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电影起名是大学问,一个上口又形象的片名蕴藏着无穷的商业价值。遗憾的是,许多国内电影人偏偏不谙此道,起个名,不是"XX总动员"的千篇一律,就是各种不知所谓。于是他们想到一个办法,直接把尽人皆知的标题拿来,安在电影上。神奇的是,这个办法竟然还有个时髦的称谓,叫"抢注热门IP"。

近两年来,"IP"堪称电影领域最高涨的话题。从2013年IP概念萌芽,到2014年IP电影集中爆发,再到2015年群雄逐鹿IP的壮观场面。影视圈里谁也不说自己是在拍电影了,张口闭口谈的是"IP开发"。

到底什么是IP呢?Intellectual Property,也就是知识产权,或智力成果权。它可以是一个故事,一种形象,一件艺术品,一种流行文化。远的不说,今年五一档同台厮杀的《万物生长》、《何以笙箫默》、《左耳》,就是典型的IP项目开发。

其实,IP在电影行业并非新鲜词。好莱坞每年出品大量漫画、小说改编的电影,一些卖座的原创作品也会接二连三推出续集、前传和外传。即便在中国,以文学、戏剧为蓝本的电影也屡见不鲜,上世纪不就有大批根据金庸、古龙、琼瑶小说改编的影视剧吗?

不论是否伪概念,IP的蓬勃,至少标志着电影更加向观众喜闻乐见的角度发展,不再以主创们个人的喜好为主导,这本是好事。不过在中国,IP概念诞生没多久,就大有被玩坏的趋势。近日,"新华字典"和"俄罗斯方块"被互联网公司注册,将被改编成影视剧,热心网友不禁嘀咕,一部字典到底怎么拍成电影;而前段时间走红网络的"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很快被影视公司通过了立项;在最近公布的立项名单中,还有一部名为《邓紫棋成长记》的纪录片,更遭到众多网友质疑。还有刚刚公布的《黑猫警长》要拍成真人电影,网友纳闷一只耳怎么真人化?

看起来,IP一词简直成了哆啦A梦的四次元口袋,没有什么是它装不下的。不过上述这些,还只是IP海纳百川之气魄的冰山一角,下面这些五花八门的例子,才叫人犯嘀咕:顶着IP的帽子,中国电影到底还有什么是不能拍的?

《同桌的你》引领歌曲IP热
KTV金曲榜都要拍成电影

歌曲IP改编电影应该算是中国电影界的一个创举,欧美影坛的同类例子凤毛麟角。去年五一档,根据高晓松经典民谣改编的《同桌的你》成为票房黑马,这部成本不高、也没有大堆头明星的青春片,让各大电影公司窥见了流行歌曲IP的无穷商机。才短短一年时间,《栀子花开》即将于7月10日上映,《爱之初体验》定档8月,而《一生有你》、老狼原唱的《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也已经进入了启动阶段。

最近,一大票以歌曲名作电影名的项目让人目瞪口呆:童安格原唱的《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周杰伦原唱的《三年二班》、张雨生原唱的《我的未来不是梦》、《爱你在心口难开》、苏打绿原唱的《小情歌》、张学友原唱的《她来听我的演唱会》、陈奕迅原唱的《你的背包》、《敢问路在何方》、《爱你一万年》、《溜溜的她》,还有一部《前任也曾是对的人》,来自赵薇演唱的《左耳》主题曲中一句歌词——短短几个月,IP已经生出小IP了!

诚如高晓松所说:"听老歌的比看老电影和老电视剧的人多……音乐是生命力比较长的东西,而且最容易被勾起你的回忆……我觉得电影市场蓬勃起来的时候,其实不光音乐,所有抚慰过千百万心灵的东西,都有可能在大银幕上跟大家见面。"不过这些电影只是借用了名字,跟歌曲和其本身讲述的故事,都没有直接关系。有网友不禁要问:我们是去看电影,还是看演唱会、MV?

