鲜肉的那个词,那我肯定也是其中一名。我觉得总会经历。他们的努力,可能因为他的帅,大家还没看到。我看到他们两个真的是努力的。他们,就我拍《长城》的时候,我看到鹿晗,他是一个小兵,每一场都要在,他从来没有脱过衣服,他就在那边架那个,他有一个长矛,那个长矛比他长一倍,比他高一倍,他每天就这样。 我们在前面演戏,他就在后面拿着,一撑就那么四个小时。井柏然也是,在我们那个戏的时候,他也有其他的那个工作,然后后来知道他做《捉妖记》的时候,也看他每天都忙,我们跑宣传的时候,他也拼了命的帮我们去走,其实他们也有付出。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派翠克

责编 : 孙妮妮

视频拍摄 : 盛春

栏目统筹 : 孙妮妮

视频剪辑 : 闫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