虚拟角色IP孙悟空最忙
跟《西游记》都没半毛钱关系

IP时代,档期最忙的不是那些大牌明星,而是热门IP中的虚拟角色。在近几个月的立项中,有一个名字无处不在,他就是孙悟空。4月份立项的有《敢问路在何方》、《悟空侠》,到了5月份,美猴王又签约参与《到此一游》、《哪吒战记》,还有一部槽点多到堪比孙悟空毫毛的《猴王飞越太平洋》,以及动画片《金箍棒传奇3 决战九头虫》、《金箍棒传奇4 真假美猴王》和之后更多的续集。

跟歌曲IP一样,这些孙悟空电影跟《西游记》的关系,比《七龙珠》更加细若游丝。比如《哪吒战记》讲述叛逆少年李正跌入了父亲创作的漫画书里,化身成了"哪吒"开启一段冒险,少不了要跟孙悟空过上几招。再比如《猴王飞越太平洋》,情节更是奇葩无比,引用官方介绍:在大型试验作用下,时空之门大开,妖魔鬼怪重现人间,科拉得玉帝指引,找到保护神悟空、八戒和沙僧,他们未能在长城制止白骨精作恶,后经过苦练,消灭白骨精和牛魔王,又深入阴间,令遇难人群起死回生,人间得以重回正轨。

我们不禁感叹:又是到处赶场,又是在二次元和三次元之间折腾,又要穿越时空、架起科幻和魔幻的桥梁,就算是神通广大的齐天大圣,也要力不从心哇。

足球IP不甘落伍
韩乔生儿子执导《足球之恋》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足球无疑成为当下炙手可热的IP之一。大众印象里,上一部尽人皆知的足球电影还是14年前的《少林足球》。而今年以来,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备案的足球题材影视剧,已多达几十部!

刚刚过去的4月和5月,就有六部足球题材的电影剧本申请立项——《足球先生》、《射门!少年》、《平凡的足球》、《足球之翼》、《少年之足球梦》、《亚洲球王》。看故事梗概,都是毫无新意、老生重弹的励志题材:有过气球星重整旗鼓、有大学足球教练被陷害后重获新生,还有山区孩子的足球梦……也真难为编剧,就一个踢球,想破了头也难编出新花样。

甚至足球业内人士,也蜂拥向电影圈。北京国安队长徐云龙要拍《足下的梦想》;前国脚李铁要监制并出演《拯救我的世界杯女神》,竟然还要拍3D;今年1月启动的《足球之恋》,由足球解说员韩乔生儿子韩晗执导;曾经的足球解说员黄健翔也有进军电影的念头。看来,中国足球称霸世界的梦想,可以提前在银幕上实现了。

山寨IP层出不穷
《月心引力》《失业33天》考验观众眼力

我国具有历史悠久、博大精深的山寨文化,与IP可说是金风玉露一相逢。近几个月的电影立项公示中,各种山寨片名历历在目。比如一部电影名为《星际航行》,乍一看还以为是好莱坞经典系列《星际迷航》出了番外篇;比如《地心引力》改一个字就成了《月心引力》;《遗愿清单》调个个儿就成了《清单遗愿》,《他没那么喜欢你》加俩字成了《他可能没那么喜欢你》;又有一部《妇仇联盟》,更叫人哭笑不得,人家漫威正儿八经的超级英雄联盟,竟然沦为给大洋彼岸的性别战争当垫背。

也不能光拿老外IP开涮,自己人一样不能放过。片单中还有跟《一代宗师》一字之差的《一代人师》,让人走眼看成《失恋33天》的《失业33天》等。尤其是后者,改编的原著就是这个标题,可见山寨IP从小说阶段就成型了,再度印证了我国山寨人才的高瞻远瞩,无孔不入。《幸福像花儿一样》加一个字变成了《幸福不像花儿一样》,至于《我要和你好好的》删一个字就成为了一个美好的祝福——《我要你好好的》,只是不知道这些电影上映的时候,观众能不能在买票时念对片名。

无厘头IP脑洞大开
《小明的baby》赫然在列

相比之下,上述所有IP项目好歹是基于切实的文化产物,某种程度上还是有谱的。而电影人的想象力无边,一句口头禅、一种格式、一个常用词、一种社会现象,各种无厘头IP层出不穷,甚至不知来自什么IP,以及到底是不是IP了。翻看立项公示,《母·老虎》、《呵呵》、《单身狗的晚餐》、《夜闯寡妇村》、《好!好!好!》、《别跳楼》,乍看都是援引了某些知名或不知名的公众话题,但一琢磨,似乎又不像。

再看剧情提示,更是离题万里,比如说到《呵呵》,大部分人会想到女神与屌丝的爆笑交往,但影片却讲了一位怀揣导演梦的年轻人坚持理想的故事。再看《爱上孟姜女》,IP选的倒是差强人意,可故事呢,说的是玩世不恭的摄影师回乡,爱上了童年的玩伴孟姜女,最终选择留在家乡——这样剥削、欺骗大众的集体记忆,只能让人吐出两个字:呵呵。

还有一些取材自热门话题,比如取材自流行语的《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取自黄晓明与Angelababy恋情的《小明的baby》;而类似《鸡兔同笼》和《新华字典》这样的片名不知道能吸引多少学生观众在走出课堂之后继续跟教材搏斗。

业内人士认为赚快钱
导致奇葩片名扎堆


对于奇葩片名的层出不穷,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里却并没有明文对于电影片名做出规范要求。在广电总局国产片备案审批所依据的三项法律法规以及相关规定——《电影管理条例》、《电影剧本(梗概)备案、电影片管理规定》(广电总局令第52号)以及"广电总局关于改进和完善电影剧本(梗概)备案、电影片审查工作的通知"的通知中,都没有对片名单独做出要求,换句话说,奇葩片名完全符合我国现行的电影审查制度。

但从知识产权的角度上来说,像使用歌曲歌名与歌词作为电影片名的,属于歌曲IP改编,仍旧需要取得原词作者的授权许可才可以使用。网易娱乐联系到了立项《她来听我的演唱会》的合一影业相关人士,对方表示已经取得了原词作者的授权意向,双方正在进入合同阶段。

这位相关人士透露,《她来听我的演唱会》的剧本正在创作阶段,现在的创作方向是按照歌曲中的内容来延伸发展故事,"歌曲本身就讲述了一个女人的三个阶段的情感状态,剧本的故事目前也在按这个方向创作,算是歌曲IP改编。项目现在处于很前期的阶段,最重要的还是故事内容本身,所以我们也并不是因为受到了之前一些歌曲IP电影羡慕的启发,而是因为歌里有故事所以才会想要去做。"

但除了像《她来听我的演唱会》这样根据原作歌词进行延伸创作之外,还有一些奇葩片名与原作或原曲并没有太大联系。如《我的未来不是梦》是一部儿童电影,而《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也并不是爱情片,而是讲述"细节德育"的主旋律电影,至于这些电影有没有取得歌曲原作者的许可那就不得而知了。

对于奇葩片名的扎堆出现,制片人韩晓凌表示,"这种行为本身就是那电影当做一种娱乐商品,所以有知名度或者曝光率高就是他们要的。至于能不能做出故事,故事讲得好不好,能不能接近电影的标准,这些原本也不是这些片方所追求的。他们就是在制作一种赚快钱的视频产品,所以有知名度的比较好做。"

而伯乐营销公司的总裁张文伯则认为,奇葩片名也不能一概而论,"像一些歌曲IP确实有具有市场价值。其实电影片名主要是看两方面,一是它的认知度如何,二是歌名本身有没有价值,比如《一生有你》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电影片名,很像一个爱情片,但像是《新华字典》这样的片名就有些过了,这还是要根据影片的实际情况分析,但在现在的电影市场上,一切皆有可能。"